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驴得水 8.3分

对于创作的“申”情“刘”露——导演兼编剧周申、刘露访谈

Mr. Infamous
2018-02-13 18:57:0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采访那天是10月16日。
最佳拍档周申与刘露本是同学,并已合作多时,继打造出口碑甚高的话剧《驴得水》后,又成功地将其电影化。谈起共同创作,他们表示大家理念一致,并无大分歧。在创作中,二人相得益彰,在访谈中,周申是主将,刘露则是神助攻,契合度不是一般的高。


戏剧的保留与改变

想通过电影版本表达哪些话剧版本难以表达的东西呢?
周申:主旨上没有,因为完全一样。只不过在人物的内心上、逻辑上,电影版本更加细腻、真实、丰富一些,毕竟可以用镜头语言更加细致地刻画人物。
刘露:话剧风格感更接近闹剧,电影虽然有戏谑的东西,但还是一个剧情片。由于电影有很多可以更写实的东西,所以后半部分会比话剧舞台上更有力量。

电影版有什么难以操作的地方吗?
周申:最难操作的是笑点。话剧的笑点比较癫狂,比方说,铜匠一看到有人把大盖帽盖头上他就下跪磕头,他就听你的。这在话剧舞台上带有象征性、假定性,观众一看就明白,效果很好,冲击力很强。这样的笑点在电影里是不能出现的,因为太假了,我们需要把这些换成能让人接受的。
刘露:前期改了半年剧本,就是在找一个合乎的度。

节奏的拿捏与坚持

电影后半部分事态是失控的,你们是怎么拿捏的呢?
周申:到最后要推向混乱,这是之前设计好的。但到什么程度,我们是在剧场里通过演出不断地检验。
刘露:而且也是通过演员。话剧剧本的创作方式是,我们做一个大的架构,和一些主要语言的支架,然后把演员丢进去。很多话是演员即兴讲出来的,或者碰撞出来的,我们跟演员一起参与编剧,同时也是通过演员判断,通过我们的生活经验判断。

也不用太考虑观众是否会觉得两部分有割裂感?
周申:这说的就是前后风格感的问题。我们要求后半部分崩坏、癫狂。舞台上检验下来,只有少部分观众会提,那我们就觉得OK。如果提的人特别多,那么话剧是可以改的,我们第一轮演出就有改过。

反正从话剧到电影,你们说过不怎么妥协。
刘露:对,到电影中我们有点撒开了,觉得既然已经做了,那就做成我们想要的样子。但没想到审批出来的结果比想象的要好,只有一条要配蒙语字幕的意见。
周申:我们的艺术标准是与普通大众站在一起,所以我们会向普通大众妥协。除此以外,我跟刘露不会妥协。
刘露:很多时候是跳脱去判断作品的,但在普通观众那里,都是代入性的。有人就说,“生活怎么把我们变成了裴魁山”,听完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每个观众的发音是,我是张一曼,我是裴魁山,还有一个男人坐在那愤恨地说,周铁男就是对的。你可以感觉到,他是被打中了。我没想到代入感这么强。
周申:我跟刘露的创作体系强调的就是卡塔西斯,就是浸入。现在有一些流行的当代戏剧强调跳出,即不让观众进入,觉得进入是不高级的。我们觉得哪种风格走到极致,都是高级的。我跟刘露就想把“让观众制造幻觉”做到极致,而不是要观众间离出来思考。

人物的塑造与延展

有很多能走到大家心里去的角色,尤其是张一曼。扔蒜皮那段就很特别。
周申:蒜皮可不是我们设置的,(笑)是她现场玩出来的。
刘露:在人物心理上,裴魁山跟她说很现实的事情,张一曼却不想进入,于是乎她突然跳脱了玩起来。作为导演,我们给她的行动是你不想参与这场谈话,但这个方式是任素汐自己呈现。
周申:然后我就觉得,那得保留下来。这很真实,很鲜活,也很有趣。
刘露:正好在做饭,现场有一筐蒜。我们说,哦,这个好浪漫啊,瓢蒜皮比纸片还浪漫。虽说很难拍,因为风一直在刮。

她两次对男人说对不住,这个说法也很让人心酸,她之前是有什么背景故事吧?
刘露:我们并没有给任素汐一个特别固定的前传,但她演了一百多场,想了一百多场,慢慢地就会当真。
周申:她这个前传相当具体。上映之后有机会的话,我想把她写的这个公开。有观众问她,剪头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她就说,想到当年他们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操场是没有旗杆的,因为这里只是一个庙,然后大家找了一根很长的木头,男人们花了很大力气立起来,张一曼就给大家做饭。但她又是个大小姐,不会,就做了一个鸡蛋炒鸡蛋。做得不怎么样,但大家吃得特别高兴。
刘露:所以我们只给演员一个架构,然后去挖掘演员身上有跟这个角色相关的地方。会希望他慢慢剥离掉不像的,然后把像的地方像种子那样培养成大树。任素汐这四年演这个话剧,已经把它养成一棵树了。里面的叶子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笑)

现实的鞭挞与警示

对于官僚体系的丑态以及底层人民的媚态,放到现在也很贴切,当初是怎么在一个喜剧里构思这些社会问题的呢?
周申:因为我跟刘露的创作,绝对是从生活中来,这样就一定会涉及到现状。(刘露笑)说得野心大一点,是想创作一部能够传世的剧本。那么一个传世的剧本放到所有的时代、国家,都是成立的,都有现实意义,因为它挖掘的是人性。
刘露:对。我们把它放到1942年也是想增加一些寓言感。但并不是为了去影射或讽刺当下,因为这就小了。我们去台湾演出的时候,观众说,你们怎么知道我们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我说,啊,我还以为你们看不懂呢。我们还有一个合作过的德国演员,说能不能拿这个剧本去德国演。我说你们德国怎么看得懂?他说,其实就是发生在我们那的,只要把那个美国慈善家换成中国投资商。(笑)
周申:虽然不一定要写主旨,但要说的话,就是我们不能为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去做错误的事情,我们不能把一个美好的目的当成借口去突破自己的底线。每个人要知道自己的底线,守住自己的底线。
刘露:大家都说追求梦想,这已经不是问题了。要不要妥协,则是我身边80%的人经历的。我们在这方面也曾经走过弯路,所以在思考。
周申:我们见过太多像校长那样去追求梦想的人,然后把整个团队都带偏了。

(原载于《看电影》)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驴得水的更多影评

推荐驴得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