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里挥起拳头

太治
2018-02-09 13:59: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这部片时,有种比较奇异的感受,它仿佛是跟我观影而产生的经验相抵触的,它有剧情的老式套路,有一贯人物出场的优美方式,但它所展示的人物和它最终的故事走向,却有些令我不适。男一和男二终有一战,我误以为在一阵肉体的搏击和内心的挣扎后彼此会迎来精神上的和解。

事实却是,新次将建二当场击倒致死,在最后的场景里,新次缠绕着纱布独自坐着。他的怒气仿佛还在燃烧,还能嘶喊出:殺了你。

当我了解到原著是寺山修司时,才明白:这故事不是来自黑泽明,不是来自北野武,不是来自岩井俊二,它最初是由寺山修司创造的啊,就算编剧可以进行更改,可以把新世纪里类似于福岛核电站爆炸这样的事件装填进去,可是,它如何也摆脱不了寺山修司的“精神力”,即使他已离去三十五载。他的前卫、先锋、肉欲、荒诞,一旦注入其中,就必然引起观影者的不适,必会令一部分人感到新奇。

我想到:若是由园子温去导,那会是一部更为爱欲的影片,是旨意更为明确,表达更鲜明的片子。但它没有,所以它不是一部情欲片,它有欲念满满的镜头却没有在镜头下写上爱的注脚,甚至它令我感到:每一个在此做爱的人,都没有以爱的名义。

剧中三人都是被母亲“抛弃”的:新次的母亲在丈夫的自杀后把新次留在了类似福利院这样的地方,她试图摆脱“灾难”寻找新生活,这也使新次变得乖戾,性格暴躁,在一次爆发后碰到了刘辉,后者成为他精神上的导师,是如父般的存在。建二的母亲死在了异国,他们从韩国去了日本,父亲鄙视于儿子的懦弱因为他也是一个在死亡事件面前懦弱的人,无论是部下的死还是妻子的死亦或是核泄漏造成的死,那死亡的阴影都将其置于自我责难和发泄怒气的处境,所以他常殴打儿子,致使建二的性格是显而易见的隐忍懦弱,他的口吃显然是精神方面的。这也能说明,长期出于保护自我的容忍心态,建二一旦爆发,便能将对手击倒不起。芳子的母亲是新宿陪酒女,她的孩子来自不知名的某个男人。芳子厌恶母亲,出于对她职业和无父所产生的母性疏离。芳子母亲不是没有能力换份正当职业,但她没有,因为她内心里的抗拒,因为芳子来自某个毫无感情投入的男人,芳子不是抛弃了母亲而是被母亲早就远远得抛弃。在影片中没有任何对于母亲寻找芳子的说明,以至于在和“单眼”做爱后被提出承认芳子的话,芳子母亲却立马拒绝,因为芳子这个人在她心中早已不存在。

在偶然下新次和建二走向了拳击之路,新次是希望以强者的姿态战胜裕二,报复惩罚三年前裕二的叛徒行为。建二是希望通过拳击改变自己,以一个全新的人让父亲承认。

见证刘辉的原谅行为后,新次的怒火反倒高涨。这是性格与经历造成的,虽然两人在福利院完成了个人经历的接近,但从根本上来说,刘辉是如父般的:更成熟,更理性,而新次是彻头彻尾的年轻人,是有仇必报的。

刘辉对新次阐述原谅裕二的原因时,讲到:裕二有妻有子(报复他在道德上不妥);裕二给予了他物质支持并且应当会持续下去(现实层面上不便报复);自己已瘫痪,无法击倒一个能站立的人(客观事实上的清醒认识)。

刘辉已从精神上彻底放弃,反倒劝说新次放下仇恨。新次不接受,新次有自己的立场也有自己的意念:他的父亲已死,他要为这个“父亲”做他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他也对刘辉的软弱,对刘辉意志上的接受产生了强烈不满——正如父亲的软弱、逃避,以至于选择死去一样。

一个人不可能忘记仇恨,一道深深的伤疤一旦产生便会遗留一生作为唤醒仇恨的依据。新次的报复最原始,无论是从最初的大喊着去裕二的训练场这样的单刀直入,还是最后筹备良久的拳场对决,新次只有一个意志:殺了他。那句:就算在擂台殺了他也没什么关系吧。 一定不是戏言。

这世界并不是奉行以良善回报敌意的,丛林法则的以牙还牙才是正确途径,新次的戾气是可以理解的:当年求着裕二住手,他却杀心大起。况且新次这样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视兄弟情谊最重,势必不能容忍背叛,一旦自己臂膀有力,报复成熟,就必定施行。

无论是前篇末尾新次战胜对手后大喊裕二,还是后篇中战胜裕二大肆进行的嘲笑,新次都以一个孩子的情态表露出来。他可以作为一个成年人去收拾老人摔下的残食,可以给老奶奶洗澡甚至背着她的尸体出来,可以忍受网吧里客人的争吵即使观众以为他要施展那身为拳手的能力。他没有,他容忍生活的一部分,但绝不容忍另一部分。他可以作为社会上的蝼蚁,但在拳场上他必须打倒对手。

他说,在拳场上更憎恨对方的人能取得优胜。

在最后,新次一拳又一拳的击在建二身上,因为新次认为建二背叛了自己,背叛了教练,背叛了他们共同愤怒的生活。

在另一条线上,研究自杀的小组出现使整个故事出现对接的境况,完整故事线的同时,新的矛盾和意志展开。可以理解那组织者对于惠子的侵占是某种欺骗行为,他的弟弟好好活着,那自杀的机器以及念头都是自己的。当然,以抛出同理心取得信任进而性交,这伪君子的行为也分裂了他,狂热的人必然死于狂热。喷洒的鲜血是对于死亡的无聊奉献。

惠子面对建二,进行肉欲的请求。是她对新的死亡阴影做出的回应,她试图被另一个男人占据,在这一片春色中,建二却回复道:我不能与你相连。

从对新次的几副肖像画和一副背部裸体可以看出:建二与新次间有超乎于友情的情感在。当然,那副魁梧的身躯也许是建二对于自身想要变强,变成另外一个我的内心投射。这种愿望与情绪交织在一起,那他最终对于父亲的“殴打”——他已然成为一个直面内心的人,所以他选择直面他的情感,选择与新次一战。

本片贯穿始末的反对社会奉献法案是当代日本的矛盾投射,国家试图以虚伪的正义绑架国民,一部分国民对抗体制并且呼吁大众,大概是这样的。游街是有意义的。故事的源头是来自建二父亲与新次父亲。他们是自卫队上下属关系,在新次父亲出逃事件里,建二父亲是以监禁作为处罚的,这是导致建二父亲自杀的源头之一,我们可以得知:他父亲必是服兵役制度的牺牲品,他即使在加入时因为煽动蛊惑而在心头布满激情,在见证现实的残酷和自卫队的不正义以及其他种种后,产生逃离的念头可想而知,况且他还有妻有子。

故事中的异性感情基本上都是通过情欲戏表达的,然而怀抱着虚无的念头做爱,是无法让感情置于实处,人们为焦虑做爱,为寂寞做爱,为无聊做爱,还有更多的为钱做爱,唯独缺少为爱而做爱。芳子对新次投以好感的时候,新次却要为拳击而放弃做爱,因为复仇已经是比性更重要的事情了,同样也是比爱更重要的事。在芳子追逐新次归还毛巾后,芳子离去而后转身,新次只留下一个慢跑的背影。她知道,他不爱她。

当然,新次并不能失去芳子,因为芳子与他是由相似的经历而连接起来的,一个习惯失去的人,更对失去敏感,脆弱。

最终擂台之战,新次在上场前说的话正说明他知晓建二对他的情感,但新次说,我会殺了你。

建二的死正应对着新次的话,按照那个在拳场上更恨对方的人会取得优胜的“定理”,新次以满满的恨意、愤怒,最终打得建二无力回击。建二知道:自己想与新次相连的念头不会实现。

在一拳又一拳中,这些年压抑愤怒的母亲大声叫出:殺了他!新次做到了,他知道,那恨意足以干倒对方。他还知道,自己能够运用好荒野里的法则,即使预见了:在胜利后只有一片寂寞的荒野,所有人都在背向他,都在离去。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啊,荒野 后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啊,荒野 后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