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5分

大师杰作

Terence_W_Yang
2018-02-07 看过

当《魅影缝匠》开场时,音乐响起,全场屏住呼吸。接下来,我们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来自卢森堡的新人薇姬·克里普斯饰演的Alma,在一个平静但充满律动感的固定镜头中,开始讲述一个故事。精致的火光可能是这场戏唯一的光源,它不稳定的光线照在女主角的脸上,被35mm胶片摄影机记录下来,万众期待的保罗·托马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下称PTA)的第八部剧情长片就从这里开始。可以说,从来没有一次,PTA的电影会以如此简洁的方式开场。回想近二十年前的群戏大作《木兰花》(Magnolia, 1999),可能有着这世上最炫目的开场方式,华丽的长镜头和夺目的剪辑立刻将我们抓住;而《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 2017)不一样,它没有群戏,几乎没有格局,只有三个主要角色,但它缓慢地,而且以最优雅和最恐怖并存的方式,将每一位观众捕获。

Alma介绍的这位叫Reynolds Woodcock的角色,名字虽然陌生,但似乎对于我们而言已经是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了,因为他的扮演者正是丹尼尔·戴-刘易斯。这位以活在角色中而闻名的方法派表演大师已经反反复复地证明了自己,所以当我们看到银幕上这位深邃严谨固执的时装设计师Reynolds时,自然就把他和戴-刘易斯本人的特质想到一块去了(事实上是戴-刘易斯和PTA一起完成了本片的剧本),自然还有众多PTA电影中盛气凌人的主角们。一段紧凑而流畅的蒙太奇拉开了“伍德科克”家的一天,配上的则是强尼·格林伍德的配乐。格林伍德已经是第四次和PTA合作了,显然这是他们合作最成功的一次。PTA电影的一大特点在于极强的音乐性,影片中甚少有没有音乐的段落,而音乐往往带领着电影的节奏,不仅现代戏如《木兰花》如此,对于《魅影缝匠》这样的一部设定在英国的古典风格作品更是如此。钢琴与弦乐组成了配乐的主体,镜头优雅地移动在伍德科克的大宅中,效果浑然天成,几乎每一段戏都有属于它们的配乐,如同交响乐中的乐章一样。而到了合适的时刻,沉默和寂静代替了乐曲,也可以说是打造了另一种更加摄人的乐感。PTA在本片中亲自担当摄影指导,同时也彻底摒弃了其早期作品中肆意飘荡的长镜头,变得更像是库布里克在《巴里·林登》中那样的古典画式的构图。这也是PTA的剧情片首次发生在美国(尤其是他的老家加州)之外,意味着这部作品也将是他生涯中最为独特的作品。

虽然《魅影缝匠》打破了一系列PTA电影的常规,大多数观众或许依旧会认为这将是一部严肃到底的年代戏,事实上并不如此。PTA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戴-刘易斯事实上是个特别幽默的人,并非所有人想的是个严肃的表演家;而电影正也是因为戴-刘易斯等人的表演而变得离奇的幽默,甚至有令人捧腹的诡异感。影片确实是围绕一个裁缝展开的,但意想不到甚至听着奇葩的元素总是在适合的时机登场,这里为了不剧透也就不多阐述。同时,我们可能认为这是一部镜头呆滞固定的“艺术片”,事实上本片这和这种预期也是相差略远。如果要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定义本作,我会说它是“鬼影”一般的,正如片名所指一样,一种能以各种奇怪的方式渗透进观众大脑中的鬼魂。影片中充满了不稳定性,它的神秘莫测驱动着我们的好奇心,就像Reynolds遇上Alma这件事一样神奇。一个场景:Reynolds疾速行驶在乡间的道路上,画面泛蓝,镜头从车背后拍摄,还有意无意地跟着车身晃动着,和之前室内稳定平静的推镜头完全相反;下一个镜头我们从远景拍摄同一车辆,太阳的炫光与疾驶在弯道上的汽车相映成趣(我向你保证这电影真的不是竞速片)。这里,我们被强调了男主角驾车的快速和危险,在近几年的电影中,甚至包括那些追车戏泛滥的特效大片在内,这样一组极度不稳定的行车镜头堪称罕见,而这么一个看似不大重要的小段落,似乎也暗示了Reynolds高度机械化的生活方式,事实上是一触即破的。

而去破除甚至毁灭Reynolds的这种生活习惯的人,正是Alma。PTA在谈到本片创作时说他希望找一个陌生的演员来出演她(让我们带入进戴-刘易斯的状态?不胜荣幸),而薇姬·克里普斯证明了自己是不二人选,甚至在某些时刻展现了几乎能压倒戴-刘易斯的威力。至此,一个艺术家与缪斯的爱情故事渐渐演变为了一场博弈、一场危险的“游戏”。与此同时,介入这博弈的中间力量——Reynolds的妹妹Cyril(PTA为莱丝利·曼维尔量身定制的角色,后者也凭借在本片中的表演拿下了奥斯卡提名),开始逐渐吸引我们的眼球。在观看本片的几场重要的三人戏份时,Cyril总是那个最为机敏的观察者,而PTA镜头也总是精准给到她对每一件事的反应,而讽刺的是,我们传奇的Reynolds反而成了三人组中反应最慢的那位,还会因为其固执的性格闹笑话。值得一提的是,Cyril第一次遇见Alma的情景,和Reynolds第一次在餐厅吃早餐遇见还是服务生的Alma这两个场景甚至是发生在同一天,而我们的男主几乎都没有把他的新缪斯介绍给妹妹的机会。而三人的第一次会面也和本片的另一个元素——服装有关,同时也是在这场戏中,观众首次领略到了伍德科克家两兄妹的几乎机械化的默契无间,而我们就像Alma一样,体验并期待着这种新生活。当然,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能预料到的了。不管怎么说,Alma、Cyril和Reynolds这三人的组合,造就了2017年银幕中最独特、最危险、也最迷人的存在,甚至完全可以和《血色将至》(There Will Be Blood, 2007)中戴-刘易斯与保罗·迪诺两人饰演的角色堪称疯魔般的关系相比拼。

影片总体错落有致,惊人地流畅,PTA拿手的长短场景的编排,以乐章式的蒙太奇和幽闭感极强的独立情景互相组合起来,制造了精妙的化学反应,它从第一个镜头起本片就宣告了自己作为一部古典杰作的魅力,如片名所言,这种爱情的美丽与恐怖,如鬼影般侵袭着电影的每一个角落与每一个人物,而这一切则在最后一场重要戏份中集中爆发出来。这种爆发并非是一场《木兰花》青蛙雨一般的惊人景象,也不是《大师》(The Master, 2012)中大漠中的摩托一般宏大的对峙,而是一间屋子、一张桌子、一壶茶、一份晚餐和一对爱人之间的细微战斗,仅仅通过几个眼神和几个手势,PTA便完成了他的爱情棋赛,而两位角色无疑也在那一个场景中真正相通。拍到了这里,一部杰作诞生了,而年仅47岁的安德森也可谓又向他崇敬的乔纳森·戴米、罗伯特·奥特曼、斯坦利·库布里克等大师级人物又近了一步;而如果这真的是戴-刘易斯的最后一部出演作品,那也将是完美的句号。

(首次发表于个人公众号)

15 有用
2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