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焰英魂血长殷 东风又起在长林

小怪兽
2018-02-06 18:54:23

还记得当年五王之乱,赤焰主帅林燮千里单骑,起兵勤王,将萧衍送上了龙椅。可最终,一片赤诚没能抵过帝王多疑君臣之隔。或许真正令皇帝忧惧的并非一句功高盖主,而是赤焰的声望,这份一人喝,万人应的民心归一。即使废除军制褫夺名号也依旧无法改变天下人对赤焰的信仰,所以皇帝对林氏当真是赶尽杀绝。 今日长林与昔日赤焰本质相同,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萧庭生看得比林燮通透些,没有那般执念。故而平旌战后即退才可心怀坦然。也罢,长林风骨又岂在区区军名旗号之中? 于萧平旌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父兄离世。世子死后,平旌没有自暴自弃,他在刹那间便收起了自己的所有棱角,努力将自己活成大哥的模样。他将自己心爱的姑娘越推越远,把自己牢牢地固定在了枷锁之中,将所有的痛苦压抑在了面对父王时的无声泪水中。   好在,这个明亮的少年最终找回了自己。于逝者而言,长思便是牵挂,逝者在天之灵岂会安息?唯有生者释然痛苦,才得以剪断这无尽红尘。毕竟,活着的人还有明天。   于林奚而言,她与其他女子终是不相同的。她并未生在深闺世家,心中自有一番天地,既不会以夫君为天,也不会用青春来等待一个男人的回应,她一直在为自己而活,济世救人行医者之本分。

...
显示全文

还记得当年五王之乱,赤焰主帅林燮千里单骑,起兵勤王,将萧衍送上了龙椅。可最终,一片赤诚没能抵过帝王多疑君臣之隔。或许真正令皇帝忧惧的并非一句功高盖主,而是赤焰的声望,这份一人喝,万人应的民心归一。即使废除军制褫夺名号也依旧无法改变天下人对赤焰的信仰,所以皇帝对林氏当真是赶尽杀绝。 今日长林与昔日赤焰本质相同,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萧庭生看得比林燮通透些,没有那般执念。故而平旌战后即退才可心怀坦然。也罢,长林风骨又岂在区区军名旗号之中? 于萧平旌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父兄离世。世子死后,平旌没有自暴自弃,他在刹那间便收起了自己的所有棱角,努力将自己活成大哥的模样。他将自己心爱的姑娘越推越远,把自己牢牢地固定在了枷锁之中,将所有的痛苦压抑在了面对父王时的无声泪水中。   好在,这个明亮的少年最终找回了自己。于逝者而言,长思便是牵挂,逝者在天之灵岂会安息?唯有生者释然痛苦,才得以剪断这无尽红尘。毕竟,活着的人还有明天。   于林奚而言,她与其他女子终是不相同的。她并未生在深闺世家,心中自有一番天地,既不会以夫君为天,也不会用青春来等待一个男人的回应,她一直在为自己而活,济世救人行医者之本分。但是,当她面对着徘徊在绝望边缘的平旌时,她选择了耐心相伴,当平旌再度下山卷入金陵朝局之时她选择了默默支持。在这份爱情里,她懂他,因此从未想过改变他一分一毫。她的爱是完完全全沉淀下来的,细细如流水。   或许,平旌与林奚的结局,正是林殊当年来生必践的诺言,亦是霓凰余生最后的温存。   与这份沉淀的爱情相比,世子萧平章和蒙浅雪的爱情就张扬多了。他们二人自幼便是青梅竹马,这份历经岁月的爱情保留着无限甜蜜和纯粹。可奈何萧平章的长林之血使他宁负自己不负家国,他生来的赤子之心最后让他成为了长林军旗下的一缕英魂。平章选择了救父王,救弟弟,救家国,但他最终没有选择蒙浅雪,而蒙浅雪虽懂夫君心之所向,但孤守余生便注定成为了她的结局。她也曾怨过,可最终她还是尊重了夫君的选择。   人生苦短世事无常,唯有相伴不离。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或许真的是这份爱情最美好的释读。   长林府中真正的定海神针便是萧庭生了,他承袭赤焰风骨可谓一代名帅。皇帝驾崩之时曾唤了他一声哥哥,这声哥哥里,透着多年来的彼此信任,君明臣忠;透着前朝赤焰最渴望,也是最遗憾未能实现的真心相待。   与长林府同在大梁为臣的另一家族——荀氏也是令人叹息。如若说长林忠于大梁,那么荀家便是忠于大梁皇权。荀家有一任首辅一位皇后一名禁军大统领可谓沐浴皇恩,可最终在叛军手里活下来的也只有荀飞盏一人,当真是世事难料。   荀皇后顾及太子年幼因而对一切可能危机皇权的事情都心怀恐惧,首辅荀白水为了制衡朝局让太子坐稳龙椅可谓煞费苦心,当然也会不择手段,无心或有意总是会伤害他人。他行得是愚忠,不过他在临死前曾痛叹一声“长林”想来也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为时已晚。他也曾在金陵瘟疫爆发之时舍身封城,力挽狂澜;但他也曾在长林军血洒北境之时中断补给防止军功过大。荀白水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格局上。   荀安如是一位深闺淑女,荀氏长女。那日,她在马车内轻起薄帘,本以为遇到了盖世英雄,十里红妆满心欢喜,而萧元启则以为他遇到了温柔淑女,自当许她一世尊荣富贵。   可是安如不懂夫君萧元启的不甘与野心,元启也不懂安如的恐惧与祈盼。最后二人渐行渐远,安如城楼一跃已是阴阳之别。   安如自有风骨,而元启太渴望被温柔相待,这份爱情从最初的遇见,便是一曲悲歌。   萧元启是一个活在痛苦中的人。从他一出生便被按上了叛臣遗子的身份,他的心怀抱负与满腔热血最终埋没在了母亲的声声哀怨中。他从未感受过温暖与希翼,他无比渴望被人赏识,长林府也不是没有对他提点一二,但是这份微不足道的在意怎会满足元启的野心?善良之辈不曾留意,便给了那些地狱之人机会,在濮阳缨和墨淄候的引领下,他已不再是大同府中会因温血而颤抖的少年,而是渴望复仇,渴望站在顶峰的无心之人。   萧元启恨透了这个世界,他恨自己出身不能给他一个一展身手的机会,他恨自己与萧平旌同为宗室儿郎却永远比不得关注,他恨这世间无人与他真心相待,可是,他又何时以真心待过别人?一个人若是以恶度人,他人怎会以善相报?萧元启生在不甘,死在不甘,唯愿他来生可平心中怨愤。  说起濮阳缨,恐怕只有疯子可以形容。他的内心被复仇的执念侵蚀得一丝不剩,他用扭曲的价值观来看待世界,或许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江山飘渺,社稷动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帝年幼,容易受人挑拨,心性不稳。如若萧元时一直在荀家的保护下成长,那他最后成为昏君的概率的确不低。好在萧庭生在这位小皇帝的心里早已埋下了一颗炽热的火种,潜移默化着他的为君之道。在平旌辞朝后他颁下圣旨永保长林旗号,他所保下的是老王爷生前的淳淳教诲,是他今后的路。元时会成为明君的,至少现在可以看到他的未来了。   一部《风起长林》当真是道尽人间悲喜世事变迁。希望你我这一生,都可不起执念,可平怨恨,终守初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