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男女 合约男女 4.4分

我就是爱你不害怕——专访郑秀文

Mr. Infamous
2018-02-13 19:09:39
2017年1月5日这大半小时,应该是采访巅峰了吧?因为是最爱的郑秀文,因为转眼已有二十年,因为她太爽朗太温和对人太好。至今难忘。
想着是镇号之宝,该要挑个良辰吉日奉上的,结果忙起来总不如人意,连《合约男女》都不知消失多久了。



郑秀文有首新歌叫《我就是爱你不害怕》,恰可形容《合约男女》的两位主角,而打量郑秀文本人,开朗、自信而有能量,同样契合歌名所传递的勇气与释然。

每段故事,无非信者得爱

■你说挑剧本最重要是看感觉,《合约男女》哪里最触动你?
郑秀文:借种生孩子这个题材有社会性,不算禁忌,但又不至于开放到每个人都了解。而且,爱情喜剧是我喜爱的类型,自己觉得很能驾驭。第三就是跟孝全合作。我当时真的是看着《被偷走的那五年》想,啊,如果有机会跟孝全合作拍电影就好了,因为这是好的对手,哈,没想到有这个机会(笑)。再加上,虽然刘国楠导演是新导演,但我很相信他作为张艺谋副手这么多年,是有一定的水准在的,所以我愿意接拍。

■那怎么评价与张孝全的第一次合作?
郑秀文:整部电影拍完,感觉很好。当然,头一两天需要点时间适应,毕竟是陌生人对陌生人(笑)。但很有趣的一点是,很多时候,这种来自陌生的尴尬感,是会随角色而瓦解的。因为当你进入角色,就不存在尴尬,尤其是爱情片,你必须很快就有爱情的感觉萌生(笑)。

■《合约男女》有很多新鲜的地方,借种生孩子外,还有女霸道总裁搭卑微点的男孩子,这在国产片中非常少见。
郑秀文:那就好啊(笑)!但无论这女孩子有多强,都会回归家庭,回归爱的本质。其实你足够爱,就可以排除好多困难。这也是我自己深信的,我觉得爱情都这样。世界变化很大,也很开放,爱情有很多可能性,婚姻不再一定是男比女大,虽然我丈夫比我大5岁(笑)。其实女孩子比男孩子大10岁,也可以很幸福。

■叶瑾的角色定位是“恶魔霸道女”,可以具体解释一下吗?
郑秀文:她整个人的表现都很霸道,在工作上要绝对主权,到决定生孩子,与这个男孩子建立关系,都是在很女权的主义底下。她拟定合约,不准男孩子做这做那,其实违反了爱情的本质,这可称之为霸道。在感情世界,两个人应该是平衡的,但这电影里,永远是女的强到男孩子一直被踩着。

■是否很多笑点都由失衡产生?
郑秀文:是啊。而且叶总有一种洁癖,导演用一两场很短但很精炼的戏去交代,观众看了后会觉得,哇,好变态啊这个女总裁(笑)。这是需要的,可以帮助角色建立个性,让观众更信实她霸道。

■和《孤男寡女》的洁癖一样吗?
郑秀文:不同。那个是苦命洁癖,要擦东西,这个是劳役人的洁癖(笑)。

■那叶总和你的性格挺不像的。
郑秀文:叶总所有东西都要控制。而我现实生活很随心随意,不喜欢控制人。啊,你做得到,那你做啦,我很放心啊,你做肯定比我好(笑)。本质很不同。

■演绎起来会否觉得很有挑战性、很好玩?
郑秀文:好玩。爱情喜剧不存在很高难度,要有很高演技,但是很讲感觉,尤其是爱情轻喜剧。男女主角走在一起有没给到爱情的感觉,观众能否在细微之处看到爱情,决定了电影最终是否成功,即观众承认不承认你们的火花。很微妙的地方是,开拍的时候,我身边有些朋友也觉得,咦,你跟张孝全?可能感觉扯不上关系。但我试了一两天戏之后,就清楚知道演戏过程是没问题的。但最终观众喜不喜欢我,不知道啦,交给观众啦(笑)。

■肖博说叶瑾“心里有残缺,所以喜欢折磨人”,叶瑾否认。你如何看待?
郑秀文:叶总当然不会承认,但她种种行径其实就是。不过,没人明白她从小到大有很大的苦难,与爸爸、与男朋友的关系都很崩坏,才令她变成这样。但人往往是不自知的,不自知这样的伤害会将自己的性格或行为模式扭曲。我想叶总自己不知道,但她是真的变态,而且喜欢折磨人(笑)。也许导演想把这个角色跟现实世界许多女生的遭遇去“贴地化”,叶总经历的失恋,或者与爸爸关系不好,被男人抛弃,都是很多女人经历过的,摆在电影里面,更容易让更多女性观众产生共鸣。而且,女孩子对生孩子都有一定程度的共鸣,所以导演也将这放在电影里,把角色丰富化。

■导演说看中了两类人从最大的不可能变成可能,那对于总裁与草根之间的悬殊,你怎么理解?
郑秀文:我想有时候,爱情电影或真实爱情里,一些看似不可能的(组合),会发生一些很引人入胜的(故事)。就是通过剧情或者导演的手法,可以让观众在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人身上投入情感,渴望他们走到一起。而如果知道他们肯定在一起,那就没什么好做了(笑)。《合约男女》就是呈现这种不可能性,呈现他们的爱情之路。而且,爱情电影的空间很广阔,可能现实世界真的很难找到这么一个案例,但现实世界就是要充满幻想,要让观众觉得,一些很不可能的也有可能,就是给观众一些希望,其实这种爱情电影我是买账的(笑)。

屡次突破,必将终身美丽

■这次算是回归最擅长的爱情喜剧领域吗?
郑秀文:某些熟悉我过去爱情电影的观众都会这样归类,觉得我好一段时间没拍这类电影,现在再拍就是回归。其实纯粹是一种说法,你说我回归也行,重整也行,归根到底,是我自己怎么去看,或者怎么把一些新的感觉注入这些爱情喜剧里。我觉得其中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我几年没拍这类爱情小品,但经历不同了,年纪不同了,对手不同了,演绎起来也有一些不同的感觉出来。而且,一个这么强势的女强人,我没演过,所以有一定的可观性(笑)。

■为什么说演完的时候有点沾沾自喜?
郑秀文:说说而已(笑)。我觉得很开心,因为这是第一次跟中国内地电影人合作。最初我也有一些战战兢兢,怕自己国语说得不好,沟通不了,但经过一番苦练之后,讲对白没什么困难,而且整个团队给我的印象很好,我想他们也看到了我尝试在语言上作出的努力。还有,虽然称之为爱情喜剧的回归,但其实不只是爱情喜剧,中段开始会有很多感人情节,那我在爱情喜剧的特定范畴里,会有不同的发挥(笑)。总之,能呈现不同的郑秀文的演出,或张孝全的演出。

■你诠释过很多样的爱情,自己的爱情观又那么简单,那对片中“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出你的好处”的观点,你是怎么看的?
郑秀文:我同意。很多时候,生活里只会出现一个人可以看到你特定的某些好处,因为有些事情你只会对那个人做。可能你一辈子只遇到一个,可能你拍拖拍10个,但最终只能有一个体会到。

■你觉得电影中最浪漫和最感人的是什么?
郑秀文:我想就是呈现了爱的可能性。大家都觉得不可能,地位这么悬殊,年纪这么悬殊,但就是让大家看到了纯粹的爱。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给了观众对爱情的希望。

■从小白领演到大总裁,所有角色都像为你度身定做。你觉得这次为什么会选择你来出演?
郑秀文:我想导演看到我某种程度上那种女强人的特质,那种霸气(笑)。但其实这种所谓的霸气在我的电影世界没多少,有时候反而是在舞台上用出来。刘导演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就是了(笑)。

■导演说这部电影跟你以往的角色不一样,你觉得呢?
郑秀文:爱情电影世界里,女主角都必须对爱情执着,或者绝望,我觉得对爱情的某种执着或期待,是这几个角色共通的。但《合约男女》是我自己爱情喜剧系列的进化版,因为我这个年纪不可以再演Kinki(《孤男寡女》),再演也不会好看,那我只能不断提升自己,无论是角色还是演出上面。所以我很感谢这个剧本不是单纯笑到尾,而是有更多层次在里面,有更多内心戏给我们去演绎。

■曾经撑起港产小妞电影、爱情喜剧的你是怎么看待这类影片的?
郑秀文:这类电影某种程度上给观众提供一种愉悦,有时候脱离了现实世界,某些情节可以突然很掉线,让观众觉得很开心很好笑很过瘾,而且,又经常呈现一些很不可能的爱情出来,所以我觉得无论什么时代都需要。可能10年后已经不是由我郑秀文去演,但会有一批新演员去接力(笑)。

■你被封为“爱情喜剧女王”,你觉得这称号怎么样?
郑秀文:其实我反而没怎么注意有这称号(笑)。不过我想大家很认同我在这些电影里塑造的角色。但这些成功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尝试在这部新电影里再塑造一个新角色,希望观众也能喜欢,这就是我单纯的心态。

■银幕形象与真实生活之间又有何异同?
郑秀文:其实有时候有些角色像我的真实个性,譬如Kinki(《孤男寡女》)会擦东西,我觉得有压力的时候也会去洗碗,去擦厕所。很巧妙很好玩的地方,是有时候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生活中有一些很真实的章节,某些编剧真的会写出来,由你去演。但这次和叶总的共通点就不是很多(笑)。比如她会借种生孩子,这我是没想过的,或者她有这么强烈的霸气,我只能偶尔在舞台上这样(笑)。我自己的生活比较随性,没有这种控制欲。

■语言已经不算任何包袱,是否会再来中国内地拍戏?
郑秀文:这次算是一次很好的经验。《长恨歌》是第一次用国语演戏,我有很多压力。但走到这一步,演戏说国语已经不是包袱。但当然,水平不够(笑),最终我决定用最好的配音。但用国语说对白已经不恐惧,这对于未来我想参与更多中国内地的电影,是有帮助的。因为做好一件事,你必须面对和排解恐惧。

■今年还有什么工作计划?
郑秀文:还有几个电影计划,所以反而今年大家可能在电影世界里见我见得比较多,比唱歌要多(笑)。


(摄影师为魏浩然,原载于《看电影》)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合约男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合约男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