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和命运

aaaa
2018-02-10 看过

本文写就,有点尴尬,因为一说这个电影这个事儿,就想到了好多其他的东西。彼此一链接,各种想法充充冒了出来,到最后也很疑惑自己到底在论述一个什么命题这么起劲儿,这或许就是“内心的声音”吧。

人民需要一个对立面来使自己不焦虑不孤独,有认同感,所形成的符号文化之中,有玛丽莲之类的“荡妇”,有孔夫子的“至圣”,亦有“爱国”。这些符号文化有的粗鄙恶劣,给个体或部分人造成伤害,就如电影所体现。有的却能够促进人类的发展,一如孔夫子的“至圣”,查理•芒格的“智慧”。 国家本身就是一个符号文化,它的对立面是其他民族,其他国家,通过对其他国家的压制(心理或是其他方面),达到自己国家的心理认同感,从而从爱国心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

国家的坏处也有,譬如臭名昭著的一战二战以及更久远的其他战争,它们都是愚蠢的,对人民心理造成了破坏的。

就像评述伟人的功绩,正反统一看待,国家符号的本身,还是利大于弊。

但是对于许多因为国家活动而遭到迫害的,一如文革,焚书坑儒,都会对个体造成难以泯灭的影响,他们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国家有了阴影。一如看了这部电影,大家对于愚蠢的人类的劣根性有了阴影。

所以,虽然我客观的说,国家这个符号还是利大于弊,但是许多遭受迫害的个体由于自己悲惨遭遇不会赞同。

也就是说,有这么一个东西,大多数人受惠,少部分人遭殃。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个道德难题:火车轨道有两条,一条轨道上面绑了一个人,另一条上面绑了十个人,火车必须要过,那么走哪一条轨道呢?

你无论走哪边,都会不道德。国家这个符号就是,别的很多东西也都是在这个社会上此刻存在的制度等等。

历史和客观如果是火车,那么肯定走只绑着一个人的那条道路了。

这个问题往深了看,其实就是生存迫不得已的,不得不做的,又譬如古代的野蛮时代,有祭祀,然后发洪水了,族里的人认为是水神不满意,所以要祭祀一个族人给水神,那个人又是谁呢?这个人就是被绑在那条只有它一个人的铁轨上的人。

你看,这是理性让我们迫不得已而为之。当你在社会上如果不幸成为了那个少数,就要明白,这是理性的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要从容看待,处之而不变。我们有的时候会成为少数没办法的受害者,也其他时候有机会成为大多数收益者。毕竟现代社会没有古代祭祀那么极端,搞不好就要死,现在你这个时间不行了,往另一个机会去寻找,你要的总是会有的。

史铁生那句:“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就是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就混得好,有的人努力了可就是运气差,有的人就是被车撞,有的人就是......而且认为正是坏的衬托出好的,而且必须要有坏的,那么谁去做坏的呢,这大概就是命运了吧。

我想说的是,史铁生认识的不健全在于他的思想缺乏流动性,因为并不是一坏你就一直坏,你只是一时坏。好和坏是客观的,你没法改变,但你可以在时间的流动当中去掌握其他时间的好。

世界是公平的。就算一枚硬币抛弃然后落下,次数越多,越接近0.5的概率。你不能因为一次硬币没抛到好的便怨天尤人。用次数来修正它就可以了。当然,在此期间,平和和处事不惊的从容心态是必不可少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更多影评

推荐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