陈思诚:佟丽娅能来客串就是最大的帮助

电影大爆炸
2018-02-14 09:13:46

陈思诚

作为创作者的陈思诚,在心态上是有几分矛盾的,接受凤凰网娱乐的专访时,他多次提到自己十分擅于长篇叙事,写电影剧本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做减法,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压缩在两个小时的时长内;而写《远大前程》这样的长篇电视剧集,虽然更加肆意,也更能准确表达心中的侠义精神,但浩大的工程量又令他筋疲力尽,并打消了未来再写电视剧的念头。

陈思诚和王宝强

陈思诚也是有野心的,从《唐人街探案1》的时候,他就提出要打造中国本土侦探IP和缔结“唐探”宇宙的想法,到了《唐探2》,在类型片的道路上他仍在不断摸索

...
显示全文

陈思诚

作为创作者的陈思诚,在心态上是有几分矛盾的,接受凤凰网娱乐的专访时,他多次提到自己十分擅于长篇叙事,写电影剧本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做减法,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压缩在两个小时的时长内;而写《远大前程》这样的长篇电视剧集,虽然更加肆意,也更能准确表达心中的侠义精神,但浩大的工程量又令他筋疲力尽,并打消了未来再写电视剧的念头。

陈思诚和王宝强

陈思诚也是有野心的,从《唐人街探案1》的时候,他就提出要打造中国本土侦探IP和缔结“唐探”宇宙的想法,到了《唐探2》,在类型片的道路上他仍在不断摸索,“我们这一代电影人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如何能让更多的中国观众去看我们中国的电影,而不是只看好莱坞的电影。”虽然目前成果如何尚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但对于前两部导演作品的票房成绩,都还没有达到他心中的及格线。至于多少亿才是他心中的及格成绩,陈思诚并未给出明确的回答。

陈思诚

谈到《唐探2》,陈思诚拒绝给影片打分,但认为从辛苦程度来说可以给自己满分。《唐探2》将故事背景从曼谷搬到纽约,剧组在拍摄时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最大的困难莫过于成本过高、工期紧张,剧组用47天的时间就完成了4个月的拍摄量。而拍摄中最大的挑战,竟然来自于两位主演王宝强和刘昊然的高人气气,这也是陈思诚始料未及的。

陈思诚

《唐探2》的结尾和前作一样有反转剧情,对此陈思诚表示现在观众太聪明,应该要有一些反转才能让他们意想不到,“创作就是一个与观众斗智斗勇的过程。”虽然《唐探2》还未上映,但第三部已经在创作当中,陈思诚透露第三部的故事将发生在日本,案件难度将达系列之最。在演员选择上,陈思诚希望能和宋康昊等心仪的韩国演员合作,让影片体现泛亚洲的概念。

王宝强佟丽娅和刘昊然

前作中戏份吃重的佟丽娅,《唐探2》中只在彩蛋部分以“特别惊喜”的方式出现。当聊到佟丽娅对这次拍摄的帮助时,陈思诚面现尴尬,苦笑着说“她能来客串就是最大的帮助”。

以下为采访实录:

谈剧本:我们的创作,就是与观众斗智斗勇的过程

凤凰网娱乐:这一次《唐探2》在剧本和整个电影的完成度上,你觉得能给自己打多少分?

陈思诚:我觉得给自己打分是没有意义的。跟第一部也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它承载的东西和难度都不一样,如果打分的话我会比第一部打的高,因为我挑战了特别多的不可能,我们用47个工作日拍成了这样一部电影,它有特别多的信息量,我们面临的挑战在各个方面都是前所未有的。我一直觉得我拍了这个电影以后,没有我拍不了的电影,所以从付出的辛苦程度来讲我给自己打满分。

凤凰网娱乐:在创作的时候遇到了哪些具体的困难?

陈思诚:困难就是贵,真的是贵,要在相对有限的成本里把我想表达的东西呈现出来。

凤凰网娱乐:像这次的名侦探大会、中国传统五行和西方推理的结合,还有各个侦探性格上的设定,这些点子你是怎么想到的?

陈思诚:我真没办法说是哪个灵感激发了我,创作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由无数个日积月累的瞬间积累在一块,所以我没有办法一下子就告诉你我都是怎么想到的,我觉得最难的是如何要在两个小时内把所有故事讲出来。我想表达的太多,这是我创作上最大的一个问题,其实我更适合长篇叙事,所以我可能做系列电影会比较多,如何做减法都是我最终要面对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第一部里面阴阳的想法来自于《周易》,这一次又源于《道德经》,你对于中国传统典籍似乎很有研究?

陈思诚:也不算有研究,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把弘扬中国文化作为已任,传统文化是中国民族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我们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时代的冲击,我们越来越多去追随西方的一些东西,而忽略了自己身上固有的优势,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宝贵的财产。所以作为一个文化传播者,我们有义务去让中国观众和西方观众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也许我所做的东西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至少我在做。

凤凰网娱乐:把《唐探》打造成一个中国本土IP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吗?

陈思诚:对,电影它是一个需要工业化、产业化的东西,我们这一代电影人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如何能让更多的中国观众去看我们中国的电影,而不是只看好莱坞的电影。所以你需要用产业化思维来考虑整个创作,而不是单一的创作思维。所谓文以载道、文以兴国,如何让文化产业变成支柱性的产业,这些都是我们应该考虑的。

凤凰网娱乐:这部结尾是有反转的,这种反转是你在创作的时候刻意去追求的吗?

陈思诚:你可以说是刻意去追求的,因为你不反转的话,观众会不满意,不满足。

凤凰网娱乐:你在创作剧本的时候就想着一定要有反转?

陈思诚:对,要有反转,能在情理之中又在观众的意料之外,说白了我们的创作就是一个跟观众斗智斗勇的过程,尤其是那些有智商的观众,愿意去找你毛病的观众,如何能让他们没有想到那些事情,我觉得挺好玩的。当然,难度很大,现在观众越来越聪明了,看的也越来越多,很多事他们一早就想到了。

谈拍摄:宝强和昊然的高人气竟带来最大挑战

凤凰网娱乐:实际拍摄当中哪一场戏觉得最难拍,挑战最大?

陈思诚:好多场戏其实挑战都比较大。难度最大的可能是唐人街上的一场,还有麦迪逊大道裸奔的那一场。唐人街那场难是因为当时周围的人都认识宝强和昊然,在麦迪逊大道上可能很多老外观众不认识他们,只是觉得这帮人在拍电影,但是唐人街那些观众都是中国人,他们虽然久居在海外,但他们都看中国的影视内容,对这些人特别耳熟能详,所以当时是乌泱泱的一片,几千个华人都跑到唐人街去看热闹了。所以如何维持好治安,又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把我们要的东西拍出来,那是最难的。

凤凰网娱乐:在现场如何把自己的这种高执行力表现出来,让大家都信服你?

陈思诚:在纽约这次拍摄,让我深刻理解到一句老话: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因为纽约所有的工会人员都是按时间来付费的,一分钟和两分钟的价格都不一样,他们按分钟拿钱,所以你会觉得所有的压力都在自己身上,而且老外本身骨子里头速度就慢,他们不像我们中国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中国速度,不论是发展速度还是所有力度都很快。他们都是慢悠悠的,你在现场必须先以身作则,如果你自己要慢的话,其他人肯定会更慢,所以自己首先得是,用一个形容叫燃烧型的拍摄,我首先就得点燃自己,让别人觉得导演是这样的,我们也得这样。而且因为有语言障碍,所以我只能不断的盯着、催场,告诉大家要快,得身体力行,用你的气场感染所有现场人员,让他们信任你、尊重你,听你的。

凤凰网娱乐:在现场有没有特别着急发脾气的时候?

陈思诚:也有,很少,我尽量礼貌,但有的时候,实在来不及的时候也会有。

凤凰网娱乐:但整体的拍摄氛围还是很欢乐?

陈思诚:对,紧张、愉快。

凤凰网娱乐:在片场你给演员们进行了很多很详细的表演指导,为什么不给自己设置一个角色?

陈思诚:我连导演都那么紧张,如果再去演的话,那简直不可想象,而且我认为,没有自己特别合适的戏,就不要强制让自己去演,演不演不重要,如何让观众看到一个最好的片子是最重要的。

凤凰网娱乐:这次把自己放到彩蛋里面出现,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

陈思诚:算是小玩笑吧,小团圆。

谈票房:我这几部电影,都没达到心中的及格线

凤凰网娱乐:从氛围可以感受到,这部是一个很明确的贺岁喜剧,你在创作的时候会因为商业性而改变自己创作上的初衷吗?

陈思诚:这事就跟辣椒炒肉一样,你是多放辣椒还是多放肉。首先你确定了它是一个春节档影片,那你肯定就要回避一些东西。比如这次虽然是一个连环杀人案,但是我们中国人都有一些传统,图好彩头,趋利避害,所以在拍摄的过程中就没有拍血腥的东西。因为第一,春节大家会觉得那样有点触霉头,第二,可能会有一些儿童观众,会影响到他们走进电影院,或者给他们带来一些生理上的、观感上的不适。所以定了春节档,我就要符合这个档期观众的属性和调性,但是核心的表达我没有放弃,比如说这一部戏其实讲的是三性的问题,任何人身上都有神性、兽性和人性的一个综合性的东西,所以我的主人公在这部电影里都集中体现了三性的表现,不论是那个法医还是宋义、秦风甚至是唐仁,唐仁一开始也是由于自己的私欲才把秦风骗到纽约的,但是他最后做了特别无私的事,他救了人以后没有求更多的回报。

所以,其实所有角色在这个电影里都完成了三性的转变,但不是特别生硬的、晦涩的或者特别直观的表现出来,而是把它放在了一个相对娱乐的环境里。我一直觉得雅俗共赏这四个字会是我未来所有电影共同追求的一个目标,我希望在我这里阳春白雪能找到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能找到下里巴人。因为一部文艺作品其实很难得到所有人的喜欢,每个族群的需求不一样。

凤凰网娱乐:那你如何看待票房?

陈思诚:票房固然重要,尤其现在票房已经变成衡量一部电影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这是这个时代的病灶,也是这个时代的幸与不幸,我没有办法回避,只能用更多的努力去赢得所谓的票房,但我认为票房从某一个角度来讲也是观众对这部电影的认可,得票房得人心,很多好的电影就是大家都很喜欢,你说不上哪个点打动了别人。所以没有一个创作者会回避票房,我也不会回避,我希望自己的片子能被更多的人喜欢,我会去追求所谓的高票房,我觉得那个没有错,但我不会因为商业性的追求而放弃自己的表达。

凤凰网娱乐:有总结过第一部拿下八亿票房,成功的因素在哪吗?

陈思诚:我觉得就因为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电影吧,说实话,八亿票房我没有特别满意,因为那个档期我并不满意,那个档期是一个妥协和掣肘的产物,我的两部作品别人都觉得票房还挺不错的,但我都觉得它们不到我的及格线。

凤凰网娱乐:那你心里有一个预期的及格线吗?

陈思诚:反正第一部跟第二部都没到我的及格线,所以他们问我《唐探2》有没有票房预期,我说我不给自己做预期,因为我发现自己的预期没有意义。就闷头拍戏吧,自己喜欢这件事,做就好了。

凤凰网娱乐:到了这一部已经开创出你之前预期的类型片了吗?还有你想要做的“唐探宇宙”?

陈思诚:还是一个尝试阶段,它是一个起始,到底观众能记住多少,我现在不知道,因为观众真正的认可度是不在我们控制范围之内的。

凤凰网娱乐:你想把类型片做到一个怎样的程度?

陈思诚:好莱坞有很多很成熟的商业类型电影,他们会创造一种假做真时真亦假的感受,让大家觉得像漫威的宇宙,迪斯尼的米老鼠唐老鸭,包括很多的IP形象真实存在。我们搞文艺创作的最重要的就是你创作的人物真的能跟时代发生共振,能跟这个时代的人一起成长,不论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还是孩子,所以我更希望我的人物是能伴随大家成长的人物,因为我从小就是被很多人物影响到现在的,而且那些人物的价值观和价值取向直接影响着我的价值取向。

我是一个看金庸武侠小说长大的人,所以我从小老想着心怀天下,老想着做侠客,他们是善意的、正能量的,所以我觉得文艺作品真的潜移默化会影响很多年轻人的价值观,我们现在是相对有话语权的一些表达者,我们的价值观也会影响很多的观众和受众,尤其是孩子。所以,我更希望创造健康的、有价值的、善意的作品,能给大家欢乐,因为大家本来都很累。

凤凰网娱乐:你喜欢武侠作品,以后会有拍武侠电影的打算吗?

陈思诚:现在没有,但我可能会把侠义的一些东西放到我的影视作品里,我在2016年拍了一部电视剧叫《远大前程》,那就是圆我武侠梦的一部作品。

谈演员:佟丽娅能来客串就是最大的帮助

凤凰网娱乐:王宝强之前做过电影导演了,在片场关于导演方面你们会有什么交流?

陈思诚:不会有太多交流,因为在现场真的没有交流的时间,完全就是赶着拍摄。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宝强他在导演方面有一定的潜力或者天赋吗?

陈思诚:《大闹天竺》我就看了一遍,这是真的,导演方面我觉得我还需要再跟他做更多的交流和沟通吧。

凤凰网娱乐:你如何评价刘昊然近年来的蜕变和成长?

陈思诚:他成长非常快,尤其他上大学以后又有舞台的历练,整个人的气场特别不一样,因为我也是戏剧学院毕业的,我一直跟别人说戏剧是凝聚气场的一个地方,你站在舞台上,方寸之地,然后底下的观众去看你,你就成为了众矢之的,你会特别容易在很短的时间内建立起自信。昊然通过戏剧学院两年的学习,加上他又拍了很多作品,和凯歌导演这些优秀导演合作以后,他更加自信从容了,比他同年龄演员更成熟。

凤凰网娱乐:他近期的几部作品你有看吗?

陈思诚:我看了《妖猫传》,也看了《建军大业》,电视剧《琅琊榜2》还没来得及看。

凤凰网娱乐:肖央在两部当中饰演不同的角色,他身上有什么特质吸引到了你?

陈思诚:宋义其实是最后才定下来的角色,在我的概念中,一开始对宋义的评价就是普通人,但我们发现这个行业里可能最难找的反而是普通人,大家要么就长得太帅了,要么就长的太有特点了,甚至一看就太喜剧了。但是肖央身上有一种比较普通人的感觉,所以当时也在想要不要做这次挑战,现在我觉得老肖呈现出来的状态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让观众或者让我想到第一部里面的那个人。

凤凰网娱乐:与妻夫木聪这样的国外演员合作有什么感受?

陈思诚:妻夫先生给我的感觉特别好,因为他特别特别的敬业,他的英文跟中文都不行,他其实就是一个日语演员,但这次我们的日语台词只有一句,剩下的全部都是需要他背出来的,而且他有大段的推理台词,不是中文就是英文,他背两种语言,我觉得英文可能相对来说好一点,中文让他来背真的很难。但妻夫先生真的非常认真,大段的中文全部都背诵下来,我太敬佩他了,他真的是把演员当成自己非常热爱的事业,他还在东京请了中文老师一直在纠正他的口音,而且我觉得妻夫先生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的那种和蔼让人特别特别的舒服。

陈思诚:我有好多东西都是在演嘛,当你的语言无法沟通的时候,就需要演给他们看,他们就明白了。

凤凰网娱乐:比如宝强和壮汉跳舞的那场戏?

陈思诚:没错,就演给他们看。有的时候你语言已经达不到了,只能演给他们看,他们就明白是怎么样的,因为那是共通的。

凤凰网娱乐:佟丽娅对这次的拍摄有哪些帮助?

陈思诚:她能来就是最大的帮助。

谈计划:《唐探3》会发生在日本,主打泛亚洲概念

凤凰网娱乐:从《北京爱情故事》到这一部,作为创作者有哪些心得和感悟?

陈思诚:对。肯定是更自信了,对自己的认识也更加清楚,觉得自己能干这件事,而且能把这件事干的还行。

凤凰网娱乐:《远大前程》也是你编剧,创作电视剧和电影剧本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陈思诚:电视剧真的非常累,像《远大前程》,我四十集的剧本,每一集都平均一万五千字左右,也就是六十多万字的一个剧本,相当于我在写一部长篇小说,但因为我是一个看长篇小说长大的人,较长的空间更利于我跟里面的主人公建立情感。电影对我来讲难度在于如何在短的时间内把我想讲的东西讲出来,感觉完全不一样,各有各的快感,各有各的难处吧。

凤凰网娱乐:二者你更喜欢哪种创作方式?

陈思诚:未来我可能不会写电视剧了,因为它太累了。

凤凰网娱乐:拍《唐探3》的话会有哪些更加大胆的设想?

陈思诚:我们这个系列都是跟当地的风土民情结合的比较紧,所以它一定会有很多日本特别代表性的元素植入进来,我们第二部因为在美国,所以我才拍了一个连环杀人,那在日本肯定是以本格推理为主的,日本是一个本格推理的大国,所以这个案子的推理难度会是最高的,《唐探1》和《唐探2》案件本身的难度并没有那么大。

凤凰网娱乐:还有什么想要拉到这个系列当中的演员吗?

陈思诚:很多,我想与很多很好的演员合作,我觉得当编剧,尤其是当导演最得天独厚的一个好事,就是可以跟自己想合作的很多演员合作。包括这次的妻夫先生、迈克尔·皮特都是以前我很喜欢的。如果在第三部的时候,我们可以跟韩国演员合作的话,我想找几个韩国演员,比如宋康昊、金允石、河正宇等等,都是我心仪的韩国演员。第三部虽然是在日本发生的故事,但我更希望是一个泛亚洲的概念。

凤凰网娱乐:2018年有什么工作计划吗?

陈思诚:2018年我们会做一个《唐探》的超级网剧,然后我会在《唐探2》和《唐探3》之间做一个全新的电影。

采写/二十二岛主

阅读原文:http://ient.ifeng.com/43029520/news.shtml?ch=wt_ent

253
11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8)

查看更多回应(28)

唐人街探案2的更多影评

推荐唐人街探案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