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过年 8.6分

“这不是都经历过吗!”

江湖不肖生
2018-02-07 09:28:58
一家子都是戏骨,这年怎么过?

电影资料馆年前放映的最后一天,赶上了这部电影,可惜小西天没有同步放映,还要跑去更远的百子湾。

看到久违的赵丽蓉奶奶,也是勾起了无限回忆。电影结束,旁边的姐姐说了一句:“这不是都经历过吗?”

我也想起了我小时候,爷爷过生日,热热闹闹地吵了一年,第二年继续吵,在县城定居多年的大爷回家,趁老爷子过生日,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提出要一笔钱买楼,他之所以有底气向家里提出来,一者爷爷住的房子名义上原来是属于他的,二者那时钱在人们心中的分量重如秤砣,人人都是大嫂,做不了二姐夫。

于是,争吵不可避免,爷爷被气得不行,大爷也气,一边喊着“这房子是我的”,一边一脚把卧室的门踢破,后来干脆拆掉。第二年,爷爷奶奶生日,爷爷发出通知,谁也不要来,而他两人为了躲避,在这一天一起去县城里转一圈,就像影片末尾,李保田和赵丽蓉坐车离开,留下一座新房子孤零零。

这应该是世纪之交前后二三十年的真实写照,是一个时代的顽疾,大概因为,从计划时代转向市场经济,限量供应的粮票肉票,比不得人头票子可以自由买卖,压抑着的物质欲望喷薄欲出;在老人心里,总想着财物公平地分到每一个









...
显示全文
一家子都是戏骨,这年怎么过?

电影资料馆年前放映的最后一天,赶上了这部电影,可惜小西天没有同步放映,还要跑去更远的百子湾。

看到久违的赵丽蓉奶奶,也是勾起了无限回忆。电影结束,旁边的姐姐说了一句:“这不是都经历过吗?”

我也想起了我小时候,爷爷过生日,热热闹闹地吵了一年,第二年继续吵,在县城定居多年的大爷回家,趁老爷子过生日,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提出要一笔钱买楼,他之所以有底气向家里提出来,一者爷爷住的房子名义上原来是属于他的,二者那时钱在人们心中的分量重如秤砣,人人都是大嫂,做不了二姐夫。

于是,争吵不可避免,爷爷被气得不行,大爷也气,一边喊着“这房子是我的”,一边一脚把卧室的门踢破,后来干脆拆掉。第二年,爷爷奶奶生日,爷爷发出通知,谁也不要来,而他两人为了躲避,在这一天一起去县城里转一圈,就像影片末尾,李保田和赵丽蓉坐车离开,留下一座新房子孤零零。

这应该是世纪之交前后二三十年的真实写照,是一个时代的顽疾,大概因为,从计划时代转向市场经济,限量供应的粮票肉票,比不得人头票子可以自由买卖,压抑着的物质欲望喷薄欲出;在老人心里,总想着财物公平地分到每一个小家,而在儿女心里,也总想着不要相对吃亏,就都怀着小九九。

电影上映的时候,我还在妈妈的肚子里茁壮成长,一如这个国度,彼时也在孕育着一个新时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过年的更多影评

推荐过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