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老虎

四平
2018-02-12 14:16:12

影片的男主人公是一个剧作家,也是一位情场老手,据说“东京那些被横刀夺爱的男人正咬牙切齿地等着他回去”。但不知什么原因,他突然远离了城市来到山里,像隐士一样。面对老相好的叙旧,他说是来避女色的;面对女主的诱惑,他说要在独处中寻求艺术的灵感。 总的来说,他是觉得过去的生活过于荒诞了,他想斩断一切,重新做人。但这样的发心立马遇到了女主带来的考验。女主用不离不弃的诱惑,欲迎还拒的套路,将他的心火彻底点燃,意志防线完全溃破,就像当他们疯狂做爱时,他搭的棚屋顷刻崩塌一样。 结尾处女主突然人间蒸发,而悠然寺保育中心的老虎曾一时逃脱。你很难不联想到袁枚的《子不语》中记载的这个故事: 五台山某禅师收一沙弥,年甫三岁。五台山最高,师徒在山顶修行,从不一下山。后十余年,神师同弟子下山,沙弥见牛马鸡犬,皆不识也,师因指而告之曰:“此牛也,可以耕田;此马也,可以骑;此鸡、犬也,可以报晓,可以守门。”沙弥唯唯。少顷,一少年女子走过,沙弥惊问:“此又是何物?”师虑其动心,正色告之曰:“此名老虎,人近之者,必遭咬死,尸骨无存。”沙弥唯唯。 晚间上山,师问:“汝今日在山下所见之物,可有心上思想他的否?”曰:“一切物

...
显示全文

影片的男主人公是一个剧作家,也是一位情场老手,据说“东京那些被横刀夺爱的男人正咬牙切齿地等着他回去”。但不知什么原因,他突然远离了城市来到山里,像隐士一样。面对老相好的叙旧,他说是来避女色的;面对女主的诱惑,他说要在独处中寻求艺术的灵感。 总的来说,他是觉得过去的生活过于荒诞了,他想斩断一切,重新做人。但这样的发心立马遇到了女主带来的考验。女主用不离不弃的诱惑,欲迎还拒的套路,将他的心火彻底点燃,意志防线完全溃破,就像当他们疯狂做爱时,他搭的棚屋顷刻崩塌一样。 结尾处女主突然人间蒸发,而悠然寺保育中心的老虎曾一时逃脱。你很难不联想到袁枚的《子不语》中记载的这个故事: 五台山某禅师收一沙弥,年甫三岁。五台山最高,师徒在山顶修行,从不一下山。后十余年,神师同弟子下山,沙弥见牛马鸡犬,皆不识也,师因指而告之曰:“此牛也,可以耕田;此马也,可以骑;此鸡、犬也,可以报晓,可以守门。”沙弥唯唯。少顷,一少年女子走过,沙弥惊问:“此又是何物?”师虑其动心,正色告之曰:“此名老虎,人近之者,必遭咬死,尸骨无存。”沙弥唯唯。 晚间上山,师问:“汝今日在山下所见之物,可有心上思想他的否?”曰:“一切物都不想,只想那吃人的老虎,心上总觉舍他不得。”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山上的老虎是女人。这里并没有任何贬低或歧视女性的意思(换言之,男人也是女人的老虎),只是对于修行人,或欲为君子大人者,没有不于此慎戒的。近代曾国藩、蒋介石的日记里就有不少关于自己沉醉温柔乡而又生忏戒的文字。 现代人的虚伪与浪漫在于他们越来越少地像前人这样把这个当成一件“私事”,也就是真正地去调整改变自己的心,去忍耐并化解。现代人喜欢将之艺术化、哲学化、作品化,成为了一种可以展现他发现的所谓人性的“公事”。 无论女人(男人)还是老虎,诱惑或是危险,说到底都是自己内心的投射与执着。 男主开始时骂诱惑他的女主是狗,最后沦陷时被女主反嘲:“到底谁才是狗?”我们在做梦时,梦里会有自己和别人,而梦里的别人与自己又在哪儿?难道不都是来自那个做梦的自己吗?那又哪儿来的女人、老虎和狗呢?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湿濡的女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湿濡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