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闪 躲闪 7.6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2-09 12:58:37

影片的片名来自马里沃《爱情和机遇的游戏》第三幕第六场阿赫勒甘的一句台词。本片在巴黎郊区圣-丹尼法兰西-姆赞区拍摄,演员多是非职业演员。“躲闪”一词正好说明克里默和莉迪亚目前的状态,他们和对方在“躲闪”,对自己也是在“躲闪”。导演在刻画这个状态时,非常幽默,也使情节充满了张力,这是一些有血有肉的人物,情感十分丰富,在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这种躲闪完全在情理之中。

导演阿布德拉迪夫·柯西世不是把郊区文化简单地归结为犯罪、吸毒、文化冲突等。法国的“第三代导演”祖辈或父辈都是来自北非国家,不再把注意力放在移民、种族冲突和身份差异上,而是认真细腻地反映这些移民的真实生活。柯西世像一位社会学家,他采用各种政治手段研究个案,从受害者的角度来审视警察的武断行为。我们从莉迪亚、克里默及其朋友身上,可以看到幸福在延续,也可以从克里默和其他男孩子的眼中,看到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有多么困难。导演柯西世使用的几乎全部都是非职业演员,他把剧本处理得轻松流畅,让演员反应快速直接,使人深刻认识到马里沃带给人们的信息:“躲闪”就是爱情和机遇的一种游戏。柯西世要求主要角色之间保持紧密联系,但不要滑入浪漫主义:他们始

...
显示全文

影片的片名来自马里沃《爱情和机遇的游戏》第三幕第六场阿赫勒甘的一句台词。本片在巴黎郊区圣-丹尼法兰西-姆赞区拍摄,演员多是非职业演员。“躲闪”一词正好说明克里默和莉迪亚目前的状态,他们和对方在“躲闪”,对自己也是在“躲闪”。导演在刻画这个状态时,非常幽默,也使情节充满了张力,这是一些有血有肉的人物,情感十分丰富,在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这种躲闪完全在情理之中。

导演阿布德拉迪夫·柯西世不是把郊区文化简单地归结为犯罪、吸毒、文化冲突等。法国的“第三代导演”祖辈或父辈都是来自北非国家,不再把注意力放在移民、种族冲突和身份差异上,而是认真细腻地反映这些移民的真实生活。柯西世像一位社会学家,他采用各种政治手段研究个案,从受害者的角度来审视警察的武断行为。我们从莉迪亚、克里默及其朋友身上,可以看到幸福在延续,也可以从克里默和其他男孩子的眼中,看到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有多么困难。导演柯西世使用的几乎全部都是非职业演员,他把剧本处理得轻松流畅,让演员反应快速直接,使人深刻认识到马里沃带给人们的信息:“躲闪”就是爱情和机遇的一种游戏。柯西世要求主要角色之间保持紧密联系,但不要滑入浪漫主义:他们始终是最好的伙伴,但朋友之间也有不信任,不理解,也存在着严重的意见分歧。然而,这个集体还是团结的,他们的行动都遵从严格的规定,行为规范是非常明确的。

柯西世在语言方面非常讲究,虽然演员在背诵马里沃台词的时候,不是标准的巴黎音调,而是北非人说的巴黎郊区法语,但是这些细微差别别有一种味道,听起来更加有趣。艺术能够解放人民的思想,人们可以进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中来,一种新的生活似乎就在眼前,唾手可得。艺术可以教人认识自身,要想摆脱贫困,生活变得富有,成为世人尊敬的知名人物,艺术也可以为孩子们打开一扇大门,克里默心中似乎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克里默说服好朋友拉希德,把阿赫勒甘的角色让给他,让他可以和莉迪亚同台表演。马里沃的台词似乎是为他写的,他的动作完全不像过去那么笨手笨脚了,简直变成了另一个人。几年来,克里默根本不读书,整天和他的伙伴们在街上游荡,现在必须把马里沃写的大量台词全部背下来,而且还要充满激情地说出来,对于他来说真是一个巨大考验,但他认识到,书中不仅有黄金屋,也有美女颜如玉。对莉迪亚的爱让他疯狂,那些不敢对莉迪亚说的话,马里沃的台词能够替他说。可是,他在向莉迪亚表白了自己的爱慕之情以后,姑娘显得非常困惑,犹豫不决,不能作出决定……

我们应该用一种新的目光投向城市周边的郊区,“郊区电影”已经成为一种门类,一个类型。《躲闪》从成见和偏见中腾空而起,展示出另一种社会景象。在当今信仰危机笼罩下的法国,人们往往戴着有色眼镜,只看到郊区的阴暗面和不安定的局面。除非是瞎子,任何人都可以在柯西世的影片中,看到一曲充满美好情感的赛纳省圣·丹尼的颂歌,一出1980年代完全超越时空的社会喜剧。《躲闪》的力量不在某种对郊区的重新评价里,而是在一种平行的发掘之中。柯西世给我们描绘的巴黎郊区不是没有时代感的空泛景物,而是深深地扎根于那个时代;不是文化沙漠,而是有一种充满活力和希望的地缘文化。马迪悦·卡索维茨描述巴黎郊区暴力和动乱的影片《仇恨》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柯西世又从另一个侧面,介绍了居住在这里的移民生活。导演并不回避警察与居民的冲突,但他是以双方缺乏理解和沟通的角度处理这一现实问题。警察怀疑这里有毒品交易和暴力倾向,但他们的突击检查一无所获。柯西世把半开的暴力大门,及时关闭,不让它继续升级,很恰当地把握好了处理这一问题的分寸感。

假如一定要给柯西世加一个政治标签,那还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还是不愿意正视最根本的东西:人道。至于人道是不是也属于政治范畴,还是让阿里斯多德的门徒去评判吧。《躲闪》是一部艺术电影,摄影机准确地给人们展示了一条人物画廊,并邀请人们去旅行。这里有克里默的旅行,他的卧室里贴满了帆船的水彩画。也有莉迪亚的旅行,她要穿着18世纪的长裙到马里沃的世界里漫步,也要到巴黎郊区去远足,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听听那里人说的我们并不熟悉的语言。影片开始时,孩子们来来往往,他们在交谈着,说话极快,声音极大,可是,人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这无疑是导演故意安排的,他让人们走进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世界。顿时人们似乎穿越了一扇“隔离”保险门,进入了一个反现实的真实中。柯西世是一位耐心的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文化工作者,他热情地邀请人们去旅游,并且充当人们的向导。他要带领人们走一条艺术之路,通过马里沃的语言和文化,来认识陌生的巴黎郊区。柯西世不像电视节目那样,只用所谓标准法语介绍世界各地的风俗习惯,他让观众直接接触这种急速旋转的语言,这种特殊的法语,不仅语法、构词和语音语调不同,而且糅进了很多从阿拉伯语衍生出来的新词,这种郊区法语俨然就是一种方言土语,人们听了也许会发笑,但这种语言特色着实让人入迷,确实别有一番风味。语言是运载文化的工具,文化不同,运载工具各异,移民文化与欧洲的传统文化千差万别,产生冲突在所难免,而且这种冲突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冲突的解决就是进步,就会促进民族融合,要想完全消灭这类差别,彻底消除文化差异,那是天方夜谭,永远不可能实现。如果全世界实现了所谓的一体化,只有一种文化,只说同一种语言,不是简单的英语,就是那种人造的“世界语”,试想一下,那样的世界将是多么简单无聊枯燥。

导演柯西世选择马里沃的著名喜剧《爱情和机遇的游戏》作为本片的经络,把真实的故事情节和原剧剧情的情节连接在一起。马里沃喜剧在影片中以象征的形式与本片具体情节平行展开。导演带给观众的信息是一个普及性的问题,语言以化妆的方法为真实服务,是一个认同的符号,对白和即兴创作构成了影片的主轴。莉迪亚从她的母语过渡到马里沃语言轻松自然,失去了她原来的语音语调,这就抓住了很多人物,使他们变得十分自信。马加丽拒绝流眼泪,但她的嘴已经说出了她的困惑和不知所措。听到法语老师把马里沃和她的学生们联系在一起,提出使用词汇的问题,充分反映出这位教师认真的教学态度。我们从克里默身上最容易发现不同语言水平的相互渗透,这一现象一直影响到他的名字的叫法,人们在不同语言之间跳来跳去,不同的人对他有不同叫法。这些不同称呼也就暴露出了称呼着与被称呼着之间的不同关系。起初,从他家里走到街上,你可以听到清一色的方言土语。然而,当他穿上剧中人阿赫勒甘的服装之后,正规法语和他的家乡话交相呼应。而到了舞台上,那又是标准法语的一统天下。他的角色是他向朋友买来的,这个角色也不适合他,这就使得他在自己的家乡变成了一个外国人。但是,语言是一种工具,它能够帮助他达到目的,但是这种语言最后却背叛了他,当他单独和莉迪亚排练的时候,他把马里沃的台词改变了,不是原来书中他向丽赛特建议:“把你的嘴和我的嘴连在一起。”而是他向莉迪亚承认自己急切地渴望“让我的嘴和你的嘴连在一起”。当然,莉迪亚“躲闪”了,丽赛特也“躲闪”了。假如这一切的结果仅仅是讲述一个失望的爱情故事的借口,那也是十分精彩的。

马里沃在谈到他这部作品时写道:“在我的剧中,有的时候,两个情人不知道他们之间已经萌生了爱情,有的时候,他们要把感觉到的爱情隐藏起来,有的时候,他们不敢向对方表白自己的爱情,有的时候,爱情刚刚萌生,但自己似乎还不相信,他们在窥探自己的心灵,然后才让爱情长出翅膀。”

克里默和莉迪亚都在躲闪,他们处于爱情的哪个阶段呢?生活像春蚕一样,从里到外日夜不停地编织着纵横交替的网络,到头来把自己关在蚕茧里面,心中的秘密也在其中。影片在一种令人感到意外的氛围中展开着,人物之间的语言交流,言辞虽然激烈,态度却十分温柔,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知道,幸福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在一个表面上看来温馨和睦的小区里,每家都有各自的苦恼;有的经济拮据;有的父亲不在,被监禁或者身在异乡,靠着母亲的辛劳,勉强度日。然而家有家法村有村规,每个人都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和公约,尽量过好自己的生活。小区在准备节日庆祝活动,在那些对生活感到失望的人眼里,节日终归会给他们带来一缕阳光。通向幸福结局的道路,都要经过怀疑、辛劳和烦恼。只要看一看马里沃的喜剧排演,就可以看到这些年轻人的热情和认真,他们对集体事业的投入,老师的辛苦和聪明智慧。克里默也要登台表演了,他穿着阿赫勒甘的漂亮服装,神采奕奕。每个人都希望他演出成功,生活幸福。

柯西世带给我们的信息是,艺术会给人类的生活打上不可磨灭的烙印。片中法语教师带着这个信念,把马里沃带进了教室,带进了小区,做成了一件看似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知道,当人们在戏中扮演一个与自己日常生活完全不同的角色时,他的思想必然要受到角色的影响和启发,自身的文化和传统的根基,也会在角色中体现出来。穷人演绎富人,富人扮演穷人,都会体会到对方的苦与乐,人们通过演戏,会使自己的精神升华。人们在塑造角色的同时,角色也在不同程度上在塑造演绎角色的人。在不知不觉之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随着时光流逝,物换星移,人们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都会发生巨大变化。如果没有这位女教师的不懈努力,谁能想到在一个移民聚集区里,孩子们能够对18世纪的马里沃产生如此大的热情呢?克里默和莉迪亚的故事告诉人们,每个人都能够找到通往爱情的幸福之路,但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偶然的机遇上,必须经历痛苦的磨练和聪明的奋争,才能达到理想的目的。这就是耶稣的弟子们称为的“帕斯卡尔小道”。在这条小路上,生命是从死亡的脱胎变化中诞生的。当然,没有驾船的摆渡人,人们也无法到达生命的彼岸。这里的驾船摆渡人,就是令人尊敬的法语老师。她以无穷的智慧和勇气,信心十足地带领一群少年,投入到这项难以想象的诱人计划中,而且最后获得了巨大成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躲闪的更多影评

推荐躲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