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假的,崩壞也沒關係。

Rong
2018-02-08 22:09:5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這是一部可以慢慢回味的電影。

於我而言。

從追逐到銷毀,然後再出走,她的內心是不停的推翻又再推翻。

她深知,手段越是決絕,其實內心也只是正在死命逃亡罷了。

所以她寧願自己一個人在車裡自我對話,自我破碎,也不願意給任何人有趁虛而入的機會。

或者,她已經對看起來美好卻不實的東西,有了抵抗力。

這跟她彈琴很像。

就算被眾人所欣賞,她依舊只想做到能否與曲相融相呼應。

若是不能,寧願不彈,也不想再去迎合。

或者說,她受夠了。

自己長久以來的麻木不仁。

只是此前,她只是忍受著。

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她只是活在自己的幻想裡。

她蒙蔽她自己。

直到當她發現,她要的不過只是她自己的幻想時,她受夠了。

她受夠了她的聖地,原來只是一場笑話。

原來只是一個可以讓誰躲在其中耍無賴的地方。

所以她對他說:15年已經不錯了。

我也覺得是。

當她冷靜的說著他的外遇,他只是說:原來是這件事啊。

最後還對她說了我愛你。

我明白她沖門而出的感受。

這不是一件表面冷靜可以解決的事。他若不能明白她內心是何其湧動,那麼

...
显示全文

這是一部可以慢慢回味的電影。

於我而言。

從追逐到銷毀,然後再出走,她的內心是不停的推翻又再推翻。

她深知,手段越是決絕,其實內心也只是正在死命逃亡罷了。

所以她寧願自己一個人在車裡自我對話,自我破碎,也不願意給任何人有趁虛而入的機會。

或者,她已經對看起來美好卻不實的東西,有了抵抗力。

這跟她彈琴很像。

就算被眾人所欣賞,她依舊只想做到能否與曲相融相呼應。

若是不能,寧願不彈,也不想再去迎合。

或者說,她受夠了。

自己長久以來的麻木不仁。

只是此前,她只是忍受著。

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她只是活在自己的幻想裡。

她蒙蔽她自己。

直到當她發現,她要的不過只是她自己的幻想時,她受夠了。

她受夠了她的聖地,原來只是一場笑話。

原來只是一個可以讓誰躲在其中耍無賴的地方。

所以她對他說:15年已經不錯了。

我也覺得是。

當她冷靜的說著他的外遇,他只是說:原來是這件事啊。

最後還對她說了我愛你。

我明白她沖門而出的感受。

這不是一件表面冷靜可以解決的事。他若不能明白她內心是何其湧動,那麼這15年,也不過就是一種形式而已。

所以當他問:這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嗎?

她說:不是,現在的我就是那樣,只會說不。

這不是氣話。

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結束這虛假的一切。縱使是她自己建立起來的。

她相信,她依舊可以坐在周圍滿是人的餐廳裡,一個人剝雞蛋,吃早餐。

她似乎明白了什麼。

她跟喬治說:看著我的眼睛,我賣掉了自己的公寓。

喬治:是嗎?妳確定妳沒有衝動幹傻事?而不是因為妳在花園看到的那一幕?

她回答:我倒不在乎那個。我什麼都沒看見……也不是,我看見你了。

她看見他,其實是看見自己的另一種可能。

我一直以為他們之間有另一條感情線。

但是,原是我慣有的設想而已。

忘了是在看了第幾遍以後,我才明白,他們之間不可能,也許是因為她不願意再當一個可以被無盡依賴的對象。

就算被訴說思念,依戀……她懂,那至少不是愛情。

在她的婚姻崩壞以後,多餘的、不必要的,在她心裡逐漸剝落、凋零。

就像當她賣掉她的鋼琴以後,仰慕她的音樂者問:妳不再彈琴了嗎?

她說:當然還彈。

追問:那為什麼要賣掉鋼琴?

她:我可以用其他的琴,甚至是不用琴啊。

於是在母親的房子裡,或坐或站或臥,她獨自一人,閉上眼睛,默默在心裡譜著曲子,聽著曲子。

然後在朋友面前,彈奏。

她們聽得懂嗎?

她兀自的微笑。

然後,她緊緊的握著手中的五線譜,快步起跑。

她更加確定,離開是她唯一需要做的事。

一路上,她丟棄舊的,買新的。

剪掉頭髮。

然而,當她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氣喘吁吁的,她明白,她還有很長的路要前進。

她仍需要進一步了解自己,或者,療癒自己。

她知道,她的身上還有舊有的模式存在。

因而午夜夢迴,她仍舊會被自己驚醒。

就算身旁睡著另一個人。

我很喜歡導演在這裡的拍攝手法,沒有過多的口頭語言贅飾,只是簡簡單單拍著人物之間的肢體語言。

拍著她自己一步一路,一種自我探索。

這比任何一種文字都強而有力。

尤其她把最後一包東西都轉送給別人那一幕,如能感同身受,是能明白她的決心。

要知道自己是誰的那種決心。

喬治問:妳時常感到孤獨八?

她:是呀,非常孤獨,有時候我真的感覺害怕,很想哭。看來我的內心是脆弱的。我覺得很難得到幸福。

這就是她的真相。

她苦苦尋覓的,就是這個令她自己都難以忍受的真相。

這是壞消息,同時,也是最好的消息。

看見真相,所有的迷霧都會散去。

既然知道自己的內心是脆弱的,那就想辦法讓它強壯起來。

我想,繼續孤獨是其中之一。

所以我突然就明白,為什麼當她看見她的父親會逃跑的那一幕。

因為,她對她父親還有依賴,還有訴求。

她的父親,也是一個渴望愛的人。

但是,沒有人懂愛到底是什麼。

故,她父親便寄望於任何美食填補自己心底的空缺。

貌似享受人生,實則也是另一種逃亡。

在與父親幾段對話下來,她也許也意會了什麼。

她跟父親說:你去我租的那個房子住八,你見過八?

父親立馬回她:不行,我討厭那個房子。透過那個窗子我感覺看到的世界,令我很不舒服。

她追問:那你在尋求什麼呢?

父親仍舊不想正面回答,只是說:沒什麼,寶貝。

臨送父親前,她摸了父親的臉。

父親詫異。

她選擇尊重他的逃避,畢竟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宰者,決定要有什麼樣的結局,都得自行丈量。

她只是想為自己做出自己要的決定便可。

所以她回到可以看見世界的房子,繼續旅程。

結尾,也用了她在此之前譜過的曲子。

俐落流暢,帶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悲傷。

可一一擊落虛假,還原真實。

這電影說的哪裡是背叛?

分明說著如果是假的,那就盡情崩壞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玛利亚别墅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玛利亚别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