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之王 马戏之王 7.7分

真真假假又何妨,开心就好

糖糖鹿
2018-02-11 10:45: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刷《马戏之王》,影院里面只有6个人,而且并不是IMAX版,然而并不妨碍我在黑暗里嗨到几乎想和演员们一起跳舞。

【反现实的逆袭式爱情】

开场第一首歌是小巴纳姆唱的《A million dreams》。小男孩略带一点鼻音,但这一点鼻音给纯澈得童声增加了几分成熟,“through the dark/through the door/through where no one's been before”如同哼唱一般,却把人物对命运的不甘展现了出来,是对歧视和偏见的不屑,又是对自己的梦想的骄傲追寻。

紧接着成年后的巴纳姆和妻子夏洛蒂续唱这首歌。休叔的歌词并不多,倒是夏洛蒂一开口就小小地惊艳了一下我,“you may be right, you may be wrong/ but see that you're bring me along /to the world you see/to the world I close my eyes to see”。毫无新意的跨越社会阶级的爱情故事,然而富家女孩能够如此心甘情愿地追随穷小子、愿意和他一同追寻梦想,其情之深切纯挚,虽是老套甚至有些虚假,但已足够抚慰被物质和现实折腾得无法喘息的戏外观众了吧。

【反剧情的迅速成功】

下一首让我印象极其深刻的是马戏团第一次集体亮相时的《come alive》。导演在结尾时处理得相当漂亮——将画面定格,瞬间的









...
显示全文
首刷《马戏之王》,影院里面只有6个人,而且并不是IMAX版,然而并不妨碍我在黑暗里嗨到几乎想和演员们一起跳舞。

【反现实的逆袭式爱情】

开场第一首歌是小巴纳姆唱的《A million dreams》。小男孩略带一点鼻音,但这一点鼻音给纯澈得童声增加了几分成熟,“through the dark/through the door/through where no one's been before”如同哼唱一般,却把人物对命运的不甘展现了出来,是对歧视和偏见的不屑,又是对自己的梦想的骄傲追寻。

紧接着成年后的巴纳姆和妻子夏洛蒂续唱这首歌。休叔的歌词并不多,倒是夏洛蒂一开口就小小地惊艳了一下我,“you may be right, you may be wrong/ but see that you're bring me along /to the world you see/to the world I close my eyes to see”。毫无新意的跨越社会阶级的爱情故事,然而富家女孩能够如此心甘情愿地追随穷小子、愿意和他一同追寻梦想,其情之深切纯挚,虽是老套甚至有些虚假,但已足够抚慰被物质和现实折腾得无法喘息的戏外观众了吧。

【反剧情的迅速成功】

下一首让我印象极其深刻的是马戏团第一次集体亮相时的《come alive》。导演在结尾时处理得相当漂亮——将画面定格,瞬间的寂静毫不违和,反倒是让观众们仍然沉浸于方才的狂欢之中;而随后将台下的掌声用渐入的方式呈现;掌声、笑声与之前“怪人”们入场时台下观众的惊愕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首演的成功和他们上场前的紧张、甚至畏缩更是反差巨大,休叔带着喘息的那个笑容足以让我们放下悬着的心。

不得不承认在这场狂欢开始时,看着拇指将军、胡子女士、惠勒兄妹的表情,我小小地阴暗了一下,希望这个首演不成功,甚至那些 “怪人”会临阵退缩,毕竟长期以来的被排挤给他们打下了太过痛彻心扉的自卑烙印,他们真的能凭巴纳姆一句话就登台表演?甚至,他们是否会怨恨巴纳姆将他们的丑陋面以一种近似哗众取宠的方式展现?由此大概可以展开一个关于勇敢面对自我、反抗社会歧视的故事。然而毕竟是歌舞剧,剧情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主题之外的跌宕起伏只会让故事更加冗长。超燃的歌舞、观众的掌声、欢笑就足够了。

【反逻辑的合作谈判】

随后巴纳姆向卡莱尔抛出橄榄枝时两人的对唱表演真的惊为天人,打满分都不够。八字胡酒保简直是专为这场MV而生的。抛酒瓶、滑酒杯,动作之行云流水让我差点以为休叔和扎克只是为他的舞蹈进行配乐的。短短3分多钟便让巴纳姆成功将“上流社会”的知名剧作家唱得决意合作,连分成都谈妥帖了,未免进展得过分迅猛。

歌词写得可谓精巧——巴纳姆的第一波邀请直奔主题,直截了当地指出卡莱尔缺少“自由”,直接用反问“don't you wanna get away”刺激着卡莱尔的神经。卡莱尔最初的拒绝听起来真是理由充分:“don’t you know that I’m okay/with this uptown part I get to play/cause I got what I need and I don’t want to take the ride/ I don’t need to see the other side”,活脱脱一个沉溺于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

但他毕竟还是心向自由的,上流社会的富贵、名声是要用趋炎附势换来的,所谓的在交际圈里游刃有余也许需要长期戴着伪装;虚假的笑容、繁冗的应付、对阳春白雪的附和,这些和马戏团给观众们带来的真正发自内心的欢笑相比,尤显荒唐可悲。

【反人设的一见钟情】

其实当看见安·惠勒从空中飞到卡莱尔面前时,我原以为他们的一见钟情不过是卡莱尔又一绯闻开端,编剧却给予了他们真正的爱情。

从剧作来看,不会有人喜欢波澜不惊的故事,尤其是爱情故事。决意追寻自由的卡莱尔和女杂技演员安·惠勒一见钟情,在林德演唱《never enough》时,随着歌词到“take my hand/will you share this with me”,他终于鼓起勇气,拉住了安的手,可在瞥见父母的指指点点后旋即松开。歌进入高潮,而安落寞转身离开。于是此时的高音颇具催泪效果。台上林德唱到情深之处,而真正情深的二人却为阶级羁绊——台上情烈如火,台侧心冷如灰。

爱情大概就是起起落落的。此一落之后,二人在马戏团场内的空中表演更是跌宕起伏。卡莱尔是心意已决,“so who can stop me if I decide/that you’re my destiny/what if I rewrite the stars/say your were made to be mine/nothing could keep us apart”。但安仍是羁于二人身份地位差异之悬殊,“I can’t have you/we’re bound to break and/my hands are tied”安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点点哭腔,如此隐忍,又如此无奈;像是梦幻中的繁华落尽后,面对衰草枯杨的现实时的凄冷、悲切。

也许是出于某种意义上的对观众的抚慰,医院里两人的深情长吻大约是整部影片中最能让人类目的额常场景了。巴纳姆初识卡莱尔时,太太说“他又很多绯闻”,我们原以为这个放浪的富家公子哥不懂得真正的爱,最后却发现自己误读了人设。我们在现实里看多了巧言令色,看多了花花公子的虚情假意,而卡莱尔的反人设之举,恰恰给了我们继续爱下去的勇气。

【反历史的错误暧昧】

林德首唱《never enough》时,向巴纳姆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编剧在这里有意制造出一场似真似假的错恋。其实我想,不论历史如何,影片中林德对巴纳姆的爱当是真是、确切的,身为私生子的她虽能凭一己歌喉进入“上流社会”,骨子里的自卑还是让她觉得无法融入这个圈子;她会认为自己和马戏团里的“怪人”们一样,“连母亲都不愿他们在外面出现”。她对巴纳姆的认可和依恋,恰恰是因为巴纳姆让那些最受排斥的生命以最张扬的方式展现出来,以最有勇气的方式表现自我。

本以为在这里能引出一段婚外情的我又失望了,巴纳姆还是被塑造成了一个专情之人,所谓暧昧只不过是利欲熏心造成的假象。

可是又何必失望呢?我们所希望看见的,不正是爱情的不渝吗?


从剧情来看,《马戏之王》绝不能算佳作。编剧是有野心的,穿插入了很多可以相当深入的话题,却都是浅尝辄止。如果从影片中评论家的观点来看,这种缺乏故事性的作品也许是“虚假的”。但无论是歌词还是舞蹈效果,无论是服装还是演员表演的投入,每一个细节都可以称得上视觉盛宴,都足以让观众们大呼值回电影票了。
正如巴纳姆所言,The noblest art is that of making others happy. 观众开心就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马戏之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戏之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