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7.2分

最美好的爱情不过如此

不知道又怎样
2018-02-07 21:55:52

萧红小时候,祖父摸摸她的头苦着一张脸念叨,快快长大,长大就好了。可惜长是长大了,只是没好。

初中毕业家里人逼婚,可她偏不,她要读高中读大学,要念书。跟着有妇之夫的表哥[陆哲瞬]私奔北平,声名狼藉却遭到抛弃。回到家里被父亲软禁十个月,又逃到了哈尔滨,因为经济拮据,只得投靠曾经指腹为婚的[汪恩甲]。终于有钱剪掉长如枯草般的头发,暴食一顿像样的饭菜。同居半年,身怀六甲的萧红再次被抛弃在窄小的出租房里。

那一年,她才二十岁。对一个男人的归来抱有幻想,心底的沧桑却催促着生出了白发。也是在这个时候,萧红认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男人[萧军]。

“去年在北平,正是吃着青杏的时候,今年我的命运比青杏还酸。”

只这一句诗,激起他心中的涟漪,这个蓬头垢面脸色苍白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成了他‘认识过的女性中最美丽的人’。文人贫穷的浪漫,是给这个女人留下身上仅有的五角钱,然后步行十里路回家。

二萧在哈尔滨住下,仅靠萧军当家庭教师和借债勉强度日。这段挨饿受冻的时光是全片最喜欢的部分,也是最温暖的存在。

一块干硬的面包两个人分着吃,挣了点钱便挤在擦肩而坐的小饭馆放肆点上一小碗肉解馋。她说,

...
显示全文

萧红小时候,祖父摸摸她的头苦着一张脸念叨,快快长大,长大就好了。可惜长是长大了,只是没好。

初中毕业家里人逼婚,可她偏不,她要读高中读大学,要念书。跟着有妇之夫的表哥[陆哲瞬]私奔北平,声名狼藉却遭到抛弃。回到家里被父亲软禁十个月,又逃到了哈尔滨,因为经济拮据,只得投靠曾经指腹为婚的[汪恩甲]。终于有钱剪掉长如枯草般的头发,暴食一顿像样的饭菜。同居半年,身怀六甲的萧红再次被抛弃在窄小的出租房里。

那一年,她才二十岁。对一个男人的归来抱有幻想,心底的沧桑却催促着生出了白发。也是在这个时候,萧红认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男人[萧军]。

“去年在北平,正是吃着青杏的时候,今年我的命运比青杏还酸。”

只这一句诗,激起他心中的涟漪,这个蓬头垢面脸色苍白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成了他‘认识过的女性中最美丽的人’。文人贫穷的浪漫,是给这个女人留下身上仅有的五角钱,然后步行十里路回家。

二萧在哈尔滨住下,仅靠萧军当家庭教师和借债勉强度日。这段挨饿受冻的时光是全片最喜欢的部分,也是最温暖的存在。

一块干硬的面包两个人分着吃,挣了点钱便挤在擦肩而坐的小饭馆放肆点上一小碗肉解馋。她说,都这么多菜还是不要肉丸子了,眼神却移不开。他宠溺地笑,肉丸子还带汤,来一碗!他在落了雪的街头蹲下身去,解开自己的鞋带续上她坏掉的。

“电灯照耀着满城的人家,钞票带在我的衣袋里,就这样,两个人理直气壮地走在街上。”

美好的爱情,不过如此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影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