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里有哪些值得玩味的细节?

愛說矣
2018-02-10 看过

人類與人造人的界線在哪裡?

(劇透)《銀翼殺手2049》是1982年的經典科幻電影《2020》之續篇,戲中有不少引人深思的、關於人性的哲學問題,貫穿了人物的動機和情節發展的動力。

《2020》的故事時間是2019年,經過再一次世界大戰造成的環境災難,倖存的人類活在污染的地球中。角色活動的舞台是困在夜雨中的洛杉磯。到《2049》的時候,環境問題更嚴重,洛杉磯靠巨大堤壩的保護才不至被洪水淹沒;動植物幾乎滅絕,普通人不知道樹的樣子;拉斯維加斯不再是綠洲而是沙漠。三十年間,舞台從罪惡都市轉變為荒土末世。

人類摧毁了自己的家園,把希望寄託於開墾太空殖民地,而艱險的開拓工作便交予「人造人」去做。很明顯後者就是「做牛做馬」的奴隸,被設定為壽命有限、沒有情感和自主意志的工具。怎料人造人竟然出現了反抗的意志,人類便派出「銀翼殺手」去追殺那些潛逃回地球的人造人叛徒。兩集電影的主角Rick和K都是銀翼殺手。人造人與人類的鬥爭不絕,致使政府一度全面禁止人造人的生產,令第一代生產商Tyrell的企業倒閉。後來企業家Wallace發明了完全順服的新型人造人,使政府撤消禁令。K就是一個新型人造人,奉命追殺其他潛逃的同類。

在人類眼中,叛逆的人造人是問題所在;但人類本身,會否才是眾多問題的真正源由?

《2020》留給影迷的謎團「Rick是否人造人?」在續集中並未得到解答,讓位給其他主題:人的本質是甚麼?人類與人造人的界線在哪裡?《2020》和《2049》之間一個關鍵事件,是Rick和人造人Rachael逃亡並產下孩子。人造人的本來設定是沒有情感,不會戀愛也不會繁殖的,因此Rachael產子被那些反人類的人造人視為奇蹟,那孩子就是其「彌賽亞」。所以孩子一出生便與父母分離,其身份被隱藏起來。在K的上司眼中,Rick的孩子是個會導致天下大亂的秘密,要除之而後快。對Wallace來說,製造有生育能力的人造人會帶來更大的利益,要把Rick的孩子找回來以研究。

但對K來說,這孩子卻是他探索自我身份的契機。孩子身份的線索和他的童年回憶重叠,驚覺自己就是那孩子。查案變了尋根,到頭卻是荒誕劇。K找到Rick,未及相認便遭敵襲,Rick被帶走。重傷的K被人造人叛軍所救,其首領卻告訴K,Rick只有女兒,K只是一個誤以為自己是個非凡人物的普通人造人。但叛軍首領又對失望的K說,「為正義而戰」是他可以更接近人類的方法,指示K去追殺Rick,以保密其女兒的真正身份。

難道K就這樣「反轉再反轉」地從人造人變做人再變回人造人?然而,當他誤認為自己是Rick的孩子時,已經產生了強烈的人類情感。雖然他的童年回憶是虛構的,但人類的記憶本來就是虛實相構,而他的出廠後的經歷和感情都難以一筆勾消。《2020》的大反派Roy其實也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相比Wallace這些自私而無情的人類,情感豐富的人造人更有「人性」。那麼人和人造人之間的界線,以及「人性」的定義,便變得模糊起來。

有說情感只是行為表現,而非心靈的證據。那麼真正使人造人跨越界限的,不如說是對人類之叛逆,因為反抗意味著自主意識。而K的抗爭比那些人造人叛軍更徹底。在得悉自己到底不是人之後,K並無按叛軍領袖的指示為「正義」去殺Rick,反而捨命營救,讓他和女兒團聚。K這「對反叛之反叛」體現了比「成為人類」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他貫徹他的意志和選擇去做正確的事情,造就了他獨一無二的存在意義。

現實裡,沒有K這樣的人造人,所以我們也不知道若世界上真的有人造人,他們會否有自己的情感和意志。不如說,人造人這種虛構的角色是對現世人類的批判,以異類的視角去指出人類科技進步卻心靈腐朽,只管不斷侵略和破壞。若果人類是如此不堪,不論人造人會否變成人類一樣,其實並不重要。

原載於《時代論壇》1574期,2017年10月29日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