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长林》所传达的现代价值观

事了拂衣去
2018-02-06 15:44:21
《风起长林》的混搭中古设定,我已经吐槽过很多了。但设定说到底是皮囊,这部剧骨子里的价值观,感觉是相当现代的,请试为诸君剖陈一二。

首先,最明显的,当然是对女性的尊重。两部《琅琊榜》,女性角色的戏份都不多,感情戏也少,但就这么点戏份,却能拍得让人印象深刻。虽然女性角色只是起辅助作用,但却并非感情戏的附庸,更没有什么误会、猜疑、嫉妒的狗血梗。这方面第二部比第一部更上一层楼,蒙浅雪、林奚、荀安如性情各异,但都自有怀抱。尤其林奚的角色,承担着“济世救人”这个和“家国天下”交相辉映的价值观,不仅有温暖的一面,更有坚硬的一面。赤霞镇上的“不走”,琅琊山下的“不留”,琅琊山顶的“不等”,如同第一集出场时箭头落入铜盆,铿然有金石声。而与之相应的,萧平章与萧平旌,也堪称男女平等的标兵模范了。平旌那一句“若是女子之功不能为天下人所知,如今这偏见如何能改”,搁到现代戏里,也要算是清流台词。在大哥大嫂的感情戏里,我们看到小雪一路受着平章的保护,最后时刻却舍己成全;在平旌和林奚的感情戏里,我们看到在平旌颠簸动荡的人生中,林奚的胸有丘壑,实际上让她成了平旌的依靠。写出这样的感情,让它丰满、温润、深入人心,实际上也就是种下了变革的种子。

其次,我认为是从个人出发的、基于对等原则的伦理观。这一点可能需要多解释几句,也欢迎读者诸君提出辩驳。很多人说,《琅琊榜》表现的是传统的儒家理想,我却觉得似是而实非。所谓儒家传统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一种理想状态,但也包含着绝对的教条。父亲要像父亲,儿子要像儿子,规矩是从身份来的。但在《风起长林》里,我们看到的君明臣贤,兄友弟恭,却是从人物本身的性格里散发出来的魅力,恰好体现在这些人伦交往上。平章上琅琊阁,平旌飞扑过去,我们对这对兄弟的第一观感,是他们的感情深厚,而不是礼让有节。我们想到萧歆,会首先觉得他是一个好人,然后才想到他是一个能信任臣下的好皇帝。这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我觉得有非常微妙,然而又是极端重要的区别。自清代以来,启蒙思想家们之所以要“冲决网罗”,把三纲五常打破,原因就在于这里面暗含着极端的不对等。戴震说“以理杀人”,是“尊者以理责卑,长者以理责幼,贵者以理责贱,虽失,谓之顺;卑者、幼者、贱者以理争之,虽得,谓之逆”,可谓知言。在剧中,我们看到所有的人伦关系,只要是好的,都是相互敬爱,不存在单方面的颂扬。与其说这里表现了儒家的父子兄弟夫妻朋友之义,不如说表现了拥有通情达理、温和慈爱的理想人格的个人,是怎样做别人的父亲、儿子、兄弟、丈夫、妻子、恋人、朋友。我们看着剧中人物履行着传统伦常的仪式,却觉得异常亲切不拘束,我认为原因正是在此。

再者,我认为《风起长林》表现了一种积极的个人主义。个人主义常被看成是自私自利的同义词,但真正的个人主义,其实是明确自我与他人的界限,不仅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从自己的意愿出发,追求超越性的价值。所谓“家国天下”,“长林风骨”,正是这样超越性的价值。长林军的护卫北境,只是通过几场战斗来表现,其实相当表面,所谓敌人入侵之后的烧杀抢掠,都被对话一笔带过。真正动人的是主要人物的几个决断瞬间。平章放弃求生的机会,平旌甘心担起兄长遗下的重担,取舍之间,最见风骨。老阁主对平旌说,他选择担负的,都是他的本心。而最后平旌也的确在他个人的心愿和责任之间找到了平衡点。另外,剧中在许多抉择关头,都是个人意志有最终的决定权。平章选择舍弃自己,小雪虽然万般不舍,仍然尊重他的决定;平旌和林奚之间,从来不试图改变对方;九先生承袭了老阁主的交友之道,只要对方询问便言无不尽。最深刻的感情,从来通过尊重对方的意志来实现。而结局处在太后灵前平旌对元时的一番话,更是把个人意志的重要性,明白点透。

最后,我觉得《风起长林》在家国天下的主题中,有意识地融入了(相对)多元的价值观。以家国为念,未必是没有私心,也未必是时时刻刻,都把家国摆在第一位。即使是“忠义之魂”代表的老王爷,在生命的最后,也想卸下儿子肩上的重担。作者似乎也有意淡化绝对的家国观念,用正面形象表现惠王和阮英,让平旌在侦查敌情时说出”大渝民间和咱们也没什么不同”,都是体现。平章说到惠王之死,称“在北燕国内,总还有一些人,想要知道真相”。这句话让人想起《琅琊榜》,也暗暗提醒观众,在家国之外,还有人性,还有文明,这些也都是超越性的价值,同样崇高。“萧爱国”和“林济世”各自所最珍视的东西,甘心为之献身的东西,在剧中或有缓急的不同,但是否真有轻重的差异?平旌对林奚所说的那句“你比我要强太多了”,是最深挚的情话,但也绝不仅仅是一句情话。

以上所有这些,一言以蔽之,就是“尊重个体”。而当用心刻画出具有美好性情的人物之后,另一位朋友说过的“教科书般的情感示范”也就水到渠成了。《风起长林》最宝贵的地方,正是这些温润的感情。至于所谓“效忠君上”与“以天下为己任”之间的区别,其实不是古装设定下能够真正好好讨论的。整部剧里,对权力的运作方式都采取了虚化的处理,而离开了对权力运作方式的讨论,也就不可能有对合法性的讨论。剧中的处理,跳过了“大义名分”,已经是非常现代的观念,而元启基于未来假设的“成王败寇”,则是纯粹的耍流氓了。平旌那句“数十万的军民百姓,在你眼中不过就是进阶之梯,你居然还敢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执掌天下的资格”,其实已经击中要害。当然,他的话,也只有在具有了现代意识的观众眼里,才显得有分量。如果“人民”都不把自己的命当成一回事,又怎能寄望于萧元启这样的主君,会真的考虑天下人的福泽呢?

当然,《风起长林》颇具现代意识的灵魂,和它力求古趣盎然的皮囊,并不总是和谐。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对政治相关剧情的幼稚、文官形象的缺失感到不满。这些缺点,或许正因为作者心目中只有亲切的家庭,却没有森严的宗族,故而完全没有刻画古代政治中起关键作用的“血脉正统”和“门阀势力”,剧情安排便难免有些飘忽。既要旧瓶装新酒,又要形神兼备,这需要很多巧思和学识,才能弥缝周全。作为观众求全责备,是期望殷殷,想看到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如果真不能两全,至少在我看来,“神”比“形”重要。封建宗法社会的政治运作,正史中比比皆是,已无须在架空世界里重看一遍,但“教科书般的情感示范”和光风霁月的人格,却是不嫌多的。更何况,正因为这个现代的内核,《风起长林》这样的故事也帮我们披拣出了传统中那些仍然还有生命力的东西。这些大都无关宗法秩序,却和个人心性大有关系。比如“推己及人”,“反求诸己”的同理思维,《蝉赋》里的“贞士之介心”,“慈故能勇”的英雄主义,“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的人格淬炼,“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弘毅,“和而不流,中立而不倚,国有道,不变塞焉,国无道,至死不变”的君子之强。

____

评论区原帖: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665065/discussion/615245078/

长评姊妹篇:愈思长林,志在丰草

设定讨论:
从长林王和荀首辅人设联想到设定问题
也说50集朝堂戏
35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