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心理动力学解读《妖猫传》

轻舞飞虫
2018-02-10 21:06:49
看过电影《妖猫传》的人,大致会从情感、美学、历史、哲学、心理等多种不同的角度去解读和欣赏它所表达的一切,以及尽自己所能去感受和理解每个角色、每个片段,可以说有多少个人看过这部电影就有多少只妖猫。
       以我之浅薄的观点来看,《妖猫传》很像是一场心理咨询。空海与白乐天有如心理咨询师,惠果就是他们的督导师,而白龙的灵魂化作的妖猫就是一个求助者,整部电影以寻找杨玉环的死亡真相为线索来找到世界上没有痛苦的无上密,实际上也是探寻白龙的创伤之源,通过修复和接纳而达到心理疗愈的过程。白龙的复仇之路就是一个对丧失的痛苦挣扎,他需要一个真相就好像他的痛苦需要有人能看到和能理解一样,同时也是他完成丧失所爱的哀悼过程。
      一系列离奇的连环杀人案,都是源于妖猫无处安放的愤怒,他的地毯式的复仇只为揭开贵妃死亡的真相,戳穿各种爱的谎言,同时也将自己化身妖猫的痛苦昭然于世。这就有如心理咨询里的挖伤口似的动力分析,现在的种种行为都是为了防御和避免早年间形成的某些心灵的痛苦。白龙用暴怒、用攻击来防御悲伤、绝望等难以接受的痛苦,他拼命挣扎于强烈的爱恨冲突之间,他要向世间讨回一个公道,为此不惜任何代价。 随着案件的跟进,空海和白乐天层层的剥开白龙的伤口,这就像心理咨询里面探寻来访者早年经历和童年创伤一样,之所以有现在的情感模式和人际关系以及症状或行为,都是有其早年渊源的。
       当年意气风发的白龙、丹龙以白鹤少年被贵妃杨玉环所看到时,短短的几句对话里,白龙向贵妃讲到自己是被父亲当作赌资输给师傅当儿子的,潜意识里就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愤恨,世界欠我太多,对我太坏,我怎么要也不足以平复我的悲伤,这已然在白龙心里形成了一种图式,一种情结。而贵妃同样的身世活出来的却是,对每一个帮助过自己的人都想着一点一滴的报答,我本就一无所有,我得到的就是爱。这几句话在白龙心里就像埋下了一颗种子,那种被理想之人所看到又被感同身受的理解,是他愿意用生命、用灵魂去追随和捍卫的理想爱。
      空海和白乐天对妖猫的探秘过程,有如心理咨询师对来访者的潜意识意识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咨询师以共情的方式,感同身受的去体验妖猫的痛苦,并以深层次的理解让他卸下防备,让他能看到和触碰到真实的自己。就像最后妖猫看到被丹龙找回的肉身,那种被触及灵魂的感化,整只猫一下瘫软在地上,四肢蜷缩,眼神黯淡,一句“我离开那个身体也很久了”。这就是一个活在愤怒里的人终于放下这种防御,直面和接纳自己所否认的痛苦,让所有的不甘心都化作臣服,让灵魂回归自身以得安息。
      电影有诸多画面和情节都是看点,每个角色都可以有一堆解读,每个情节都可以展开一个故事,而白龙这个故事里,空海和白乐天的对他的复仇执念赋予了诠释,让他看到自己真实的需要,体验到自己未表达的情感和没被镜映的需要,那种片片脱落的自体感,就像一个崩解的灵魂,最终慢慢拼凑起来,化作最初的白鹤。
       空海和白乐天在其中也各自得到一些自己所要的解释,就像咨询师助人也是自助一样,在体验别人的人生的过程中,获得反省和顿悟。空海明白的世界上没有痛苦的无上密其实就是贵妃娘娘早就所做到的那样,接纳现实的不完美又对美好心存希望,对自我的掌控能收放自如,不偏不倚;而白乐天也有了自己对真爱的信仰,不再执念于长恨歌里故事情节的真伪。
      心理咨询不是让人没有痛苦,而是让人清楚地理解自己的痛苦,以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更好的掌控自己,去真实的活在当下,胜任自己的生活和有价值感的存在。如同影片里抱着婴孩面对海难的母亲那样泰然和平和“看到孩子熟睡了,我就安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