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峰 双峰 8.6分

二十五年的现代主义奥德赛

一笑闵恩仇
2018-02-07 23:30:43

笔者在2017年看的电影不多,精品就更少了,但大卫林奇(David Lynch)在2017年推出的《双峰Twin Peaks》就是最好的一类,给人惊喜的那一类。2018年已经到来,笔者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样一个观点:无论你把这部大卫林奇的新作当成一部18集的美剧,还是像《电影手册》编辑部一样把它当成一部18个小时的电影,它都是笔者在2017年看过的最棒的作品。作为笔者在2017年最爱的作品,作为有可能是大卫林奇最后的作品,作为在国内相当冷门的作品,自然笔者想对它推广推广,这篇文章就让笔者来谈谈大卫林奇的《双峰》第三季。 我想大卫林奇在影迷界的大名不用我再花笔墨赘述了,他的风格是怎样的先锋在各位影迷心中自然有数,十分晦涩的、不合人类逻辑的情节,表现主义的、后现代主义的场景,对人类变态心理的深入挖掘,奇异的梦境,对弗洛伊德的致敬是他作品的永恒的主题。但正是这些独特的迷人的主题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观看大卫林奇的门槛。但一个优秀的大卫林奇是不会太多注意观众的想法的,只有铭记这一点,大卫林奇才能不断往他的作品中注入迷人的、充满想象力的场景。这部2017年的《双峰》一定是大卫林奇在这种心态中完成的。 让我们先从头回顾一下《双峰》吧。双峰镇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在这个小镇中生活的人们虽然各怀鬼胎,但日子总算平静安宁,直到一宗谋杀案的发生改变了这一切,为我们开启了《双峰》的世界。那位不幸的死者是年轻的劳拉,她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一向很好,直到FBI探员库珀奉命来到双峰镇调查,我们才逐渐接近真实的劳拉,她可没有那么简单。随着库珀的调查,我们会发现美丽的劳拉是一位“蒙娜丽莎”式的人物,她生前的行为神秘,精神失常,与犯罪集团关系密切。在一天晚上,库珀梦见了神秘的“红房子”……如果我们就此打住,这个情节是不是很像大卫林奇的另一部作品———《蓝丝绒》。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双峰》是一部美剧,大卫林奇不能过多地展现他最拿手的表现主义场景,再加上肥皂剧的固有弊病,导致情节上铺陈的支线太多,最终做出了十分失败的第二季,很多情节无关紧要,人物关系莫名奇妙,奥黛丽与唐娜竟然毫无铺垫就成了姐妹。不过还好大卫林奇悬崖勒马,及时结束,在第二季结尾留下悬念:库珀被困在红房子中,一个邪恶的库珀代替库珀,在红房子中,只有一句“二十五年后我们再会”。 其实也不是二十五年,在这期间大卫林奇拍摄了《双峰:与火同行》。作为一部前传,《双峰》的世界观得到补充,歌手大卫鲍伊也前来客串,但库珀的命运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同时,在这二十五年的时间里,大卫林奇自己也产生了不再拍电影的想法,专心拍摄实验短片。但在第二季后的大约二十多年的时刻,大卫林奇又想到了这个失败的作品,他又想重制这部作品。为此,大卫林奇开始了艰难的筹资工作,这项工作甚至一度停摆。大卫林奇在让《双峰》回归之前,他的想法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如今我们看到的《双峰》一定是一部大卫林奇总结自己的作品,一部集自己大成的作品,一部让影迷激动,尖叫的作品。 就这样,大卫林奇做出了惊人的《双峰》第三季。在这一季中,他做了其它的续集作品不敢做的事情,重新设置前作的主角,也就是困在红房子中的库珀。于是,我们看到的第三季的库珀是如此的陌生,库珀成了一个肥胖的中产,吃着垃圾食品,过着三口之家的生活,欠了一屁股债,在外背着妻子又过着另一种生活。同时,库珀也成了一个带有宿命感的迟暮的英雄,他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陌生,对身边的一切都不适应。大卫林奇说:“《双峰》的第三季是库珀的奥德赛。”《奥德赛》是一场归乡的旅程,那么这两位库珀的两种生活,两种情感就是这场《奥德赛》的内容。 毫无疑问,第三季的《双峰》带有二元论的色彩,这场《奥德赛》的终点就是二元库珀的最终对决。但我们不要太在意终点,过程的享受是最美妙的,两位库珀,不,准确的说是库珀与道基各自的旅程过程是第三季最令影迷享受的。大卫林奇在库珀与道基的旅程上花了很大的心思,在《双峰》第三季中,库珀与道基的两场旅程相互影响,道基被当成了库珀,而库珀被当成了道基,至始自终,道基都在以库珀的身份为自己获得筹码,而当库珀从红房子中出来以后,他则在为道基的行为不断救赎。 道基在第三季的旅程是充满刺激的,他不断的在各种势力中间游走,称其玩火一点也不过,虽然有一股超自然势力暗中相助,但每次都在铤而走险,可以想象道基在代替库珀后并未过上平静的生活,他的遭遇可以概括为犯罪情节剧。与此截然相反,库珀逃出红房子后虽然有了英雄迟暮的伤感,却获得了迟暮英雄渴望拥有的温馨的家庭,在事业上也因超自然能力的帮助而一帆风顺到苏的程度,这也是一种温馨甜美的感觉吧,库珀的遭遇可以概括为肥皂剧情节。 《双峰》第三季的一大惊人之处就在于此,将俗套的情节剧与大卫林奇的个人风格结合到令人惊讶的严密的程度。大卫林奇显眼的个人风格可能让很多人忘记了他在第三季中表现出色的叙事能力,《双峰》第三季在情节上的设置十分巧妙,库珀线、道基线、FBI线、双峰镇警局线以及各自相关的支线等十来条故事线多线并进而且互相影响,却能做到叙事有条不紊,丝毫不乱,仔细想想这是惊人的。 不过《双峰》真正令笔者惊叹以及粉丝们津津乐道的恐怕还是大卫林奇充满表现主义的想象,配角人物的遭遇对人类精神的思考以及众多在电影语言以及情感上处理出色的段落。 《双峰》第三季中有很多充满大卫林奇个人风格表现主义段落,这些段落成功的让原来更接近《蓝丝绒》的《双峰》现在更接近《橡皮头》:不正常的色调、我们非常熟悉却在片中十分陌生的物体、奇怪的空间,干枯的树枝,电力的声音、插座的形象等关于电力的隐喻,恶心的怪物。当然,《双峰》最著名的当然是我们绕不过去的红房子以及其它奇怪的房间,看过的应该会理解,这些房间其实都是大卫林奇对异次元空间、人类意识世界的想象。大卫林奇做出的想象在色彩与造型的表现力上相当惊人,充满了怪异与扭曲的美丽,同时大卫林奇非常高明的在剪辑与调度上也下了一番功夫,B站鬼畜式的剪辑在这些奇怪的房间令人十分不安,暗示了这些空间在时间与空间上的扭曲与不稳定性,演员在表演中放慢语速,营造对观众的疏离感与陌生感。 而第八集中大卫林奇的操作无疑是爆炸性的、令人窒息的,长镜头的核爆场景配上克日什托夫潘德列斯基所作的先锋古典音乐《广岛受难者的挽歌》,在《广岛受难者之歌》刺耳的提琴声的伴随下,我们进入蘑菇云的内部,洞悉原子与宇宙(个人理解)暴躁的跳跃,看到人形怪物的最终出现。这无疑是狂躁不安,丧失理智的极端形而上的充满哲思的电影语言,也许只有在这样极端的电影语言下我们才能感受到核爆之灾难(有趣的是,大卫林奇多饰演的局长的屋内就有核爆的照片)。多年前,斯坦利库布里克在《2001太空漫游》中的第三段也曾经这样做过,他也十分喜爱大卫林奇的《橡皮头》,《双峰》第八集或许也代表了大卫林奇对斯坦利库布里克的一次追思。 大卫林奇通过极端的电影语言展现核爆之恶,而另一种恶的展现则被大卫林奇放在了支线中,那就是毒品。奥黛丽的儿子理查就是毒品之恶的集中展示,他因此伤害了许多人。雪莉已到中年,却仍要不断为女儿出钱以便女儿讨好她的毒瘾男友,还有第二集中那位精神失常的母亲,都是毒品酿成的悲剧。同时,我们也看到双峰镇的警局中也有了毒枭安插的卧底。毒品放大了人性中的恶,使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理查因毒品丧失理智,伤天害理,他正在慢慢成为《发条橙》中的人物。 大卫林奇饰演的局长的办公室中除了核爆的照片,还有一张卡夫卡的照片,这无疑是大卫林奇一次明显的向卡夫卡的致敬。卡夫卡是一位优秀的作家,说他是现代主义小说的一座丰碑不为过,而除了卡夫卡,许多作家与哲学家都曾对陀思妥耶夫斯基提出高度评价,在这些人中,最最出名的要属尼采了。与巴尔扎克、列夫托尔斯泰、马克思这些执迷于描绘与解释物质世界的作家哲学家相反,陀思妥耶夫斯基、尼采、卡夫卡以及那位大卫林奇不停致敬的弗洛伊德,他们都在不断探究人类的精神与心理的最深处,关注人性的恶与扭曲。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到卡夫卡的小说,再到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再到我们看到的大卫林奇的《双峰》中的表现主义场景,无疑都是艺术家对人类内在与精神的思考,并将这些思考通过怪异的场景,不符合常人逻辑的情节加以展现。如果陀思妥耶夫斯基是现代主义小说的鼻祖,那么现代主义对人类精神的描绘在艺术中的发展将是一脉相承的。 《双峰》支线的众多人物无疑更能体现这一点,他们没有主角身上的剧情推进的任务,可以更自由的完成大卫林奇对人类精神的思考。从前两季中我们就知道,纳丁的精神一直不稳定,和艾德的关系也一向冷淡,如今她沉迷于杰柯比医生的直播,成为消费主义社会的典型。杰柯比医生从前就不正经,如今利用纳丁这样的妇女做起了直播,当上了公知,不断的抨击时政,喊出一套闪亮的口号,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卖掉自己的铲子。遭遇鬼打墙的老荷恩,迷失在了树林里找不到出去的路,神经也被饿晕了,自己的望远镜居然还“杀”了理查。二十五年前美丽迷人性感的奥黛丽,她的生活并不好,理查的父亲不知去向,她成为一个“武大郎”的妻子,如今又肥胖丑陋又令人厌烦,总是为一些芝麻小事跟丈夫吵架。还有众多精神不正常且与世界格格不入的龙套角色,都是大卫林奇对人类精神的刻画。 整个《双峰》第三季有众多优秀的段落与闪亮的惊喜,而且与同样出色同样优秀段落众多的《银翼杀手2049》的高深相比,《双峰》中的段落相当平易,充满黑色幽默。比如库珀在赌场的大赚,还有库珀工作第一天的遭遇就令人捧腹大笑。道基的掰手腕场景,因车位问题导致的道基两位手下(由蒂姆罗斯和詹妮弗杰森李饰演)的可笑的意外死亡,两位表情丰富的黑帮赌场老板都为《双峰》第三季增色不少。论惊喜无疑是劳拉邓恩出演库珀录音机中提到的黛安,娜奥米沃茨出演道基的老婆,大卫林奇的粉丝都知道这两位演员。要论感人的段落那就更多了,夜幕下迟暮的库珀站在雕像前无家可归的场景充满宿命般的悲伤,因毒品肇事的理查对祖母的洗劫,让人想到《发条橙》,还有片中众多悲剧。当然也不要忘了第十七集中库珀把劳拉从红房子中救出,改写了原来的世界观后的片尾,歌唱家在红房子的幕布前唱歌召唤劳拉回来,非常感人。 《双峰》的第三季也许是大卫林奇的最后一次致意,但这一次的回归无疑是瑰丽的,大卫林奇的个人风格让《双峰》的世界变得迷人,让人着魔。恐怕再无人能制造如此富有诗意又充满鬼畜的迷人的瑰丽世界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峰的更多剧评

推荐双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