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探照灯还是谎言放大器!这部大尺度美国电影诠释了何为媒体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18-02-07 09:36: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根红苗正的学院派大片《华盛顿邮报》(The post)放出了资源。


还是那个熟悉配方,影片的素质在各方面几乎很难挑剔出大的瑕疵。

斯皮尔伯格指导,汤姆汉克斯和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这三个人就足以保证影片的不俗成色。


果然,看完正片后,胖哥的第一感觉就是,稳!


大师级的调度,故事节奏不急不躁,戏剧冲突层层提升,把人物推向“to be or not to be”的两难抉择中。


出版或者放弃,几通电话,若干话语,一个决定,将影响人物命运,甚至改变整个国家的走向。

如果时代在打鸡血,灵魂如何不肿胀。

把《华盛顿邮报》的主题和最近发生国内的两起“媒体”事件联系起来颇值得玩味和思考。

近期“汤兰兰”事件的不断发酵引发了大众对于媒体职责和良知的又一次浅表性性拷问。


到底是一次为了流量的“人血馒头”式狂欢,还是照亮客观世界角落的勇气探索,在这个特殊的时代语境下,给出定论实属不易。

再结合微博热搜功能的下线到从新上线,我们原以为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已经去中心化,落到了万千大众用户的手中,而其实操控无处不在,把控探照灯的那只手始终握在少数人手里,不一定是媒体自己,而有可能是无形的权力。


汤兰兰和微博热搜也许是当今中国媒体舆论环境的特征写照,一边娱乐,一边写实,虚构和真相暧昧不清。

喉舌是责任,钞票是义务。

远离虚妄的地面,把目光投向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回拨的时间的指针,回到那段媒体人真正充当“无冕之王”的时代,有个故事一直镶嵌在报人的皇冠上闪闪发亮,既骄傲,又沉重。

1971年,美国和中国的外交关系开始回暖。

小球带动了大球,全球格局即将巨变。

1971年,美国依然深陷越战的泥沼中。

总统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战争看不到尽头,希望如风中火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批报人站了出来,揭露了一届又一届政府的谎言,最终为越战的终结埋下了威力巨大的种子。

这就是轰动全美的美国五角大楼泄密事件。


五角大楼的员工艾尔斯伯格偷偷将越战期间长达7000多页的调查卷宗一一复
印,然后部分邮寄给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经过整理提炼,发布了引起举国震惊的报道,新闻指出,早在战争一开始,美国政府就知道越战无法取胜,可当局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总统为了自己的支持率,一直对大众和国会隐瞒了真相。


而不断延长的战争,导致数万名美国士兵阵亡,军费耗资更是不计其数。

这场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战争,让美国大众对于政府的不信任到达了顶点。

而期间,一家名为《华盛顿邮报》的小报通过深入报道此次事件一跃成为全国性大报。


一年后的水门事件,更是让《华盛顿邮报》名满世界,成为报业的翘楚,名留史册。


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事件就是电影《华盛顿邮报》的主线故事。

斯皮尔伯格在叙事线上老道的布下了定时锁,在故事进展到特定的时间时就会触发一些特定事件、或者难题,逼迫角色在预定的时间内去解决。


开篇10分钟引入正题,呈现人物基本特征,把那份牵引整个故事的绝密资料作为诱饵全盘托出。

建立紧张感后,影片的基调在具有特色的布光和场景中得到了体现,并趋于稳定。

可以说,《华盛顿邮报》有着斯皮尔伯格在《间谍之桥》中使用过的众多电影元素,不过是在主题提炼上有所不同。

开篇人物和故事线看似繁杂,不过在进入第二幕后,开始化繁为简,两位绝对人物开始凸显,即华盛顿邮报的女老板凯和传奇主编本。

一份绝密文件,《纽约时报》率先发布,让《华盛顿邮报》成为了笑话。

当天的头版,一个在痛斥政府撒谎,一个在搞政治名流的婚礼花边,


高下立判,主编本羞愧难当。

而同时,女老板正在费力结局报社的经费问题,上市计划拉开帷幕,高达300多万美元的股票价值可以在5年给20多位记者提供稳定的收入,让报社的规模和影响力得到扩张。

让《华盛顿邮报》不在是一家地方报纸,这是女老板凯的夙愿。

在基础的冲突设立后,第二幕就是去把这些冲突的情节创造的更加丰满和复杂。

一系列波折与逆转、障碍和纷乱的元素不断叠加进故事,每一个麻烦的目的都是为了阻止主角向目标进发。

老板凯和主编本,两人的欲望从一开始就是相同的,

那就是提高报纸的声望。

不过,两人的方法不尽相同。

主编本,认为内容就是报纸的灵魂,比起什么绯闻花边,家国大事才是一份报纸地位和权力的保障。

而老板凯却正在为凑集资金拉拢各方财阀,听取他们的意见,满足他们的需求,说服他们认可这份报纸,同时也希望自己也得到认同。


但放出到手的大新闻就意味着面临巨大的法律危机,《纽约时报》因为刊发五角大楼绝密文件而面临泄露国家机密的大罪名。

作为大报尚且如此,当时还只是地方小报的《华盛顿邮报》自然内部意见严重不统一。

一边是记者编辑的不屈不挠,用10小时整理7000页资料,挖掘大新闻;


一边是经营者的蹑手蹑脚,大新闻一旦放出去,法人可能坐牢,投资方可能撤资,最后连报社都可能轰然倒塌。

围绕这个难以调和的绝对冲突,《华盛顿邮报》从小到大建立了多组矛盾。

首先是寡妇和男权之间的性别矛盾。


1971年的美国对女性还不是特别友好,男人谈事情时,女性要自觉离开,就连作为老板的凯也需要在饭后和男人的太太们聊八卦,拉关系。

报纸是凯的父亲一手创立,丈夫在接手报纸后自杀,由此凯才被推到前台,从家庭主妇变成掌舵人。

影片多处都体现了凯在男人堆中的无奈和不自信,


进入男人们常去的俱乐部谈事时,慌忙地碰倒了椅子,遭受一旁男人的白眼;

参加投资会议时,完全说不上话,有人当面以性别缘由认为凯没有掌舵的能力;

凯时常无力的陷入男人堆里,努力地克制着内心的慌乱。


就连主编本对凯也不够尊重,一次次在夜晚,没有预约的情况下闯入凯的家中,大义凛然的声称不出版就是政府权力的歧视。

其实,本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些行为也是一种歧视。


影片《华盛顿邮报》的第一主角绝对是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的老板凯,她需要通过这次事件获得对重认可,

男人的认可;

同事的认可;

以及来自整个男权社会对于女性群体的认可。

在剧情大低潮处,本认为自己承受的巨大的压力,而本的妻子提醒他,其实压力最大的是作为老板的凯。

“如果失败,你可以再找一份工作,而凯却会因此坐牢,失去一切”!

顿悟的本亲自去找凯,当面听取她的意见,表示会全盘接受和她一起接受未知的结果。

围绕性别话题更大的一层主题无疑是媒体和政府的角力,捍卫第一修正案中出版自由的权力变成了影片最为“明目张胆”的冲突。

影片最动人的地方就是媒体人的那股气,

我们输了,这个国家就输了。

尼克松赢了这次,就还有下次,以后都会赢,因为我们害怕了。

捍卫出版唯一的途径就是出版本身。

当凯力排众议,在巨大的群体压力和个人压力面前,颤抖着、打着结巴说出,“出版吧,出版吧”的时候,影片主题和人物弧光完成了闭合与转折。


之后,在男人群中凯第一次骄傲的说,“这是我的公司”。


一旁的男性好友微微一笑,默不作声,他明白,这个叫做凯的女人真正蜕变成了“一家之主”。

在出版之前,政府当局不断施压,泄露国家机密,谣言惑众,给越战抹上不利的色彩,

一个又一个大帽子扣在了媒体身上,希望瞒天过海,束缚住媒体手脚。

《纽约时报》作为领头人已经投降认输,停止了继续发布相关文章。

就在媒体出版自由第一次遭受重创时,《华盛顿邮报》站了出来。

第二天,《纽约时报》等报纸纷纷转发表示支持。

在三权分立的制度和宪法保护下,法院最后宣布这次出版完全没有“违法”。

尼克松政府输了,媒体人维护自己的权利。

在影片《华盛顿邮报》里,作为对立人物的尼克松一直都在暗处,以剪影出现,他所在的白宫大楼阴沉不见光,而报社这边是光明,一直笼罩在阳光里或者灯光里。


在性别话题,媒体权利主题之上还有一层有关真相的宏大母题。


当片中人物说出,新闻是服务于被统治者时,新闻与真相的关系想必会点燃众多报人的新闻理想之火。

当凯说出,“出版吧,出版吧”时,女性的权利意识开始觉醒,性别与真相的关系得到了矫正,就像片尾,凯骄傲的走出法庭时,众多女性投来崇拜的目光,这些人看到了自己的光明的未来。


那场象征着胜利的宣判,让影片一开始埋下的众多冲突得到了释放,问题得到了解答,

同时主角顿悟,克服重重阻碍,达成了自己的欲望——

获得认可,探寻真相。

女性、战争、国家纷纷在媒体这面“镜子”面前不断修改着“真相”,

媒体作为探照灯给社会大众照耀到了有关这些话语的更多的阐释,让大众更加全面,摒弃偏见的看待女性、战争、和国家的真相。

不光是故事剧情的建构,斯皮尔伯格在影片中运用了动态的镜头语言表达了这场紧张的“动乱”时刻。


用移动的镜头制造慌乱。

景别,景位,成为了一种潜文本。

俯拍凯的镜头,渲染了一种孤立和渺小感。


空荡幽暗的四周,涌动着她难以抗衡的力量,暗藏杀机。

随后镜头开始缓慢抬升、旋转。


质疑的声音从电话机的四面八方袭来,“惊悚感”扑面而来,凯无语凝噎。

在拍摄汤姆汉克斯饰演的编辑本时,镜头也经过设计。

在拍摄其他几位男性角色时,大景别的画面四平八稳,刻板,具有压迫感。


而到了本,镜头选取了更广的角度,从特写变成了近景,人物的半个身体纳入画面中。因为在几个男人中,只有本支持发表文件,他势单力薄,情绪激动、躁动不安。


令人最记忆犹新的一场戏是梅姨奉献的影后级表现。

在她询问经营的建议后,画面先是采用稳定的近景,在一番激烈的内心争斗后,画面开始推进,一直推到面部大特写,原本在画面中孤立渺小的凯一下子占据了整个镜头。


她的面部的颤抖和眼中的忧郁一清二楚,

“来吧来吧来吧,让我们发表文章。”

随后,凯慌忙地挂掉电话,生怕自己会反悔。镜头随即拉到全景


一锤定音后,观众的压力和角色的压力在景别的变换下得到了疏解和释放,人物内心的变化通过镜头的“潜文本”得到了精准的展示。

《华盛顿邮报》的电影元素运用绝对是示范级的,收放自如,拿捏得当,一气呵成。

看完影片后,人们很容易想到“汤兰兰”事件和微博热搜中有关真相的问题,

媒体形式的不断发达创造了24小时不间断的“拟态空间”、“数字场域”,我们如何在一波又一波的“部分真实”里保持理性和独立思考是信息接受方,大众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而作为传播者,无论是媒体还是自媒体都应该以“华盛顿邮报”作为一个参考。

片中,斯皮尔伯格很细致的在影片里仪式化地再现了报纸校对、拣字、排版、印刷这一整套流程。


把行为复杂化、仪式化,使其显得庄重,敬畏之心因此不再那么易碎。

这些画面让我们明白,作为传播者需要铭刻的那些真理与职责,真相通过那么多的流程才得以传播,


而现实中,复制粘贴,哗众取宠,整合拼凑一下就发布而出的信息层出不穷,这些其实伤害不算大,

威力最大的谎言是那些精心编撰过的,利用了具有煽动性的词语,人性弱点中的漏洞传播而出的东西,

比如可以购买的热点排名,

可以渲染和捏造的她人隐私。

那时候,媒体不再是真相探照灯,

而是谎言的放大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华盛顿邮报的更多影评

推荐华盛顿邮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