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男孩 奇迹男孩 8.6分

关于「奇迹男孩」,我想说点不一样的

一口蛋糕的蜡烛
2018-02-06 看过

关于奇迹男孩这部电影,我有一段故事。

2009年2月,我为小时候的“淘气”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在医院中度过了23天。 起初因为病床短缺,我只能先暂住在病区北侧的成人病房,而医院规定,在术前不允许有家人看护,所以我整天面对的都是头部包裹严密的成年病人。这当中唯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在我左侧2号床的那个叔叔。因为他的手机铃声是新闻联播的开头曲,每天他的妻子都会给他打电话,那一刻整个病房都有一种晚七点来临的感觉。最有趣的是,有一次他去上厕所,手机落在了床头柜上,电话响起,那一刻,整个病区的走廊里都在回荡着新闻联播的声音,悠扬且诡异。 直到有一天,护士姐姐让我搬到儿童病房,说那边有空床位了。后来我意识到,故事才刚刚开始。 成人入住耳鼻喉科病区大概率都是因为意外或者病变,而儿童住进耳鼻喉科病房通常是因为有先天性疾病。转入儿童病房的第一天,我发现这里满都是先天面部发育畸形的小孩,像我一样因为淘气意外导致住院的孩子很少。这当中绝大部分孩子是有一两处面部器官不完整或是缺失,比如没有完整的耳朵、鼻子,还有一小部分是需要重新塑造面部的,就像《奇迹男孩》中Auggie一样,在出生后的四五年里经历了20多次手术。 住在我右边靠近窗户床位的是个十岁的小男孩,他的耳朵并不完整,在正常人耳朵的位置,他只有一块肉。因为我俩年龄相差不大,一来二去就混成了好朋友,经常顺着楼梯爬到别的病区看看,最野的一次爬到了顶层的骨科病区,后来听我妈说,之所以要把骨科安排到顶层,是因为骨科病房里经常传出渗人的惨叫声,故事的真实性我也无从考究。术后我妈就来陪护了,和临床的妈妈也就唠起了家常,我也终于从她俩的交谈中听到了更多的故事——那个小男孩出生时并没有耳朵,为了可以让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父母寻遍各处最终来到了北京。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人只有一只耳朵畸形,那么想要整形出「人造耳朵」需要经过三道手术。 第一道手术俗称为「打水」,顾名思义,就是在耳朵的位置注入液体,把整个畸形部位的皮肤撑起来,相当于先为耳朵做了一件「衣服」,撑起来的皮肤像是一个红色的气球长在头皮上,又像是一个随时会流血的瘤子,血管清晰可见,乍看上去很恐怖。半年或一年之后,待皮肤被彻底撑起来,会经历第二道手术,医生从肋骨处中取出一截软骨,并塑型成耳朵的形状,装入之前预先准备好的「衣服」中。再经历一段时间的修养之后,会经历最后一步,就是钻孔出现耳朵眼。整个手术流程会经历数年,最后才能把两只耳朵都整完。那时在我右边的是个94年的哥哥,他已经整完一侧的耳朵了,我那时还好奇的摸了摸那个「人造耳」,就像是一个刚出师的木匠刻出来的作品,粗糙但足以应对日常生活。 在那段日子里,在那个病房里,我并没有遇到生老病死那样痛彻心扉的场景,遇到的都是如Auggie一样的小孩,为了生活,为了可以有一天不在善良的庇佑下独自面对这个世界。所以这部电影给我感触最多的,甚至并不是主要的情节,电影开篇的那几句台词,就已让我眼眶湿湿的。 在出院之后,我妈老是回想起那段经历,经常对我念叨,那么多的孩子从出生就遇到了这么多困难,从来没有意识到,拥有完整的五官是件多么值得庆幸值得珍惜的事情。 从病房窗外望去,301医院外科大楼7层耳鼻喉科二区正对着北京西四环,车水马龙的环城交通线一眼望不到头,而这间病房里的孩子所面对的前路,更是看不到尽头。 这座城市每天都在发生奇迹,而那些孩子们,也都是「奇迹男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奇迹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奇迹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