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那一刻我们在做什么。

李夏
2018-02-08 11:19: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刺猬,外表坚硬,内心柔软。电影里的三个人,有钱人家的叛逆少女帕尔玛,高级公寓里其貌不扬的看门人勒妮,新搬来的外国人小津格郎,就如同三只刺猬。
电影是以帕尔玛的视角呈现出来,所以帕尔玛的“刺”最多。她的“刺”在于她与中产阶级家庭的格格不入。爸爸是议员位高权重,妈妈是家庭主妇美丽高雅,姐姐野心勃勃适得其所。而帕尔玛,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戴着近视眼睛,镜架常被头发缠绕取不下来十分尴尬,会因为做客的人没说对围棋、象棋的起源直接怼。她敏感又聪明、细腻而真实,没办法和家里的人交流,就索性把自己关在房里。但实际上,她很会画画充满艺术感,小小年纪就像个哲学家一样思考问题,在十一岁的这一年看透了人们就像金鱼“在鱼缸里度过一生,最终会死在塑料袋里。对比之下,家里的人表面都谦虚有礼,喋喋不休的说些关注人生社会的话题,假装很深刻其实虚伪、傲慢、没有同情心,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因此,帕尔玛把自己的内心隐藏起来,有话只对着录像机里的自己说,对着金鱼说,甚至想到在十二岁生日时自杀。她年龄太小,还不能适应这个世界的不美好不优雅,还不太会“躲藏”。
两个成人“刺猬”,勒妮和小津格郎躲藏的很好。勒妮有一份看门人的工作,待

...
显示全文
刺猬,外表坚硬,内心柔软。电影里的三个人,有钱人家的叛逆少女帕尔玛,高级公寓里其貌不扬的看门人勒妮,新搬来的外国人小津格郎,就如同三只刺猬。
电影是以帕尔玛的视角呈现出来,所以帕尔玛的“刺”最多。她的“刺”在于她与中产阶级家庭的格格不入。爸爸是议员位高权重,妈妈是家庭主妇美丽高雅,姐姐野心勃勃适得其所。而帕尔玛,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戴着近视眼睛,镜架常被头发缠绕取不下来十分尴尬,会因为做客的人没说对围棋、象棋的起源直接怼。她敏感又聪明、细腻而真实,没办法和家里的人交流,就索性把自己关在房里。但实际上,她很会画画充满艺术感,小小年纪就像个哲学家一样思考问题,在十一岁的这一年看透了人们就像金鱼“在鱼缸里度过一生,最终会死在塑料袋里。对比之下,家里的人表面都谦虚有礼,喋喋不休的说些关注人生社会的话题,假装很深刻其实虚伪、傲慢、没有同情心,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因此,帕尔玛把自己的内心隐藏起来,有话只对着录像机里的自己说,对着金鱼说,甚至想到在十二岁生日时自杀。她年龄太小,还不能适应这个世界的不美好不优雅,还不太会“躲藏”。
两个成人“刺猬”,勒妮和小津格郎躲藏的很好。勒妮有一份看门人的工作,待人冷漠但很有礼貌。她真实而不做作,虽然没上过学但有一房间的书,喜欢煮好茶吃着黑巧克力看书。虽然社会地位低下但不卑不亢,对指责她的老太太说她走错了楼层,对帕尔玛的姐姐一大早的打扰有理有节的拒绝。在这个熙熙攘攘的世界里,她有一房间的书,有一个灵魂栖息之所,她是孤独的,又是优雅的。她外表和内心的反差,吸引了帕尔玛和小津格郎。当帕尔玛和她说,她长大后会成为看门人时,她则淡淡的说,不,你会成为公主,不同于家人对帕尔玛的无奈和敷衍。
小津格郎,是一个真正的绅士,是电影里两位女性优雅的保护者。他教帕尔玛正确的日语发音,保护了她的求知欲;陪她下围棋,找了一个小女孩和帕尔玛一起玩,看到了她的孤独。对勒妮,更是知音。他发现了她平凡外表下,不平凡的灵魂。送她最爱的《安娜.卡列宁娜》,请她来家里做客,请她外出就餐。在知道她没有礼服时,还买了得体的外套送她。他欣赏她,尊重她,甚至爱上了她。对于这份爱,勒妮一方面因为有人真正和她交流而甘之如饴,另一方面又排斥犹豫惶恐。这不能怪她。在爱里,每个人都是卑微的,要不张爱玲怎么会说,变的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电影一开始,有一个人突发心脏病死掉了,让帕尔玛感到生命无常、人生五味。电影的最后,勒妮死掉了,死前那一刻在做什么,她准备好要去爱了。少女哲学家找到了自己的答案: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那一刻我们在做什么。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猬的优雅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猬的优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