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信情缘 盗信情缘 8.4分

POSTMAN BLUES

狂人斐迪南
2018-02-12 18:12:3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做杀手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是节奏感。做杀手心中必须有音乐,爵士、民谣、摇滚,什么都行。怎样杀人,视乎当时的音乐而定。杀与不杀,各有各的节奏。”

这是影片中杀手祖的一段台词。

如同片名一般,本部影片也有着一种独特的节奏:如轻快的布鲁斯音乐一般跳跃。而令观众们想不到的是,影片却以一记沉重的重音结尾,尽管最终还是为观众安排了一个梦幻性的安慰,但还是令人淹没于突如其来的悲伤而久久不能忘却。从叙事模式上来看,本片采用的仍然是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的戏剧模式,但导演SABU通过将高潮向后推迟,一直延后到影片临近结束。与此同时,作为高潮段落的龙一被射杀的情节又是通过短短的几个镜头便交代完成,大篇幅的轻松愉悦的铺垫发展与悲怆而短促的高潮之间的强烈反差,赋予了故事强烈的节奏感。这种悬念推迟的手法也被分解在片中的小段落中。例如:杀手祖走在路上,前景响起了自行车的声音。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已经获知龙一正在寻找祖,便下意识地认为是龙一骑着车到了。随着自行车的主人出现在画面中,我们才发现那只是以为送鱼的大叔。这种先令观众产生期待,随后暂时性打破这一期待,并使这一期待延后的悬念塑造手法可以说是由希区柯克首



...
显示全文
“做杀手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是节奏感。做杀手心中必须有音乐,爵士、民谣、摇滚,什么都行。怎样杀人,视乎当时的音乐而定。杀与不杀,各有各的节奏。”

这是影片中杀手祖的一段台词。

如同片名一般,本部影片也有着一种独特的节奏:如轻快的布鲁斯音乐一般跳跃。而令观众们想不到的是,影片却以一记沉重的重音结尾,尽管最终还是为观众安排了一个梦幻性的安慰,但还是令人淹没于突如其来的悲伤而久久不能忘却。从叙事模式上来看,本片采用的仍然是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的戏剧模式,但导演SABU通过将高潮向后推迟,一直延后到影片临近结束。与此同时,作为高潮段落的龙一被射杀的情节又是通过短短的几个镜头便交代完成,大篇幅的轻松愉悦的铺垫发展与悲怆而短促的高潮之间的强烈反差,赋予了故事强烈的节奏感。这种悬念推迟的手法也被分解在片中的小段落中。例如:杀手祖走在路上,前景响起了自行车的声音。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已经获知龙一正在寻找祖,便下意识地认为是龙一骑着车到了。随着自行车的主人出现在画面中,我们才发现那只是以为送鱼的大叔。这种先令观众产生期待,随后暂时性打破这一期待,并使这一期待延后的悬念塑造手法可以说是由希区柯克首先发扬光大,而SABU显然深得这一技法之精髓,并巧妙运用在自己的影片里,为传统叙事模式赋予了具有个人风格的节奏感。

毫无疑问,《POSTMAN BLUES》是一部商业电影,紧凑的情节,流畅的剪辑,大众化的爱情场面等都是商业片吸引观众而蕴含的要素。一部几乎具备类型片主要要素的影片却能做到不落窠臼,这也是导演功力之体现。片中出现了不少类型片中常会出现的类型化人物。如蹲守在车内监视龙一的警察,根据龙一的体态特征推测龙一犯罪史的警员,熟悉警匪片或黑帮片的影迷看到这些画面定会感觉似曾相识。导演通过对类型的提取,吸收,变形,完成了类型的解构,这种结构不仅是技巧上的,也是影片所传达的精神之体现。以往在警匪片中追踪蛛丝马迹,抓捕罪犯的情节到了本片中却在一个巨大的误会的笼罩下变得滑稽不堪,因这种荒谬而导致的主人公的悲剧结局成为了一种鲜明的隐喻。

故事的变奏始于黑帮同学的出场。因加入了黑帮的高中同学的一席话,龙一决定改变这种一成不变的机械生活(这在影片开始的一串邮局和大街的交叉剪辑中完整呈现)。坐在与他相对一侧的席位上的,便是上述的类型化的警察们,他们的形象即是主角所想要摆脱的那种程式化生活的化身。监视,推理,抓捕,一系列行动乍看起来井井有条,但这是由他们的那种惯性思维所主导,观念上的矛盾正是悲剧结尾的根源所在。龙一是现实的畸形合理下的牺牲者,但幸运的是,即使转瞬即逝,他的强烈诉求所闪耀的光辉已映在观众心中。肉体已逝,精神前往至那不受现实规则所师傅的天国,SABU完成了伊卡洛斯故事母题的自我演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盗信情缘的更多影评

推荐盗信情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