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 乘风破浪 6.8分

对梦想的执着

田田田田小太阳
2018-02-09 14:51:1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乘风破浪》是韩寒执导的一部文艺片。影片讲述了一位赛车手阿浪一直对父亲反对自己的赛车事业耿耿于怀,在阿浪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过程中,误入了一场奇妙的旅行,在这场旅行中,阿浪结交了一帮朋友,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新的深入的了解,也认识到了自己对父亲的误解。亭林镇是韩寒从小生活的地方,影片运用了大量的韩式幽默与韩式情怀,寄托了韩寒的情感。影片表达出来的不仅仅是父子间的亲情,而且还将各自定义的梦想与对梦想的坚持展现给观众。

影片以声画对位作为开篇,增强了影视画面的内涵和厚度,介绍接下来发生的事件引出情节。主观镜头的使用将观众带入赛场比赛的紧张氛围中,赛车的快速行驶与石头飞溅的慢镜头形成明显的对比,慢镜头将石头飞溅的瞬间清晰地呈现在观众面前,体现出阿浪赛车技术的高超。影片在赛场比赛的过程中给了四次对阿浪的特写,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坚定是阿浪对赛车的喜爱以及对自己赛车梦想的坚持,比赛结束阿浪胜利后的仰拍镜头展现出他高大的形象,他的胜利也是对他坚持梦想的一种肯定。阿浪采访时运用的是居中构图,前实后虚,对面父亲的构图是封闭式构图,带给人一种封闭、狭小的感觉,前实后虚的手法将两人之间的心里距离表现出来。

...
显示全文

《乘风破浪》是韩寒执导的一部文艺片。影片讲述了一位赛车手阿浪一直对父亲反对自己的赛车事业耿耿于怀,在阿浪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过程中,误入了一场奇妙的旅行,在这场旅行中,阿浪结交了一帮朋友,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新的深入的了解,也认识到了自己对父亲的误解。亭林镇是韩寒从小生活的地方,影片运用了大量的韩式幽默与韩式情怀,寄托了韩寒的情感。影片表达出来的不仅仅是父子间的亲情,而且还将各自定义的梦想与对梦想的坚持展现给观众。

影片以声画对位作为开篇,增强了影视画面的内涵和厚度,介绍接下来发生的事件引出情节。主观镜头的使用将观众带入赛场比赛的紧张氛围中,赛车的快速行驶与石头飞溅的慢镜头形成明显的对比,慢镜头将石头飞溅的瞬间清晰地呈现在观众面前,体现出阿浪赛车技术的高超。影片在赛场比赛的过程中给了四次对阿浪的特写,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坚定是阿浪对赛车的喜爱以及对自己赛车梦想的坚持,比赛结束阿浪胜利后的仰拍镜头展现出他高大的形象,他的胜利也是对他坚持梦想的一种肯定。阿浪采访时运用的是居中构图,前实后虚,对面父亲的构图是封闭式构图,带给人一种封闭、狭小的感觉,前实后虚的手法将两人之间的心里距离表现出来。紧接着父子俩谈话时采用了对称构图,两个人物几乎占满了整个画面,这是对父子俩间争锋相对的凸显。阿浪开车带着父亲是对父亲不支持自己的一种挑衅,也是对自己获得成功的证明,可阿浪没想到的是会发生车祸,音乐盒的声音和童声与车祸的悲壮场景形成悲与喜的视觉效果。阿浪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从小到大的经历也运用了声画对立的艺术手法,失败的前半生与轻松愉悦的音乐形成了对立的效果,回顾他的经历采用的是主观镜头,将以自身为主人公的形象呈现出来。

在他的奇妙旅行中,声画对位的使用将阿浪急于见自己母亲的心情展现出来,寄托了他对母亲的情感。影片对“挚爱”歌舞厅的牌子给了两次特写,第一次时“挚爱”闪着光亮,而第二次“挚”灭了,这象征着小花与阿正悲惨的结局。影片同样运用交叉蒙太奇,营造出紧张激烈的氛围,比如在警察追阿浪和阿正时罗力与他老婆在一起的画面,一个急促一个缓慢,节奏张弛有度,形成强烈的对比。另一个场景则是正太与小花的婚礼和六一为阿正报仇时,交叉蒙太奇常运用在追逐或营救等惊险场面。阿浪与阿正在天台聊天时,远方响起了烟花声和枪声,烟花象征着小花与阿正的婚礼,枪声象征着后来激烈的打斗场面。

“我们就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不会变的”,是阿正和六一的坚持,木木的形象隐喻了六一忠诚的形象。正太一直有他的一个英雄梦,他想成为像杜月笙一样的人。正太有他自己对梦想的坚持和他做事的坚持,他坚守着挚爱歌舞厅,坚守着正太帮,坚守着对小花的感情。黄志强给了他发财的机会,可他要的并不是大富大贵,而是对自己梦想的一种偏执,“我的梦想,歌舞厅里只唱歌,桑拿馆里就洗澡”就体现出来他的人物形象。六一太平间里对角线构图将画面分成冷和暖两种色调,而正太与阿浪所站在冷色调的位置,也暗示着他们接下来的走向及人物结局,伞预示着“散”,象征的是小花和正太的分散。

快速的推镜头将场面回归到现实,改变了的是阿浪的人物形象,是阿浪心态的转变,他开始理解他的父亲了,他重新了解了自己的身世,也开始重新了解自己的父亲。影片中的人都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而人总要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持。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乘风破浪的更多影评

推荐乘风破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