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机动队:黑客战警

江北烟雨人
2018-02-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27年的世界,科技高度发达。一眼望去,满是朋克风格的离奇建筑,拥挤潮湿的港式街道。智能机器人随处可见,人类也能在体内植入机械,强化自身能力:机械腿让人跑得更快;机械肝让人千杯不醉;机械眼让人暗中视物……人和机器的界限变得十分模糊,以至于唯一的区分标准是灵魂(ghost)的有无:程序控制的躯壳就是机器,包含灵魂的躯壳就是人。“灵魂”究竟是什么?人类对机器的依赖,到底是高度进化还是自掘坟墓?

幽灵黑客是未来世界的最大威胁。他们通过互联网入侵人类大脑,进行信息窃取、记忆植入和心灵控制。严密的防火墙、复杂的程序加密已经疲于应付,常规警力也对此束手无策。2501计划的产物,草薙素子首次实现了人脑与全机械躯体完美融合。政府将她任命为“公安九课”(又名“攻壳机动队”)的队长,代号“少佐”,专门负责网络犯罪的侦破。

每次破案,素子都要冒着被入侵的风险,心中却思索着“什么是真,什么是存在,什么是自我”。纵身一跃,她迎风挣扎,对自由宣誓;负伤在身,她自我毁灭,寻存在价值。可任务完成后,身体损伤会被修复,记忆也被洗刷,探索总是从零开始。从灵魂上说,她是人类,却做着机器一样的工作,查案办案,尽忠职守;从身体来说,她是机器,却有个不甘寂寞的灵魂,困在体内,无法逃脱。只有潜水才能让素子收获一丝宁静。黑暗的水下,她面对自己,既恐惧又好奇。“在我浮上水面的时候,甚至有重生的感觉。”

傀儡师的到来,让素子的挣扎出现了转机。傀儡师诞生于信息海洋,是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傀儡师想成为生命。不过作为程序,傀儡师不能死亡,也不能繁殖后代。故事的最后,傀儡师与素子合而为一:傀儡师的死亡,换来了结合的“后代”;素子终于突破了躯壳的限制,重获新生。

“网络无限宽广。”结合体仰天长叹,终已不顾。



《攻壳机动队》凭借着对未来的宏大想象和对灵魂、存在和进化的深入思考成为科幻动漫的经典作品。虽然刚开始反响平淡,但其影响逐渐扩大。1995年,作者士郎正宗乘势推出剧场版《攻壳特工队》,在欧美地区迅速打开市场。昆汀·塔伦迪诺、斯皮尔伯格等著名导演对其大加赞赏,詹姆斯·卡梅隆更是撰文表扬。沃卓斯基兄弟表示《攻壳机动队》直接促成了《黑客帝国》的诞生,电影中“脑后插管”的情节正是对《攻壳机动队》的致敬。

如此作品,其真人版必定引人注目,更何况素子由“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出演。她在吕克·贝松的科幻片《超体》中表现不俗,更加深了我的期许。结果却令人失望: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没有摆脱漫改电影角色失真、内容空洞、思想浅薄的魔咒,把一部优秀的动漫生生改成了《黑客帝国》与《机械战警》的合体, 把富有深度的作品变成了简单的正邪对立,把灵魂的困局、机械的命题变成了美日混搭的“我是谁”……如此种种, 让人扼腕叹息。

《攻壳特工队》保留了原作的经典桥段,最吸引人的应该是素子出击前的纵身一跃。当我看到身着肉色连体衣的“黑寡妇”在镜头前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的躯体,我就断定这是电影唯一的卖点。对人机关系和存在价值的探讨呢?对灵魂本质、真实定义的思索呢?灵魂被缚,挣扎而困惑的素子呢?这下倒好,原著的灵魂尽失,只保留了一个躯壳。

《攻壳机动队》为了迎合观众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仅重新编了一套陈腐的剧情,还辅以苍白的叙事能力和单薄的角色塑造,让人看的莫名其妙。情节的转折尤其生硬,几乎没有任何情感铺垫。素子与女人亲密接触的情节原本是素子自我发现的重要推手,却在真人版中显得如此多余。《攻壳机动队》虽具备好莱坞的顶尖特效,但动作场景依然拘泥于贴身肉搏。动作生硬不说,区区几招就撂倒对手,缺乏视觉冲击力。即便是反复切换的镜头和慢动作也无法掩盖动作场景乏力的事实。

观影时我常常出戏,不仅因为可有可无的黄经汉,还因为很多桥段似曾相识:素子的经历与《机械战警》的主角Alex Murphy如此相近:人性都是幌子,公司都想要机器;素子和Alex都有个坚定支持自己的同伴;公司的高层都死在片尾;素子和Alex都身受重伤,又重新归队;整个剧情类似《生化危机》打怪升级的流水账;网络入侵、灵魂出窍、真假难辨、幻觉梦境都在《黑客帝国》中有所呈现。

总之,花一张票钱,买来三部电影的观感。真值啊。

个人公众号:烟雨舟横
个人公众号:烟雨舟横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攻壳机动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攻壳机动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