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峰 双峰 8.5分

大卫·奥尔巴赫:《〈双峰〉大结局:一套关于库珀、劳拉、戴安和朱迪的理论》(2017)

陈荣钢
2018-02-08 17:36:5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双峰》大结局:一种关于库珀、劳拉、戴安和朱迪的理论 TWIN PEAKS FINALE: A THEORY OF COOPER, LAURA, DIANE, AND JUDY

作者:大卫·奥尔巴赫(David Auerbach) 译者:陈荣钢

我认为《双峰》(第三季)的立意远比前作深远。首映前,我写文章谈过《双峰》(第三季)的作用:“我期待新一季的主题是‘双峰’——不是‘双峰镇’,而是这部剧本身。新一季将围绕前作展开,而不仅仅是剧情的继续。”

尽管如此,我之前还是期待新一季《双峰》的结局比它看起来的更闭合些。哪怕我确信《双峰》的结局更接近《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2007)而不是它的前作,我仍然认为弗罗斯特的参与和长达18小时素材的组织工作需要某种叙事弧(narrative arc)来作为一种组织原则。

直到最后一集我才意识到一件非常不安的事,《双峰》中有林奇其它作品完全没有的东西。即使是我最喜欢的林奇的三部作品——《橡皮头》(Eraserhead,1977)、《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ive,2001)和《内陆帝国》也没有像《双峰》第三季最后

...
显示全文

《双峰》大结局:一种关于库珀、劳拉、戴安和朱迪的理论 TWIN PEAKS FINALE: A THEORY OF COOPER, LAURA, DIANE, AND JUDY

作者:大卫·奥尔巴赫(David Auerbach) 译者:陈荣钢

我认为《双峰》(第三季)的立意远比前作深远。首映前,我写文章谈过《双峰》(第三季)的作用:“我期待新一季的主题是‘双峰’——不是‘双峰镇’,而是这部剧本身。新一季将围绕前作展开,而不仅仅是剧情的继续。”

尽管如此,我之前还是期待新一季《双峰》的结局比它看起来的更闭合些。哪怕我确信《双峰》的结局更接近《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2007)而不是它的前作,我仍然认为弗罗斯特的参与和长达18小时素材的组织工作需要某种叙事弧(narrative arc)来作为一种组织原则。

直到最后一集我才意识到一件非常不安的事,《双峰》中有林奇其它作品完全没有的东西。即使是我最喜欢的林奇的三部作品——《橡皮头》(Eraserhead,1977)、《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ive,2001)和《内陆帝国》也没有像《双峰》第三季最后一集那样打动我,前者这些作品的审美体验大于情感体验

The Curtain Call

在没有任何明确理由或叙事的前提下,创造出无所不包的恐惧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尤其在表现库珀(Cooper)和戴安(Diane)“爱情”的场景中,它如此强而有力。我的观点受到一篇文章的启发,这篇文章着重认为,第18集中的另一个世界由朱迪(Judy)这个消极的实体创造,而“白域”本身是为朱迪设下的陷阱。构成第18集的潜在材料是我的最爱。此种解释表明最后一集中蕴含的特殊而无法抗拒的悲情,包括库珀和戴安之间离奇而令人不安的做爱场景。

记住下面这些事:

(A)“分身”(Doppelgänger)或鲍勃(Bob)都不是本季的主要敌人,朱迪才是; (B)朱迪是核试验产生的怪物,或是“母亲”、跳动的男人、角虫的符号、查尔冯/特雷蒙德一家(the Chalfonts/Tremonds)、莎拉·帕尔默(Sarah Palmer); (C)戈登·科尔(Gordon Cole)、加兰·布里格斯上校(Major Garland Briggs)和库珀和菲利普·杰弗里斯(Philip Jeffries)、麦克(Mike)合作,制定了一项针对朱迪的长期计划; (D)《双峰》(第三季)有一个对称结构。例如库珀进入道吉(Dougie)的状态2.5小时,醒来后又有2.5小时; (E)包括朱迪在内的“黑域”(Black Lodge)“造物”受痛苦和遗憾吸引,并消耗它们。这些东西又被称作“Garmonbozia”; (F)电和火一样,是一种基础能量。

Electricity

这是我对"朱迪计划" 以及与之相关的可怕代价的最佳猜测。这些不一定是绝对的,只是我觉得这些有吸引力的东西接近林奇创作之前脑海中所设想的内容。

"You're far away."

“灭火者”(巨人,The Fireman)在开篇一幕告诉库珀:

它现在在我们的房子里。

“它”指朱迪和其他“黑域”住客。“灭火者”从未这样严肃过。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糟糕的事,必须采取措施。

然后他给了库珀三个提示:

(A)430(距离进入另一个现实入口的英里数); (B)理查德(Richard)和琳达(Linda)(即库珀和戴安的替代性自我); (C)“一石两鸟”(库珀的计划)

这个场景的时间安排模棱两可,它可能发生在第15集库珀觉醒时。更重要的是,库珀在那之后还记得它,并且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The Bomb

陷阱需要三个要素:

笼子(The Cage):由“白域”创造的袖珍梦想世界,里面有敖德萨(Odessa)、德州和双峰镇; 诱饵(The Lure):库珀和戴安; 爆炸物(The Bomb):劳拉·帕尔默(Laura Palmer)

"It's slippery in here."

“旅行中介”菲利普·杰弗里斯陪同库珀在劳拉·帕尔默去世当晚回到她的身边。库珀用一种有趣但不安的语气告诉劳拉:

我们回家吧。

如果“家”指她父母的家,那么"家"是她最不想回去的地方。但事实上,“家”指“白域”,劳拉从那里来(参见第8集)。

"We're going home."

莎拉在朱迪的影响下,被劳拉的失踪激怒了,并试图砸烂她的照片,但场景一直在往回倒,画面也无懈可击。这一现实正成为“非官方版本”(unofficial version),劳拉则“被拯救”(saved)。

Homecoming

在父亲的帮助下,“白域”拯救了劳拉,但这并不是库珀的目的,这也是他离开警局后越来越阴郁的原因。为了更大的目的,劳拉被派往陷阱,但不是为了她自己。劳拉的童年和青春期饱受虐待。在《双峰镇:与火同行》(Twin Peaks: Fire Walk With Me,1992)中,库珀告诉劳拉不要动戒指。当利兰/鲍勃(Leland/Bob)杀死劳拉后,计划就被搞砸了。

如果库珀主要关心的是拯救劳拉,那么为什么在劳拉死前的几年里,他没有救她出来,还让她受到如此严重的虐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劳拉·帕尔默的悲剧在于,没有人想让她死,但每个人都让她感到窒息。第18集的启示在于,库珀最终成了劳拉的折磨者之一。

“谁杀了劳拉·帕尔默?”这个问题把角色和观众都引入了歧途,让人分心。这个问题让注意力从一个更重要、也更基于同情心的问题上转移开了:“谁——或者‘什么’——才是劳拉·帕尔默?”

1989年,“白域”把劳拉送入袖珍的梦境世界,我们把这个世界称作“笼子”。我们已经看到,“白域”使用“笼子”来控制C先生(Mr. C),这暗示着梦境的本质。劳拉在这个“笼子”中生活了25年,她作为凯莉·佩琦(Carrie Page)在德州敖德萨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Odessa, TX, Pop. Pylon

作为凯莉·佩琦,劳拉后来的生活似乎比她的童年更加美好。但库珀出现时,她的客厅中出现了一具尸体。也许,只要她能逃出童年,这个“笼子”就是劳拉梦寐以求的。进入“笼子”,劳拉忘却了之前的事。

“笼子”不是朱迪的地盘。这是一个由劳拉自己的梦境构造的“白域”。“灭火者”通过安迪(Andy)知道了那个“笼子”——他给安迪看了一张凯莉·佩琦房子外面6号电杆的照片。“灭火者”知道了这个计划,并有意识地成为了其中一员。

Fireman-o-vision
劳拉是被选中的那一个。

但是,为什么?

当“灭火者”将金色的劳拉“球”投到地上以呼应核试验时,我们担心这也许会把劳拉从一个完全的人类的虐待幸存者,转变为某种具有魔力的遴选之人。“黑域”消耗的是“garmonbozia”,但这东西不会凭空生成。

Deployment

为什么被塑造为积极角色的“灭火者”要创造如此一个殉道者角色?我认为,劳拉·帕尔默的功能是“电容器”(capacitor),储存巨量的痛苦,然后在特定的时刻被释放。劳拉巨大的痛苦不能使她成为超人,但这让她在陷阱中发挥独一无二的作用。在正确的配置中,这种“放电”会使一个小小的实体“过载”,并摧毁自身。用一个恰当的比喻来说,劳拉就像一颗到达临界的原子弹。但是如果有像朱迪这样的可裂变物质,你就不会想在我们的宇宙中引爆它,否则它就会摧毁我们的世界。

Judy's Life-force

霍克(Hawk)的地图的语言:

(A)劳拉是一种高度浓缩的纯种玉米(肥力),它因痛苦变成了患病的黑玉米(Garmonbozia); (B)“黑域”的居住者通过消耗Garmonbozia产生黑色的火/电(闻起来像烧焦的机油); (C)朱迪是强有力的“堕落之母”,她能消耗大量Garmonbozia来滋养自己巨大的黑色火焰; (D)黑玉米是黑火的燃料,它会让黑火生长,吞噬一切,燃烧自己,像火上浇油、电路过载或原子弹到达临界那样。

Highly concentrated, highly flammable, but still too pure

金色是Garmonbozia的颜色,也是劳拉“球”的颜色。 劳拉是非常有效的燃料。但是,朱迪不以健康的玉米为食,它只消费黑玉米。利兰/鲍勃必须满足腐坏的需要。“灭火者”冻结从朱迪身上出现的鲍勃“球”的画面不是因为他把鲍勃视为核心威胁(即使观众会这样认为),而是因为鲍勃无意中参与了击败朱迪的计划。

“There are some things that will change.”

与此同时,在25年之后的“常规宇宙”中,“灭火者”把C先生从莎拉的房子(双峰镇最负能量的地方)转移到了警局(双峰镇最正能量的地方)。C先生在寻找Garmonbozia,因此被莎拉·帕尔默吸引,但他一直在杰弗里斯和布里格斯设下的圈套中。他的故事情节对这个陷阱而言并不重要,也就解释了他轻而易举地被戴着超能力手套的英国年轻人击败了。

他确实造成了一些破坏,但由于“白域”的存在,作为道吉的库珀无法实现计划。C先生在劳拉去世后,喂鲍勃吃了Garmonbozia,但这种危险相对于朱迪带来的启示录威胁来说并不大,所以C先生直到2016年才出现在戈登和阿尔伯特的观察视线内。并且,C先生越狱后戈登也是相当淡定。考虑到雷(Ray)的身份是告密者,以及戈登和菲利普·杰弗里斯之间的联系,戈登很可能对越狱一事知情。

当谈到他人痛苦时,戈登是相当马基雅维利式的冷酷无情。他可能对戴安的“幻人”(tulpa)心软,但在重要的地方却很果断。戴安心中对戈登和联邦调查局(FBI)的愤怒真实而合理,因为她正在被利用。

当时钟定格在2:53,这个世界的故事标志着已经完成了。这个故事将很快成为“非正式版本”。正如“木头女”(Log Lady)所言:

圆就要完整了。

2+5+3=10——“完整的数字”。戴安和库珀都走出了这个故事,和戈登一起继续最后的表演,而戈登自己也拥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2:53 Sunday, October 2

在离开警局和去大北方(Great Northern)期间,库珀、戈登和戴安为了解决计划中的问题提出了方案。把劳拉从过去拯救出来是计划的一部分,这还好。问题在于,被放在1989年“笼子”里的劳拉成了可怜的诱饵。她忘记了自己的童年,所以朱迪不会被吸引过去。这个任务落在了库珀和戴安头上。库珀已经在陷阱中使用了劳拉,但牺牲了自己和戴安。

库珀再一次穿过“红房间”(Red Room),与第2集中的路线既相似,却又有所不同。他已经进入了新的“正式版本”(official version)。“分身”已经不复存在,因为它们不是在这个版本中被创造出来的。更微妙的是,劳拉和麦克在一起时,麦克说:

这是未来还是过去? Is it future or is it past?

(这一场景中)镜头聚焦在劳拉第一次“循环”(iteration)时坐的空椅子上。当我们看到劳拉的时候,库珀对着“手臂”(arm)说话,这实际上是库珀对第一次“旅行”的记忆。我们没有看到库珀坐下或站起来,整个场景都被简化了。在第18集中,劳拉在“红房间”的场景是由“手臂”提示的闪回,提醒库珀他的任务。这时劳拉自己被关在“笼子”里,已经有很多年了。

"You don't know what it's going to be like."

从“红房间”离开后,库珀在“正式版本”中遇见了戴安。我们没有听到他们谈论这个计划,我们知道他们也不确定自己将在“笼子”中发现什么。戴安很紧张,库珀很坚定,但郁郁寡欢。他们驾驶着一台70年代摇摇晃晃的老爷车,他们期望从1989年甚至更早些时候进入劳拉的梦境世界。他们进入了一个神秘而空虚的世界,到达一座80年代装修风格的汽车旅馆——旋转式电话机、老式电视和锁具。他们登记入住,并发生了令人不安且毫无情调的性行为。

"Turn off the light."

这是与第1集对称的地方。我把(第一集的)“实验”(Experiment)当作朱迪或朱迪的化身。(第1集中)萨姆(Sam)和特蕾西(Tracy)似乎通过做爱来吸引它们(性在林奇的电影中几乎都是不好的),于是这个“实验”在他们恐惧的高潮中屠杀了他们。戴安和库珀现在重新发起这个召唤仪式,以便把朱迪引进“笼子”。他们都清楚这个计划。当他们彼此亲热时,性行为本身不过是爱的表演。两个人都不快乐。库珀在整个过程中很冷静,但他依然注视着戴安。戴安试图变得亲热些,但却沦陷在恐惧和眼泪中。

Diane

他们对此都不意外,这是一直以来计划之中的事。戴安(一定程度上还有库珀)忍受的痛苦是她被强奸的产物。她认识到这是一次创伤性的经历。她在汽车旅馆外看到了自己的分身。库珀告诉她,为了避免一些创伤,可以把灯关掉,但这是徒劳的。库珀对自己分身的罪行感到愧疚。他们的创伤有助于吸引朱迪,但这也成了他们活下去的原因。萨姆和特蕾西被杀害,因为他们没有产生足够的Garmonbozia,因此“实验”迫使他们死在了这恐怖的“盛宴”上。但是就像劳拉这样随时保持活力的Garmonbozia制造者一样,朱迪不会杀死戴安和库珀。朱迪会把他们留在“笼子”里。

Cooper

戴安和库珀令人不安的性行为本质,源于违背了追求一种抽象意义上更大的人性、同情心和爱的本能。尤其在戴安的默许下,让库珀利用她,把她作为结束的手段,而且这种手段是残忍的、非人道的。在这之前,库珀很少需要在职责和本能之间做出抉择,因为总是指向一个方向,但现在它们完全不相容。

这种令人不安又无处不在的梦境世界是以下的产物:

(A)劳拉的创伤史; (B)朱迪的恶的影响; (C)库珀和(一定程度上)戴安对他们所肩负任务的恐惧感。

“笼子”里的梦境世界没有任何好的东西。任何好的东西都出现在另一个世界上,这对正身陷“笼子”的人来说,不会带来任何情感上的慰藉。压抑的悲恸却会增加劳拉—朱迪(像原子弹一样)大爆炸的可燃性。

Richard and Linda

梦境世界因为下面这些原因在一夜之间被重设了:

(A)朱迪的存在; (B)库珀和戴安的存在; (C)“笼子”正在合上。

外面的世界(包括库珀的汽车)来到了今天。安德烈亚斯·舒(Andreas Schou)指出,库珀的车和C先生于2:53出车祸时驾驶的车是同一型号,暗示库珀人格的黑暗面和朱迪对“笼子”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库珀和戴安的人生被重写为理查德和琳达。他们的灵魂(souls)还是同一个,但记忆(memories)已经被抹去和腐蚀,正如凯莉·佩琦那样。戴安融入了琳达,她离开理查德后不知所踪,但她不能再面对理查德了。库珀比戴安和劳拉都有更强的意志(will),他握住过去的自我不放手。不过当库珀读信的时候,他明白自己已经为计划牺牲掉了最关心的人戴安。

戴安可能是一个自愿的帮手,但责任最终落在库珀头上,他被摧毁了。他们都没有能“活着”从“笼子”里出来,但库珀还是受到了戴安的创伤和失踪的打击。他几乎崩溃了,无法享用咖啡,黑暗面离他也越来越近。

一旦进入“笼子”,朱迪都栖居在一个熟悉而痛苦的地方——双峰镇帕尔默家宅。朱迪在餐馆外和凯莉家都留下了白马的图腾。朱迪也许能认出凯莉是劳拉,或者至少把它作为一个丰富的Garmonbozia供应源。也许朱迪在凯莉住宅旁放置6号电杆以收集Garmonbozia,就像在第6集中收集那名死去男孩的Garmonbozia一样。也许凯莉客厅里的尸体也提供了一些Garmonbozia,也许凯莉最近旷工三天(餐馆服务员告诉库珀的信息)就是由朱迪的恶导致的。

Two familiar friends outside the new motel.

从另一家(不是库珀和戴安入住那家)汽车旅馆出来后,库珀还记得他的任务,哪怕他自己开始失控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带劳拉带去见莎拉·帕尔默(现在是朱迪)这一件事上。他需要凯莉·佩琦记起劳拉的可怕人生,以让她起到“炸弹”的作用。但她没有记起。库珀认为“笼子”是虚幻的,因此他无视了客厅中的死人,并且对餐厅里的人异常冷酷。库珀带着凯莉沿着非常黑暗的高速公路一路去了双峰镇。

A totem of Judy’s presence

一些熟悉的事物留在了“笼子”中。双峰镇还存在,因为它留在了劳拉的记忆中。他们驶过RR餐厅,但“RR2GO”的标记不见了,因为劳拉和库珀都不知道这件事。库珀认为莎拉·帕尔默还住在帕尔默家宅,并且莎拉会让她大吃一惊。但是当他们抵达帕尔默家宅后,库珀感到困惑——那里没有帕尔默家的记录。

如果这个世界是劳拉塑造的,那么还会有谁住在那里?

是朱迪。

特雷蒙德和查尔冯的名字点燃了库珀模糊的记忆,但是这个“笼子”也把他弄糊涂了。到目前为止,他可能已经忘记了戴安。朱迪也可能腐蚀事物。这个“笼子”已经闭合了,朱迪也无法逃脱。

“I’m Special Agent Dale Cooper. What is your name?”

库珀踟蹰、困惑,试图抓住思绪。

这是哪一年?

他问道,就像梦呓的人问自己。这在劳拉身上激起了一些变化,了解到“笼子”的不真实性。这就足够了,朱迪用莎拉的声音呼唤着她。

此时此景,劳拉记起来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也许她完全认识到自己在“陷阱”中的角色。她过去积蓄的力量使她发出一声巨大而惨烈的尖叫声,她所有的痛苦都压在了“笼子”里。

“炸弹”爆炸了。

Discharge and detonation

帕尔默家宅的灯光亮如白昼,然后熄灭了。

停电。

屏幕一片黑暗,尖叫声消失在回声中。朱迪和“笼子”中的其它东西一起被摧毁了。

计划实现。

“它”在第1集开头进入了房子,在第18集结尾处离开。

女儿的创伤是她的父亲造成的,母亲也受到了伤害。

并非巧合的是,劳拉、库珀和莎拉·帕尔默是片中看到过白马的三个人。正如“木头女”所言:

看那白马的人有祸了。

这三个人都在“爆炸”中被毁。

Power surge

与此同时:利兰(被鲍勃占据)继续做着他的事,因为劳拉在他本该死去的那个晚上从地球上消失了。戈登还想起劳拉去世时的“非正式版本”,他知道这是正确的决定,也不嫌麻烦。《双峰镇:与火同行》中的大多数事情成为了现实,其它事情则没有——第三季中发生的许多事情之前就暗示过。

C先生和理查德·霍恩(Richard Horne)不再出现在“正式版本”中,道格拉斯·琼斯(Douglas Jones,无论哪种显现)和他的儿子桑尼·吉姆(Sonny Jim,那个要健身设施的小男孩)也不再存在于这个版本。

库珀不仅牺牲了他自己,也牺牲了他的红颜知己戴安和他两个孩子。童话般的拉斯维加斯和噩梦般的鹿角镇(Buckhorn)成为不同“库珀”各自的“非正式梦境”。

fairy tale

在第17集中,童话故事赢了“黑暗”,却让世界“失去”了它的“正式版本”。这让人想起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的寓言《论寓言》(On Parables):

一个人曾经说过:“如果你只追随寓言,那么你自己就会变成寓言,把你日常的烦恼都清除掉。” 另一个人说:“我打赌,这也是个寓言。” “你赢了。” “可惜只是在寓言中。” “不,在寓言中——在寓言中你迷失了。”

在现实中,库珀赢了,但他不再是现实的一部分。他也成了一个寓言。他加入了菲利普·杰弗里斯和查尔冯/特雷蒙德的行列,这比现实更加传奇。

改写历史可能有“莫比乌斯环”时间循环的两个版本,但我发现更有趣的是,库珀必须作出妥协去做这样一个陷阱,这对他的性格来说是不可能的。

Whisper

这就留下了两个猜测。首先,“一石两鸟”——“石头”是劳拉·帕尔默,两只“鸟”是朱迪和鲍勃。(库珀只打了一只,鲍勃在“非正式版本”中被消灭了。利兰说“找到劳拉”甚至可能是他/鲍勃在劳拉失踪前很久的时间线中存在的愿望。其次,劳拉的“精神”(spirit,不一定是劳拉本人)在第2集中对库珀说了这样的话:

你会用戴安和我把朱迪引诱到一个我们都难逃一死的陷阱里。 我们是做梦的人,我们将在梦境中死去。 你会杀了我。

为保持第三季的对称结构,劳拉在开篇80分钟后对库珀耳语,库珀则在影片最后80分钟“拯救”了劳拉。

最后一个想法:无论多么有好处,任何设想出这个残忍计划的人都必须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黑暗面。库珀在“黑域”中创造了“分身”,自身则失去了黑暗面。他的灵魂即使没有被消灭,至少也在瓦解。库珀的黑暗自我在“分身”燃烧的那一刻被重新整合(进身体)。库珀需要自己的黑暗面,因为这个任务就很黑暗。仅仅靠善良是打不败朱迪的,我相信他需要控制黑暗自我,才可以打开“黑域”的帷幕。

在第2集中,他被帷幕阻止了。

Integrated souls only.

由于分身的缘故,库珀只能通过娜依朵(Naido)掌控的奇怪“白域”来离开“黑域”。(第2集中),他从帷幕上弹开了。在第18集中,库珀很容易用手就打开了它。随着“分身”融入自我,他现在是“黑域”和“白域”的主人。(第二次穿越红房间的时候,所有“分身”都缺场。)但是在自我的阴影下,最后一集里的库珀被罪恶感笼罩着。他带着自己的“分身”前行,这样才能以残酷的方式服务于更大的“善”。

"Meanwhile."

原作者更新(2017年9月8日):我非常感谢读者的反馈。我试图把自己的想法限制在我所认为的围绕结局展开的核心问题上,但还留下其它一些难题。我对其它这些问题都不够确信,但我也觉得它们对第三季的连贯性而言没那么重要。我希望还有别的尝试来解释整个故事,以及其中的曲折。

奥黛丽(Audrey):很多人都指出了奥黛丽的处境和“梦境世界”之间(按查理[Charlie]和“手臂”的说法,这也是奥黛丽和劳拉/凯莉的故事)的相似之处。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复古装饰物,正如汽车旅馆的第一次“循环”一样,奥黛丽房子里也有一个旋转式电话机。但即便如此,我也找不到证据表明这个时间点要晚于80年代。这暗示奥黛丽也处在某种孤独的梦境世界中,虽然可能不是“笼子”。也许C先生在理查德长大后的某个时间点把她藏起来了。(本[Ben]说的是理查德没有父亲,但从没说过他没有母亲。)或者,抚养“黑域”小孩理查德的创伤足以把奥黛丽送到“那里”。,尽管奥黛丽一直在与这个新故事抗争,直到终于突破,但她和劳拉都变成了普通的“黑巷少女”。

the little girl who lives down the lane

然而,当奥黛丽醒来的时候,她在哪里?据我所知,林奇使用了前所未有的白色背景,这让我难以猜测,但她的衣服让她看起来像在一个“机构”(institution)里。Roadhouse酒吧是真实的“阈限”(liminal)。这似乎是片中所有世界交汇的地方,因此Roadhouse允许她来回穿梭于其它世界。(背景的电子音乐和其它“跨世界旅行”中的音乐吻合)也许她刚从精神疾病中苏醒过来?我还没有找到足够的线索来解释她的觉醒。纯白背景的独特性也许表明命运的未知和开放。(更新:马克·弗罗斯特在《双峰:最终档案》[Twin Peaks : The Final Dossier,2017]中表明,奥黛丽最终在一家私人精神护理机构。)

C先生:C先生问“朱迪是谁”,但他知道朱迪“是什么”——黑桃A的邪恶实体。他要杰弗里斯告诉他朱迪“现在是谁”,并问朱迪是否想从他那里获得什么。这时C先生开始怀疑杰弗里斯(他曾试图杀死他)在装聋作哑。他可能想知道朱迪是否要鲍勃,因为鲍勃是朱迪的“孩子”,这暗示C先生不想放弃他。或者他想把鲍勃还给朱迪,以换取别的东西,所以他想知道朱迪是不是有兴趣。C先生和朱迪的计划尚不明确,我怀疑这涉及到毁灭“好库珀”,无论如何他都想找到朱迪。但是由于杰弗里斯和“灭火者”的共同努力,C先生被转移到莎拉·帕尔默的房子,最终在警局遇到了“好库珀”,并被轻易地击败了。

杰伊·鲁宾斯坦(Jay Rubenstein)提出了一种有趣的可能性,即C先生是与布里格斯少校共同制定“朱迪计划”的人,然后他在杀死布里格斯之后转向了戈登。从时间上讲是合理的,但需要戈登不能意识到C先生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有缺陷。因为C先生“一定”有坏的意图。“灭火者”、布里格斯少校、戴安和库珀的介入使计划得以实施,而戈登和杰弗里斯一直在暗处。如果是这样的话,在第2集里,C先生接到的电话确实可能来自杰弗里斯,杰弗里斯最终发现C先生不是库珀,C先生因此感到意外,并且他试图在监狱里讨好戈登。

1956年的女孩:我同意大家的看法,1956年的那个女孩是莎拉·帕尔默。时间上吻合,但如果有其他确凿的证据会更好。(更新:马克·弗罗斯特在书中证实了这就是劳拉·帕尔默。)但有趣的是,为什么这个女孩被朱迪的“青蛙”发现了。我感觉她之所以会被选中,是因为她是性兴奋和性羞耻的结合,这些感觉与Garmonbozia都有联系。这种羞耻感不仅来自男孩的吻,还因为男孩不是白人。这两种因素都会在50年代许多皮肤白皙的少女身上引起焦虑感。

麦克:麦克的动机在第三季前就不明确。唯一不变的是他总是反对鲍勃,但在《双峰镇:与火同行》中,麦克又远没有那么无私,他和鲍勃对抗不是因为内心的“善”,而是要得到Garmonbozia。在第三季中,麦克似乎更加温和。他接受库珀的指令,但这也许是出于必要性、自身利益或维护现状的考虑。但是麦克为什么要把戒指给劳拉?

我认为答案能在《双峰镇:与火同行》中找到,因为戒指会带着劳拉(和她的Garmonbozia)远离鲍勃,并且把她带到麦克所在的“黑域”。那时,麦克没有参与那个更大的计划。从他的角度说,鲍勃才是最大的问题。如果劳拉不戴戒指,那么她就会被鲍勃占据。也许她最终会成为朱迪的“宿主”(因为劳拉的“玉米”很肥沃)。也许这就是最初的计划,在朱迪占据劳拉之后,她就被召回“白域”,并在某个安全的地方“引爆”。劳拉的死解决了“黑域”鲍勃的问题,但在第三季,朱迪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然而,这是一种高度的猜测,我对拿《双峰镇:与火同行》去适应第三季表示怀疑,因为麦克的性格变化太明显了

雷德(Red):我不知道雷德是怎么回事。萨拉·托姆科(Sara Tomko)和菲利波·玛拉特(Philippo Malat)认为,这个人可能是查尔冯/特雷蒙德夫人的魔术师孙子。也许雷德“一只手”(不是“双手”)的问题只是让理查德检查自己的左手。理查德是一个可怕的人,但他注定从生命之初就这样。

Red's left hand

拓展观影

音乐推荐

拓展阅读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峰的更多剧评

推荐双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