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罪无期 活罪无期 暂无评分

墨分五色,人心斑驳

菜籽菌
2018-02-07 22:14: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年下了一场十年一遇的大雪,覆盖了马路车辆、草丛灌木与亭台楼阁。经过几日严寒,松软的雪结成了冰样的块状,即使是阳光晴好的日子里也不轻易融化。在《活罪无期》中,男主就给自己的记忆蒙上了这样一层坚冰,他不愿触碰过往,但滴答的水声又成了他耳中美妙的音乐,让他如痴如醉。 以下影评含大量严重剧透,比较介意的同学不妨看完电影再来看。 剧情是小说家张醒脑子里不断出现他小说里写过/没写过的情节于是去接受治疗,治疗期间仍不断进行小说的创作,最后发现“小说”里的情节是他三年前经历的真事,而他的“真实”才是想象出来的。 之前看到视频底下评论说“影片采用诺兰式非线性叙事结构”,于是专门去查了一下相关名词,大概主要体现在将“真实”与“小说”穿插,同时加入大量闪回和回忆等表现人物内心想法加补充叙事。比如安霏对郑媺姗的欺负,第一次出现是解释郑随身带医疗包的原因,第二次出现貌似部分解释郑为什么拿起书砸安霏,其实这里也运用了蒙太奇手法,不同的镜头拼接在一起时,产生了各个镜头单独存在时所不具有的含义,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其实是观众自己推理的。而易佛和郑媺姗在一起的愉快时光等镜头,同样多次出现。 其实我觉得本片导演对诺兰的致敬更

...
显示全文

今年下了一场十年一遇的大雪,覆盖了马路车辆、草丛灌木与亭台楼阁。经过几日严寒,松软的雪结成了冰样的块状,即使是阳光晴好的日子里也不轻易融化。在《活罪无期》中,男主就给自己的记忆蒙上了这样一层坚冰,他不愿触碰过往,但滴答的水声又成了他耳中美妙的音乐,让他如痴如醉。 以下影评含大量严重剧透,比较介意的同学不妨看完电影再来看。 剧情是小说家张醒脑子里不断出现他小说里写过/没写过的情节于是去接受治疗,治疗期间仍不断进行小说的创作,最后发现“小说”里的情节是他三年前经历的真事,而他的“真实”才是想象出来的。 之前看到视频底下评论说“影片采用诺兰式非线性叙事结构”,于是专门去查了一下相关名词,大概主要体现在将“真实”与“小说”穿插,同时加入大量闪回和回忆等表现人物内心想法加补充叙事。比如安霏对郑媺姗的欺负,第一次出现是解释郑随身带医疗包的原因,第二次出现貌似部分解释郑为什么拿起书砸安霏,其实这里也运用了蒙太奇手法,不同的镜头拼接在一起时,产生了各个镜头单独存在时所不具有的含义,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其实是观众自己推理的。而易佛和郑媺姗在一起的愉快时光等镜头,同样多次出现。 其实我觉得本片导演对诺兰的致敬更高级的一点也许在于,通过电影叙事保持观众和主要角色认知的一致性。引用关灯拆电影的一段话:“当主角这么想的时候,观众也这么想;当主角被骗时,观众也被骗;当主角恍然大悟的时候,也是观众拍案击节的时候。”我一刷的时候,看前半段感觉很普通,按照给的线索推理,结果感受到了一个又一个反转Orz其中不是特别典型的一个是,张醒去见小幻,觉得和易佛去见郑媺姗的情景莫名相似,当时我就觉得,真实里是“幻“,小说里是“真(郑)”,还挺有趣的,结果最后小幻姓甄,不过她其实也确实是张醒创造出来的幻象。、 下面主要说说人物。由于看过《梦痕2唤醒》,我会自动把人物的名字和人物形象对应起来,比如郑媺姗——真美善,易佛-evil-邪恶,贺媂-haughty-傲慢,葛锐-greed-贪心,安霏-envy-嫉妒,芮杰-rage-愤怒,李紫依-lazy-懒惰。然而两部实际上是独立的电影,剧本做了非常大的改动,人物也变得没有那么脸谱化,所以部分对应并不那么准确。其实人物形象本来就是丰富的,不能简单地用一个词来概括,这一点要给编剧点赞。 首先是郑媺姗,按照电影的叙述顺序她的形象显得十分破碎,重新理一下大概是:从被易佛嫌弃到喜欢/和安霏是朋友-安霏脱单远离她-对葛锐施加暗示让他喜欢自己离开安霏-被安霏质问-数次被安霏打-被安霏撞、书被易佛捡起、捡到灵摆球-看见易佛为她和安霏争论-打碎镜子-催眠安霏并哭-(N天后)换黑衣服被询问,约见面-(N+1天)给安霏下指令-还灵摆球同时催眠易佛-(N+2天)跟着易佛破案、杀死安霏-被易佛催眠交代真相-给葛锐松绑被掐死 这里面郑媺姗在催眠安霏及以前穿的都是白色衣服,安霏失踪后第一次露面起穿的是黑色衣服,说明她内心的阴暗面暴露出来了,而片头出现的镜子内外一个动一个不动的灵摆球,也隐喻着人格分裂的发生(此时穿的是黑衣服)。可是她看到镜子里穿着白色衣服的自己想起过去种种之后明明亲手打碎了镜子,表达的大概是对自己过去人格的愤怒和攻击(所以也许这两个不是同一面镜子?我好无聊啊) 她内向而自卑,长期以来都只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安霏做朋友,拒绝其他女生和男生进入她的世界。安霏和她一起在走廊上喝饮料、说说笑笑,教她做蛋糕(虽然总觉得那些蛋糕并不丑而且是道具组从蛋糕店买来的,某个镜头配料表都露出来了),在她生病的时候照顾她,在她伤心时给她一个怀抱,那些都是她最美好的回忆,也许安霏脾气差,也有对她不好的地方,但那都没有关系呀,她觉得像她这么差劲的人,有一个安霏这样的朋友就是上天的眷顾了。她就像一个溺水的盲人,看不到稍远处的救生圈,安霏就是汹涌的海浪中,岸边伸来的一条麻绳,她唯有紧紧攥住将其作为救赎。可是有一天,平衡被打破了,安霏有了男朋友,不再和她呆在一起了,她手足无措,只想把她拉回自己身边,于是对葛锐进行了心理暗示,葛锐提到她的次数明显增多,敏感的安霏察觉到了这种变化,和她翻脸,出于嫉妒和不甘“变着花样折磨她”(比如开头把她书撞到地上和好几次闪回的把她逼到墙边踩她手的画面)。她发现即使安霏和葛锐分手了,她们的关系也回不到从前了(详见她听到的安霏在易佛面前对她的辱骂),于是心态越来越扭曲,跑去催眠了安霏并将其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想让安只属于她一个人,后来更是杀了安,给自己的理由是安会永远活在她心中。 以上是我根据郑媺姗哭着说的:“你骗人,除了安霏没有人会喜欢我在乎我。”和安霏说的:“你不知道那个贱人的内心有多阴暗。”脑补的电影中出现的安霏对郑媺姗前后态度如此不一致的解释:当温柔乖巧的闺蜜愿意成为自己的陪衬的时候,何乐而不为呢?但是她竟然想夺走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个时候安霏也是很痛苦的,片中媺姗的回忆里有安霏哭着对她说:“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他要喜欢你?”男朋友喜欢上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也是很难接受很受伤的吧,加上她本身极端的性格,于是把怨气都撒在了郑媺姗身上,随意打骂。后面回应易佛的时候,更是认为自己是占理的,别人管不着。这里面的安霏不是一个单纯的坏人,她同时兼具着两重受害者的身份(也许是三重?失去友情、爱情,最后还失去生命)。 然而,突然想到,如果媺姗没有对葛锐施加心理暗示(这只是一个很可能是错的假设),是葛锐因为安霏脾气差而注意到她的,易佛的推理错了,那郑媺姗其实没什么错,这样就可以一定程度上解释41:00左右媺姗听到易佛的表白后莫名愤怒而嘲讽的语气,伤人的话语。那些话与其说是对易佛说的,不如说是对自己的心理暗示,自己没有也没有资格喜欢别人,除了安霏别人不可能喜欢自己,心上长出锐利的毒刺,抗拒着他人的进入,一切的锅丢给心理暗示。但是一句“你这个笨蛋”总觉得泄露了某种隐秘的情感,就像贺媂被易佛挟持的时候也说了这句话。 而郑媺姗对安霏的感情,在第一遍看她自白的时候还是让我有些惊愕的,因为在此之前除了说她们是闺蜜都是展现的安霏对她不好的一面,这里却突然出现了“爱”,虽然是从易佛口中说出来的,第一反应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其实如果按我的理解,也许这既不是友情也不是爱情,而只是一种扭曲了的对失去的极度恐惧吧(郑媺姗内心反复回荡着“呆在我身边别走,别抛下我一个人”),就像我上文溺水者与麻绳的比喻(她催眠安霏的时候说的是:“你身在水中,你感到使不上力气,不用害怕,我可以帮助你”此时她相当于反转了这段关系,让安霏成为听话的那一个,这样就不会离开她了),在片中,由于失去过了一次,于是和别人分享也不愿意,直接升华成了独占欲想要“我要你的眼里只有我”。我认为,如果只有唯一的朋友,那么最好的朋友这个词是没有意义的,可是郑媺姗和易佛都偏偏强调这一点,也许是想用更多的形容词突出这个朋友的珍贵吧,在他们说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他们没有把彼此算进去呢? 郑媺姗对易佛,虽然她坚持她只是通过对他施加心理暗示利用他,而我也不知道易佛“没有谁能催眠我”的蜜汁自信是哪里来的,但是最后的最后出现的镜头里,媺姗摇晃着灵摆球对易佛说“我能永远永远活在你心里吗?”那是她还灵摆球那里,但是之前的镜头里没有,所以也许她对他的感情是犹豫?这样的话开头与其首尾呼应的那段话到底是指谁也就值得玩味了,本来我觉得是指安霏,现在觉得是指易佛。还是说这个镜头的意义在于说明郑确实催眠了易?(但是即便如此诉求的内容也是在他心里永远活下去而不是近期的操控,所以也许这里她已经为自己设计好了结局)而在在媺姗自白里面,她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要抛弃过去所有的一切,重新作为他所熟知的郑媺姗活下去,但这种想法只存在一瞬间。“在易佛把本片的主题“有时,真正在乎一个人,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试着让更多人住进你的心里,开始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对她说的时候,她明明也倒向了他的怀抱,看起来就像接受了他一样,并且在之后的破案过程中没什么异常,然而之后的一切发生得太快,最终悲剧的雪球越滚越大。 她和他被分到一个课题小组,她一直被他嫌弃,不管是研究还是蛋糕,直到有一天她把自己的想法拿给他看,竟获得了声声称赞,原来自己也是有用的。当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穿上黑衣服,他出声询问,她愣了一下,仍是那般温柔地笑着:“黑衣服,不好吗?”然而当他以劝说的语气让她发生了什么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的时候,也许只是想关心一下她,怕她出事,毕竟服装选择有时是可以反映人的心理状态的,但敏感如她立刻冷语回击:“怎么,不认识了吗?”她知道自己不再像原来那样单纯,但又怕“坏”的这个自己不被人接受,特别是不被原本好不容易认同自己的易佛接受。在走进教学楼,易佛说贺媂危险的时候,她主动说:“危险吗?真正危险的人是不会那么容易被看出来的吧”也许已经是在提醒易佛注意自己了,至于为什么,也许可以解释为脑子里两种念头在斗争?(不想轻易用人格分裂或者精神分裂的概念,可能不太准确)不过也有可能是暗暗鄙视一下易佛,他没有看出自己的危险。或者只是为了说到解剖刀?但她怎么知道易佛一定会想到解剖室呢? 对郑媺姗有一个疑问是她为什么要给葛锐松绑。因为他被贺媂绑了所以听从易佛指挥解救他?(这也许是电影中的解释)知道他精神状态危险想让他杀了自己偿还罪孽顺便让易佛永远记住自己?(有点狠啊而且这样的话怎么让安霏活在她心里呢?)想让他杀了自己这样就能和安霏一起死了?(其实这些都只是我的脑洞而已)因为葛锐跑走郑媺姗追他的时候特意拿上了灵摆球,回来就说找不到葛锐了,也许其中她催眠了葛锐也说不定。 而且在她进实验室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的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我眼花也有可能)。 还有就是让她一个人去报警的时候她为什么拒绝?大概是如果报了警,她不确定易佛会不会为她作证,她想在成为嫌疑人之前和易佛多呆一会?最终易佛妥协。这里他们俩对望了好几秒,感觉应该是有心理活动的。 好吧篇幅安排有点不合理了,下面说说易佛。他一开始出场也是穿的白衣服,后来在被车撞之后外面披了一件黑大衣。因为郑媺姗的黑白衣服对应时期太明显了,导致我也开始想他这个主角身上是否有恶的地方,毕竟他叫易佛。 他知道葛锐是花花公子,还帮他分析女孩投其所好,并不管之后的发展和后果。芮杰骂他狗仔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他去催眠安霏,只因为灵摆球遗失而在最后一刻失败,而原因只是安霏扬言说要让郑媺姗原形毕露。他跟郑说:“我没有催眠安霏,可她依旧失踪了。”言下之意是本来催眠成功的话,安霏也会失踪。这样想想突然不寒而栗。 为了保护郑媺姗和葛锐,想要催眠葛锐让他忘记芮杰和安霏,忘记那天发生的一切。(这条待定,只是觉得那里他的眼神很可怕,而且很自作主张) 由于过度相信自己的推理,间接导致了郑媺姗被葛锐掐死。 由于愤怒和冲动,又亲手掐死了他最好、唯一的朋友葛锐。 最后一条其实已经可以算罪名了。这里想讨论一下影片标题《活罪无期》的含义,这句话在影片中是隔着门从王医生口中听到的,其实这四个字用在谈话中是很奇怪的,不过王医生本来从头到尾就很奇怪。我之前曾想过既然最后活着的杀人凶手只剩易佛了,那他怎么没有去坐牢,反而能写了三年的小说,接受了三年的治疗呢?直到我看到抽屉里的病历检测报告,标题是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内容有XX人格分裂症(暂停了很多次还是被阴影挡住看不清),癔症性精神障碍(分离型癔症),无民事行为能力,无危险性。法律上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指不满十岁的人或不能辨识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易佛已满十岁,所以这里指易佛受到三年前的打击后属于不能辨识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像此类病人同时也是可以不负刑事责任的。大概编剧也是这样想的吧。但是这里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易佛是在杀人之后才因为无法接受现实催眠自己,把自己想象成小说家张醒的,那么在他杀人的时候其实不属于发病状态,就这个问题我咨询了一位学法律的同学,她是这样说的: “(杀人后发病)要不要负责是学说争议点,杀人时有病是一定不用负责的,但承担刑事责任的目的不仅是惩罚还有教育和预防,有人认为惩罚正在发病的人不能起到改造效果所以不应当惩罚,认同这种学说的人应该是认为等到病好了再罚;当然也有人认为杀人后发病并不能阻却刑法惩戒功能。按现在的人权保护来看,应该不要坐牢是发展趋势。我觉得呢,不是不用承担,责任依旧存在,只是延后了,比如他如果第二天病好了照样要坐牢” 那么姑且影片也算合理吧,毕竟是学说争议点,而且他杀人的时候目击者只有贺媂一个人,到底什么情况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在三年前的事件处理中,贺媂应该帮了他大忙。 但是就算死罪可免,他也付出了三年的自我囚禁。至于他最后有没有解开心结,我想这应该没有确切的答案。他也许可以正常生活下去,接受贺媂的爱,但愧疚和自责也会一直存于他心底,这是活罪无期的意思吧。 他对郑媺姗,如果是最后按贺媂的说法,他是出于对郑媺姗的思念和愧疚想象出了女朋友甄小幻,那么他内心是把郑媺姗当成女朋友了。如果只从易佛的角度说,不讨论媺姗是否对他施加了心理暗示的问题的话,这段感情其实还是很美好的。他一向对自己的分析能力感到骄傲,甚至打算独揽研究小组的研究,结果发现被他忽视的组员其实对心理创伤的研究很深,他们原来有着共同的理想,她为此送了一个灵摆球给他,鼓励他坚持理想,他随身携带。她还做蛋糕给他吃,他收下时总要嫌弃蛋糕丑,就像帮她捡个书都要骂她笨一样。在他听到葛锐喜欢郑媺姗的时候,脸上的惊讶、无所适从表现得实在太过明显,明显到我当时都想质疑演员的演技过于浮夸。也许,他把她当成了内心的珍宝,还在上面盖了沙土,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她的好。而和她解释手肘受伤的原因的时候,嘴上说着不用和她一起泡图书馆,一起做实验,一起写论文,不用大晚上还被她叫出来验证什么黑暗效应,所以高兴得摔跤,眼里却满满是她的身影。(这一段是我最喜欢的两人的互动了)回忆中,共谈同读看夕阳,白衣飘飘,那是最美的时光,每每想起时嘴角都会温柔地翘起。 其实就算是有心理暗示,那又如何呢?可能她只是对自己的魅力不够自信,想让他喜欢自己,而且除了利用他做了证人,也没有利用他做其他事,并不是她说的“从头到尾你只是一个利用品而已”。甚至,“利用他做证人”都只是他的推理,如果这个推理是错的,郑媺姗将错就错说出那些愤怒嘲讽的话就顺理成章。(这里最让我搞不懂的其实是郑媺姗明明只对安霏说“明天中午,你在教学楼躲好”就关上了柜门,安霏是怎么正好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冲出来的?而且手上拿的裁纸刀是真真向她去的,她难道那么相信易佛的身手?或者是剪辑的问题没有让我觉得她说了很多话?)也许她原计划并不想杀死安霏,只是安霏脱离了催眠状态伏击他们,她为了救易佛再加上想起安霏对她的虐待内心阴暗面助推才把安霏拍死的(感觉我脑洞又一次突破天际) 真的很想学郑媺姗对易佛大喊一句:“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吗?”这个时候她心里应该是辛酸又痛快的(我瞎说的)由于这部影片大部分跟着易佛的视角走,导致我们很自然会认同易佛的推理,他的推理有些正确,有些错误,有些则留有想象的余地。 而当他看到媺姗被葛锐卡住了脖子之后,立刻冲上前把他拉开,打他,掐住了他的脖子,一边打他的脑子里出现的是葛锐和他相处的片段,对他说过的话,于是他松开了手,但一想起郑媺姗和他相处的点滴,他又想掐上去。这里也许可以看出来,他说郑媺姗是他最重要的人所言非虚,至少比葛锐的地位高。影片中有两对最好的朋友,都有一黑一白的时期,那时他们相互依存,最后都是黑化的白的杀死了黑的,令人唏嘘。 葛锐 一上来就被诊断为”发情期”,还被叫做“花花公子”,但是后面也说“内心藏着深深的孤独,近乎绝望地一次次尝试寻找真爱的感觉”。其实人设有一点点像任逸帆(《一起同过窗》真的很好看啊)被兄弟叫“一脸傻样”,被女友叫“傻大个“,傻吗?也许吧。片中他给李紫依过生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还是白色的。 和带着李紫依的芮杰相遇那一场,镜头扫到他食指上戴了戒指(啊突然发现开头易佛推理的时候就突出了,那个时候他的目标还是郑媺姗,这段可能不怎么准确),食指上戒指的含义是“目前单身,期待爱情”。后来他又约李紫依出来,举着玫瑰花,看上去有想复合的迹象(破碎的信纸上写的是“紫依你再给我”后面大概率接“一次机会”),但之前芮杰又说“你还嫌伤她伤得不够深吗?”看来也是一段孽缘。 在易佛的回忆中,有他说的这样一段话:“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够义气,将来你有了女朋友,一切花销包在兄弟身上。”他对易佛真的很好,从在他饿肚子的时候以打赌为名请他吃饭(虽然顺便要到了李紫依的联系方式,虽然他有点看不起易佛狼吞虎咽的样子),到他知道易佛也喜欢郑媺姗的时候立刻选择放弃祝他们幸福。 葛锐家境应该比易佛好,可其实两人完全不是所谓老大和狗仔的相处模式,开场易佛拽拽的对他一脸嫌弃把他推开,他却不断地凑上去主动勾肩搭背,他对这段友情的患得患失感可能更强一些,需要反复确认,就像他会问易佛“我是不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在他幸福地坐在小电驴上手抱着前面人的腰左看右看时,我看到的不是基情,而是大龄儿童被接回家的安全感。所以他在杀死人后,想到的不是找老师、报警,而是来找易佛,易佛在他心里,就是解决方案。 贺媂 按陆雅婷小姐姐在花絮里说的那样:外表看上去很高冷,一心只想着实验,其实内心很柔软,很愿意为易佛付出。比上一部的设定复杂了不止一点点。 首先是十分厉害,帮老师代课,进实验室做自己的研究。 对其他人的态度,可以从那个给她递情书却被她叫过去当实验对象的男孩子看出来,不过她说的也在理,她从没强迫过任何人,不过很好奇她的实验样本都是这样募集的吗?这样分布不会太集中吗? 而她对易佛的态度是特别的,在易佛目送郑媺姗的镜头里,出现了贺媂的正面和侧面,一袭白大褂,注视着一个视线在别人身上的人。他们在走廊里相向而行的时候,紧紧盯着对方,镜头快速来回切换,有一种暗暗较量的感觉。 她和他说:“我们是同类”但后来又对他失望透顶,说出了:“我们不是同类”。说是同类,是因为他们同样优秀而骄傲,但高处不胜寒,正如她拒绝那个男生一样,易佛也对教室里叽叽喳喳的女生不屑一顾,同样的,男生认为她危险,女生认为他神经病,她欣赏他的才气,于是想邀请他加入研究。说“不是同类”,是在葛锐逃走易佛情绪化迁怒于她之后,言下之意大概是自负和骄傲还是有区别的。(其实我想吐槽的一点是,那边还躺着一个心脏病突发的妹子啊!你居然在这里斗嘴?鄙视完对方才意识到““不好,来不及了”) 印象比较深的是两个巴掌,在他悲痛万分干扰治疗的时候给他一巴掌“还嫌不够乱吗”,在他濒临崩溃大喊“你们不懂我的痛苦”的时候给他一巴掌“你以为有心理创伤的只是你吗?”真的很像熊孩子的妈妈的感觉啊。(男主真是经常挨巴掌,安霏还打了一个) 为什么在郑媺姗和葛锐先后被掐晕的时候,贺媂不顾易佛的强烈要求,选择先救葛锐呢?我想,不是因为葛锐后被掐,不是因为她视郑为情敌,而是因为葛锐是被易佛掐脖子的(我猜指纹应该可以验出来的吧),如果死了是易佛的责任。 在易佛化身张醒的三年里,她成了他女朋友,但却要配合他的幻想,成为甄小幻,从穿着到行为都像郑媺姗。她的白衣服和郑媺姗一模一样,黑衣服大致一样(没有更多镜头佐证,忽略剧组省钱论的话也许是为了唤起他的记忆),约会地点一样,送蛋糕的行为一样,娇羞恼怒的表情让我同样是到她换回白大褂才发现贺媂和甄小幻是同一个人演的,这里夸一下演员的演技。但是她不想被说“像她“,即使知道真相,仍然自欺欺人地强调“你是以我为原型创造的她,现在怎么变成我像她啦!”但是三年前,是张醒想象出了甄小幻除了脸的所有细节,贺媂主动为了治疗扮演,还是贺媂引导他把自己当作女朋友,张醒却只认郑媺姗的模板呢?(我想的是不是有点多) 有一个奇怪的点是王医生嘱咐贺媂,这次不要再感情用事了,难道她之前感情用事过?她做了什么呢? 为什么张醒写的小说都没有结局呢?他是怎么一遍一遍地写下这个故事的呢?每次想起结局的时候再次无法接受再次自我催眠吗?为什么本子上都有明显的撕过的痕迹呢?影片中这一次,结局是贺媂告诉他的,这真的就是真正的结局吗? 张醒 张开眼睛,清醒。为什么我没有把他和易佛放在一起写呢?其实是化妆太好了我看到演员表才知道是一个人演Orz但是其实张醒是有明显的特质的,易恍惚,冲动易怒。对于“易佛“这个身份,他是抵制的,大喊”我是张醒!不是易佛!”在他看到情节发展之后,嘟囔着的:“我又看到了,我又看到了!灵感,灵感乍现啊!”那种状态是很不正常的,甚至有些可怕。他的衬衫是蓝白细条纹,病人的颜色,他整个人还处于病态。(清醒之后的易佛就又穿白T恤了) 王医生 感觉妆还是没有化老,看上去略奇怪。眼神的游移,各种挑眉,让我早早的把他定为了心中最可疑的人最后身份竟然是教授?虽然三人合影在片头王医生讲话的时候“呲呲呲呲”闪现了四次,不暂停是看不清的,也算暗示吧,最后拿出来当作真相的佐证。影片倒数第二个镜头是王教授拿着照片突然露出惊讶的表情,配上音乐,让人心里一沉,难道另有隐情?他们这是打算拍第二部? 芮杰 确实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说话阴阳怪气血口喷人,遇到事情血气上头用暴力解决问题,男孩子们要引以为戒。但是如果按易佛的推理,他撒谎,给心理暗示,引葛锐上钩的话,他当时说的话其实根本没什么实际意义呀?这里没看懂,还是这里只是易佛在安抚葛锐? 李紫依 苦命的妹子,不知道她和葛锐到底有什么故事。她的死因我其实没看懂,是带药带成了空瓶子吗? 感觉这里面的人物走路特别容易撞到也特别容易掉东西,安霏撞郑媺姗是故意的,但易佛帮媺姗捡书时灵摆球滑落就是个意外,贺媂和芮杰的碰撞影片中没有直接表现,便签掉落正好黏在了他脚底也是概率极小的事情,而正是这两个意外促成了大部分悲剧的发生。还有就是易佛被车撞到擦伤了胳膊,不想让媺姗看到担心于是披上了黑风衣,这里给易佛的服装变化显得比较自然,但内白外黑的搭配也许预示着他作为代表正义的侦探却因为巧合、自负和冲动犯下了无法弥补的罪过吧。(其实这里我想吐槽一句,他去追葛锐的时候明明把黑风衣脱下扔在了地上,楼梯上也穿的白衣服,到了草地上怎么又穿上了呢?折返回去拿也不是不可以,但这里有何寓意吗?) 即使是被人看作黑的代表的墨,也有焦、浓、重、淡、清的运用,可以绘出五彩世界的神韵,也可以画出茫茫雪景;被人看作纯白无暇的雪,覆盖的也许是污泥垃圾,也最易被脏污,铲到一边;服装组坚持主角团穿黑白系列,也许是为了暗示人物形象,但人心复杂,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存在,善恶对错有时也没有明显的界限。 整体色调调得偏蓝绿,因为很多场景发生在室内,也有些在夜晚,应该是也是想营造一种悬疑气氛。包括开头失踪加没有信号(与外界联络方式)也是经典悬疑开头模式。(然而既然信号塔维修,开头葛锐手机一响说有点事情要先走又是哪里来的消息呢?一般信号塔同时管无线信号。算是一个小bug吧)部分回忆偏灰,而治疗室内灯光偏暖。最后两人对话发生在傍晚,光效十分梦幻。 音效、音乐和剧情配合得还是很好的,一开始的音效一下奠定了悬疑片的基调,神夏中用到的推理背景乐出现很好地营造了气氛,片中运用的几段原创配乐也很出彩。最喜欢的是戳手臂那里,音乐和动作完美同步。 诺兰电影的另一大特点是,每一部电影都有一个便于记忆的小物件。本片被冠上了“诺兰式电影“的名头,片中也有灵摆球作为最大的线索,片头就出现四次,现实中叫醒出现一次,回忆中的送一次,捡到一次,还一次,易佛两次被打断的催眠,郑媺姗对安霏的催眠,去给安霏指示时放在台上,最后出现的郑媺姗对易佛的问题。我对催眠的了解不多,虽然神夏里对夏洛克跳楼的解释也是华生被催眠了,但还是疑惑这种情况真的不会反抗吗? 《精神分析引论》,另一个在”梦境”与“现实“中都出现的东西(刚开始谈话的时候台面上有),易佛给葛锐拿去装沉稳的是它,易佛写报告参考书有它,安郑相撞的时候掉落的是它,安霏故意拂下桌子的是它,最后打死安霏的1/2可能性是它(之前镜头有,打的时候没看清是哪本),其实我也是去查了才知道这本书是弗洛伊德写的,很厉害,用这本书大概是为了符合心理学专业大三学生的身份吧,并不是很了解。而且这本书比较厚砸人能致死也许也是一点,因为片中也出现了其他书。 最后说说“我能在你心中永远永远的活下去吗?“这句话,结合最后一幕我还是觉得是对易佛说的,她是喜欢易佛的,她对安霏说的话是:”你会永远活在我心里“,然后她杀死了安霏。(所以我总觉得她的死也不是意外)至于爱人和最重要的人,最好的朋友的定义,我就不放在里面搅合了,我已经晕了理不清了,我总觉得易佛也没理清楚就说自己理解媺姗的痛苦,媺姗居然还被他说服了的样子,略奇怪。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罪无期的更多影评

推荐活罪无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