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贞素,侔夷节兮——观《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有感

_LeslieSnow
2018-02-08 15:48: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说起来,我开始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时,剧集已经更新过半,在这之前,对于续集,我和友人都是抗拒的。珠玉在前,在我们心中,琅琊榜的故事在梅郎逝世时就已经完结了。“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麒麟才子,琅琊榜首,江左盟宗主梅长苏,虽行阴诡之事,却难掩一身澄澈风骨。没有了梅郎的琅琊榜,靠什么延续筋骨气韵,纵然再有惊才绝艳之人出世,再登琅琊公子榜首,曾经沧海难为水,于我,也是一个陌生疏离的故事了。再则,宫墙之内何曾风停,靖王登基,理想人格冲顶之后如何应对现实的权利争斗;君臣父子在制约平衡的方寸间能否始终保有赤诚;祁王遗腹子庭生虽有正统血脉却无皇族身份,会否心生怨怼再起风波……太多的暗流隐忧,不如就到此结束,把大梁静止在这一刻,清正严明,内外皆定,再无动荡,多好。
       就这样别扭着,好像迟迟不愿与梅长苏告别,拒绝着一群闯入的外来者去取代那一代人的风华,很多很多微妙的情绪,道不明,干脆不去看。直至我偶然在微博上看见小节的视频:多年前,身为太后的静妃与柳皇后站在廊檐下言笑晏晏,满头白发的高湛正躬着身子眯着昏花的双眼,颤巍巍的摇着头,堂前,是稚童与少年在追逐嬉闹,流言于他们仿若清风过耳……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大殿中丹楹刻桷,珠绕翠围,后妃宗亲跪伏一室,而病重弥留的梁帝倚靠在年迈苍老的长林王怀里,他眼神早已涣散,又好似一眼望穿了五十年的沉霭,口中低喃“哥哥,哥哥……”。一生的信重依赖,最后时刻仍在殚精竭虑的谋划庇护,这样清明坦荡的君臣之情、死生扶持的手足之情,汇成一股熟悉又澎湃的狂流将我迎面击倒。在那一个瞬间,两部作品之间的情感通道突然打开了。

       当梅长苏坐着青蓬马车摇摇缓行驶入金陵城门,帝都物华天宝王气蒸蔚,曾经残酷血腥的往事早已被繁华掩盖,风过无痕。与它们一同被遗忘的那一代人绝世的风华,我们也只能从少数人追思的言语中,远远瞧见一个朦胧的轮廓,却似始终相隔着重重云雾,看不真切。何其有幸,借着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事,眼前的迷蒙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我们终于能够窥见他们清晰的面容,能够看到,他们的战斗和坚守。前世今生,轮回往复。长林,与昔日的赤焰一脉相承。庭生,承袭着祁王的血脉,受教于先生座下,收养于靖王身旁,却活成了一面酷似林燮的旗帜。他的两个儿子——长子平章,识人善用、颖悟绝伦、蹈锋饮血、襟怀坦白;次子平旌,飞扬洒脱、聪颖慧黠、匹马一麾、英才天纵。他们一人继世子位,行事稳妥周全,手段刚柔兼备,上助老父,下抚幼弟,既能于烈烈狼烟金鼓连天中浴血厮杀,又能于巍巍朝堂叵测人心中保王府安宁。一人学艺于江湖,双眸灿亮如星,得圣上偏宠,父兄护持,长嫂照料,喜则雀跃怒如虎,是京城中最明亮骄傲的少年。这,不就是我们想象中的祁王与林殊吗?



       海宴似乎是把《琅琊榜》中因原有文本框架束缚而没有容量再去填充丰富、完尽表达的内容——更深沉的人心,更高远的心境,更清明的理想,更艰难的求索,让它们披了后世的皮相,去演绎完整前身的故事。这个故事,不再有七万赤焰忠魂压于肩头无法逃避的沉重,不再有十余年岁月消磨间隔出的神秘遥远,它更亲切,更柔软,更具体。摒弃掉奇诡智谋,摒弃掉阴晦手段,摒弃掉搅弄朝局算无遗策的底气和定力,余下的,可能观感不如前作畅快,却是同样的真诚炙热。你一触碰,便能感觉到它皮肤下凸起血管中奔腾流淌的依旧是赤焰的血,它的热度和力量,汹涌喷薄而出。

       如果说《琅琊榜》是浴火蜕变的蝶,那《风起长林》更像是品性高洁的蝉,这一点从片头的变化就能看出一二。当年誉王太子朝堂论辩,梅长苏以恩师黎崇的玉蝉为信物请周玄清老先生出山,周老问,可知黎兄身配此蝉的寓意?书中梅长苏答:“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仪凤三年,骆宾王因上疏讽谏触怒武后,被诬下狱,受如此不白之冤,又闻蝉声幽咽,更觉悲戚,就借咏蝉来替自己的清白申辩,满腔忠愤,溢于言表。黎老当年直言不平被贬,心灰离京,用骆宾王的《在狱咏蝉》物我互释,倒也贴切。而在剧中,梅长苏答了另一句诗:“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选自曹植的《蝉赋》,写蝉品性淡泊且朴素少欲,昂首悠然长吟怡然自乐,声音清越且愈加激烈嘹亮,就如同忠贞守道之君子的耿介胸怀。同为咏蝉,做此变动是何意?在《风起长林》中,平旌月下醉酒舞剑,口中又一次吟诵了这首《蝉赋》:“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到这时,我才终于领悟到海宴的深意。

      曹植的笔下的蝉,栖高枝之上,隐稠叶之下,餐风饮露,闲居避暑,无欲无求,却时时苦于黄雀螳螂的尖喙利斧,不论乘风高飞还是降身卑窜,都有天敌围缚追捕。历经艰险从诸般祸难中脱身,却遭狡童捕杀,原本清净的身体被庖厨烹煮,落于炎热炭火中烧焚。曹植为蝉的命运鸣不平,蝉清华隽朗,本来同万物交好与世无争,却要遭受一系列的攻击与毒害,最终还是落入人腹。同样的,正义正直之人往往命途更坎坷艰难。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要歌颂蝉——蝉品格的忠贞,等同伯夷的气节;皇帝的臣子戴蝉纹冠,崇尚其秉性高洁。清施补华《岘佣说诗》云:“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而曹植此诗,一扫心中激愤郁结,疏朗清健,豁达开阔。虽前路艰险难测,可我依旧感蝉之风骨,愿佩之以明志,视之为榜样。一首《蝉赋》,贯通两剧,赤焰长林的风骨就是蝉的风骨。这一细微处的改动,主旨立显,海宴大才。
       这世间人世间事,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大多如此。承袭祁王与林氏风骨的萧庭生一家,和他们的先辈一样,在诡谲变幻的朝堂上承受着百般的攻击猜忌。看似威名赫赫权倾朝野的长林王府,实则危机四伏风雨飘摇,为了在复杂朝局中艰难自保,如履薄冰,丝毫不敢逾矩。软舌如刀,众口铄金,明明是忠肝义胆、霁月光风,可众人疑它防它制衡它,无人信高洁。当宋浮事败被判腰斩弃市时,平章平旌曾到过天牢问话,这么恨长林王府究竟是为了什么?宋浮答道,“长林府权倾朝野说一不二,长林军睥睨群雄拥兵自重,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就算长林王府能忠贞不渝,但在无边的权力面前你能保证你们的子孙不会变节,不会觊觎大梁的皇位吗?”长林之罪,罪在将来。一时间,倒叫人不知如何反驳。

       可是,文臣权贵,没有见过战场尸骨累累血流成河的惨烈,没有经历过将士们爬冰卧雪跃马杀敌的艰辛,军队一寸寸用血肉守卫的河山,于他们只是权力斗争的舞台。仅仅一个制衡,一句简单的挫挫锐气,可能前线士兵粮草不足战力大减,轻则折损数百上千人性命,重则城池沦陷百姓遭殃。在浩大的皇权面前,少数人的牺牲无足轻重,这些对于荀白水、宋浮之流,都是可以舍弃的无关痛痒的棋子吧。但天下,到底是君主的天下?还是天下人的天下?朝政大局,到底是为了稳固皇权统治,还是为了保护百姓安居乐业,免受战乱流离之苦?立身不正,所以疑人,这些诛心之论,看似冠冕堂皇,实则还是私念蔽眼,难见清明。
       世俗的力量是强大的,强大到绝大多数人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拥有什么,才能显赫,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有多少人汲汲营营,浸淫此道?当功利世故已经成为主流,高洁反而成了异端。但是,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立身方正的人心底的那份安宁,又岂是宵小之辈所能体会的?

      长林之重,不在权位,不在富贵,更不在处事圆滑安身立命,长林之重,重在保境安民。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凡夫不可语道。在帝都金阶上玩弄权术的人,哪里懂得守土卫国的赤子之心?如平章所言,人心本是难测,我观他人,他人观我,两皆如是,至于本心如何,恐非言辞可以取信。可是不信又有何妨,说到底,赤焰与长林的风骨的一脉相承,不仅仅是家国情怀,还是时运跌宕也不移本性的笃定,是境遇冷暖也不改初心的坚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世间原本有千百条道路可以走,但他们自始至终都只会选择这一条,百折而不悔。
       所以有萧平章,本若磐山朗朗,内佑家门,外御强敌,血战甘州连中两箭都没让他倒下,却陷奸人诡计中霜骨奇毒,为挽北境危局放弃救治,千里驰援力挽狂澜,最终气血衰竭而死。只留下遗言,“平章既为长林之子,战死沙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所以有萧平旌,原是少年意气明亮飞扬,岂料王府旦夕惊变,风起时旌旗方展平,束发从军,毅然扛起父兄重担。挽长缰,战北方,挟剑惊风,横槊凌云。奇兵绝谋却被权臣束缚手脚,抛却身家性命功名前程,求换边境百姓十年太平。

       所以有萧庭生,为国征战、戎马一生,忠肝义胆凝成铁血军魂。本是垂暮之年,却不忍幼主登基仓皇无措,不忍山河破碎家国动荡,以老迈之躯匡扶社稷,朝堂劝谏字字泣血,然而一腔忠勇反被诬,无愧于心,坦荡离去,临终交代身后事,衣冠葬王陵,遗骨归梅岭。

       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无怨,豪气不曾怨悲凉。
       天道幽茫,飞鸟尽,良弓藏,能无伤乎?亦无伤,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一代长林,须臾间便烟消云散。那年的金陵城,夺职封府撤编,凉薄到让人心寒。如同当年满腔孤愤誓不回头的黎老先生,平旌扶灵北上之时,一定也是暗暗下定决心,恩怨两清,此生再不踏入金陵半步。若故事到这里止,便是骆的《在狱咏蝉》,可偏不,将门虎子,血脉中流淌的就是家国与忠义。平旌会成长但永远不会改变,他始终是那个在竹林小院中醉酒舞剑吟诵《蝉赋》的少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风再起时,早已退出朝局隐居多年的平旌,无权无职,却于危难中,穿上兄长当年染血的盔甲,单凭长林二字起兵勤王。那个逍遥顽劣的二公子,不觉间已长成一面同父兄一般沉稳坚毅的旗帜,被解散改编的长林旧部如涓涓细流一点点从八方聚集,汇成江河。长林风骨的承袭,并不仅仅是在家族血脉之间,也不仅仅限于长林的名号与编制。新一代的长林王,乌骓骏马,银甲长枪,高擎王旗,率千军万马向着金陵奔腾而去。所过之处,边境安,朝局定,魑魅魍魉俱现形。


       但见麒麟高冢,人世竟谁雄,功业垂成,一笑出门去,千里落花风。尘埃落定,策马而去,他是山川原野间最自由的一道风。皇权之侧,人心深沉;江湖悠远,自在畅意。知音佳人,相许天涯,随心随性,逍遥一生。

      琅琊榜的故事,起于梅长苏离开江湖踏入朝局,终于萧平旌退出朝堂回归江湖,两座赫赫威名的王府,四代人的碧血与忠骨,如同平旌转身回望时缓缓关闭的长林王府的大门,至此悄然退场,淡然结束。红尘碌碌,风起不息,可世间情义,仍是代代不断。人心再叵测,世道再艰险,总有人相信道义,总有人在坚守道义,也总有人能成为道义本身。江山更迭,辈有英才,这日月流转之间,自有立身方正、本性良善之人,或因言传,或因身教,感先人高华,延先人信念,立一块无字牌位在心,以安忧思,以念长情。敛袍抚襟,长揖叩首,一拜家国,海晏河清;二拜忠魂,赤血长殷;三拜师友,情义在心。
      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
      铮铮铁骨,热血忠魂。赤子之心,永生不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