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狩猎 9.1分

心理预设不可原谅

procrastinator
2018-02-13 00:08:2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7年,“北电阿廖沙”、“北电侯亮平”引爆微博,我在宿舍听几个朋友说了之后,愤懑不平,把许久不用的微博装上,把北电侯亮平发的仔细看了,但这种仔细有明显的断层,之前的阿廖沙事件我不清楚,发出“真相”的人我不认识。我只知道自己被年轻的愤怒主宰,自以为是的正义感驱使,坚持了两个星期去发话题,并且那个陆毅饰演的侯亮平现在还是我的头像。

现在,在全网鲜少有关于北电丑闻的资讯、话题,它寂寥了,操纵它的人不知是坚持不懈不被世界打倒,还是已经转战另一个话题准备引爆。我怀疑“北电侯亮平”的真实,我确信我当时也不是盲目听从他的文字。我的动机是让北电发话,或者说,那段时间吃饭都不忘关注话题是否又被击毙的人都是这个动机。我们把话语权好好的留在北电,但我们不够清醒,就算我们说再多,主动权都在北电那儿。我们的声音太渺小。

后来,我就不再参与什么了。我的朋友们从我之前那样做,就抱着不理解,无语的态度。她们的愤懑时间比我还短,仅仅是几句话发出,呼出的气,绝不会使世界上的空气产生蝴蝶效应。我们互不认同。在我不再做什么制造某社会话题热度后,他们极有可能会想“看,你还不是已经是我们这样。”我中了他们的心理预设,这多么糟糕!

我不是你们那样。我比你们屈从的晚一点,时间上就不一样!

事实上,我是不是也中了自己的心理预设?可沉默是不是一种安全的冷漠?

昨天看了一本书――《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正是挂在“北电阿廖沙”话题旁边的一个女生名字“房思琪”的出处。北电阿廖沙是被学校老师性侵,结局是嫌疑人安然,阿廖沙带着伤疤隐于人间;房思琪是被诱奸,一个叫李国华的“名师”,他最厉害的是将美丽的未成年少女“翻面”,捅破她们,撕碎她们。一个是模糊的现实案例,一个是近自传式的文本叙述,我看着都不寒而栗。

本来想问上帝,亚当夏娃自愿结合后,繁衍下的人类,以男性为代表,为什么会轻视“自愿”,跳过“自愿”,玩“强迫”!可想想上帝是男的,我就缄默。

我选择问女娲,女娲无解。她离开世界太久了。

于是,今晚看了《狩猎》后。我责怪起围绕在身边的巧合。

我受豆瓣推荐,根据名字与评分选看电影。为了让观感崭新,我告诉自己不看简介与影评。所以本片进行到小女孩克拉儿隐在阴影里与园长聊天那儿,我才感觉到不对。

巧合,该死的巧合。短时间里,我参与的,读的,看的,都事关性侵这个话题。于是,我一边厌恶说谎的克拉儿,她爱而不得成小恶魔,一边联想与卢卡斯表面相似的,如李国华。

卢卡斯,幼儿园看护。李国华,名师。卢卡斯被冤枉,仍然像个猎物一样被舆论瞄准,李国华把漂亮小女孩当做活塞运动的器械,却安然被供奉在名师台上。这是社会地位。

卢卡斯,丹麦人。李国华,中国人。这是国情区别,一个太重视,一个不重视。我不了解丹麦,那儿似乎出名的有曲奇饼。但片中可感觉到丹麦法律对性侵儿童案十分重视。我是中国人,我也不了解中国,因为我在“此山中”。中国社会对于性侵是个什么态度我不断言。但一个女孩,无论是否成年,遭到性侵都会被盖帽子――绝对不会让受害人振作起来的帽子。

暑假遇到一个“无赖型”的追求者,我告知家人,若干个问题里我只记住“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勾引他的事?”这一个。它来自我的父亲。这是我此生最亲的人,他对我的事提前预设,藏在问题里。而我在他的预设里,是不是他的女儿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值得被指摘,因为我的轻浮,我的随便勾引!

卢卡斯也陷入了被指摘的境地。他是不是一个善良的男人不重要,他是不是一个贴心的好友不重要,他是不是一个温柔的爸爸不重要,他是不是一个理智的大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卡拉尔说他的小弟弟很硬,说他在幼儿园掏了出来!重要的是他是个“性侵犯”!所有人早在风起时就已预设好――卢卡斯是个性侵儿童犯!不然他们的正义感何处安放呢?

人们对于阴暗面的展现终于有落脚地了,它是那么象征正义!小镇容不下卢卡斯,教堂操蛋也一样!什么平等都是鬼话,经由一个当权者说出来的,就已经不平等!

一年后,人们依然坚持正义,他们早忘了“受性侵”的卡拉尔!带卡拉尔离开网格纠结的,是“性侵犯”卢卡斯。

森林里,又一次狩猎。擦过卢卡斯头顶的枪声,眼前模糊的人影,都让我感觉,卢卡斯已经是一只鹿。

人影是一群人的心理预设幻化,枪声是口口相传的恶意集结。

卢卡斯被毁灭后是什么样?

会不会人们看到他,仍然会在心里警戒自己正义,又让出一小块地来安放寡淡的怜悯,随后拿出纸巾,擦擦被自己的善良,感动出的眼泪与鼻涕!

呸,真恶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狩猎的更多影评

推荐狩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