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夜空最深藍》電影觀後感

陳柏祥
2018-02-06 20:06:36

都市, 不論何國何地, 人都是寂寞的。

人要在都市閒情詩意舉頭見青天是多麼費力的事, 他們寧可經過奴役工作後三五成羣在居酒屋(酒館)大聲喧嘩; 上, 下班於步行街道爭取各自些微餘閒在網絡虛擬世界進食真假難辨的資訊速食, 人活在當下是給瞬息萬變的世界, 強者生存的都市壓得脊椎過軟過低, 人們眼廉垂下墮入他們的封閉領域, 不願多花光陰觀看天地創造, 恆古有之的藍天白雲。

社會低下的勞動階段, 任職看護及工地臨時工人的美香、慎二穿上蔚藍圓領襯衫於東京入夜閒逛, 染色上衣在黑夜籠罩下的街道份外奪目, 美香早上等候公車時她看了天空靜思, 這時一艘飛船劃空橫度, 她心裡讚賞這是溽暑相當怡人的風景, 相比一排邊步行邊低首掃手機, 不顧路途狀況的人, 她是懂得發現即使勞動日必經的上班交通路線, 面對的儘管是千篇一律的手機族群, 枯燥日子不能避免, 她刻意的不合群不掃手機, 她的疏離不是特意的顯出與眾有別, 而是她經常面對逝者的工作蕭然氛圍教女子知曉死亡時刻發生, 昨天看護與身體健康平穩病人閒話家常今天是垂頭的默然送別, 眼前排隊上車的人暮氣沉沉, 宛如彌留病人, 護士可以喘息一刻是她作息的抽煙, 以及吃了多次專注把雞肉菜蔬分別放入塑膠盒子一眾女

...
显示全文

都市, 不論何國何地, 人都是寂寞的。

人要在都市閒情詩意舉頭見青天是多麼費力的事, 他們寧可經過奴役工作後三五成羣在居酒屋(酒館)大聲喧嘩; 上, 下班於步行街道爭取各自些微餘閒在網絡虛擬世界進食真假難辨的資訊速食, 人活在當下是給瞬息萬變的世界, 強者生存的都市壓得脊椎過軟過低, 人們眼廉垂下墮入他們的封閉領域, 不願多花光陰觀看天地創造, 恆古有之的藍天白雲。

社會低下的勞動階段, 任職看護及工地臨時工人的美香、慎二穿上蔚藍圓領襯衫於東京入夜閒逛, 染色上衣在黑夜籠罩下的街道份外奪目, 美香早上等候公車時她看了天空靜思, 這時一艘飛船劃空橫度, 她心裡讚賞這是溽暑相當怡人的風景, 相比一排邊步行邊低首掃手機, 不顧路途狀況的人, 她是懂得發現即使勞動日必經的上班交通路線, 面對的儘管是千篇一律的手機族群, 枯燥日子不能避免, 她刻意的不合群不掃手機, 她的疏離不是特意的顯出與眾有別, 而是她經常面對逝者的工作蕭然氛圍教女子知曉死亡時刻發生, 昨天看護與身體健康平穩病人閒話家常今天是垂頭的默然送別, 眼前排隊上車的人暮氣沉沉, 宛如彌留病人, 護士可以喘息一刻是她作息的抽煙, 以及吃了多次專注把雞肉菜蔬分別放入塑膠盒子一眾女工人的刻板分工, 如是工廠生產的廉價食品是否好吃不知悉, 但從看護的咀嚼淡然可以察覺食物只是她的維持生命營養, 她不會為暫時抽離生死共存的工作場面微笑, 她罕見的笑見於飛船遮蔽天空的片刻, 清晨空氣滲透了美香毛孔, 注入了活力, 加進的新鮮氣息帶動她昂首觀天的報答, 要在社會好好的活命, 人首先要眼睛見證自然景象的奧妙, 懷著感恩情誼, 愁緒得以舒緩, 然後好像女子驅著腳踏車於鬧市飛馳, 懶理旁人奇怪目光, 毛孔感受的風, 散發的汗水, 生命就在幹著樂事激發, 這就是活著。

慎二左眼失明, 所以以其視覺看出來的東西是只有右邊有色彩, 左邊是漆黑一片, 導演只需借對白帶出男主角視力有損就是, 石井裕也直接利用慎二瞳孔一邊能夠接收光線轉成的影像, 另一邊不能的主角視角說明慎二就算有缺憾, 他沒有放棄的盡其所能欣賞藍天, 他即使能看見一半視野, 他以不絕說話特出他於同事朋友裡的存在感, 雖然他的滔滔不絕惹火了視其為好朋友的智之, 他看穿了慎二把戲, 他總是警句好友別再多言, 慎二不聽, 他真的火大了, 他雙手按著慎二的頭, 說[我知道你的眼疾。], 他的憾事遭智之不顧全其面子說出, 他沒有說話, 活在當下, 就是不駁斥的稱兄道弟, 為了融入群體, 得到大家認同, 慎二以麻醉自己的長篇大論引人注目, 掩飾自身殘疾, 他不是那個中年工作過勞, 折損腰身的同僚岩下的直白無妨, 日本人面子為重, 可是當年齡漸長, 身體未能負擔搬運重物時大叔選了腰力勞累, 指頭無力拉上帶鏈子褲子窘態的認命求存, 他於便溺後身體歪倒, 下著鏈子乏力拉合的狀況是中年人不能力敵身體負荷也要勉力排泄, 不管鮮色圖案內褲給同夥窺見的顏面有失, 他裝著若無其事的與同事談笑, 只要能工作, 可雙手敬重的收取工資, 同夥不會拿其擺下的尊嚴嘲笑, 省下金錢, 追求便利店職員, 岩下就有動力於奔跑趕赴約會前整理鏈子, 回復面子。

慎二不時帶食物給鄰舍獨居老人, 長者借給慎二的書本、小吃是對施贈者的回饋。 桌子上方的指示數字光管牌子是客人就座喝酒言歡的顯示位置光源, 霓虹燈公平, 它領下的座客在其守備下可以肆意的大聲談論, 宣洩日間工作人事悶氣。然而慎二往往單獨打開小說, 他像是不受聒噪滋擾的以指頭撓著卷髮看書, 他為什麼不在咖啡廳閱讀? 工地臨時工認為酒館的昏暗燈光、 啤酒、 聲浪與其時有參與的同僚派對一樣的萎靡, 朋友煙酒聯歡洗去了一天的疲累工作, 轟炸的音樂震動渙散了處在靈魂不穩定、前路茫茫的東京靈魂。 因此他要於同樣環境感受他即使一人孤獨但仿佛與友共麻醉的處境: 一眾失喪於東京的靈魂, 他們從事體力勞動, 謀職他們厭倦的工作, 工地的傷患是難以料及的人生無常, 慎二要沈溺酒聲俗世氛圍, 他要的是朋友不在那時那刻, 卻是魂魄同在的共嗚。

兩顆寂寞的心因為葬禮結緣, 他們一同回到女方家鄉, 妹妹雀躍的向胞姊提及要在東京讀大學的事, 姊姊冷然答東京不是妹妹想像的那回事, 父親把購入的魚肉放入電烤箱預熱, 要經爐具加熱海產難免失去鮮味, 正如姊姊視東京僅是就職場所, 五光十色的廣告燈箱、各懷心事的行人對她而言是躁動的物事, 東京不是造夢的地方, 都市是逃離父親騙女兒母親不是自殺的傷心地, 美香帶慎二回家是她既要勇敢質問父親真相, 了卻鬱結, 又要男子體會鄉間的靜謐, 以及藉著慎二載美香騎腳踏車心曲互訢的解放鬧市憂鬱。

[加油!]歌詞發自街角女創作歌手歌聲縱使不能打動人心, 都市失意人聽來卻是心緒大震, 清風刮起的髮線張開了沉鬱的眼睛、繃著的臉, 一句日常不知說了多少遍的客套話, 現在聽來是如淋春風, 惠澤大地。

Patrick Chan寫於2018年2月4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的更多影评

推荐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