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罗兰的永恒命题

Exuberance
2018-02-10 23:46:3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实现在b站评论下就有很多做阅读理解的被称为紫学家,我是没有想当其中之一的念头。因此跳过称赞和分析这部作品的内容,我只是对女主角的问题有点感兴趣而已。

violet为什么说不能理解少佐那时说出的“我爱你”呢?

当然 violet她从出生起肯定就被当作道具在训练,其后在战争中被上佐在战争灾区收获,被当作杀人机器送给了自己的弟弟,她从一开始就是不通人性的,生于战争,根本从来没听过“爱”这个字。问题在于,看到她在战后对少佐的思念还有对绿宝石的牵挂,她内心里肯定是有着热烈的爱的,但她近乎把这份感情封印住了,即使有时流露出来,她对自己的解释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她确切地感受到了,在这之后才说的:“我想要知道爱是什么。” 但她并不是真的,对爱毫无所知。

我想,她只是需要知道,少佐那句话中给她传达的指令,和自己心中的感觉之间,隔了什么距离?是一样的东西吗?

她为什么要说,“我不知道他那时和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话呢?

先看另一个问题,“爱是什么?”吧。

假设我现在站在violet的面前,我问她,“请你想一下,我现在在想什么?”

她应该会回答:“您的指令不清楚。

...
显示全文

其实现在b站评论下就有很多做阅读理解的被称为紫学家,我是没有想当其中之一的念头。因此跳过称赞和分析这部作品的内容,我只是对女主角的问题有点感兴趣而已。

violet为什么说不能理解少佐那时说出的“我爱你”呢?

当然 violet她从出生起肯定就被当作道具在训练,其后在战争中被上佐在战争灾区收获,被当作杀人机器送给了自己的弟弟,她从一开始就是不通人性的,生于战争,根本从来没听过“爱”这个字。问题在于,看到她在战后对少佐的思念还有对绿宝石的牵挂,她内心里肯定是有着热烈的爱的,但她近乎把这份感情封印住了,即使有时流露出来,她对自己的解释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她确切地感受到了,在这之后才说的:“我想要知道爱是什么。” 但她并不是真的,对爱毫无所知。

我想,她只是需要知道,少佐那句话中给她传达的指令,和自己心中的感觉之间,隔了什么距离?是一样的东西吗?

她为什么要说,“我不知道他那时和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话呢?

先看另一个问题,“爱是什么?”吧。

假设我现在站在violet的面前,我问她,“请你想一下,我现在在想什么?”

她应该会回答:“您的指令不清楚。我没有接受过这样的训练。”或者就是“抱歉,我认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样的话吧。

“不,violet,这不是一次命令,也不是一次任务。这样说吧,假设我们现在正在战场,我是一个平民,我走到你面前,手在袋子里掏东西,请问你会怎么做?”

她可能会回答:“我会在少佐前保护他的安全并等待命令。”或者“我会直接清除你的威胁。”

“那么。violet,请问你此时又是为什么会猜出我可能会攻击呢?如果我只是想掏出一颗苹果感谢你们呢?靠的是纯粹表面的推理吗?”

爱这份人类情感,是基于共情吧,首先我们一定得先拥有情感,但是解释情感在这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暂且直接忽略这一条。首先,我们一定要能够省略言语,言语有时是传递信息的媒介,有时是传递信息的干扰。因此,对待别人说的话,要点并不是将句子拆开,动用什么术法去分析话里行间的意义,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术法的书,一座图书馆也放不下这本书的前言。话语是众多信息之中另外一个信息。再接着,为了跳过术法,直接就将别人向我们塞过来的信息转化成情感,我们要就有自私的能力。这个词之上的利益含义并不重要,也并不需要换成别的词,是的,所谓的换位思考,也是必须基于自私的能力之上的。爱脱离自私是不能存在的,把自身的肉体烧成灰烬也不能改变,爱不是自私的,爱就是自私本身。一个全然忘记自己,却将自己全部奉献出去的人,从一开始就不拥有爱。而当violet把自己从道具,变成少佐一个人的道具时,她就已经拥有了爱的能量了。然而一个人拥有了爱,为什么会困惑爱是什么呢?因为这个人还需要知道,他身边所有的人,都是有爱的,都是自私的,她不知道她把自己当作少佐一个人的道具时,少佐也把她当作唯一的薇特莉亚了。一个人不会和人进行利益的斗争,又怎么能学会自私呢?别人想要的是什么?如果不是和自己想要的是一样的东西,和这个别人又怎么能有爱呢?换位思考只是一种技巧罢了,但它并不根植在我们的灵魂之中,我们是在后天明白了,别人的自私和自己的自私是可以重叠的,我们甚至因为这样的相同就能产生爱的感觉,于是有些嗜爱成性的人,就熟练运用了这种技法。但这种重叠是欺骗性的,一个修女突破防线在侵略军眼皮底下拯救了一群小孩子而自身死于枪弹之下,是因为她在这份重叠性中把他人完全当作了自己,我们现在的文明社会愿意将其称作博爱(明显和“只属于少佐的”爱是不一样的)(想象一下如果修女觉得这些孩子最大的愿望是死在枪下她还会这么做吗?她会不会极力想扭转这些孩子和自己的想法一致呢?如果是修女自己觉得孩子死在枪下是最好的呢?)。而更多人,被快感(在另外一篇说过,我们身体内的魔鬼(非贬义))支配,为了巩固“我”的存在,他们无法拒绝重叠性,能做的一是驱逐,二是独占(“自傲”)。好,那假设violet已经明白,少佐对她和她对少佐都有自私时,她能明白什么是爱了吗?可以,但是,假设少佐还活着,他们之间能有爱情吗?不能,只有violet明白,自己的自私和少佐的自私是对等的,自己不是作为道具,而是作为和少佐一样的人类时,violet才算找到了最后的答案。(ps.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call me by your name很打动我的原因,相爱的情侣之间,用自己的名字来呼唤对方,真是太美妙的创意了吧。)

困了不想往下写了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紫罗兰永恒花园的更多剧评

推荐紫罗兰永恒花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