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他成了香港电影的海报教父

Clyde
2018-02-07 21:14:11

大约十年前,我特别喜欢收藏老港片的九区DVD,这些DVD中,有不少封面是用的是当年的手绘海报。大明星们在这些手绘海报中,表情、肢体动作都比较夸张,却又与他们本人十分神似。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人吓人》(1982)、《我爱夜来香》(1983)等DVD的封面,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些封面上的大明星都画得很Q,并不知道它们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更不清楚它们的背后是一位电影海报大师。

其实,二十多年来,阮大勇作为香港电影的海报教父,只存在于一个极小的圈子中。这个小圈子由电影圈的资深人士、漫画家、海报收藏家等构成。

2016年,许思维导演的纪录片《海报师:阮大勇的插画艺术》问世,阮大勇终于从那个极小的圈子里走出来,出现在普通影迷的视野中。

2017年,阮大勇获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专业精神奖,这算是对他作为香港电影海报教父的身份和地位进行了“官方”确认。

1、唯一的一次主动

阮大勇说,不管是当年画海报,还是如今被人称为“海报教父”,这一切,基本上都不是他主动争取来的。

阮大勇性格内向,不善人际关系,因此,他极少主动去争取什么。在他的海报生涯中,他唯一一次主动争取的工作机会是画《半斤八两》的海报。

...
显示全文

大约十年前,我特别喜欢收藏老港片的九区DVD,这些DVD中,有不少封面是用的是当年的手绘海报。大明星们在这些手绘海报中,表情、肢体动作都比较夸张,却又与他们本人十分神似。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人吓人》(1982)、《我爱夜来香》(1983)等DVD的封面,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些封面上的大明星都画得很Q,并不知道它们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更不清楚它们的背后是一位电影海报大师。

其实,二十多年来,阮大勇作为香港电影的海报教父,只存在于一个极小的圈子中。这个小圈子由电影圈的资深人士、漫画家、海报收藏家等构成。

2016年,许思维导演的纪录片《海报师:阮大勇的插画艺术》问世,阮大勇终于从那个极小的圈子里走出来,出现在普通影迷的视野中。

2017年,阮大勇获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专业精神奖,这算是对他作为香港电影海报教父的身份和地位进行了“官方”确认。

1、唯一的一次主动

阮大勇说,不管是当年画海报,还是如今被人称为“海报教父”,这一切,基本上都不是他主动争取来的。

阮大勇性格内向,不善人际关系,因此,他极少主动去争取什么。在他的海报生涯中,他唯一一次主动争取的工作机会是画《半斤八两》的海报。

1975年,当时在广告公司工作的阮大勇因一次偶然的机会获得了给许氏兄弟电影《天才与白痴》画海报的工作。

现在看来,《天才与白痴》的海报肯定不是阮大勇最好的作品,但它得到了许氏兄弟的认可,而阮大勇的个人风格也基本确立了。

完成“处女作”后不久,阮大勇得知许氏兄弟正在拍摄《半斤半两》,他便通过朋友的关系,去到片场,毛遂自荐给他们画海报。

许冠杰因此专门约见了阮大勇,并敲定让他来画海报。而阮大勇也表现出色,拿出了他海报生涯中的第一张经典之作——他在《半斤八两》的海报中的放大镜放入许冠英的大头照,绝对是别出心裁的创意。

这虽然是阮大勇海报生涯中唯一的一次主动争取的工作机会,却也是非常关键性的一次。

《天才与白痴》和《半斤八两》的大卖,让很多电影公司的老板相信,只要请阮大勇画海报,电影就能够大卖——他的海报非常“吸睛”,对吸引观众进场观影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此后,阮大勇成为了嘉禾、新艺城、邵氏等当时得令的电影公司争抢的海报师。

从1975年到1992年,约18年的海报生涯中,阮大勇创作的电影海报到底有多少,他自己并没有算过,各个机构和收藏者,也没有准确的数据统计,就目前“出土”的部分来看,有200多张。

阮大勇从事海报绘制工作的18年,差不多也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18年——他的海报是香港电影最辉煌的时代的见证。

2、中西合璧,自学成才

阮大勇自幼爱画画,纯粹出于天赋与爱好,他并没有专门学习过绘画。

阮大勇的父亲“略懂”画,而他的母亲精于刺绣,他身上有着非常好的绘画基因。

阮大勇初中毕业后到香港投奔自己的父亲,此后再也没有受过正规教育。

阮父知道自己的儿子爱画画,也画得不错,但他认为画画不能当饭吃,便设法安排阮大勇进了纱厂工作。

所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阮大勇因其绘画才华,一再得到贵人相助,最终进了当时知名的广告公司工作。

有意思的是,阮大勇不会英文,但帮助他进出版社进广告公司工作的“贵人”都是“洋人”,而他所服务的出版社和广告公司,也都是“洋人”开的。

9年的广告生涯(1966——1975,格兰广告,1975年开始画电影海报后,阮大勇仍然在广告公司上班,八十年代初才开始专职画海报),对阮大勇的海报生涯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阮大勇画的海报,可谓不洋不中,独具一格。

他的笔法、上色,都有中国绘画的影子,而他夸张、幽默的风格,又是传承自国外的漫画。

如果不是长期在广告公司工作,阮大勇可能不会去接触那么多的西洋漫画,也就不会有如此漫画式的“阮氏海报”了。

阮大勇最喜欢的画家是李可染,他的画室的“雅号”便叫“染墨斋”。

李可染是将西画技法融入中国水墨画的大师。

阮大勇虽然没有师承李可染,但他在精神上和李可染是相通的——在绘画艺术的追求上,破除门户,洋为中用。

阮大勇的电影海报所呈现的风格,是不可复制的,因为他的画风的形成,靠的是悟性,而非理论与技巧。

3、“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画画。”

在成为职业画师之前,阮大勇在“自由创作”中享受了画画带来的乐趣。

但当画画成为职业,成为稻粱谋,阮大勇更多的感受是痛苦,而非快乐。

回顾自己的海报生涯,阮大勇说:“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画画。”

电影公司给了素材,便限期交货。

阮大勇是个认真的人,不会随便交货。

而长期从事海报绘制工作,再多的才华,再多的灵感,也会有不够用的时候。

这时候,阮大勇只能逼自己去创作,在枯燥与困境中工作。

1992年,阮大勇退休,携家眷移民新西兰。一直到2007年回流香港之前,整整15年,阮大勇放下了画笔。

期间,香港电影界的大佬曾重金邀请他出山,他不为所动。

阮大勇的电影海报艺术足以传世,但他的“成就”也曾经带给他巨大的痛苦——他是一个画“伤”了的大师。

4、最好的作品

除了电影海报创作,阮大勇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系列创作,那就是给曾风靡一时的《玉郎漫画》画封面。

《玉郎漫画》1984年创刊,1992年停刊,共发行263期。其中,大部分的封面是由阮大勇创作的。

《玉郎漫画》囊括了当时香港非常多的优秀漫画家,但封面创作却交给阮大勇,可见阮大勇当时在香港漫画界的超然地位——事实上,当年在《玉郎漫画》任职的漫画家,不少人是阮大勇的粉丝。

要在阮大勇创作的电影海报和《玉郎漫画》的封面中找到他的代表作并不难——阮大勇的好作品太多,粉丝心中的“最好的作品”各有各精彩。

但在我心中,阮大勇最好的作品却是他在2007年重拾画笔时为亡妻画的两幅素描画。

这两幅画,阮大勇画的分别是阮太太年轻时和老年时的样子,饱含深情。

年轻时的阮太太长得有点像桂纶镁,秀美动人。

也许,一段美满的婚姻才是支撑阮大勇成为香港电影海报教父最重要的力量。

5、香港电影已经配不上阮大勇的电影海报

近年,阮大勇再度“走红”后,邀请他绘制海报的片方应该不在少数。

时隔25年,阮大勇再度出手,给2018年1月公映的谷德昭导演的喜剧《卧底巨星》绘制了海报。

可是,《卧底巨星》却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烂片——这部荒腔走板的香港电影已经配不上阮大勇的电影海报。

回归创作的阮大勇,状态大勇。

2007年重拾画笔以来,阮大勇基本上是“自由创作”,创作了许多心之所至的作品。

从这些作品来看,阮大勇的画风有所改变,不少作品是偏“写实”的。

他晚年的创作成就现在不好下结论,但他勇于改变、勇于探索的精神,却是真正的艺术家的本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海报师:阮大勇的插画艺术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报师:阮大勇的插画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