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好每一个真实的人——专访万茜与李纯

Mr. Infamous
2018-02-13 看过
虽说《心理罪》依然还没来得及看(且根据评分打个三星,以后看了再改),但2017年6月18日,已在上海同时采访过万茜与李纯。两人一直在笑。万茜自嘲过的杠铃般的笑声,至今难忘,而李纯,也笑得甚是朗然。
想要看万茜专访简略版的话,点这里

■之前有没有读过《心理罪》原小说?
李纯:很久以前看过一次。
万茜:要做功课。

■看完之后有没觉得哪个角色其实更符合自己,还是分到的角色正好是自己喜欢的?
李纯:看的时候没有想过代入自己。
万茜: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书里就没有我(笑)。
李纯:我也是,书里死得也挺快的(笑)。反正肯定是在小说基础上更丰富,画面感更强点。

■改动得比较大的吗?像你的角色就是虚构的,你的是新加进来的。
万茜:对,但本来女性角色就不多。主要以方木和邰伟他们为主。
李纯:它是男性题材。

■你俩的角色主要是辅助性的。
万茜:对,我俩都是助攻吧。纯姐……
李纯:纯姐,我求你了(笑)。
万茜:纯姐应该算是在他的心理上的……
李纯:就是方木感情方面,心理上让他更强大呀更坚强啊更自信啊。我跟邰伟没什么(笑)。
万茜:我是在他的工作,他们的事业方面的。
李纯:茜茜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起推动作用的。

■这一类也是犯罪悬疑片,你们之前这类片子看得多吗?
万茜:我看犯罪片不是那么多,但是烧脑的我比较多。
李纯:我也爱看烧脑的,大卫·芬奇的超爱(笑)。
万茜:(笑)那个也算是犯罪了吧。
李纯:算,暗黑系列(笑)。

■那这个也有点烧脑吧?
万茜:烧,这个烧(笑)。

■《你好!疯子》也是挺烧脑的。
万茜:那个也烧。

■你是第一次拍烧脑片吗?
李纯:对,我第一次拍,但是我的不烧脑(笑)。本人不烧脑,角色不烧脑(笑)。
万茜:我还拍过悬疑片呢。在里面,“哎呀怎么样”(演),呃,我负责比较弱的那部分(笑)。

■演的时候有没有一些悬疑也是不知道的?
万茜:我们剧本都是给全本的。她说她不烧脑,但是最后应该是被烧了吧(笑)。
李纯:对,被烧了。就是我烧完以后让大家烧脑(笑)。

■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促成了这次出演?
李纯:就是都是导演找的。导演觉得我们合适。
万茜:我后来跟导演聊天,他说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是我在学校的时候,那时导演是张艺谋导演的团队,好像那时候专门拍一个广告,然后到我们学校来选角,然后那时候就有点印象了。

■挺有缘分的。
万茜:对对对对,算是十几年了。暴露年龄了(笑)。
李纯:(笑)你也是小鲜肉。
万茜:对对对对(笑)。

■进剧组时,有没有想特别想参加这部电影的点?
李纯:我就觉得,反正,茜姐、廖凡哥啊,都是拿过奖,都是演戏特别棒,有实力的。你也是颜值担当。我就是觉得演员班底好,整个团队也不错,剧本也好,导演找到我,我就觉得我跟这个角色还挺接近的。因为虽然我之前演的是反派,但是私底下我们聊过天,吃过饭,他觉得我还是可以演这种傻白甜的(笑)。
万茜:(笑)。

■那算是有挑战吗?
李纯:没有挑战(笑)。但是挑战就是我会……
万茜:有啊,你不是搞滑板吗(笑)?
李纯:对,技能是有挑战的(笑)。

■算是有动作戏吗?
李纯:滑板是动作戏吗?
万茜:算(笑)!就我那坐在那不动的才是文戏(笑)。

■要学吗?
李纯:要学。现学。

■要学多久才能对付?
李纯:我当时就是拍戏空余时间练习一下,找了个大神教我,其实滑得也还可以,但是一些技巧啊什么的……就是滑是可以的,不会太丢人。

■廖凡拍戏时受了不少小伤,你们有吗?
万茜:戏里廖凡跟峰峰两个人打戏特别多,伤还不少,就是一直在打,然后在泥里滚,全身从头到尾,鼻腔里都是泥。
李纯:难免磕着碰着。
万茜:我们相对来说还是以文为主,没有他们那么辛苦。

■法医之前没挑战过,刚你说在专业术语上背得比较……
万茜:哈哈开玩笑(笑)。那个确实是挺难背的,我包括后面还去配了个音,几乎把我这些专业术语重新全部捋出来,然后说的语速还特别快。当时配音的时候我想,我当时怎么把这些词儿说出来的呀(笑)!一直说个不停的,我那时还挺佩服自己的记性的。
李纯:考验功底的时候。
万茜:太专业了,就很多东西就是以前完全不可能说的一些东西,再就是,面对咱们的道具师,做的道具也挺逼真的,不是有很多解剖啊等等之类的戏。搞个跟个真的在面前,还是会有点不舒服。

■后来要怎么克服这种感觉?
万茜:就是告诉自己,这是假的。没关系,这是假的,然后一摸,呃惹(笑),还是会这样。

■很多血啊,特别多这种东西。
万茜:很多这种渲染嘛。但是那血嘛,还好有一点,虽然它看上去是真的,但是你摸上去它是粘的。有蜂蜜啊,止咳糖浆啊,色素啊。就是隐隐之间还能闻到空气中有一种香甜的味道(笑)。

■演之前有没参考一些其他人演法医的角色?
万茜:我采访了很多法医。也去法医鉴定所看过了,没有能看到真实的场景,因为纪律不允许,毕竟是公安部门。但是他们给我看了很多资料,很多图片,很不舒服的一些图片,跟我描述了很多不同的法医,他们在面对什么情况时曾经发生过什么事,然后把他们的事情讲给我听。然后不一样的,各种不一样的性格的不一样的法医,就是采访他们,跟他们聊天,会做这样的功课。

■两位的主要功课都是主要在了解里面角色那种背景上的功课吗?
李纯:对。
万茜:就是大量做这些,有了基础之后,其他就好说了,毕竟不管是什么工作,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人,是一定拥有自己性格的一套逻辑。

■李纯那边除了滑板……
李纯:我还有跳舞。天天练那个,我说像什么,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双井蔡依林,就是能歌善舞,啦啦队队长一样。要边唱
边跳,要会滑板,要会在水里憋气,技能担当(笑)。因为这些东西是要花时间去学的,虽然剪掉很多,呈现出来的东西不会太多,但功课还是要做。
万茜:我们在候场的时候,一听前面音乐响起,哟,演唱会来了,李纯在开演唱会,走走走走,也不看本了,看她在前面看她跳舞,哎呀,好(笑)!
李纯:这跳你能受得了?跳30多遍,崩溃了,就各个角度拍拍拍,最后也没什么。
万茜:到后面,怎么还在跳啊(笑)。

■就只有你一位是在跳的?
李纯:后面还有伴舞,有几个。

■其他主演都没有?
万茜:我们不用跳啊。就看热闹啊。
李纯:就看我跳啊(笑)。

■剪掉的东西会作为花絮放出来吗?
李纯:应该会有吧(笑)。

■两位角色上因为与小说关联相对不太一样,一位是虚构的。导演编剧有没有和你们聊过更多角色的身世?有没有做人物小传?
【助理/经纪人/宣发:只是画像里没有,别的有。《教化场》里就有乔兰了,陈曦是在《第七个读者》里就有了】

■乔兰有没有遇到危险的处境?
万茜:有啊,差点被浪卷走。(李纯笑)你看笑成这样,我们剧组的人啊,真的是(笑)……
■特别有同理心。
万茜:对。直接一个浪就把我拍出画了。也没有人来关心,哎呀,那个,万茜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浪拍到?现在冷不冷啊?没有人管我,所有的人都去镜头前看回放(李纯同笑)。“哈哈哈哈,好好笑!”这就是我们剧组的人(笑)。
李纯:有人救你吗?
万茜:没有人救我(笑)。

■李纯憋气时也是没人管你吗?
李纯:不是,导演的要去我其实很难做到。我不会游泳,但我在水缸里,不仅要憋气,还不能吐气,就是鼻子不能撒气,嘴不能撒气,眼睛还要睁开,我说实在我睁不开,睁开了我会shi了。下面有人呐喊,加油!你一定行的(笑)。你知道我闭着的时候,鼻子会出气,冒泡,就是来了好几条鼻子一直在冒泡。
万茜:对,她鼻子里会有一个空气会自己往外跑。
李纯:对,所以你知道憋着气的表情有多丑吗(示范)?就是,又要美,又要憋住气,还不能冒泡,其实挺难得的。还得摆造型。
万茜:尤其在水里,在水里的时间跟在岸上的时间是不一样的(笑)。
李纯:而且进去以后你会觉得有些恐惧感,只能放空自己,还要想着不要漏气。
万茜:我原来拍水里戏的时候,预备开始……下去之后,好了没有!才两分钟(笑)。我以为时间已经过去很长了,在水里就是这样,以为过去很久,但实际上外面才过了几秒钟。

■这样要涉及到特效吗?
李纯:这些就尽量不用特效会真实点嘛。能自己就自己来。

■这些与水相关的戏,你们拍多久?
万茜:我这个戏没有,我只是被浪拍掉了(笑)。
李纯:我拍那个,反正各种全景近景特写啊,拍了有一个下午吧,泡得那个手都白了。

■拍得最辛苦的是哪场戏?
李纯:我还好。因为我觉得我拍古装戏那种打打杀杀才累呢。
万茜:天气也不错,我们待的都是那种海边城市,气候都是好的。
李纯:对自己很好(笑)。

■拍武打戏比较辛苦,你刚好拍《荡寇风云》。那个拍得也比较早了。
万茜:对,那是古装打戏。那个主要是盔甲装,20斤(笑)。

■李纯之前拍的也不用盔甲,还好点。
李纯:就是吊着威亚到处打,那个会辛苦一些。

■说到廖凡,你之前有说过很期待和老乡廖凡合作?
万茜:我很早之前就认识他,因为他是我师哥,我们一个学校的。在学校时就听过他,我进校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了。我毕业后在国话演话剧,那时就认识他,就知道师哥戏特别好,还蛮期待跟他合作。所以我知道这部戏有他的时候,我特别开心。

■作为老乡,有没有特别默契?
万茜:我们只有说家乡话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那种默契吧(笑)。还是师哥师妹那种感觉多一些。

■两位有跟哪位主演对手戏最多的?
李纯:你跟他们两个戏都多,我只跟峰峰会多一点。

■印象怎样?
万茜:挺用功的。
李纯:反正他挺用功,很认真,很钻这个角色,很用心。

■廖凡那边就是?
李纯:那肯定不用说了,也是一个非常棒的演员,大家毋庸赘言。
万茜:他对自己挺狠的。

■你们觉得演得最过瘾最爽的是哪场戏?
万茜:你是跳舞吗(笑)?
李纯:我跳得最崩溃,我感觉我不要当蔡依林,蔡依林好不容易啊(笑)。因为这个舞,一直在改,然后一直在练,我天天去舞蹈教室学,很崩溃,很累,别的还好。没有那么辛苦。他们很辛苦。
万茜:我嘴皮子很辛苦,专业术语说一百遍(笑)。
李纯:那些专业术语估计说了我都不懂。

■你当时念的时候是要背的还是要理解的?
万茜:当然是要背的。也要理解,理解完了再背。但你就算理解透了,它也没那么容易,因为我们不太擅长说这些东西,那个东西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专业,你现在让我说表演的专业术语,我可能跟你说一大段,然后都不见得你能跟上我的思维,但是法医这方面毕竟不是我的强项。

■但演戏比较好玩的地方正好是挑战这些不太熟悉的。
万茜:挺好玩的,好玩是真的挺好玩的。也挺长知识的(笑)。
李纯:涨技能了(笑)。

■如果比较《你好!疯子》,心理戏上最大的不同是?
万茜: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因为《你好!疯子》是针对,去研究一个人,这一个角色她身上的一些心理状况,她的心理变化,或剖析她的心理性格,但是从《心理罪》来说,是城市里不同的一些人群,可能是边缘人物,去分析他们的,他们,不是他,的一种心理状况。他们的这种心理状况给他们,或给社会带来的某些影响,可能研究的方向是不一样的。尤其《心理罪》其实算是一个犯罪类的悬疑片,会有很多破案的东西,会有很多动作戏在里面,跟《你好!疯子》完全是两个类型。说是说都是心理,但专注的地方不一样。

■参与那个也是心理的电影之后,对《心理罪》的表演有没有帮助?
万茜:就还好,因为我这个戏里面,并没有再演一个神经病(笑)。
李纯:那是自己分裂,很辛苦。
万茜:对。

■陈曦可以说是国民初恋了。怎么看待?她的性格符合这个形象还是?
李纯:谁起的(笑)?可能说国民初恋可能就是很阳光啊,积极向上啊,大大咧咧的,跟这个女孩在一起,很开心,没什么心理包袱。我生活当中也是个慢热型。撒开了就好了。就是刚开始见到峰峰,因为我俩不熟,从来没见过,没说过话,需要一点时间沟通什么的。

■廖凡也说自己是慢热的。
李纯:对。我跟廖凡哥都是水瓶座。他说话有时候慢悠悠的,但是嗨起来,我们熟了以后就还好。
万茜:水瓶座不是外星人吗(笑)?
李纯:奇葩(笑)。

■《心理罪》是很大的系列,之后还会有续集吗?
李纯:不知道哎,希望你们支持票房,票房好我们就继续拍。

■接下来还有什么类型片子或角色要挑战?
万茜:她刚演完《如懿传》呀。
李纯:《如懿传》那个角色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挑战了,巨坏,无敌坏,对,就是坏得不行不行了。
万茜:虽然我理解她为什么坏,但她真的是坏(笑)。
李纯:就连导演……经常演完一场戏,他就在旁边喊,哇塞,你太坏了。我说,不是你让我演的吗(笑)?

■刚好与比较甜比较善良的角色……
李纯:反差极大,然后年龄跨度也大,所以对自己是个挑战。
万茜:我啊?哎哟,我已经连拍两年戏了,有点累了,我决定先给自己放个假,哈哈哈。休息一下。

■希望票房大卖,系列还继续下去。
万茜:快呼吁一下,让他们都去看电影,支持一下票房,然后我们就2,哈哈哈。
李纯:我也在那个幻境里梦里,什么的。
万茜:对啊,不是还有回忆啊,幻境啊。

■你的戏份主要是现实还是梦境。
李纯:现实。打个柔光过去就是梦境了(笑)。

(精简版载于《看电影》)
2 有用
2 没用
心理罪 - 豆瓣

心理罪

4.9

10814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心理罪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理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