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与清平愿

枝指生
2018-02-12 10:30: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热心观众看完《风起长林》,联想太多,以至于要简单地要从头到尾捋一遍:片头蝉的形象充满了曹植式的命运悲剧色彩,由此通向了庄子式的消极保全态度,而片尾的清平愿则饱含刘禹锡式悲而不怨的豪气,不如采取白居易式隐而留官的清平。

认真看过电视剧《琅琊榜》第一部的观众,对于第二部《风起长林》必定是抱有极大的期待的,多少是因为第一部的剧集是有结尾但没有明确结局的,而不明真相的观众心中更对故事里的那些风流人物始终存在莫名的执念。《琅琊榜》第一部结尾第五十四集,大渝、东海、南楚、夜秦、北燕分别兴兵或作乱,大梁五大边疆同时告急,大梁皇帝萧景琰与穆霓凰、梅长苏讨论出兵问题,一如《三国演义》第八十五回里诸葛亮安居平五路的模样,梅长苏安排通晓水战的卫铮去东海,后来在第二部《风起长林》第四十三集东海墨淄侯以吐回七州为诱饵夺得大梁淮东三州之地后,大梁芡州参将岳银川奉旨回金陵,在向内阁首辅荀白水举报莱阳王萧元启通敌时,就透露了卫将军曾留下可在三州建造大型船坞的图稿,同时梅长苏又用地方军去处理夜秦叛乱,在第二部《风起长林》中夜秦已经并入大梁版图,而前二十五集的故事基本算

...
显示全文

作为热心观众看完《风起长林》,联想太多,以至于要简单地要从头到尾捋一遍:片头蝉的形象充满了曹植式的命运悲剧色彩,由此通向了庄子式的消极保全态度,而片尾的清平愿则饱含刘禹锡式悲而不怨的豪气,不如采取白居易式隐而留官的清平。

认真看过电视剧《琅琊榜》第一部的观众,对于第二部《风起长林》必定是抱有极大的期待的,多少是因为第一部的剧集是有结尾但没有明确结局的,而不明真相的观众心中更对故事里的那些风流人物始终存在莫名的执念。《琅琊榜》第一部结尾第五十四集,大渝、东海、南楚、夜秦、北燕分别兴兵或作乱,大梁五大边疆同时告急,大梁皇帝萧景琰与穆霓凰、梅长苏讨论出兵问题,一如《三国演义》第八十五回里诸葛亮安居平五路的模样,梅长苏安排通晓水战的卫铮去东海,后来在第二部《风起长林》第四十三集东海墨淄侯以吐回七州为诱饵夺得大梁淮东三州之地后,大梁芡州参将岳银川奉旨回金陵,在向内阁首辅荀白水举报莱阳王萧元启通敌时,就透露了卫将军曾留下可在三州建造大型船坞的图稿,同时梅长苏又用地方军去处理夜秦叛乱,在第二部《风起长林》中夜秦已经并入大梁版图,而前二十五集的故事基本算是夜秦人濮阳缨对大梁展开的复仇连环计,另外梅长苏派聂锋由夏冬陪护用以快打快的手法解决北燕的拓跋昊,到了第二部《风起长林》中北燕内乱之际嫡皇子惠王来到大梁议和却被一同出使的北燕重华郡主设局刺杀,而在琅琊高手榜上北燕拓跋宇的瀚海剑也是名列前茅的,此外南楚则请穆王府霓凰郡主出面应付,直到第二部《风起长林》第十八集才报告了第一部里还是个愣头穆青的南境穆老王爷的离世,而梅长苏则拾回林殊的身份统兵出征抵抗大渝,最后萧景琰为经过改编的北境凯旋军队题赐了“长林军”的称号,画面另一头则是祁王萧景禹的遗腹子萧庭生与太子在皇宫里追逐游玩,太子到了第二部《风起长林》里已经成为了一代明主了,萧庭生更是已经成为长林军主帅也就是长林王,在第十九集、第三十七集等还多次回忆起第一部剧集里的种种旧事,让看过第一部的观众心有戚戚,而当时在太子身后照看的柳皇后转头对太监高湛说起风了,高湛则低头细细地说风从来没停过,之后不一会儿胡歌就开始唱片尾曲《风起时》了,这样的戛然而止明显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当然这风应该指的是宫墙之下的风暴,主要还是皇权与朝堂的勾心斗角,当热心的观众终于等来了第二部开画,偏偏电视剧的名字就直接叫做《风起长林》,似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格言会让观众误以为《风起长林》指的就是长林旗号被宫室朝堂之风摧毁,但此风显然不是彼风,应该没有要接续第一部结尾处和片尾曲里风的意思,而考察完《风起长林》全部剧集的观众应该会认同,电视剧名称更准确的说法或许是“长林(人)之风(范)”。

“长林军”中的长林二字,指的是梅长苏之“长”与赤焰林殊之“林”,毕竟第一部剧集最后是梅长苏(林殊)不顾自己的身体去率兵抵抗北境的敌人,到了第二部《风起长林》中大梁最大的问题依然是边疆不稳,不仅主要有北方大渝的威胁,还有来自东海的觊觎,因此长林军成为了维护大梁北境稳定乃至于整个国家安危的重要力量,长林王除了皇兄的身份,更是因此在金陵城的朝堂上声威赫赫,以致在皇帝多病太子年幼的状况下,大部分的文臣如以内阁首辅荀白水为代表都十分忌惮与怀疑长林的力量与忠诚,随之产生了一连串的人事风波。而若是回到字面本身来看,长林本义指的是高深的树丛,就像是唐代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所述:“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度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更像是宋代苏辙《黄州快哉亭记》里所反问的:“连山绝壑/长林古木/振之以清风/照之以明月/此皆骚人思士之所以悲伤憔悴而不能胜者/乌睹其为快也哉/”,所以长林从来都算是江湖一类的景物,这种自然的属性应该是与所谓的庙堂格格不入的,最经典的案例就是魏晋嵇康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中对自己的坚持:“此由禽鹿少见驯育/则服从教制/长而见羁/则狂顾顿缨/赴蹈汤火/虽饰以金镳/飨以嘉肴/逾思长林而志在丰草也/”,所以日后长林丰草也成为隐逸不仕的代名词了,因此文本上的长林与功能上的长林产生了矛盾,实际上这也是历来文人志士所纠结的。而作为第二部《风起长林》主人公的长林王府二公子萧平旌,就是在长林这两种概念范畴之间游走,在第一集出现是在琅琊山的世外山水之中,但家国危难之际他却奋不顾身地陷于庙堂间,进而逐步体会到血的伤痛,直到第三十七集长林老王爷在临终前说这长林二字不该束缚住他了,萧平旌便选择了隐遁琅琊山,第四十三集琅琊阁老阁主试着问萧平旌是否把金陵放下了,萧平旌回答说虽然曾经心中寒凉但还是放不下不过不再试图背负一切,所以莱阳王萧元启勾连篡权时他再度出山勤王,最后第五十集结尾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临行前大梁小皇帝萧元时颁旨将北境军永久命名为长林军,萧平旌低头一笑说长林之风骨从来只在于抗击边境烽火卫护江山百姓并非主帅是谁,他也很从容地独自离开朝堂之长林,携手奔赴江湖之长林。

长林的两种意义,对于长林人来说,意味着两种长林之风,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剧集开启的长林家国风和故事落脚的长林江湖风,而这二者之间的道路抉择注定是惨痛的,所以电视剧从一开始就展示了一个充满哀愁与悲剧的形象,在《风起长林》片头音乐响起后,隐藏在林木枝叶中蝉的水墨形象便逐渐铺展在画面中,熟悉的观众会第一时间联想到第一部片头的蝶形象,化蝶的拟人化正是第一部中人物涅槃的象征,所以第二部片头的蝉应该是与剧集中的人物故事相互照应的。而蝉的物语在第一部中就已经有部分揭示了,在第一部第十一集朝堂论礼之后,梅长苏在城外长亭送别前来助阵的周玄清,周玄清归还了那一枚请动他出山的玉蝉,周玄清认得那是前太傅黎崇所佩戴,所以便借机问梅长苏是如何理解的,梅长苏便引用了一段古文辞:“实淡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噭噭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在这里蝉被寄托成了文人志士的淡薄与高洁之心,而善于考据的观众很快考察到这几句话出自三国曹植的《蝉赋》,另一方面到了第二部的第十三集,考据过的观众会发现这篇《蝉赋》的句子再次出现了,原来萧平旌终于得知自己的大哥萧平章是萧庭生所领养的,而萧平章被立为长林王府世子这件事,在王府内外都裹挟来阴谋,乃至于影响到世子妃蒙浅雪多年未能生养,萧平旌自在开心活了二十多年,突然了解到其中症结,终究难以置身事外,心中羞愧难当,于是在逃去济风堂找林奚诉苦,说完故事后问林奚你有酒吗,于是就出现了酒后舞剑的场景,这位二公子口中还振振有词,念的便是“皎皎贞素/俟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当然这几句也正是出自上述曹植的《蝉赋》的结尾段落。

曹植所处的魏晋时期,时代动乱,生死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老庄的思想在士族中再次得到回响,佛教也从那个时候在民间开始流行,而蝉这种生命短暂的物象也逐渐与人的生命观挂钩,更何况《庄子》中就多次提到了“蜩”、“蟪蛄”、“蝉”等。另一方面,魏晋六朝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被普遍认为是一个浪漫唯美主义时期,流丽的骈赋几乎是那个年代的代表了,而当时的一些文学名士就曾创作过有关蝉的骈赋,不仅有三国曹植的《蝉赋》,还有如西晋傅玄的《蝉赋》以及陆云《寒蝉赋》等等,特别是陆云在其赋前有一段序文直接将蝉与人的品格相联系:“昔人称鸡有五德/而作者赋焉/至于寒蝉/才齐其美/独未之思/而莫斯述/夫头上有緌/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常/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取其容也/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且攀木寒鸣/贫士所叹/余昔侨处/切有感焉/兴赋云尔/”,在这里蝉俨然是一个拥有高贵节操的君子,而陆云在蝉前用了一个寒字,更赋予了一些贫苦的呐喊。至于曹植,南朝宋谢灵运曾有一个自夸的说法:“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南朝梁钟嵘在《诗品》中也有形象的评论:“故孔氏之门如用诗/则公干升堂/思王入室/景阳潘陆/自可坐于廊庑之间矣/”,而回顾曹植的生涯,最紧要的正是他在继承人争夺中输给了他的兄弟曹丕,接着就不断遭受排挤与打击,但这反倒使他在文学界赢得了巨大的名声,甚至于南朝梁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还为曹丕“位尊而减才”打抱不平,而曹植的经历与才华更是为后世自认为是王佐之才却命运沉沦的文人们树立了精神典型。好奇的观众可以试着去阅读曹植的《蝉赋》,这篇文章中首先就展现了蝉的高洁,随后描摹了黄雀、螳螂、蜘蛛、草虫的不断侵扰,最终落于狡童和膳夫之手,而蝉美好却悲情的生命似乎指向了曹植本人在现实中所处的政治囹圄,尽管曹植在结尾处依然强调为人臣子的操守与忠义,但还是逃脱不了不断的陷害与蒙难,这或许就是《风起长林》剧集里萧平旌舞剑时的痛苦吧。

这个文学化的蝉形象,除了映照剧集里萧平旌的痛苦与无奈,其实也折射出了串联整个剧集故事的各种风波,因为曹植的《蝉赋》里除了蝉之外还牵扯了诸多的外部事物,其实这些都可以上溯到《庄子》,而看穿一切的庄子也给出了自己的反思,具体是在外篇《山木篇》里的一则寓言:“庄周游于雕陵之樊/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蜋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谇之/庄周反入/三月不庭/蔺且从而问之/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于浊水而迷于清渊/且吾闻诸夫子曰/入其俗从其令/今吾游于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于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基本结构就是螳螂捕蝉怪鹊在后、怪鹊捕螳螂庄子在后、庄子捕怪鹊园丁在后,这样循环嵌套的脉络与《风起长林》故事里的情节起伏十分类似,如宋浮谋划削缓萧平章粮草、濮阳缨借机利用宋浮造成沉船,亦或师濮阳缨引诱墨淄侯、墨淄侯潜伏萧元启、萧元启灭口濮阳缨,乃至于萧平旌迎战覃凌硕、荀白水宣旨萧平旌,甚至是荀白水剪除长林军、萧元启杀害荀白水进而逼宫篡权、萧平旌千里勤王剿灭萧元启等等,哪一个不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呢,若从批判的角度看确实像庄子所说的“守形而忘身”,才惹出这么多的红尘波澜,可若是没有这些,又哪来的剧集呢,不然只得像琅琊阁老阁主一样每日里养养鸽子看看山了。不过,老阁主就像庄子一样看破了其中的奥义,选择躲避诸多与本心不符的纷争,实际上当主人公萧平旌也不再缠在这个循环中时,似乎也算是风平浪静了,而剧集也该结束了。

剧集结束时播放的片尾曲叫做《清平愿》,曲子一直唱到“何妨”时,字幕才从画面左侧进入,观众这才惊讶的看清演员一栏下面是有括号注解的,饰演萧平章的黄晓明是特别主演,而细心的观众也会发现,前二十五集的片尾曲是黄绮珊演唱的,从二十六集开始则变成了多亮演唱的,男女的唱法与感染力自然不同的,而这种风格变化明显是与剧集里的主要人物转换有关。在《风起长林》的第一集甘州阻击战中,长林王府世子也是长林军副帅的萧平章不幸中了一只毒箭并倒在血泊中,心急的观众肯定以为黄晓明就这么一笑而过了,没料到萧平章有如神助一般再次站起来,举剑大吼一声,长林军心大振,像是靠一己之力抵抗住了敌人疯狂的进攻,此后萧平章一直与各种权术者与阴谋家斗争,几乎成为了故事的核心人物,最后活到了第二十七集,当然在第二十六集的时候萧平章换血救萧平旌时就决定了他的陨落,所以从这一集开始片尾曲也就换人来唱了,换句话说前头黄绮珊唱的应该是萧平章,而后面多亮唱的则是萧平旌了,显然这是创作者有意为之。从文本上看,《清平愿》的歌词分为甲乙两段,甲段用“长”字开头,中间嵌入“章”字,乙段以“林”起句,中间嵌入“旌”字,明显就是写的是这两位长林公子。另外,《清平愿》整首词是合韵的,基本用的是平水韵下平七阳的韵:“廊/堂/茫/墙/枪/霜/章/狂/妨/冈/量/觞/方/缰/凉/藏/伤/茫/芒/忘/”,只重复了一次“茫/”,另外“谤/嶂/浪/”则是去声漾,“享/”是上声养,按照古代词韵,平声江阳、上声讲养、去声绛漾是算作同一部类的,而这样的用韵让人不禁想起了宋代苏轼的两首《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以及“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其实整个《风起长林》故事与人物的脉络也是暗合这两首苏词的场景的,一个是丈夫柔情,一个是少年豪气,正好可以对应得上萧平章与萧平旌。

片尾曲词的标题叫做《清平愿》,大约是祈愿世间升平的意思,而歌词中都是保家卫国的战斗呼唤,最后落在了希望天下没有战争。认真的观众知道在《琅琊榜》第一部的片尾曲《风起时》里就已经有一句“烈火清平愿”,也暗暗寄托了凤凰涅槃的梅长苏的奋斗目标以及要付出的代价,作为军队出生的长林两位公子尤其是萧平旌,按照歌词里他们所希望的更是“从此烽烟忘”,但世间战争平息对于长林儿郎来说并不意味着清平,因为歌词中已经指明“良弓藏/亦无伤/”。汉代司马迁《史记》里就两次提到了“良弓藏”,一个是《越王句践世家》里功成身退的范蠡用来劝说文种大夫,另一个是《淮阴侯列传》里被封楚王的韩信迎接假装出游的刘邦反而被逮捕时发出的感叹,完整的表述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鸟尽弓藏的案例在历史上数不胜数,在《琅琊榜》第一部里赤焰军的覆灭就是深刻的教训,对于最高统治者来说,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军事,政治上的忠诚才最可靠。例如《三国演义》第一百回,诸葛亮四出祁山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司马懿却暗中用计在成都散布流言说孔明自倚大功早晚必将篡国,蜀国后主知道后便下诏命令诸葛亮班师回朝,诸葛亮只得仰天长叹:“主上年幼/必有佞臣在侧/吾正欲建功/何故取回/我如不回/是欺主矣/若奉命而退/日后再难得此机会也/”,与之对应的就是《风起长林》第三十四集的宁关大捷萧平旌抗旨事件,怀化将军萧平旌诱敌深入并利用日食消灭了大渝二十万皇属军,但内阁首辅荀白水却极力防备长林威势,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让小皇帝发布诏令在国丧期间不得兴兵,年少气盛的萧平旌并没有像上述诸葛亮一样保守,或者说他已不能停止计划,避免如诸葛亮一样北伐的悲剧,可以说萧平旌是用必要的忤逆赢得了军事上充分的胜利,当然胜利之后也不能凯旋,瞬间就成了戴罪之身,回到金陵之后遭到百般责难,最后长林王老王爷用自己的生命和名号才得以保全,不能不令人心寒。所以这首片尾曲唱的是长林儿郎清平愿望的豪迈,更是达到清平愿的牺牲与代价了。

不光是用生命在拼杀的那些沙场健儿,清平愿更是历来文人志士的期望。回到“清平愿”这三个字来看,我们可以在唐代白居易的《赠梦得》一诗中找到痕迹:“前日君家饮/昨日王家宴/今日过我庐/三日三会面/当歌聊自放/对酒交相劝/为我尽一杯/与君发三愿/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白居易口中的这个梦得指的是刘禹锡,晚年这二人在洛阳互有唱和,白居易为此编纂成《刘白唱和集》并在序言中称赞刘禹锡:“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在公元九世纪初的中唐时期,也就是陈凯歌电影《妖猫传》的那一年,开启大唐中兴的唐德宗驾崩,继位的唐顺宗则久病缠身,所有政事便交由皇帝亲近的王叔文等人,但不久顺宗竟在宦官集体逼迫下禅让于太子也就是唐宪宗,王叔文一干人等很快就被铲除,当时史书甚至贬斥王叔文是赵高、宇文化及一类的人,后世对王叔文也是褒贬不一,毕竟王叔文在当时也采取了一些积极革新的举措,更是任用了一批名士,这其中就有柳宗元、刘禹锡等,但这些人随着王叔文的倒台也均遭到了放逐,这就是历史上的“二王八司马”事件。而柳宗元和刘禹锡是一再被放逐贬谪到边远的地方,像柳宗元就没能熬下去,不到五十岁便在广西柳州去世了,刘禹锡也在外流放了二十多年,一直到快六十岁皇帝都换了好几个才正式被调回,中途经过扬州时正巧遇到了白居易,二人相互酬唱中他写下《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尽管受朝局深刻影响从而人生饱受波折,刘禹锡的诗歌风格乃至于人生态度始终是清新俊朗的,雄浑中见悲凉而悲凉中不颓丧,一如他晚年所创作的《始闻秋风》:“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五夜飕溜枕前觉/一夜颜妆镜中来/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天地肃清堪开望/为君扶病上高台/”,更像是《清平愿》里所唱的“论豪气何曾怨悲凉”。

至于那个拿三根银针许下三个愿望的白居易,早在他年轻的时候,也是电影《妖猫传》的那一年,当然《妖猫传》讲的就是白居易的事,当他创作完《长恨歌》后不久,他就被调任回京,而另一头的刘禹锡们命运截然相反已被发配荒蛮,此后的数年间白居易以极高的热情投身官场,用他《长恨歌》迅速累积的名声,开始了“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的“新乐府”创作,大多是干预时政或是讽刺议论的篇章,如《卖炭翁》、《上阳白发人》、《新丰折臂翁》等等。而在中唐时期,政治上的两大势力是宦官与藩镇,当初任用刘禹锡等人的王叔文基本就是被宦官打压下去的,后来平卢节度使李师道派遣刺客当街刺死宰相武元衡,白居易为此上书要抓捕凶手,反被指责越职言事被发配江州了,所以在浔阳江头,白居易听到有人弾琵琶,而且“铮铮然有京都声”,不禁想念京城的美好生活,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叹,此后多年间白居易还去到杭州、苏州任职,正是从苏州任上回去时在扬州遇到了刘禹锡,两个人慢慢开始唱和,晚年也同在洛阳担任一些无关紧要的职务,也许是伤心痛苦的经历使然,白居易的诗歌已没有了早期那些追求政治功利性的风格了,都是些闲言散语。另一方面,那时候的朝堂的格局是持续多年的所谓“牛李党争”,两派人马互不相让,白居易也有一些牵连,但对他而言却没有什么影响,大约是因为他发明了一种平衡庙堂和江湖之间的新的生活方式,如他的诗《中隐》:“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不劳心与力/又免饥与寒/终岁无公事/随月有俸钱/……人生处一世/其道难两全/贱即苦冻馁/贵则多忧患/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穷通与丰约/正在四者间/”,今天的我们可以去批评白居易太爱做官了,不过清闲平庸对于在漩涡周遭的白居易个人而言也算另一种清平了,就像《风起长林》最后的第五十集,萧平旌勤王胜利后去祭拜早已亡故的萧平章,心中已经决定在合适的时候离开,但还是感叹琅琊阁老阁主所说的斩断红尘真的很难做到,所以萧平旌在孤身离开金陵与荀飞盏、岳银川告别时就说纵然天涯路远终究会再见的,此前萧平旌也答应小皇帝萧元时会常有书信,所以这位长林王似乎也采取了白居易式的折中方法了,操碎了心的观众应该希望他的红尘故事会在第三部中继续。另外不得不提的是,萧元时的弟弟,一个叫元嘉、一个叫元佑,在萧元启叛乱后都安然无恙,不禁令人想起历史上南朝宋的元嘉北伐,以及北宋的元祐党人,也许第三部中会有相应的安排,所以继续期待《琅琊榜》第三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