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国内媒体,这部电影就是来打你们脸的

巴塞电影
2018-02-06 看过

一年一度的小金人盛典距离我们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各家各户,忙乎一整年,挤进长跑名单的就那么几个。

《水形物语》狂揽13项提名,但已经中了金狮奖,应该是无缘最佳影片了。

哑女、同性恋、黑人、鱼人,《水形物语》堪称边缘人群大杂烩

现在看来,我们曾经吐血推荐的《三块广告牌》综合实力最强。

科恩嫂饰演的复仇母亲角色,彪悍程度近年难得一见

不过,这也还是凶险万分的,因为有一位来势汹汹的空降强兵——

华盛顿邮报

“新闻是历史的第一份草稿”

这位强兵来得尤其晚,今年1月12日才在美国全面上映。

但来得最晚,你们排排坐,已经坐好的小朋友也得给我让个地。

影片已经纳入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的提名。

谁都不会不服气,因为这是好莱坞的“黄金圣斗士”三大拿——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梅丽尔·斯特里普+汤姆·汉克斯

这次,九座小金人联手了。

他们瞄准的题材也是根正苗红的美国主旋律。

用行话讲——

“整部电影从内容到选角到导演本人都非常行货啊!”

影片的视角放在了1971年的五角大楼泄密事件

我们都晓得,五角大楼泄密,是世界十大泄密事件之一,轰动一时,甚至改写了世界格局。

当时,美国深陷越南战争,国内反战情绪高涨。

丹尼尔·艾尔斯伯格,一个游离于政界、军界和学界的精英分子,原本是一位越战的坚定支持者。

但当他去越南考察时,却产生了怀疑:美国在越南发动战争的正当性到底在哪里?

后来,他接触到了关于越战的机密国防部文件,于是,这位艺高人胆大的勇士,就悄悄偷出了大批文件,也就是——

“五角大楼文件”。

文件揭露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多位总统、官员,早就知道,对越战争的结果,一定是美国战败。

但他们明知战败,仍然让士兵去送死。

原因是什么?

竟然是为了逃避美国战败的羞耻。

影片的前半段就为我们还原了当时的景象。

而更精彩的还在后半段。

一个人知道没用,得让万千民众都知道政府的丑陋嘴脸。

这时,就得仰仗媒体的嘴巴了。

《华盛顿邮报》,如今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龙头,尤其爱管美国的国内政治动态。

地球人都知道,这个报业猛士,凭借笔杆子,就绊倒了尼克松政府,水门事件,直接导致尼克松辞职,垮台。

《总统班底》剧照

这让华盛顿邮报一战成名。

但其实,再往前一些,华盛顿邮报还是个小报纸,但它的战斗力早年就很猛,那时就和尼克松杠上了。

丹尼尔·艾尔斯伯格偷出的五角大楼文件,就是它们给捅出来的。

影片的焦点,就在于这些艺高人胆大的媒体人身上。

汤姆·汉克斯扮演总编辑本·布拉德利,他工作雷厉风行,不怕事,更喜欢大事,五角大楼这种惊天秘密,他认为一定要报道出来。

面对高压和危险,他捍卫了媒体人的原则——

“捍卫出版权的唯一途径就是出版!”

但他还需要一个人点头,就是梅姨扮演的发行人凯瑟琳·格雷厄姆

华盛顿邮报的创始人是她的老爹,随后传给了她的丈夫,结果丈夫去世,落到了她的手上。

可在男人主导的行业中,她并没有多少分量。

在各大会议上,男人们七嘴八舌,就她一个女人,插不上嘴。

报社里,老汤和其他男领导说是给她打电话,开电话会议,决定要不要出版这个惊天秘密,却互相吵嘴,不带她玩。

在这场高潮电话戏中,梅姨的女性光辉终于绽放,在推移的运动镜头、多人视角剪辑、昏黄的布景、凝重的配乐中,她的迟疑、犹豫、热泪盈眶,多种情绪凝聚其中。

最后,她坚定地决定报道,狠狠打了总统一耳刮子——

“这个国家的人民无法让总统一人独大,独掌国家,我想不通总统竟然将揭露真相与叛国划等号,这给我一种感觉:破坏某个执政政府或某个个人声誉是在叛国。这等于是说,我就是国家。

他们也迎来了牢狱之灾,尼克松政府将他们送上了最高法院。

但主旋律的结局我们不猜也知道,他们定是能全身而退的。

法官判处无罪,还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赞——

“开国元勋们给予媒体自由所必要的保护制度,是为了让媒体在我们的民主政体中发挥重要作用。媒体应该为被统治者服务,而不是统治者。

主旋律就是这样,尽管不会有惊喜或惊吓,也明知是这种结局,但依旧会让人看得热血沸腾。

梅姨的丈夫,华盛顿邮报的著名发行人Philip Graham曾以一句话定义了新闻的历史使命——

"News is the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

“新闻是历史的第一份草稿。”

这份伟大光荣使命仿佛随着报业纸媒黄金时代的逝去而渐渐蒙上尘埃。

“新闻服务于被统治者,而不是统治者“,现在又有多少媒体人还能奉为精神圣旨。

其实,我们曾经也有无数个单枪匹马的“华盛顿邮报“。

但他们都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如今他们消失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也不可能用影像记载。

所以,我们永远也拍不出这样的片子,我们有的只会是类似于《10年前,14岁的她以性侵等罪名把全家送进监狱,然后失踪了……》;

《被全家“性侵”的女孩,不能就这么“失联”着》这样的陈独秀标题

我们有的只会是在安全的地带,连半句精神圣旨,“服务于被统治者“都做不到的悠悠众口。

《东方早报》的简光洲,是第一位在报道中敢直接点出“三鹿”名字的记者,一时间,全国轰动,高官下台。

早在09年,他就揭露了杨永信的兽行——《是非杨永信:从“杨叔”到“羊叫兽“》。

但是,这位中国新闻媒体的良心,却在12年默默辞职了,他只留下一句话——

“东早10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所有的悲欢,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忍受都是因为那份纯真的理想。好吧,理想已死,我先撤了,兄弟们珍重!”

理想已死。

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懂这四个字其中的绝望与深意。

而现在想来,是不得不懂了。

180 有用
16 没用
华盛顿邮报 - 豆瓣

华盛顿邮报

8.3

7827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华盛顿邮报的更多影评

推荐华盛顿邮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