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7分

这是一个参孙爱上大利拉,奥德修斯爱上喀耳刻的“爱情”故事。

小大君
2018-02-11 01:30:50
女人,她们让男人虚弱,再假意照拂他,好控制他,让他对自己忠心不二。索菲娅科波拉《牡丹花下》里的女人们就用了毒蘑菇的手段,住在老宅子里不知春秋的女人,和巫婆无异。《茉莉牌局》中,茉莉提到希腊神话的女巫喀耳刻,她是另一个著名毒妇美狄亚的姑姑,她在食物里下毒,把奥德赛的勇士们变成猪。《霓裳魅影》中,面对一个性情乖戾,刚愎自用的裁缝天才,绝望的,不甘只是做生活中一件陈设,而要占有男人全部的女人用的还是毒蘑菇。女人和毒药,永恒的话题。

一个天才裁缝,他的手艺征服了所有女人,但他眼中只有工作,从不为女人驻足。他对女人的欣赏,只是作为衣服架子,或者生活中可有可无的点缀。作为一个一心扑在服装艺术上的天才,他只爱他的衣服。如果对女人有了一点喜欢,那也是因为她穿着他的衣服。

裁缝也从没有真正看得起过女主角,他嫌她的品味差,反感她吃早餐弄出巨大动静的粗俗,即使是婚后依然如此。他不过是被她略施小计,给治服了。

这个电影中没有真正的爱情,两人冤家一般对着干较劲,还有就是女人绝望的诡计。两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平等。就是在裁缝中毒的时候,他看见的也还是他妈,穿着他设计的婚纱。这个故事是爱情“拯救”





...
显示全文
女人,她们让男人虚弱,再假意照拂他,好控制他,让他对自己忠心不二。索菲娅科波拉《牡丹花下》里的女人们就用了毒蘑菇的手段,住在老宅子里不知春秋的女人,和巫婆无异。《茉莉牌局》中,茉莉提到希腊神话的女巫喀耳刻,她是另一个著名毒妇美狄亚的姑姑,她在食物里下毒,把奥德赛的勇士们变成猪。《霓裳魅影》中,面对一个性情乖戾,刚愎自用的裁缝天才,绝望的,不甘只是做生活中一件陈设,而要占有男人全部的女人用的还是毒蘑菇。女人和毒药,永恒的话题。

一个天才裁缝,他的手艺征服了所有女人,但他眼中只有工作,从不为女人驻足。他对女人的欣赏,只是作为衣服架子,或者生活中可有可无的点缀。作为一个一心扑在服装艺术上的天才,他只爱他的衣服。如果对女人有了一点喜欢,那也是因为她穿着他的衣服。

裁缝也从没有真正看得起过女主角,他嫌她的品味差,反感她吃早餐弄出巨大动静的粗俗,即使是婚后依然如此。他不过是被她略施小计,给治服了。

这个电影中没有真正的爱情,两人冤家一般对着干较劲,还有就是女人绝望的诡计。两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平等。就是在裁缝中毒的时候,他看见的也还是他妈,穿着他设计的婚纱。这个故事是爱情“拯救”孤僻天才的反题。男人征服世界——用服装征服了女人的世界,靠天才,一种厌女症式的天才。女人试图征服男人,靠毒药。

片中,裁缝已经知道蘑菇有毒,他盯着女主角的眼睛,带着挑衅和嘲讽,慢慢咀嚼食物。女人说:”我想要你静静地躺着,无助,脆弱,敞开,只有我能帮助你。然后我让你再次强壮起来。——如此你就会更加爱我。

我觉得刻画这种天才匠人的故事,一个潜在的意思,观众的期待就是——他们都是些全身心献给了工作,个人生活一塌糊涂的人。而且两者必须成反比,越天才越乖僻,越乖僻才能越天才。《穿Prada的女王》里的女王不也是么。《梅兰芳》中,妻子福芝芳对孟小冬说,“别破坏了他的孤独!”

母亲,姐姐,妻子。男人被女人阉割,控制,压抑——如此他们才能爆发出天才。他对此心知肚明,甚至开始迷恋这种痛苦。爱情成为一种男性和女性之间,奇特的施虐和受虐关系。这就是这个电影最独特之处,邪邪的怪癖气质,包装在华服和钢琴伴奏下。这是一个参孙爱上大利拉,奥德修斯爱上喀耳刻的“爱情”故事。

被这种故事伤到的女性主义者,可以去看看香奈儿传弥补一下。要我说,我真替这个妹子捉急,怎么会看上一个服装设计师啊,他们如果不是这种孤僻逼,就是GAY啊
1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