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陵之山 无陵之山 暂无评分

未选择的路

马桓
2018-02-07 09:44:26

你可以将它看成是一个发生在延安或者类似地方的故事,只是回到这里的人不再想着改变这个国家,你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来到这里的每个人,身后都暗藏着一个一夜千里洞穿一切的神仙,如果不是这样,这些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就像那些人怎么会去延安,或者在更久之后,那些人怎么会去大理,或者别的一些突然间从世界地图中长出来的蘑菇里面,在改换一种生活方式的行为下面充斥着人们小革命的意味,同过去决裂,人们从瑞金,共青城来到了丽江,厦门,毛泽东主义的米沃什,毛泽东主义的叶芝,生锈的毛泽东的咖啡馆,散发着强烈气味的门把手的木心。

在海边,在湖边,在不合适的帽子下面,和千差万别但总是大同小异的黑颜色衣服和各种差不多花裙子下面,女人们什么都没有穿,在湖上,在船上,以及在各种地方,毛的影响还未平息,所以我们回到毛之前,我来不及批判他,因为他对我的影响还未平息。教条主义者的教条如今变成了川藏线上互相传播尖锐湿疣,最早传播性病,感染性病的人变成了这一回归的先行者,而在民族主义者的延安,在这部电影的发生地,在各种黑不溜秋的高手的幻觉前面,你看到了一个新时代白求恩,一个意大利来的小伙子,有可能是在李小龙或者成龙的乳

...
显示全文

你可以将它看成是一个发生在延安或者类似地方的故事,只是回到这里的人不再想着改变这个国家,你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来到这里的每个人,身后都暗藏着一个一夜千里洞穿一切的神仙,如果不是这样,这些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就像那些人怎么会去延安,或者在更久之后,那些人怎么会去大理,或者别的一些突然间从世界地图中长出来的蘑菇里面,在改换一种生活方式的行为下面充斥着人们小革命的意味,同过去决裂,人们从瑞金,共青城来到了丽江,厦门,毛泽东主义的米沃什,毛泽东主义的叶芝,生锈的毛泽东的咖啡馆,散发着强烈气味的门把手的木心。

在海边,在湖边,在不合适的帽子下面,和千差万别但总是大同小异的黑颜色衣服和各种差不多花裙子下面,女人们什么都没有穿,在湖上,在船上,以及在各种地方,毛的影响还未平息,所以我们回到毛之前,我来不及批判他,因为他对我的影响还未平息。教条主义者的教条如今变成了川藏线上互相传播尖锐湿疣,最早传播性病,感染性病的人变成了这一回归的先行者,而在民族主义者的延安,在这部电影的发生地,在各种黑不溜秋的高手的幻觉前面,你看到了一个新时代白求恩,一个意大利来的小伙子,有可能是在李小龙或者成龙的乳头前面决定来参加这场中国人革命,亦或者在各种秃驴智障的骗术前面,是中国人对自己武功深深的不可消除的迷信感动。每一个弱鸡都想变成一个强者,每一个强者都想变得更强。去十堰吧,去十堰。

教人武功的师傅最后得了心梗去世了,这是电影里面没有告诉人们的事,而且这件事也并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莫过于本身,什么叫本身,本身就是这个肉身,这个肉身的价值来自延续,而不是隐约在一种意识形态里面,或者在另外一种意识形态里面,最重要的不是骗局,或者变的很强,变成一个超级赛亚人,或者灭绝师太,最终要的是你在这里生活过,在这个骗局,那个传销组织的窝点里面,或者在那些秃驴禅宗,仁波切阴棍,阿訇升天的地方,武侠反义词不是反武侠,武侠的反义词是肉体。正如这部电影告诉我们的,这部电影没有意识形态,武侠的反义词是肉体,是学习太极动作,动作的分解,是煮面,或者嗑瓜子,是几个人在一座房子里,而一座房子在一辆摩托车上,这是一部自由的电影。

最近听朋友说越来越多的人去了成都,打完电话坐在沙发上看见了一个介绍成都火锅的电视节目,有一个人说他们每周要吃三四顿火锅,突然意识到,成都重庆人或许不适合走后门,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将变得不能被走后门,林中有两条路,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那条,其实不是我选择的那条,而是四川火锅选择的另外一条,造成了一切的不同,其实不管选择哪一条,一切都将不同,人迹罕至的那条也许变成了人声鼎沸的那条,在你还看不到的路的分叉前面。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无陵之山的更多影评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