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课:简介

Moon Sea
2018-02-13 11:28:58

在介绍积极心理学时,他谈到学术期刊每篇文章平均只有7个人阅读,而自己的目的是平衡这种学术期刊的枯燥性,与人们阅读的趣味性。

我觉得写科普文章本身的动因就来源于此。

一、主动记录与被动记录:

他说希望学生们能够主动记录,而不是被动的跟随。这使我首先想起关于“记忆”的研究,能够让人们更好记忆的,就是那些你主动去记录,主动与你原本的记忆进行“串联”、“交融”,从而使得这些新的内容记得更牢固,更不容易忘记。

所以当我们学到某些理论,某个知识的时候,我们只要想着,“诶,也许我可以跟谁谈谈这个问题”,“某某某跟我说过这个问题啊”,我们就让这些新掌握的东西与我们的旧有记忆产生了交互。

这种“主动参与”的方式,才是真正让某些人在掌握新知识始终领先他人的原因。

二、“享受安静”:

1.“安静”与记忆:

David Foster 和 Matthew Wlison 对小白鼠脑扫描后发现,那些始终做迷宫练习的小鼠的成绩,不如那些每做一些练习,然后休息,再做练习的小鼠。

这个实验充分证明了在学习中“休息”的重要性。

TalBen Shahar 谈到这个实验,是指出:真正让我们记忆的是在我们做完练习后的

...
显示全文

在介绍积极心理学时,他谈到学术期刊每篇文章平均只有7个人阅读,而自己的目的是平衡这种学术期刊的枯燥性,与人们阅读的趣味性。

我觉得写科普文章本身的动因就来源于此。

一、主动记录与被动记录:

他说希望学生们能够主动记录,而不是被动的跟随。这使我首先想起关于“记忆”的研究,能够让人们更好记忆的,就是那些你主动去记录,主动与你原本的记忆进行“串联”、“交融”,从而使得这些新的内容记得更牢固,更不容易忘记。

所以当我们学到某些理论,某个知识的时候,我们只要想着,“诶,也许我可以跟谁谈谈这个问题”,“某某某跟我说过这个问题啊”,我们就让这些新掌握的东西与我们的旧有记忆产生了交互。

这种“主动参与”的方式,才是真正让某些人在掌握新知识始终领先他人的原因。

二、“享受安静”:

1.“安静”与记忆:

David Foster 和 Matthew Wlison 对小白鼠脑扫描后发现,那些始终做迷宫练习的小鼠的成绩,不如那些每做一些练习,然后休息,再做练习的小鼠。

这个实验充分证明了在学习中“休息”的重要性。

TalBen Shahar 谈到这个实验,是指出:真正让我们记忆的是在我们做完练习后的“重现”阶段,决定知识的哪些部分可以被舍弃,哪些才是关键。这种对知识的重组,才是“学习”这一行为高效的原因。

但是我认为,这种休息的重要有着重要的生理原因,在我看的另一本书《追寻记忆的痕迹》中就指出,记忆行为就是一种神经递质的反复刺激(5-羟色胺)。某种程度上,我认为之所以休息重要,是在那一段时间里,身体需要合成促成记忆的酶或递质。

选自《追寻记忆的痕迹》段落:

“ 我和Carew发现,像人类的长时记忆一样,海兔的长时记忆也需要反复训练,间歇的休息也是必不可少的。训练对蜗牛也管用,这真有趣。连续给海兔呈现40个刺激会诱发习惯化,但缩腮反射的减弱只能维持一天。如果我们每天给它呈现10个刺激,连续4天,习惯化效应就能持续一周。训练中间穿插一些休息能促进长时记忆的建立。 ”

另一篇知乎宋博士转的文章:学习一段时间后休息多久最合适?

2.“安静”与文化:

语言不是教学的唯一媒介,安静同样可以进行教育,安静有机会让我们反省我们所说所闻。在真正的教育中,安静为学生内省提供可靠环境,是一种最深层次的学习媒介。
——Parker Palmer 《 The courage to teach : exploring the inner landscape of a teacher's life 》(教学的勇气)

TalBen Shahar 在引用完这段话后指出:安静也是我们文化所缺乏的。

他同样引述《万里任禅游》的作者的另一本研究印第安人文化与欧洲文化对比后发现,印第安人对安静的看法更平和自然,这使得我们在面对“沉默”这一状态时,我们显得不适,更希望打破它。这是一种重要的文化差异。

TalBen Shahar 还指出,我们为缺乏“安静”付出了代价,表现在恋爱、美德与道德、快乐与幸福感。我很期待后面对这部分的讨论。

三、积极心理学的起源:

1.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产物:

TalBen Shahar 谈到人本主义心理学时指出它是心理学的“第三势力”,它有一个缺点是缺乏严谨的方法论,但它引入了精彩的理念,启迪了一系列关于“幸福感”、“乐观主义”、“善良、道德、美德”、“爱”、“两性关系”、“巅峰体验”、“自我实现”、“移情”的研究。但因为缺乏严谨性,在学术影响很小,所以称为了一场心理学运动。

2.重要人物:

祖父母:Rollo May 、Carl Roqers、 Abraham Maslow 、Karen Horney、Aaron Antonovsky

父辈: Martin Seligman 、Ellen Langer、Philip Stone(这个....)

四、运动会例子

TalBen Shahar 讲了一个运动会的例子:

“在一场运动会,你希望得到奖牌,进前三名,但是你得到了第八名。有的人觉得这是失望透顶,沮丧极了;而有的人则思考,我从中得到了什么?我想要前三,却只得到第八名。我应该更加努力,我应该改变自己的技巧,我应该如何如何....所以同样的信息 —— 你希望前三,得了第八 —— 在有的人看来那是灾难,有的人却觉得是机遇。”

这让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世界怎样不仅仅取决于事实如何,还取决于你怎么看

这个例子让我突然明白自己缺失的东西,转变看待世界的看法。不要为了一次失败而苦恼,你要看清生命并不是一次终结,你要思考如何改进自己,如何让自己进步。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希望与现实的差距,你如何面对它,远比这个差距有多大更为重要。重要的是相信自己,重要的是不要灰心失望,重要的是你要思考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解读有时候比信息本身更为重要。

五、快乐

在标题四的基础上,TalBen Shahar 说:“快乐是一种精神状态,而不是社会地位和银行存款”。

老实讲,TalBen Shahar 说这句话的处境是因为他个人一帆风顺的境遇。我们说社会地位和银行存款为何能够保持快乐?并不是,它们并不是导致快乐的东西,而是维持快乐的东西。

你可以缺失它依然很快乐,但是,你需要远比一般人强大的内心素质。某种程度上,快乐就是一种心理的状态,但是缺乏社会地位和银行存款的保障,让人们在现实中,面临更多危机和风险。因为这些危机和风险,对能够导致快乐本身的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这个要求,大多数人达不到。所以,社会地位和银行存款,是降低了对心理强大的要求。

不妨这样比喻,快乐是一个笑容,危机是一个耳光。如果缺乏社会地位和银行存款,让人们更可能在之上笑容给好多耳光,那么,你还笑得出来吗?

六、开发潜能与“大卫”雕塑:

TalBen Shahar 用了米开朗琪罗与大卫的著名故事 ——“你如何创造了大卫这个不朽的雕塑呢?” “很简单,我去采石场,看到一块巨大的大理石,在它身上我看到了大卫。我只要凿去多余的石块,只剩下有用的,大卫就诞生了。”

他用这个故事来暗指开发人们的潜能。我觉得有点牵强。但是后面 TalBen Shahar 补充说,为了做到最好的自己。如果将最好的自己看作我们每个人的“大卫”,所谓雕琢,可能是一种塑造。

TalBen Shahar 还指出,我们外界的文化压力就像石块一样将我们紧紧包裹。我还蛮赞同这种看法。

七、关于快乐的常识:

TalBen Shahar 在外演讲时,人们问他如何才能快乐,他讲了感恩的重要性,讲了体育锻炼的重要性,讲了花时间维持爱情的重要性,又讲了简化、休息。

但被记者打断,问他:“你说的这些很重要是没错,但我们这些读者已经知道了,有没有一些轰动性的,让我们意外的因素呢?”

然后 TalBen Shahar 想了想,突然意识到根本没有什么轰动性的东西 —— “所谓轰动之处,就是没有轰动。”而一切快速见效的说法,不过是皇帝的新衣,是过高的承诺,与过低的兑现。真正能让你过上幸福生活的诀窍,都是你曾经听说过的。它没有新鲜的内容,都是你内心早已经知道的内容。

这就是常识。

Common sense is not that common.(常识并非那么平常)—— 伏尔泰

特别是当这些常识应用到实际的时候。

八、

What is wrong is not the great discoveries of science --
information is always better than ignorance,
no matter what information or what ignorance,
what wrong is the belief of behind the information,
the belief that information will change the world,
it won't.
错的不是科学的重大发现,
有信息永远好过无知,
不管是什么样的信息和什么样的无知,
错在信息背后的信念,
这信念觉得信息将会改变世界,
但它不会
——Archibald MacLeish

我只想给这段话打个666666......

九、成功与非常成功的差距:

来自 John Carter 的纵向研究,对哈佛MBA课程1973至后面20年学员的对比研究。他指出,这些哈佛优秀的学院中有一小部分格外优秀,他们与其他学院的差距主要表现在两点:

1.他们真的相信自己,他们有目标,他们有动力,他们认为“我能做到,我会成功”。 TalBen Shahar将这个称之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2.这些人一直在发问,他们始终充满好奇,一直保有开放的心态想要更加了解周围的一切。

对 John Carter 的研究我想知道,他怎么界定“成功”与“非常成功”?这种界定是否有研究者的主观因素在内?是否受到研究者所处文化的影响?

我记得之前在课本上看过一个对成功心理学的研究,并不是这些成功与非常成功的差别,而是研究那些“成功”者的。我记得共同点有三个,其中一个是在年少时在学校和家庭中都有一个非常鼓励他们发展的人,其他亮点我忘了,但是其中一条好像有他们对自己所在领域有着持久的好奇心。

但是这样的研究都逃不过这样的问题,怎样定义“成功”?在不同文化中“成功”的含义是不同的,怎样看待这样的文化差异?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积极心理学的更多剧评

推荐积极心理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