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关联
2018-02-09 23:13: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实我大概真该听班主任的话,偶尔写点东西了。但这么说又像是为了写而写,倒也听起来变了味儿,但好在猪肉白菜炖粉条的味道还没变。

书香门第小太爷在结尾自述道:年轻的时候我拼命得跑啊逃啊,是为了回到我的故乡,那个当年叫做北平的地方,今天我老了,我把自己的余生交给了这里,是因为这里一抬头就能看见南天门,我应该感谢你南天门,在我垂老的记忆里还有着曾经写下的一笔英勇,让我能和后代有所交代,你给了我一次新的生命让我不再苟活,让我这个拖着伤退的战士还有回忆,让我叫你一声父亲吧我的南天门,每当闭上眼睛,我都能看见我的那帮赤膊黑皮的弟兄,我常常的轻声的在梦中呼唤着你们的名字,看着你们像亲人一样走过我的身边,人老了,思绪就会常常飘忽,和灵魂一样。经过那样的一场恶战,我的灵魂已经没有了重量,只有思绪才会偶尔沉淀,它让我继续生活,我该回家了,猪肉白菜炖粉条子,如今是我最拿手的一道菜,我都闻到他的香味了,我的家就在这里我要回家了。

当剧末虞啸卿拖着九十多岁的身子骨再回禅达,小太爷只是远远得看着他,那个亏欠他们三十八天的人。当然还有龙团长,说他是一个外星人甚至都不为过,他疯疯癫癫了一世,咿呀唱着

...
显示全文

其实我大概真该听班主任的话,偶尔写点东西了。但这么说又像是为了写而写,倒也听起来变了味儿,但好在猪肉白菜炖粉条的味道还没变。

书香门第小太爷在结尾自述道:年轻的时候我拼命得跑啊逃啊,是为了回到我的故乡,那个当年叫做北平的地方,今天我老了,我把自己的余生交给了这里,是因为这里一抬头就能看见南天门,我应该感谢你南天门,在我垂老的记忆里还有着曾经写下的一笔英勇,让我能和后代有所交代,你给了我一次新的生命让我不再苟活,让我这个拖着伤退的战士还有回忆,让我叫你一声父亲吧我的南天门,每当闭上眼睛,我都能看见我的那帮赤膊黑皮的弟兄,我常常的轻声的在梦中呼唤着你们的名字,看着你们像亲人一样走过我的身边,人老了,思绪就会常常飘忽,和灵魂一样。经过那样的一场恶战,我的灵魂已经没有了重量,只有思绪才会偶尔沉淀,它让我继续生活,我该回家了,猪肉白菜炖粉条子,如今是我最拿手的一道菜,我都闻到他的香味了,我的家就在这里我要回家了。

当剧末虞啸卿拖着九十多岁的身子骨再回禅达,小太爷只是远远得看着他,那个亏欠他们三十八天的人。当然还有龙团长,说他是一个外星人甚至都不为过,他疯疯癫癫了一世,咿呀唱着那几折子戏,在祠堂里念叨着屈原招着所谓的魂。没人知道他真从哪来,也没人知道最后他去了哪,他说他家是招魂的,龙文章真真是把炮灰团的魂给招来了。小太爷是丢了魂的人,炖粉条一伙人都是丢了魂的人,那个名存实亡拿着裹尸布作团旗的炮灰川军团都是丢了魂的人,若不是那个闯进英国仓库被不辣打了一枪子的假团长的出现,他们最好的结局只能是苟活着,或是早该在飞机失事时候就留在了天上。就像小太爷说的,他骗了我们,他让我们有了不该有的希望,他让我们明知道是失败可还总想着胜利。冥冥中,他就是团长,哪怕他只是想过一把带兵的瘾,演一场金戈铁马的戏,他却再也出不来了。

是许久的忧怨,还是莫名而来的愧疚,或又是因为江南烟雨的惆怅,我竟在房里攥着被子蹦着泪花,我不记得多久没有这么哭过了,以至于一连串的涕泪透湿了厚厚一沓纸巾仍没有抽上一口气来。莫不是巧合要在这许久艳阳天后突来的雨天让我结束这部剧(至少近来我不敢再点开它,哪怕只听得他哀嚎般的配乐),才使得我从古藤枝桠二胡琵琶的古风中暂且脱了出来,勾起我那个曾经幼稚的从军梦。南天门给了小太爷重生的机会,而小太爷一身的贪生怕死逃避现实似乎又都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给我,我看到的小太爷似乎就是我自己,甚至我没有他一口够交流的英语。我有小太爷的病却没有小太爷的命,孟老爷子当自己永动机梦碎后便把自己砌进书墙,成天嚷着:偌大的中国竟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

书桌算是放下了,魂儿也好魄也罢,大概是真真找不回来了。如果倒退六十年,那个无奈、绝望的炮灰团的炮灰,就是你我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团长我的团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团长我的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