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 7.9分

专访导演李骏|《和平饭店》有关信仰与拯救,用谍战来定义太轻了

捕娱记
2018-02-06 23:40:48

文|一炸(珞思影视研究组)

仅从剧名看,《和平饭店》很难指向“在密闭空间内赌生死,抖包袱,张扬风骨”的内涵联想。早在2000年,林夕给陈奕迅写了一首同名粤语歌,借楼上楼下邻居争拗的关系隐喻历史与现实;再往前几年,周润发在韦家辉的电影里开过同名饭店,这之后,发哥远赴好莱坞,偌大江湖只剩吴宇森的白鸽飘啊飘;更早一些,上海有家建于1929年见证过历史的高档饭店,至今仍在营业。

只不过,这些都与正在浙江卫视热播的电视剧《和平饭店》相去甚远。这部由雷佳音、李光洁、陈数主演的谍战剧,意外促成了2018年电视剧场的“开门红”:张口闭口莎士比亚的高学历土匪,相貌美艳逻辑炸裂的共产党员,只忠于职责和小家安稳的暴戾警探,三个非典型人设耳目一新。豆瓣8.2的高分,日均破亿的播放量,足以反映剧集成色。

但以上成绩在捕娱记(ID:ibuyuji)与执导《和平饭店》的导演李骏对话过后,又显得有那么些无足轻重。履历上交出过《中国式结婚》《红色追击令》《落地,请开手机》《青瓷》《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系列等众多佳作,因为高收视、大话题、强情节被称为“高大强”导演,李骏表示已无需靠“建功立业”“扬名立万”来证明自己,因此与编剧张莱一拍即合。国产剧鲜见的“封闭空间”叙事,让这对多次合作的编导组合兴奋不已,“有趣”、“挑战”构成了这趟“冒险”的创作动机。

在李骏看来,仅用谍战来定义《和平饭店》太轻了,他认为故事的本质应该归于信仰,以致选择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形式来支撑这道看起来未免宏大的命题,“我们的出发点并没有把它作为一部谍战剧来设计。这部剧本身想讲的是在那样一个年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信仰,使得那个时代的人会义无反顾地奉献,付出热情与热血”。

240小时在封闭空间里赌生死

让宏大主题能够让人接受,这是技术问题

1935年东北沦陷时期,一家奢华酒店,表面风平浪静,却处处暗藏杀机。明面身份为日本南铁情报机构特殊专家,实则为地下党战士的陈佳影,机缘巧合之下进到和平饭店,遇见意外卷入其中的黑瞎子岭土匪王大顶,两人各怀心机假扮夫妻,与警长窦仕骁、日本特务、日伪、前苏联、南京政府、美国、德国等多方势力生死博弈,展开一场关乎当时世界格局的明暗交锋。

听起来就各种刺激、暗藏机锋。有限的密闭空间内,被逼到一起的各路人马,《和平饭店》要在方寸间着手各方势力的合纵连横,故事的发挥余地却只有十天240个小时。

编剧张莱耗费三年时间,前后多次推翻与重建,历经两稿才有了眼前看到的这一版剧情。用网友的话来讲是“毫无尿点”。前半程,陈佳影与王大顶这对假夫妻各有筹谋,共同的目标是保住夫妻之名的保护伞,不被窦仕骁及其他势力拆穿。后半程,在各路人马多少洞悉陈佳影和王大顶的关系掺假之时,陈佳影察觉隐藏于《和平饭店》里的秘密,陷入新一轮的烧脑博弈。

环环相扣,此消彼长,人人都处在一种极度紧绷的状态,各有各的焦虑。地下党员、土匪头子、日伪满洲政府、国民党官员、各国情报贩子,加上主人公时刻防范身份曝光的紧张,不论是人物关系,还是情节走向,《和平饭店》看似拥有一部谍战剧的必备元素,却又不像《潜伏》《黎明之前》以及前不久热播的《风筝》,拥有谍战题材的标配叙事——任务先行。

“这十天里,陈佳影本来没有肩负怎样的一项使命,但当她在自救的过程里发现新问题的时候,她自觉地把问题变成了自己的义务和使命。”导演李骏强调,剧中的人物不带任务,而是在突发情况的推动下,无意走进这家饭店,以寻求脱身开启的顺势而为。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李骏认为,研究那个年代革命者的思想信仰,是一件有意思且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的出发点不是做一部谍战戏。这部剧本身想讲的是在那样一个年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信仰,使得那个时代的人会义无反顾地奉献,付出热情与热血”。

谈到“信仰”这类彰显宏大的命题,李骏从专业角度抽丝剥茧,认为究其根本其实是一个技术问题:想要表达这样的理念,就需要设置一个强烈、具有商业性,并且能让观众随时紧张起来,欲罢不能的故事。

“风格有点类似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密室叙事。这部戏的设置浓缩了当时的世界政治格局,以及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我们不可能设计某一种纯粹主角,或者沿用一般性的男女关系,让理念能够变得好看、让人接受,这是技术问题。”

游走于幽默和严肃之间的风格突围

不需要拿一部戏来建功立业,更有趣的是冒险

受过高等教育的绿林好汉,相貌美艳气质高贵的共产党员,只忠于职责和小家安稳的暴戾警探,很显然,不管李骏如何定义《和平饭店》,雷佳音的王大顶,陈数的陈佳影,李光洁的窦仕骁,带来了三个谍战题材里非典型的人设。

陈佳影一本正经发扬“利他”精神的时候,王大顶一口东北碴子的插科打诨,以及窦仕骁随时暴出青筋的失控,让整部剧游走于幽默和严肃之间,也令王大顶和陈佳影的“土特产CP”意外走俏。

塑造和保持这种诙谐与端庄共融的风格,被李骏视为维系剧集节奏和紧张感的技巧性操作,他非常自信地表示,这部剧将始终节奏在线,越到后边甚至还会绷得更紧。“当你正紧张的时候,我们会调节一下你的心理状态,这是一个悄悄进行的节奏,一种技法,一张一弛的叙事实际控制的是观众的情绪。否则一旦紧张进入一个惯性,观看者就会放松下来,然后觉得不够紧张了。”

层层矛盾之中包裹种种巧合,这是戏剧元素之一,《和平饭店》采取的叙事手法和人物设定显然脱离了类型题材中的常见套路,在这盘貌似“狼人杀”的杀局里,角色与角色间的亲疏一直在变化,今天针锋相对,明天就可能变成联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掣肘。陈佳影、王大顶、窦仕骁之间,也不是传统的三角关系,甚至在这部剧里,都缺乏世俗的男欢女爱。

在李骏看来,《和平饭店》的内里非常严肃,240个小时的生死博弈也不应该容纳过多的儿女情长,“爱情当然是人类很美好的情感关系,但在这部戏里我希望更多让位于大爱”,至于会否挑战中国观众在各种类型里都必需看爱情故事的围观惯性,李骏虽然坦承心里也没底,但仍然有兴趣去试一试。“目前看来还蛮受用的。以我自己创作完这部戏来说,我认为这么做是对的。当中可以说他们是有爱情的,但是这份情感关系更广大、更深刻。”

这当然可以说是一种冒险,而李骏坦露作为创作者,他很享受“冒险的乐趣”。采用市场约定俗成的叙事手法,保留观众喜闻乐见的经典内容,从商业角度而言显然是更为稳妥的方式,这一点李骏也表示认同。然而,身为创作者,他认为不应压抑“冒险”的跃跃欲试,“像你们所说的也许具有危险性的挑战,对于创作者来讲可能才是兴趣所在。对我或者张莱这样的编剧而言,我们已经不需要拿某一部戏来为自己建功立业或者扬名立万了,这个时候,更有趣的事情其实是所谓冒险。”

演员整体素质最高的一部戏

不避讳任何类型的演员

流量演员是行业恶性循坏所致

《和平饭店》开拍之时,雷佳音的“前夫哥”形象还没有人见人爱,陈数一度是观众心中穿旗袍最好看的女王,李光洁也还停留在一身正气的男主角框框里,观众也不知道他和雷佳音以及“卡粉boy”郭京飞的“老TFboys”。

剧集播出后,王大顶贱兮兮的高学历土匪形象暗合了观众心中拿头大自嘲的雷佳音,李光洁也在性格暴戾的窦仕骁身上发掘出新的戏路,陈数则在严丝合缝的脑力博弈中再现拿手的知性、优雅,还顺带给出了旗袍之外的洋装惊艳感。

“《和平饭店》是我拍得非常愉快的一部作品,也是某种意义上我拍过的戏里面,整体演员素质最高的一次。”提及剧中的三位主演,李骏毫不保留赞美之辞,从最近的《北上广》系列里的朱亚文,追溯到《青瓷》的王志文、张国立,《红色追击令》的李幼斌、王千源,李骏坦承自己喜欢与实力演员合作,在他看来,找实力派拍戏是一种“利己”的行为,“说自私一点,当你在工作的时候是非常愉快的,你知道付出是有意义的,也会在演员身上得到体现和反馈”。

如此听来,对于已被观众默认为与“没实力”划等号的流量明星,是否意味着避而远之?李骏对此予以否认,他强调不会避讳和任何类型的演员合作,“我只希望选择好演员。”而在李骏眼里,将“流量”简单粗暴的归为业务不精的类别,是不公平的,身在业内,李骏看得十分清楚,他认为“流量们”的演技问题归根究底是行业恶性循环所致。“很多时候,投资方觉得能有一个特别有流量的演员就够了,会把故事做得较为低幼,所以导致他们的演技被诟病。其实他们自身可能有很多很好的优点。”

撇开演员本身的能力,李骏更认同演员的演技需要一个专业、优秀的团队来激发,包括过硬的剧本,能挖掘演员潜力的导演,以及能摩擦出化学反应的对手。所以他不提倡戴有色眼镜看待流量群体,“也许有一天你会看见我用某一个流量明星,可能他的表现就完全不一样。”

责编|一炸 排版|厂长 图编|秦明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和平饭店的更多剧评

推荐和平饭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