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就是伊丽莎白”

弦断秋风
2018-02-12 看过

以前总是不明白,伯顿为什么在那么爱泰勒的情况下还是要在外面玩女人。也不明白泰勒这个女人除了外表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能吸引伯顿爱她那么深那么久。然而把伯顿在66到68年的日记摘录节选出13条,放在一起读,似乎就有答案了。

一 66年3月,在罗马,拍摄《驯悍记》期间,“我非常担心我们没钱的事实,我担心我死后不能照顾我的妻子和孩子——没有人会。” 二 4月,“我一直在等电话铃响。我对我们的生活想了很多,死亡的阴影像雾一样笼罩着我。然后电话铃响了,欢乐的喜悦就在另一端。” 三 “我那可怕的,莫名其妙的野蛮脾气充斥着一整天。我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个想法都大发雷霆。伊丽莎白是个快乐而甜蜜的人,但没有什么能把我从我的坏脾气中拉出来。” 四 10月,“午餐被影迷们打断了。有一个疯女人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尖叫着说,‘要是她摘下眼镜让我看到她美丽的眼睛就好了!’我讨厌粉丝,他们使我极度紧张和焦虑,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尴尬真的让我难以适应。” 五 11月,“不知什么原因,今天早上我很担心伊丽莎白,我担心她是否爱我,担心我失去她的生活会有多糟糕。当她从电影制片厂打电话给我时,我感到极度痛苦,感到莫名其妙

...
显示全文

以前总是不明白,伯顿为什么在那么爱泰勒的情况下还是要在外面玩女人。也不明白泰勒这个女人除了外表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能吸引伯顿爱她那么深那么久。然而把伯顿在66到68年的日记摘录节选出13条,放在一起读,似乎就有答案了。

一 66年3月,在罗马,拍摄《驯悍记》期间,“我非常担心我们没钱的事实,我担心我死后不能照顾我的妻子和孩子——没有人会。” 二 4月,“我一直在等电话铃响。我对我们的生活想了很多,死亡的阴影像雾一样笼罩着我。然后电话铃响了,欢乐的喜悦就在另一端。” 三 “我那可怕的,莫名其妙的野蛮脾气充斥着一整天。我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个想法都大发雷霆。伊丽莎白是个快乐而甜蜜的人,但没有什么能把我从我的坏脾气中拉出来。” 四 10月,“午餐被影迷们打断了。有一个疯女人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尖叫着说,‘要是她摘下眼镜让我看到她美丽的眼睛就好了!’我讨厌粉丝,他们使我极度紧张和焦虑,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尴尬真的让我难以适应。” 五 11月,“不知什么原因,今天早上我很担心伊丽莎白,我担心她是否爱我,担心我失去她的生活会有多糟糕。当她从电影制片厂打电话给我时,我感到极度痛苦,感到莫名其妙的宽慰。我这是怎么了?” 六 68年10月,“在一场严重的酗酒之后,我没吃饭就上床睡觉了。凌晨4点半,我醒来了,等待着世界起床,世界,就是伊丽莎白。终于,我决定在7点叫醒我的全世界,在叫醒她之前,我喝了一杯血腥玛丽,这是我今天的维生素C。” 七 “昨天是独一无二的。我一整天都没见到伊丽莎白,也没跟她通过电话,一整天我都在绝望。大约5点钟,我开始猛喝马提尼酒。当我回到家时,我晕了过去。我想,虽然这(指夫妻俩分开拍戏)对她有好处,但我不喜欢伊丽莎白在没有我陪伴的情况下工作。” 八 11月,“我一天喝了三瓶伏特加。当然,这不包括晚上,我想我已经放慢了速度。” 九 “我想和伊丽莎白单独呆上200年,但我们连两天的时间都没有。” 十 12月,在伦敦,“当我到达的时候,我喝醉了,不停地辱骂别人,还在电话里侮辱了很多人。我非常地想念她。我希望我不要爱上别人,我希望我不要对别人大喊大叫。” 十一 “我讨厌英国人。他们非常势利,自负,所有人都是如此。街上的普通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吝啬、弱小和卑鄙。只有偶尔出现的年轻女孩,穿着迷你裙,摆动着屁股和乳房,给人以快乐。但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伊丽莎白来分享我的糟糕情绪和不满。” 十二 在瑞士格茨塔德,“我的心情非常糟糕。伊丽莎白一直在对我尖叫。我指责她是个疑心病患者,只有当她疑神疑鬼时她才会生病。9点半左右,我就上床生闷气了。现在是漫长的圣诞节。” 十三 “我的饮酒量增加了一倍。我想,最终的结果会是我死于酗酒,而她会继续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在她自己的那个世界里。”

就像约翰勒卡雷所说的那样,65年拍摄《柏林谍影》期间的伯顿就已经失去了感知快乐和激情的能力,哪怕他的事业再如何风光。

“我感觉他不再有乐趣了——曾经是很有乐趣的,他以前是走一路打一路的,但现在不会了,再也不会这样了。”

所以,早在60年代中后期,伯顿的事业最巅峰时期,伯顿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泰勒一个人了。

他自己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写在了日记里。泰勒就是他的全世界,因为过于依赖她,让他一旦看不到她就会陷入痛苦绝望和酗酒自毁的漩涡之中,他一天都没办法好好过下去。

固然,看到那些衣着清凉的性感女孩,会让他觉得养眼,这也是一个男人的正常生理需要。但没有一个人能像泰勒一样走到他的心里。

之后无论是争吵打架,婚姻破裂,几度离合,他始终都把她当成了他的精神支柱,把生活的所有残存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爱情上面。

所以说,他对泰勒的爱早已超脱了对皮相的迷恋,而是真正把她当成了他的灵魂所依,当成了他的整个世界。

也许对伯顿来说,喝酒,读书,邋里邋遢地从飞机上滚下来才是他最适应的威尔士式生活。和泰勒在一起当公众人物实在太让他恐惧和痛苦了。他不想扮帅,不想假笑,不想维持一个好莱坞式的人设。但选择了泰勒,就不得不选择这样的生活。 “午夜时分,伊丽莎白和我互相辱骂,我说她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她叫我小女孩。我们是可爱、迷人、颓废、无望的一对。”

配图为63年,参加《阿拉伯的劳伦斯》首映礼之前,伯顿端着酒杯,站在正在梳妆的泰勒身后的不远处,微笑着,凝视着她的背影。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理查德·伯顿日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理查德·伯顿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