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一周的重生之旅

DarkLight
2018-02-11 23:09:3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自从开始看第一集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用去两天的全部空闲时间连夜追完了这部剧,现在依然处于脑内快速闪回剧情的状态,搞不清自己是在吐槽还是认真写剧评了…… (7500多字…基本包括了所有想写下来的内容…有耐心的话还请慢慢阅读) 刚开始看前几集时还在吐槽这剧的剧情设定不知怎的有种《心理测量者》的既视感,而多数是夜景的地面街景又仿佛穿越回了2019年的洛杉矶……

【拼图】【海报】 但是随着剧情逐渐深入,规模庞大但颇为精妙的叙事脉络徐徐铺开,诸多看似毫无关联的细节逐渐连接在一起,一个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的故事线的逐渐浮现在眼前。 回想一下会觉得自己似乎很少如此全神贯注地去看一部剧,每看一小段便会暂停下来在脑中理一下脉络,截截图,然后继续下一段。算起来看剧

...
显示全文

自从开始看第一集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用去两天的全部空闲时间连夜追完了这部剧,现在依然处于脑内快速闪回剧情的状态,搞不清自己是在吐槽还是认真写剧评了…… (7500多字…基本包括了所有想写下来的内容…有耐心的话还请慢慢阅读) 刚开始看前几集时还在吐槽这剧的剧情设定不知怎的有种《心理测量者》的既视感,而多数是夜景的地面街景又仿佛穿越回了2019年的洛杉矶……

【拼图】【海报】 但是随着剧情逐渐深入,规模庞大但颇为精妙的叙事脉络徐徐铺开,诸多看似毫无关联的细节逐渐连接在一起,一个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的故事线的逐渐浮现在眼前。 回想一下会觉得自己似乎很少如此全神贯注地去看一部剧,每看一小段便会暂停下来在脑中理一下脉络,截截图,然后继续下一段。算起来看剧所花费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剧集本身的长度。当一切真正结束时,仿佛与真实相伴的朋友道别,并且在遥遥无期(如果有的话)的下一季播出前,时不时地被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所包围。 【武·科瓦奇】 英文维基百科里,武·科瓦奇的词条里,关于其堪比克里斯·雷德菲尔德的友军杀伤力则引用了作家Paul Di Filippo 的一段形容,大意如下: “武·科瓦奇是你能结交到的最糟糕的朋友,所有和他扯上关系的人全都不得好死。他的友人和同盟死的比他的敌人还多。” 与妹妹相会后毫不犹豫地向友军开火,在班克罗夫特面前诬陷乌尔,这似乎一直是武·科瓦奇所强调的使者的生存信条的写照。

科瓦奇虽然作为一个失落使者,一个穿越自二百多年前的历史人物而登场,但其心路并非没有变化,而是在这为期一周的新生中继续着自己的成长。 从疲于奔命的生命中解脱,沉寂了250年后,徘徊在一个和过往任何记忆都毫无相似之处的全新的时空和星球上,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事件,失去了从前(或者说生前)的革命目标,似乎也给了他一个从不同以往的视角审视自己的处境和前进方向的机会。 武与弗农·艾略特一家以及坡先生的羁绊,均是始自相互利用,但却在一同查明真相的道路上逐渐成了相互信赖,可以托付性命的伙伴,在这段为期一周的短暂而又漫长的旅途中,历经了诡计与陷阱,信任与背叛,结识了值得信赖的朋友与第二位灵魂伴侣,武·科瓦奇招牌式的阴沉表情下,某些本已麻木的情感又是否正在渐渐苏醒? 科瓦奇在片头被逮捕(以及斗技场的克隆体)和其原生躯壳的扮演者则分别是华裔演员文峰和韩裔演员李威尹,在之前看过一小段主演的访谈视频里,似乎是被问及科瓦奇的三个演员该如何协调共演一个角色时,乔尔·金纳曼的解释在角色塑造上主要还是以他扮演的版本为主体。 出去三人共饰一角外,其中乔尔和文峰在剧中还需饰演占据自己所扮演的躯壳的另一位灵魂。其中埃利亚斯·莱克尽管戏份不多(只在第5集的两个回忆片段中登场),但从说话方式,神态举止,乃至站姿和其他各种的细节表演方式上,都可以轻易分辨出其与武明显的不同之处。在第5集开场,莱克审讯技术员的场景,这一幕刚开始时尚且对科瓦奇在干什么感到一头雾水,但随着接下来会发现此人的言行上存在着的种种“违和感”,此时方才意识到这是回忆中的莱克(莱克除了表情较为丰富外,站姿小动作特别多,跟如同雕塑般站姿的科瓦奇区别很大)。加上此后莱克被逮捕的场景,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来这个冲动行事情绪化的明星探员和面无表情,静若伏虎的特种兵之前的不同。 然而看似迥乎不同的两个人,在一些性格特质上似乎也有隐约的相似之处。比如执着的、不屈不挠地追求真相,捉摸不定的行为,少许的个人英雄主义,以及教科书式的激怒对方的能力(…)

吐槽模式: ①emmm…韩裔和华裔来合演一个日裔角色嘛… ②看来科瓦奇在丽兹的朋友面前冒充艾娃·艾略特时,真是立了个了不得的flag ③艾娃刚刚回归时,与弗农尴尬相认的场景里,坡先生感叹“太浪漫了”时,武:你是认真的吗

④第八集嫁祸乌尔时的演出堪称是冤大头侦探科瓦奇的瞎掰时间… ⑤从毒贩处得来的彩虹小马(误)的背包堪称本剧的灵魂道具(误),有说法认为上面的“Hi!独角兽”的字样是在致敬《银翼杀手2019》。背上这个包看起来总有种在接小女孩放学的既视感= = ⑥说起来科瓦奇全剧仅有的一段日语台词(除去片头被捕时的咒骂),是在第3集班克罗夫特的宴会上拉走艾萨克时,无论从发音还是语调上都感觉不错,比对面的两个亚洲脸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⑦随着剧情的推进,武逐渐对队友敞开心扉,表情也开始丰富了起来…比如艾娃刚回归时问道“丽兹在哪儿?”时,弗农和武快速交换了一个“哦,完蛋了”的惊恐的神情…

还有被刚苏醒的奥尔特加错当成莱克时一脸的受伤,以及看着奥尔特加用麒麟臂暴打田中时的莫名的欣慰表情…… 【克里斯汀·奥尔特加】 (我一直在纠结是否该把武和克里斯汀放在一起写……) 美丽,泼辣,敢爱敢恨,意志坚定,构成了对女主角奥尔特加的印象。一面因为班克罗夫特的自杀案蒙受着富豪的压力与羞辱,一方面又执着地查清另爱人蒙冤的事件真相;生于反对换躯重生的传统家庭,但又因从警经历而对生死观有着自己的看法。同武一样,在这条注定不平坦的求真之路上,与爱人的“重逢”、家人和亦师亦友的搭档的离去,亦使奥尔特加在冲击中经历了痛苦的挣扎与改变。 在奥尔特加与玲的克隆对峙中,玲提到了武总是被“热诚、英勇而美丽”的女子吸引,这也正是奎里和奥尔特加的共通之处。

考虑再三还是给妹妹打了个码

【图7】 前期也许会对于奥尔特加对男主执着地干预而感到不解,然而随着第五集揭示了武的新躯壳的真实身份,此前的种种“过激行为”的原因也就瞬间云散天开了。之前的定位追踪,对科瓦奇的行动横加干涉,在无重力竞技中出手相助,乃至为避免他继续作死不惜将之监禁,其实均是为了保证莱克的躯壳不受损伤而做出的种种绝望的努力。 而开头处迎接获得自由的武时,克里斯汀的心绪如何可想而知。既有对获释的危险分子的戒备,又难掩与恋人(哪怕仅仅是他的躯壳)重逢的欣喜。而随着与武的进一步打交道,又难免哀伤地意识到眼前人与自己深爱的莱克有多么的不同。 可以说武与克里斯汀之间的关系是以莱克的躯壳的爱与被爱为基础,逐步发展到灵魂上真正的接纳彼此。在斗技场身受重伤后,武被告知莱克的躯壳已经损坏严重必须更换后,武要求妹妹尽力将其修复。随后与奥尔特加重聚,面对奥尔特加的担心,他问道:“你以为莱克的躯壳受损了?”“不,我以为你死了。”

奥尔特加遇袭后,武在瓢泼的雨里与内心的奎里的对话是表现其心路变化的极为重要的情节。对于奥尔特加的情感使他感到困惑,有一部分是出自他感到这就像是对奎里的背叛。 雨幕中,他一边自我安慰般的重复着”她(奥尔特加)绝不会死去”,一方面又如同说服自己一般,向奎里抗辩着(自己对奥尔特加的爱)仅仅来自躯壳记忆,来自一个徘徊的灵魂,属于……“属于我?”虚空中的奎里质疑道,“咱们两个之间的爱可不是这样(亡魂般飘渺的)。” 经历了母亲、奎里和玲的惨死,对于与所爱之人的离去,武已经深深地感到疲惫,对爱他人的能力感到畏惧,乃至试图否认,隐藏它,他已疲于面对死亡的黑暗,也许之前所做出的一切牺牲均是徒劳,而自己已无力救赎他人。而代表武的潜意识的奎里则直白地指出,武否认自己对奥尔特加的感情,是出于逃避没能保护她的负罪感和来自死亡的压力。经由奎里的开导,也给予了武回到奥尔特加身边的勇气和继续保护她的信念。 关于奥尔特加苏醒的两个细节,同样反映了二人心路的变化。奥尔特加遇袭后第一次苏醒时,恍惚间把武错认成了莱克,本已整理好心情回到她身边的武顿时难掩脸上的失落,在弗农的一番劝阻下才没有逃走… 而最终回在飞船上苏醒后,克里斯汀则是立刻叫出了武的名字 ((( 顺手甩了妹妹一脸狗粮 吐槽模式: ①克里斯汀和其母亲的战力剽悍程度…是亲生的 ②二人在和无重力斗技士夫妇的对话时异口同声,以及在否认对方不是自己的男/女友时,还真是有种奇特的默契 ③看得出米奇对克里斯汀一往情深,又很清楚她心中一直另有其人,因此一直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为她提供支持,这里真是…… ④克里斯汀的在某些角度令我出戏到了生化危机7的米娅…所以某些镜头克里斯汀一抬头我总是感到心惊… 【玲】 前几集里,武因为被植入了莱克的躯壳而被卷入了莱克和奥尔特加与迪米的纠葛中,彼时还在感慨“放过他吧他只是个无辜的路人啊…”之类的,到了后半段,黑化后的兄控妹妹开始刷存在感后,才终于意识到女主才是真正的无辜路人……

(因为没有读过原著,所以不太清楚小说中关于科瓦奇家的描述)维基百科里表示武和玲是日本和斯拉夫混血,但两兄妹的演员选角丝毫没有混血的感觉,所以之前我一直以为是母亲带着孩子改嫁给现在的父亲…。顺便说一句,玲在字幕写作Rei,对应假名应该是れい(日语里写作re,但读作le),对应汉字是“玲”,“莉”,“铃”之类的,所以部分版本里按照英文发音译作“蕾”似乎不太合适… (仅个人观点) 尽管躯壳经过数度更换,但内里的灵魂中两兄妹依然保有着那份思念彼此的念想,但也仅此而已。二人分离后的百年时光里无论自己是否能意识到,都已经发生了太多改变,但长期分离的相思使得两人执着于彼此童年的浮光掠影——玲绝望、近乎偏执地想要抓住那个曾经予以她关怀与爱的哥哥的幻影,武则徒劳地想要从眼前人身上拼凑出那个曾经惹人爱怜的妹妹的形象。但无论是玲的威胁哀求,武自欺欺人地想要相信玲依然可以被救赎,在故事的最后,二人终究是接受了这个自己意识到、但固执的拒绝承认的事实——兄妹俩已不再是当年那两个可以依偎在一起共同躲避父亲和缝补怪威胁的孩子,武有了其他想要守护的人,而玲也早已不是那个仅满足于有哥哥陪伴的简单愿望的女孩。 某种意义上说,玲对兄长的情感相较于爱情,已经更像是一种接近病态的占有欲。事到如今,二人的故事无论怎样发展,似乎都是以悲剧收尾。武最终扣下了扳机。死别奥尔特加后,飞船缓缓滑向坠落。兄妹二人相拥在寂静中,似乎只有在死亡的一刻,这一幕才会显得平静而美好。黑暗中,随着带着某人低低地哼起的童谣,似乎依稀瞥见了两个孩子相拥相依的身影……。

【以下为吐槽】 ①话说回来,武拒绝伤害艾略特夫妇和女主,举空枪对准自己的脖子时,奥尔特加和玲同时惊慌的想要阻止他,如果说奥尔特加是真的担心他自杀,那么玲的内心一定在绝望的碎碎念“你居然宁死也不肯要我”blablabla…… ②那一段在时间上同样有一点有些不可思议的地方,在兄妹对峙时,梁受命袭击渡鸦旅馆那段里,总感觉梁是瞬移到宾馆,杀完人越完货后又瞬移回去的…武和玲仿佛连对话都没间断过,镜头一转艾娃就被押过来了…… ③【兄妹第一次重逢,并肩屠杀各自的队友时样子,刹那间真有种“可以为你背叛全世界”的中二感觉…】 ④得知是玲出卖了堡垒的时候,我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的句子是“宁可牺牲生命,也要背叛组织”…… ⑤之前曾经在哪里读到过关于欧美文化对于亚洲女性时尚审美的奇怪误解,比如发色挑染之类的(例如《云图》里的星美)…所以玲二百多年不变的泡面式发型(误)+烟熏妆就可以理解了是吗…【结论是你哥喜欢素颜?? 玲的诸多皮囊中,最让人细思恐极的形象当属小女孩。不仅是这副面孔让奥尔特加卸下防备时的令人后颈发寒的一幕,还有其第2集在设计体验中心里与科瓦奇“偶遇”时,关于被抢走的朋友的一番对话。初看时不过当做是孩童的妒忌心而已,但结合其真实身份来看,这里也许是在用被抢走的朋友来暗示自己和兄长之间的关系

但她随后说道的“妈妈说嫉妒很愚蠢,她说你要学会放手,否则嫉妒会消磨你的灵魂。”由指代的是什么呢?我不太理解这句话是否与决战时她所声称的“已经备份并复原了奎里”有关——即便是在妒忌的情况下,玲依然保有怜悯之心? 奎里在前面的剧情中已经明确的表达了自己不希望重生的决意,因此即便玲真的擅做主张复原了她,也许也只能算作兄控玲的另一件自私行为吧…… (不由地脑补了这样的场景:玲:“即便是骨科也无所谓,反正躯壳没有血缘关系…!”奥尔特加:”论躯壳明明是我先来的…接吻也好,拥抱也好,还是先喜欢上那家伙也好…” …………【突然白学) 【奎里生还论】 关于奎里生还论这个编剧临近尾声时祭出的杀招,总之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个人有种天雷滚滚无力吐槽……外加有点熟悉的感觉,只是突然联想起了《乌有乡》的结局里,伊斯灵顿在坠入虚空前对着女主大喊着”你妹妹还活着,只有我知道她在哪儿!”话还没说完瞬间领便当的那一幕,此后女主话别男主,二人分道扬镳,女主独自踏上寻妹之旅……【误 副本的最后一幕也有这种感觉啊,尤其是对坚定地喜欢武x克里斯汀这一对的我而言,真是充满了说不出的心塞…本以为在班克罗夫特夫妇落网,艾略特家恢复原样之后,会迎来一个岁月静好(误)的结局,然而……? 当然既然莱克已经被平反昭雪,那么回归本就该属于他的躯壳和生活也是理所应当的。只不过飞船沉没后武首次回到奥尔特加身边时,那段第一遍观看时令人欣慰的——”那么你是哪一个?“”跟你说再见的那个。”的对话,此时似乎也蒙上了一层悲伤的意味。 再回想起二人离别的那一段时,又联想起了《宿主》的结尾里,控制了梅兰妮身体的外星人小漫下定决心将躯壳还给它的原主人的前一晚,与梅兰妮的恋人杰莱德会面时的那一幕,在杰莱德的脸上同时可以读到与朋友小漫离别的不舍,以及即将与恋人重逢的欣喜和期待。既然注定要离开,也许最好还是少些悲伤,只不过这一次,小漫将独自一人踏上寻找伊恩的旅途…… 【关于对原著的改编】 几个月内我恐怕是跟读原著无缘了,但看了下原著党的吐槽贴后,emmmm……果然是“跟原著也就几个地名人名相同”级别的改编……之前看到有说法认为这类热门小说改编而来的剧集,因为剧情梗概和结局不少观众都知道了,所以想改编出新花样需要编剧消耗大量的脑细胞(等等为什么要玩出新花样啊),所以这类的剧集改编净多也就剩下原著的大框架,外加几个角色作为塑造基础了…。 作为《冰与火之歌》的书粉,看到剧情魔改的剧集推广度这么高时我内心也是拒绝的…但就像屈大之前的一条微博所说的,纯剧集观众在看第六部《凛冬的寒风》时绝对会一脸懵,因为本书涉及到的96%的剧情是电视剧没有的… 之前的《猎魔人》系列也是从原著开始入坑的,因为人设和脑补差太多所以一直没碰游戏,后来跟别人讨论剧情的时候,因为翻译不同我连叶奈法是谁都反应不过来…… 【其他部分的吐槽】 ①在B站看到有人吐槽这是“我前女友和现女友与亲妹妹的赛博朋克修罗场”…

②玲的手下梁与渡鸦旅馆的管理AI坡先生似乎是一个对照——一个灵魂空洞的人与有着真正灵魂的AI,正如伊丽莎白的离开前的那句:“无论人类的定义是什么,你是人。”

③换躯的概念无疑也带来了大量一人分饰多角/多人共演一角的情况,其中感到最佩服的是迪米特里在剧中出现的3号躯壳,需要扮演地头混混——克里斯汀的外婆——迪米特里三个迥乎不同的角色,也着实是考验演技了…(被植入男性躯壳的艾娃·艾略特也保持了许多女性化的动作特征) 尽管躯壳仅仅是载体,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内里的灵魂,但对于躯壳的印象与依赖还是难以快速切换的,比如对奥尔特加而言,昨天还是慈祥的外婆的人今天就残忍的袭击了自己和阿布德,恐怕还是在心理上难以接受… ④下一季估计要换主演了 ⑤第五集开头莱克私刑审问户籍技术员的桥段,这种挨了一顿暴揍后又突然被塞一嘴狗粮的方式真是……emmm… ⑥那对靠无重力决斗杀死彼此赚奶粉钱的夫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相爱相杀 ⑦在《银翼杀手2019》里我印象最深刻的暴力镜头是裸身摔在碎玻璃上、打碎头颅、掰手指和扯鼻孔(重点有够奇怪的)…《碳变》中无疑有大量致敬《银翼杀手》系列的镜头,但无论是否跟银翼杀手有关,上述场景中的前两条出现时我的内心还是@#%%*$……(第二集旅馆床边的栖木上立着乌鸦的镜头算是致敬2019里泰洛卧室的场景吗?)

⑧剧情里玲几乎是绝大多数事件的幕后推手,但有两件影响了案件走向的事情是玲所没有预料到的:其一是班克罗夫特选择通过自杀来遗忘之前的作为,并且重置后坚定认为自己是被谋杀的;其二是这个案子被交给奥尔特加处理。 而这两件事导致的后续连锁反应是:【奥尔特加接下案子→一番调查后认为班克罗夫特是自杀→失望的班克罗夫特为惩罚奥尔特加,将使者的备份植入莱克的躯壳里】后面的故事不言而喻,可以说假如没有这一系列的“巧合”,班克罗夫特自杀案和围绕在其周围的一系列罪恶与悲剧很可能都没有解答的一天了…… ⑨剧中的街景里(一如银翼杀手)出现了大量的汉字元素(主要以日文为主),但伊丽莎白之前工作过的妓*院的招牌上写的是“ JACK IT 玩FF”,这里的玩FF,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FF:我不是,我没有,跟我没关系!) 呃说正经的,因为“玩”这个字日文里没有,所以没准只是无意义的汉字拼凑。

【话说为了确定日文里真的没有“玩”这个汉字,我特地谷歌了一下,却意外地发现了如下这个帖子(简单翻译了下)…

那个,虽然,中国人应该不会这么说话吧……】 ⑩字幕组惊人的工作效率值得赞叹,只是可能是由于赶进度所以一部分名词和人名的翻译版本几乎每集都不一样,有时只注意中文字幕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⑪得知莱克和武与克里斯汀的关系后,我产生的的一个联想是《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里主,人公扎克斯在死后的意识里对目送着克劳德离去,心说“爱丽丝(女友)就拜托你了”的场景………

【仍感到有疑问的地方】 ①关于的双胞胎迪米(姑且称为A和B):玲在第一集末尾命迪米A将科瓦奇带到自己这里,在旅馆大厅里,迪米明确的表示了他知道科瓦奇的身份,但在随后的第三集里,迪米B在问刑科瓦奇时却坚信对方是莱克…迪米B对“兄弟”的任务去向毫不知情吗? ②第一集里科瓦奇即将出狱时,可以从典狱长的电脑显示器看出科瓦奇之前名下有包括被捕前在内的七具躯壳,也就是说堡垒沦陷后他至少换过六次身体,这样一来倒是很好奇他的原生躯壳的下落了。另外在迪米置换到科瓦奇被捕前躯壳后说道的“看着你从前的躯壳感觉如何”,按说这应该不会对换躯壳如换衣服一样的科瓦奇造成太多影响才是… ③关于班克罗夫特死前在大阪签订的生意,之前曾说到过这桩生意拖了很久,班克罗夫特也纳闷自己为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拍板做决定对。但从对艾萨克的审讯里,可以排除是儿子冒充他前往大阪的可能了。 (但为何要设置艾萨克在宴会上就自己与日本人打交道的经历吵嚷的情节?也许这件事只是作为先前武怀疑艾萨克是真凶的理由之一) 也就是说,犯罪顺序是:班克罗夫特在大阪(出于某种原因)快速签订了条约→返回后得知了艾萨克冒充自己的事→在斗技场和儿子起冲突→玲获悉此事后,指派米利亚特给丈夫下药→班克罗夫特前往极乐缥缈屋… 【如果有人能坚持读到这里】 清点了下字数,发现居然已经7500多字了…为了评这部剧专门注册了豆瓣,虽然写着写着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正经分析还是欢乐吐槽了,但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对待一部剧过,尽管有些难以想象下一部会是什么光景,但很难不对此抱有期待w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副本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副本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