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为榜2说句话

书生
2018-02-08 17:43:5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许多人因为最后两集对榜2有很大意见,所以忍不住把自己在讨论区发的评论搬过来。

看了很多帖,有赞同的,但没有完全合心意的,中毒太深,忍不住发帖。这是我在豆瓣发的第2篇剧评,有点乱。

萧平旌自幼受教于瑯琊阁,有的人说他从公子哥转变为大将军太突兀,剧情不合理,我对这一点不认同。剧中提到,长林王、世子经常考较平旌“功课”,尤其是世子,这些“功课”都是军务方面的,涉及一部份与军务有关的政务,世子也很满意,这说明平旌理论知识丰富。当然,若只限纸上谈兵,平旌当将军仍然难以服众。剧中还提到,平旌在世子还在世时,就已经上过两次战场,并且建议也常被世子采纳。世子不在后,平旌在边境历练一年,才被封怀化将军,担任甘州营主将,又过了一年,长林王才将统帅边境大军的长林军令交给他。剧中没有详细展开平旌在边境如何治军,但应该干得不错。可能剧组担心宁关大战将萧平旌的军事才能拔的太高,让观众一时接受不了,又安排了平旌得老阁主之助,算出日食之期,可谓占了天时,有备对无备,这样萧平旌的军事才能应该不算突兀了吧?

有的人说49集密道逃生这是卖情怀,没有书中乾天院逃生合情理,卖情怀我赞同,但书中安排,若细究,

...
显示全文

许多人因为最后两集对榜2有很大意见,所以忍不住把自己在讨论区发的评论搬过来。

看了很多帖,有赞同的,但没有完全合心意的,中毒太深,忍不住发帖。这是我在豆瓣发的第2篇剧评,有点乱。

萧平旌自幼受教于瑯琊阁,有的人说他从公子哥转变为大将军太突兀,剧情不合理,我对这一点不认同。剧中提到,长林王、世子经常考较平旌“功课”,尤其是世子,这些“功课”都是军务方面的,涉及一部份与军务有关的政务,世子也很满意,这说明平旌理论知识丰富。当然,若只限纸上谈兵,平旌当将军仍然难以服众。剧中还提到,平旌在世子还在世时,就已经上过两次战场,并且建议也常被世子采纳。世子不在后,平旌在边境历练一年,才被封怀化将军,担任甘州营主将,又过了一年,长林王才将统帅边境大军的长林军令交给他。剧中没有详细展开平旌在边境如何治军,但应该干得不错。可能剧组担心宁关大战将萧平旌的军事才能拔的太高,让观众一时接受不了,又安排了平旌得老阁主之助,算出日食之期,可谓占了天时,有备对无备,这样萧平旌的军事才能应该不算突兀了吧?

有的人说49集密道逃生这是卖情怀,没有书中乾天院逃生合情理,卖情怀我赞同,但书中安排,若细究,也不尽合情理。书中提到给元时抹的药膏中混了一味香,萧元启的人就是凭此追踪到鸽房的,但金陵城这么大,人又这么多,这味道要是太浓,早就应该发现,不至于等到鸽房,这味道要是淡,空气中异味繁杂,人的鼻子得多灵,才能追踪到,假设有特殊训练的狗,可以追踪,那还不如剧中萧元启在鸽房外有人手监视,这样简单直接,同样是bug(萧平旌说“萧元启绝对想不到”),剧中反而没有那么繁琐。剧中萧平旌是有意去长林王府,有的帖子分析说,说萧平旌是临时起意,这点我不同意,只是没有交待清楚,是在中伏前想到要去密道,还是临时想起来的,这确是个bug。当然,也不是不能自圆其说,假设一下,这是帮它自圆其说的版本,萧平旌原本就打算先去鸽房(瑯琊阁一向不问朝堂之事,不引人注意),再去密道(世上无人知此密道,苏宅又空置多年),通过苏宅逃出包围圈。顺便说一下,荀安如跳楼那一段,剧组可能想升华人物的同时给平旌他们救人提供机会,但这就太巧合了,这确是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bug。

书中逃到乾天院虽然有可能是萧元启“绝对想不到的地方”,但依靠香味追踪太玄幻了,萧元启的巡防营还有什么用?大街上都没人吗?逃到苏宅有人看见,逃到乾天院就没人看见了,安排香味实属没必要。说什么机关被破坏打不开,坚持到了大军攻入城中,唉,如果电视剧中安排直接跑到苏宅密道中躲起来而不是去长林王府,根剧榜1,苏宅密道很难被发现,萧元启就是料到密室 ,一时也发现不了,同样也可以破坏机关,等待攻城,再加上荀飞盏也可以挡一下,应该也挺合理的。

关于第49集比武与第50集比武,我倒真心觉得没什么问题。元启与飞盏比武,已经料到有密道,士兵已经去找了,这对于一心想证明自己的元启来说,这是个好机会,从他们的对话中不难看出,荀飞盏对于萧元启的轻视,认为自己可以手刃仇人,一开始也确实是吊打萧元启,但萧元启正是利用了飞盏的轻视,突然用出了墨淄侯所教的绝招金乌水月(有人叫这招“影分身术”,不像武术挺像忍术的名字,私以为“移形换影”这个名字也挺好哈),出其不意,飞盏大意失荆州,才败在了元启的手上,元启本来确实是想杀他的,但密室正好打开,从后面看,元启应该是想裹挟他为人质,才没有杀他,只是将他交给了狄明,这为狄明反水、飞盏获救做了铺垫,但这一点又太巧了,他手下那么多人,为什么要交给狄明呢?

元启与平旌比武,也不是不能理解,此时元启已经军心涣散、一败涂地了,他不过是想像对付荀飞盏一样也对平旌来个出其不意,只不过正义必胜,关键时刻主角光环护体(其时,如果平旌挡那一剑的不是梅长苏的手环,可能就不会那么觉得了),险胜元启。

说元启武功低微,竟然能伤荀飞盏,能与萧平旌不相上下、打个平手(在金乌水月使出之前),这样安排是bug的,我觉得忽视了墨淄侯曾经说过元启根基不错,只是缺乏经验以及名师教导以及墨淄侯教他武功,他练了好几年的剧情。

说萧平旌与萧元启朝堂辩论,平旌台词压不住元启的(这里吐槽一下,刘昊然没有将萧平旌的气势完全带出来),是跑偏了。平旌若是为了耀武扬威,直接让人一拥而上将元启杀了就是,何必废话?!平旌亲自去见元启,还与元启说那么多话,其实跟荀安如拿者簪子去跳楼,跳楼前还与元启说那么多话是一样的,不过是念着旧情,知道元启犯的是必死之罪,希望元启在死之前能够有所醒悟、忏悔。

平旌与元启的对话,有的帖子说,元启的话压制住了平旌,这话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元启说萧元时无能,说萧元时能坐上皇位靠的是大义名分,说自己才能不比萧元时差,说萧元时未来不可期,这些不是台词的问题,因为这些是事实,所以, 萧平旌无法强辩。但有一点,他萧元启无法狡辩,萧平旌也get到了,萧元启通敌叛国、刺杀朝臣,以十州百姓为进阶之梯,萧元时的未来固不可期,现在的萧元启更没资格做皇帝。可惜,萧元启最后也没有悔意。

说到萧平旌不愿留朝,执意辞朝出京,有说萧平旌不顾皇帝、不顾朝局,与家国大义相背,也有说平旌出京是为了林奚。说这些话的人,如果愿意替平旌设身处地想一下应该能够明白,平旌出京不单单是为了避嫌,为了以后朝臣乃至皇帝(倘若皇帝因政变一事心性大改的话)的猜忌,而是他发现自己真的不能适应金陵朝局,他放不下家国天下,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家国天下,他不愿再走父兄走过的路,他要走自己的路。萧平旌在瑯琊阁长大,无拘无束、坦荡赤诚已成为了刻在了他骨子里的东西,就算后来发生得一切,使他学会必须内敛,但长久以来养成的性子哪有那么容易改变的。如果说长林王府的没落是压垮萧元启的最后一根稻草,使他最后倒向了墨淄侯,做出了通敌叛国的事情,那么在大殿之上看见自己的故友被捅成马蜂窝,应该是让他下定决心离开金陵的最后一件事(他并不是想为萧元启求情,只是觉得应该依法处置,也可能念着故旧之情,不愿意旧友在自己的面前被处决),从小以善念教导长大下的他,恐怕永远都无法理解(不是不懂,是不理解)权力下的血腥,这与保家卫国完全不同。

看到一个帖子关于萧平旌辞朝出京这段分析的很好,现在,经过原作者同意,转载过来“ 其实看平旌最后一集的话,你说的“跟姑娘远走高飞去民间过小日子”等等就是平旌的本心啊~他的确是不想活得像大哥一样,时时背负所有。但如果国有需要他还会回去的,这也是他在兄长墓前想告知的话。 这就是平旌不同于他父兄的地方。他的父兄尽忠职守会为朝堂鞠躬尽瘁,平旌却不会这样(他也曾经想如他父兄一样)。也就如你所说的,平旌不喜欢,志不在此,而且不愿忍受。在我的眼里,这部剧里平旌的人设一直是如此,从来就没有达到像老王爷和平章一样为大梁无保留奉献的高度。也就是说,平旌他本就不在神坛上。 而这并不是说平旌就没有长林风骨。他的风骨体现在,即使处江湖之远仍会忧国忧君。国有危难他会挺身而出,其它时候他便逍遥江湖,这不恰恰是不恋栈权位,随本心而行吗?他的本心有江湖逍遥,也有护国为民。 庭生和其他人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们看见平旌勉强自己背负曾经兄长的重担都会心疼,因为这是平旌没有放过自己的表现。平旌觉得兄长为自己而死,那自己就应该还大家一个平章,他开始逼自己像平章一样活,这绝不是平章牺牲的初衷,而是平旌自己走入的迷障。最后平旌醒悟过来,把过去的人放在心底,而他压抑不住的本性变让它释放,该尽责时绝不含糊,但也活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成长。 ”

说到萧平旌与林奚的爱情,之前看到很多帖子对萧平旌在瑯琊山上对林奚说“对不起”耿耿于怀、大肆批驳,更有情绪激动,要替林奚打萧平旌一把掌的。我曾在相关帖子下留言,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部分观众代入感过甚,还被批咄咄逼人。其时,我觉得萧平旌与林奚的爱情很美好,相爱容易相知难,人生得一知己,夫(妇)复何求。那声“对不起”,就是简单的在没有事先知会林奚的情况下(虽然林奚很有默契),利用婚事试探了一下萧元启后道个歉,全剧明明充满了现代思想,非说什么事关女孩子名节道个歉太简单还不转身没诚意,又说林奚伤心什么的,张慧雯可能没有把情绪表现的特别分明,但绝对没有伤心、生什么气,给人的感觉是有一点小失落,紧接后面的剧情,是替平旌不值,为平旌心疼。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