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vs.后现代性

狡猾的兔子
2018-02-13 看过

很喜欢十三邀也挺喜欢许知远哈哈哈(感觉自己药丸,二十年后就是一个油腻中年hhh……) 其实最主要还是喜欢这个对话的平台,享受许知远的古典的知识分子姿态和不同个体不同姿态(可能主要是后现代的姿态吧)的碰撞。 许知远试图在这样一个非历史的时代寻找历史的逻辑,至少是在试图沟通。尽管他如此笨拙,甚至狭隘,总是下意识地认为自己的框架是正确的,试图强迫他人进入自己的框架,确认自己的偏见(比如说粗鄙化、浅薄……许知远眼里似乎从来没有大众……更没有底层……)。但是,另一方面,他却也如此真诚、不成熟,充满好奇心,同时也有点儿害羞,他希望去理解他人,希望接触领域外的东西,批评的同时也有试图反省自己(不管真的假的吧,反正我感觉许知远第二季比第一季认识上有所增进)。 许知远本人很相信“本质”、“崇高”,他相信一切精神上的东西就是有高低之分,他相信历史的重要性(所有时代的人都历史所塑造的)。所以,理所当然,他怀疑这个时代五光十色、五彩斑斓的表面下有的只是沉闷、空洞、无意义的本质。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一个典型的现代人,但不是当代人。他是一个朝圣者,怀着“乡愁”,追逐“崇高”,希望成为烟消云散之后剩下来的一部分。 新的时代不相信“本质”,不相信“崇高”。人们只关注当下的此时此刻,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历史,没有怀旧,没有乌托邦。人们作为社会舞台上的表演者,各自带着面具,随时可以“变脸”,面具下也没有什么所谓真实。风暴一起就聚集起来,这里的风暴散去,那里风暴起来,就又在那里汇集起来;完全是偶然的参与,不遵从任何必然性。因此,这样的社会五彩斑斓,我们能眼见各路“奇葩”。没有本质,一切都只是风格上的差异,一切都是无所谓的,反正最后都是烟消云散。热情就是当下的热情,快乐就是当下的快乐。底色悲凉,还是风景荒凉? 其实这就很好理解许知远和马东、李诞之间的对比了。马东说自己“底色悲凉”,李诞说“生活挺没劲的”,总是嘻嘻哈哈的如此悲观;反倒是成天苦大仇深的许知远对生活相当乐观和热情,当然也焦虑、困惑并存。许知远似乎应该算是严肃的乐观主义,马东和李诞呢?戏谑的悲观主义? “笑”总是可以把我们包裹起来,包起来的其实可能是虚无,既然一切都会烟消云散。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我觉得李诞那一期特别明显,李诞总是用嘻嘻哈哈来消解许知远提出的一些话题。其实他自己也说了,这当然是一种自我保护,但其实可能并不仅仅是保护自己免受舆论的伤害,可能也能保护自己免受直面人生纠结的“痛苦”(可能有些夸张了……)。他嘴上说他的嘻嘻哈哈的化解也是在观众面前保护许知远,但我觉得他更是在保护观众:许知远抛出某个话题(李诞可能并不感到不适,但他可能意识到观众会觉得不舒适),他的吐槽式的化解完全就是他所说的那种“恐惧解除”呀,观众立马就能放松舒适。有的时候,我也总有这种感觉:和一些不是很熟悉的人一起聊天,要是有人抛出来一些可能冒犯另一些人的话,我总是希望打个圆场,跳过这个话题,解除尴尬,希望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舒适一些。但是,太狡猾了啊。有时候,冒犯和不舒适才是沟通交流的价值啊。人生也是,有的时候会怀疑,我到底是把困难解决了,还是回避了?直面人生的勇气?或许也是个如本质一样的伪命题也说不定? 罗振宇、马东、西川、李诞……感觉这几期很好,纠结和冲突都比较明显…… 俞飞鸿、诺兰、汪健……这几期其实也蛮不错的,只是可能我自己过度解读了…… 第一季还没看完,就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