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熠生辉的感情线

病娇虚
2018-02-06 看过

大天朝的编剧最擅长塑造什么?当然是男人,男人之间的斗争。无论是商业,权谋,武侠,都是在塑造男人。

记得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话,大概编剧们在开会,9男1女,女主角的锋芒就一丝丝被删掉了。其实女性的力量不一定就是锋芒,女性的柔也是一种力量,别说我国,外国都稀缺。如今几个编剧就算思变,也在编着女性做男人的事,来成就女人。要我看通通都不如明清小说里塑造的女人来的打动人心。古代浸淫在脂粉堆里的男人更懂女人,也更会塑造芳华正茂的女人。

这剧本力里人格塑造的最丰满完整的明显是北斋,有想法有行动力,一往无前她的那只蝈蝈就是她的化身,始终坚持信念把生死置之度外.可是导演却给了她无能的战斗力,结尾的吊桥梗硬是让她成为拖累猪队友..虽然这样符合北斋和沈炼生死相护的性格,但是放戏剧里太膈应人了..白瞎了那么到位精致的感情推拉.. 这剧单人物虽然立住了,但灵魂人物女主能力脱节崩了...出色的感情推拉没有很好的揉合主剧情显得突兀...

有句路人的吐槽让我印象超深刻,那人脱口而出:这部电影不应该叫绣春刀,应该改名 秀恩爱。。直觉型人格真是可怕,无论导演删掉了多少男女互动也可以准确抓到重点. 看绣春刀2,有点串大明劫。主角2人都是身份对立其实骨子里却有着共通点,这让我一度认为两人之间是道家儒家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淡,现在看来非也非也。就是爱情,荷尔蒙,致命的吸引。沈炼不是吐槽自己鬼迷心窍吗,哈哈典型的口嫌体直。

---------------------------

沈炼因为殷澄的惨死来找静海给他超度。远离世俗闹市的山谷。

之后静海熟稔的给他推销画作。

沈炼翻捡画作,毫不犹豫的拿起一轴画作,上书 北斋二字。原来沈炼是北斋的迷弟。

画上画的是公鸡蛐蛐。净海一直在夸公鸡。

男主视角欣赏的是这只骨子里不屈从蝈蝈。

四处都是盎然的绿意,山雨来的很快。

沈炼疾步来到树下避雨。

刀口舔血的锦衣卫不怕雨,心中牵挂的是北斋的画。

其实恰好北斋最在意的也是字画.

一个修罗锦衣卫擦着画上的水痕。

望天,这雨什么时候停啊。。

地面水洼掠过一到影子。沈炼十分警惕。

戒备抽刀,来者却是个姑娘。

明代虽然已经是世俗社会,男女大防不如之前,但是在这样荒郊野岭,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敢接近陌生男人,还是修罗锦衣卫,实在已经不是大胆能够形容了。因为她有另一层更重要的身份。

抬头看看纸伞。

在此期间,姑娘眼光扫了扫沈炼,其实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画上。她怜惜画,却也不忌讳锦衣卫.

坦诚的告诉他在意的字画淋湿了太可惜。

沈炼收了刀,但是眼神没有松懈一直打量着姑娘,透过男主视角,他在看姑娘的眼睛。

一双没什么攻击性的眼神,暗含着洞察人心的淡然。

奇怪的组合在山路上走着。迎面来了一位披着蓑衣的樵夫。

由于樵夫低着头,距离很近了才看到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沈炼。

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告饶。

沈炼早就习以为常看也不看。

姑娘却面带怜色的看着拜如捣蒜的樵夫,沈炼整个注意力一直在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姑娘身上。

沈炼问她,你怎么不怕我。。。

北斋拆台。你又不是妖怪有何可怕,怕的不过是官服罢了

北斋的话暗含对锦衣卫的身份不满。

沈炼没想到这话会由一个娇滴滴女子轻巧的说出来,不由停下来让她再说一遍。

面对沈炼的威胁,北斋并未没接他的话,只用女子特有的俏皮神色看着他。

然后才笑意浓浓的告诉他如果你不信就。。脱掉。。衣服。上街走走试试..

脱掉官服上街走走,一定会被人打的。。

这是讽刺沈炼脸臭啊。。。。

沈炼炸了。一脸威胁盯着北斋。北斋才发现自己的话有点过了。。。尴尬....

沈炼坐不住了,说什么也要搬回一程,假模假样审她,你姓甚名谁,住哪呀!?

北斋一点都没怂,反将了一军,大人,你是要抓我呀?

无言以对,吃瘪的沈炼。。。😂

北斋抬头望天。沈炼顺着她的眸光一看,原来云收雨歇,天晴了。

北斋这边收了伞,沈炼那边还懵懂看着天。。。

山上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连北斋和他说话都没回过神。

姑娘唤他大人。

大人,下次上山,记得带伞。末了轻柔一笑,转身离去.声音很拨动人心声线控听了几遍😂😂

这来去匆匆的绿衣,莫非是画本子里精怪?这个身影让沈炼有些失神。

--------------------

沈炼跟着凌总旗来到北斋居所,北斋的画暗讽朝廷引来了杀身之祸,沈炼想来看看他。

林总旗前门进去,沈炼跳窗进去,配合顺畅。杀人的勾当应该做过很多次了。。。

同伙进门后,自己翻箱倒柜,找到一枚能确认身份的印章。

印章丢给了凌总旗,并把自己观察到的告诉他,房子里只有一人衣物。

这一回头两人都懵了。北斋几乎不敢相信。你是来杀我的?

林总旗没有察觉,把印章盖在北斋的脸上。这对于俘虏,有种羞辱的意味。

再大胆的女子,看到锦衣卫来索命也是崩溃的。。。

沈炼虽然震惊,但是没有丝毫动作。。

这边已经确认身份准备处决了。。。

这边眼睛瞪的更大了还是一动不动。。。

凌总旗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作死开始。。。

沈炼对他收刀有点吃惊。

把北斋像小鸡一样拎起来就走。

北斋看着他。 窗外电闪雷鸣,但是北斋看着沈炼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

不同于竹林的俏皮,叛逆。此时眼睛了只剩下惊惶和无声的乞求....吓尿了已经。。。

沈炼还是看着眼里虽有不忍,却没有动作。。。要知道他兄弟殷呈也这么死在他面前。

沈炼僵直的身体一动不动。

忍不住开口。

北斋趁机偷袭凌的太阳穴,然而被擒住脖子。。。

你倒是帮忙啊

北斋强烈反抗打了凌一巴掌,凌反手一挥打了回去。。

沈炼转过头不忍直视。。。

一直规规矩矩的活着,兄弟惨死面前也是面不改色。。此时他还是跟以往一样准备沉默。。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泄漏了情绪

可是还是忍不住一把刀架在凌流氓肩膀上。。

凌总旗避开刀尖,沈炼让他要杀快杀,别生事端。理智上沈炼根本没打算救人,而是自己受不了良心谴责希望他干脆点处理-.-

凌可不干。觉得沈炼再多管闲事。

这边沈炼看看北斋。北斋虚弱的回望他。

凌总旗察觉不对了。逼问沈炼。沈炼赶紧否认。

凌总旗没听沈炼解释,沈炼跟着他走出去,北斋得以喘气。。。

凌总旗在无常簿上写下沈炼大名,宣判沈炼暗通逆党小命被自己攥在手里了。

关门,打狗。。。一番缠斗,凌总旗败下阵来。

沈炼只打算拿回无常簿,可惜凌总旗没带脑子威胁他自己上头有人。这下不死也得死了。。。

事情发展到了糟糕的一步。沈炼一直是体制内低调的小人物,按部就班的活着,从不干跨出雷池一步.杀了魏忠贤侄子。麻烦不是一般大。

怂了。。。忽然想起还有个目击者。。。。

北斋察觉到危险,立马跳窗跑了。。。

雨夜追逐,然而打斗中受伤的沈炼跟丢了。

-------------------

另一个特别的小姐姐出场,丁白樱。英姿勃勃,武力值碾压男子般的存在。。此刻走过去帮北斋铺床。

北斋把沈炼杀同僚的事告诉了白樱一党,白樱以此为借口要求沈炼去烧案读库,沈炼趁机把握了这群逆党的把柄。

沈炼想要以此册子要挟逆党交出人证北斋。原来北斋逃脱以后就来到白樱这里落脚,北斋真正身不仅是画家,还是地下党。

男女主互相插刀,哈哈哈

白樱一边铺床,一边告诉北斋明公很想她。

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要设计这么一段台。原来也交代了不少信息。北斋既帮明公办事,又和他有非同一般的关系,为什么她一个人住在外面呢?

明公挂念她,就表示想她自己不肯回去,而是自己卖画为生。

所以她的神色暗藏了她的态度。我知道(但我不会动摇。)

白樱走出,看到一个剪影,明公本人来了。

证实了北斋确实不愿意回去,分歧因该就是不让她画画。

------------- 沈炼烧毁了案读库,拿着册子来换人证北斋。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开始对北斋很执着。

白樱是没权利的。

沈炼用把柄威胁她。

北斋听的一清二楚。 知道沈炼拿着重要的把柄威胁白樱交出自己。

想灭阉党复仇就去做,想画画就搬出去,想反抗就投水,看起来是温水其实里面滚烫。想用册子这个把柄要挟白樱明公交出我??😱那我趁你们谈话就去偷回来好了。北斋迅速做出了决断.

白樱拒绝。沈炼表示你做不了主叫你们正主出来

这边沈炼顺利回家发现家里有人。。喵星人炸毛了,铲屎一族表示这个特效有点出戏。。。

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功夫。。。

见鬼了,什么情况。。

笑的菊花似的雷佳音不请自来。。

沈炼无视他。。。转而一脸内涵的看着北斋。。

北斋从善如流装作很熟稔一脸温婉的迎接他回来。。。😂

为了表明北斋地下党的身份北斋弯眉全变成了男人的眉毛,很毁啊 造型师!!

后面一直因为这个杀气超重眉毛本颜控很出戏你知道吗,造型师😂😂

北斋找了个借口准备开溜大吉,沈炼哪里会放过。

表示不用出门了。随便做碗面就好。

吃的很香。

沈炼有把柄在北斋他们手上,她从来不怕沈炼,但是很忌惮来者不善的锦衣卫雷佳音。

吃完谈正事。雷佳音这种谐星自带搞笑氛围。

原来他已经查到郭真的死和北斋脱不了关系,是北斋用字条约他出来的。落款 隶书:北斋先生

北斋本尊却表示震惊。。。

说明她不知道这事,但是对方用她的名义杀人,谁呢?极有可能是张译。

北斋听到自己背负更多莫须有的命案,浑身都僵硬了。。。。

这时候。。。沈炼居然去拉人家的小手手。。。😱😱 锦衣卫对人证怎么这样。。

北斋没想到沈炼会安慰她。。而且北斋没那么紧张后沈炼松开了手,不占人家便宜,导演就是想告诉我们沈炼各种博北斋好感啊-0-

雷佳音查到不利沈炼的信息。。。沈炼和逆党北斋有牵连。

沈炼没直接回答,而是问裴纶净海的下落。雷佳音表示,你承认自己收了逆党的画就行。

沈炼拒绝,也就是说他放弃了净海的性命。。。。

雷佳音讽刺沈炼对不住净海后便走了。

北斋目睹他们交锋,此时还以为沈炼已经山穷水尽了。

沈炼单刀直入问他为什么和自己过不去。

雷佳音没有避讳告诉他是因为之前说错话惨死的殷澄。。沈炼百口莫辩。。。

回家里不客气的一把推北斋,发现房里乱七八糟。。

北斋他们有沈炼把柄,并不怕他,反而很霸气的表示,只要你交出册子,我送你出城。。。😂

这句台词单看有点突兀,如果联系之前雷佳音对沈炼的态度就可以理解。北斋以外沈炼已经四面楚歌了。

北斋认为锦衣卫和地下党都要他非死不可,所以天真又自以为好意的给他提了个大胆的建议。。

沈炼彻底被北斋的态度激怒了。。

老子为你掩盖了那么多。。还帮你背锅,还救了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始作俑者!

你丫只想要册子,还觉得是在施舍我了!?

北斋闻到危险的气息。怂了😂😂警惕的看着沈炼。。。秒怂的北斋有点萌。。

看到这真的就是笑死了。。。。

锦衣卫什么犯人没审过。。。居然用这么。造作的办法逼审北斋😂😂沈炼你脑子进水了?

这是什么play??😂😂观众一脸懵逼。。。。

这里不会有人来救她,北斋有点怕。沈炼审第一招。。。带上小黑船。。

边问边根据北斋的反应来推测郭真死的真相,来推出幕后boss。。。

这闪躲的眼神明显不是她约的。

又问是不是白樱,北斋也是一脸懵逼。。。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审问第二招,装出凶狠的样纸。。

震叔浮夸的凶狠我给100 分...

沈炼气自己恨铁不成钢。。鬼迷心窍救了北斋!

其实从他出刀那一刻就下意识的救人了。嘴巴对凌总旗说快杀,行动却理智不起来。

毫无说服力的威胁。。。。

北斋见避无可避也编了一段准备扛下所有命案.

沈炼只想知道幕后真凶,直接表示你担不起。

第三招,用下沉的锚来吓唬北斋。

一脚踢下船锚。船锚在深不可测的湖水中加速下沉。

北斋真的是慌了,她之前还算是强作镇定,但是锚让她想起来之前投水的阴影,瞬间惊慌起来。

可惜北斋不动摇。

沈炼无可奈何。(这句台词尼玛和野花姑父怎么一模一样。。瞬间窜戏😂😂)

眼看绳子越来越短,沈炼也急了。

北斋死扛。。

急的大声喊!

北斋被锚带下去了,河面一片寂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沈炼面对北斋危机只要再冷硬一点点,他还是原来的他。可每次他都忍不住-V-

找到了。

捞上来,头上还有水草。面色苍白。

我能拿你怎么办😂😂

沈炼烘衣服,北斋说自己的身世。原来爸爸就是画家,因为笔墨惹是非,一家子就是被锦衣卫所害。

这种事筷子手沈炼怎么会不知道? 但此时,收起爪牙楚楚可怜的北斋显得格外柔弱,这样的女子说起这些经历才能让人格外动容,反思。

淡淡的说这过去,说自己家破人亡的经历。

平淡陈述自己因不肯妥协而跳河,沈炼怜惜的看着北斋

溺水的滋味很难受。。。。

她用生命维护的那个人救了她。

让她决定投靠救命恩人的真正原因,却是他的诺言。

他承诺一定会扫除阉党。

沈炼看着她决然的样子。

问北斋,就这么一句话你就陪他做逆党了??

(沈炼觉得北斋轻信那个人了。认为那个人的承诺十分不靠谱。)

北斋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没有直接回答沈炼,而是反问他。

这样的世道你还没过够?(不管承诺我的人是谁,我也想反抗改变它,哪怕螳臂当车)

沈炼回她,谁也救不了这世道。。。(我们只是蝼蚁,有什么用?沈炼消极被动。。北斋则是积极主动)

说实话,这部剧准备塑造女性,导演用丰富的细节去塑造她,但是后期北斋在电影呈现了一个拖油瓶的被动形象,和前半部分北斋对沈炼营造出来的侵略感完全不协调。

-------------

半夜惊醒的沈炼,看到北斋坐在河埠头上,没有趁机逃跑。

北斋为什么不跑?是为了没拿到手的册子。。

目光相接,沈炼看到她没跑很是高兴。

😂😂两人眉来眼去的。。。导演这么多大特写镜头😂😂

北斋当没看见。傲娇的转移视线。

这一转头,就发现河面的漂浮物。。。大概能猜到就是裴纶.

北斋起身的动作引起沈炼的注意。

雷佳音被自己人插刀,受了重创

猛的睁眼,还没从危机中清醒。

沈炼趁机给他解释殷澄也是我的朋友,我们是一条战线。

雷佳音看到旁边的北斋,很自然的感谢嫂子。

北斋看了看沈炼,很不好意思的否认了。。😂😂沈炼 收敛你痴汉的眼神!

沈炼看她不好意思也帮北斋澄清。。

雷佳音震惊了。。。此处省略一万字吐槽。。。

金屋藏娇?北斋不是男的吗?不是说没收画吗人都收了。哥66666!??

这时张怿来了,怕夜长梦多要沈炼杀了这两人。

沈炼表示no 。那之前的净海呢。。。。果然北斋裴纶的分量就是重。。。转变有点快。。

还反问他对北斋下手你主子知道不知道?懵。

曾经出生入死的人拔刀相向,下了杀心。

沈炼避开了炮火,用小机关拦住敌人,三人从密道跑了。狡兔三窟。。。

三人逃到一家空客栈。沈炼看北斋睡了也准备休息。。

一只手轻轻从沈炼怀中抽出册子。。

她还是为明公做事,还记着自己是个逆党,该做的都会去做。即使知道沈炼对自己有好感也留着伺机而动。

谁知沈炼在这等着呢!一把抓住小手臂。

失败的北斋很气脑。果然在装睡骗她。。。

沈炼也很生气,气什么呢?人家肯定要跑回去的啊😒

可是北斋毫不让步.北斋把人情和公事分得开,她知道沈炼好还救了她,可这是私事,她要把册子给白樱明公他们。

眼神对峙,谁也不让谁。

雷佳音被他们的动静吵醒了,不识趣的建议沈炼把册子放他那。。。

沈炼飞过去一个眼刀子,睡你的觉,做梦!闭嘴!

想走,没门!

北斋这边还在折腾手腕,那边却在谋酬着。。。北斋听的一清二楚。。

沈炼知道张怿在全城追捕他们三个。

裴纶想要换条生路,建议沈炼把逆党北斋和册子一起交给张怿的上司。

沈炼拒绝。表示没用,锦衣卫到处是他的眼线。

雷佳音表示没关系,他有对家的把柄,一定会帮咱们。

雷佳音胸有成竹,再次鼓动沈炼交出北斋和册子换条活路。

这边的北斋已经听的心惊胆战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如果两人把自己交出去肯定没活路了,而生死被沈炼拿捏着.

看着沈炼不答话,雷佳音明白了,他舍不得北斋。。 告诉那就他三个一起死吧。

北斋的心情很复杂,没有想到他会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也潜意识拒绝去相信。

下定决心,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有个虎视眈眈的雷佳音,我还是先走吧,册子以后再说。。。他们自身难保了。。

沈炼听到动静匆匆下楼没想到北斋听到他们的谈论还是走了。。册子都不要了。

北斋走了,沈炼眼里全是对北斋的担心和不舍。。

说实话,男女主角的感情线的推拉递进还是有张力的。

又是雨夜追逐。。。北斋跑着,后面有人追。但是和上一次追逐不一样,并没有露出沈炼,说明他在暗处不想现身。

所以与其说是追逐,不如说是保护。

北斋并不清楚,只当沈炼是来抓自己去保命的,差点跌出小巷,对面正好是一群锦衣卫,她及时藏好自己。

这一切都落入沈炼眼中。他隔着一定的距离看着她。

北斋其实此刻就是不愿意相信他,只觉得他是来抓自己换命的...

看着沈炼不靠近,北斋靠着墙,一言不发。

沈炼也看着她。

路阳导演第一部更热血更漫画。第二部风格虽然没那么鲜明但是蜻蜓点水几个镜头就把练斋复杂的感情精透的呈现。

被死亡阴影笼罩北斋下定了决心,猛然间抓住机会冲了过去。。

北斋的冒险让人出乎意料,沈炼没想到她如此果决。。。

沈炼失去了对情势的控制。

碍于锦衣卫在附近躲雨,沈炼知道自己不能再追过去了。

身份对立的两个人。北斋在这不再屈居人下,用一种非常直白的眼神和他交流。

两个人一言不发,又似乎有千言万语。。。

你别再过来了,我们不是一路人。。(让我狗血一下,剧本控看不到剧本简直想死😂😂)

我知道,可是你不知道你回去也许会有危险。

本来他想护着北斋安全的,现在确实无可奈何。他过不去,她也不会回来。

而此时镜头再次转到特务锦衣卫,说明沈炼一直试图要过去。

我走了。北斋下定决心。。

看着她真的要走,无可奈何的沈炼也只能下定决心,从怀中掏出了什么,隔着小街,扔了过去。

北斋低头捡起掉落在脚边的事物

原来就是事关地下党把柄,也关乎三人性命的册子。

北泽不敢置信的抬头一看,巷口没了沈炼的身影。她以为沈炼是来索命的,没想到他却放弃了证据为她求一条生路.

北斋的眼眶红了,再抬头时收起了泪光,果断先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张怿告黑状,大家都在围观逆党画像。北斋沉默不语。

这边雷佳音问沈炼,册子呢姑娘呢??

沈炼避而不答。。。显而易见都放跑了。。

裴纶一脸的恨铁不成,你怎么搞的?你疯了? 你不要命我还要啊,你个傻丫恋爱脑!

正争执,门支丫开了,两人赶紧躲好。

裴纶一脸我命休矣的眼神看着沈炼。

结果进来的可不就是北斋吗。

看着跑回来的北斋沈炼也是万分惊讶,不解,问她你怎么回来了。

北斋表示,救你。 。。还有裴大人。

被点名的裴纶一脸懵圈。。干我什么事?

裴纶os: 这两丫真奇葩,一个不要命,一个冒着风险跑了又回来。现在年轻人都这么玩的?生死与共玩的这么清新脱俗了都?

沈炼问天真的北斋怎么就,北斋表示拿着册子做筹码去说和应该可以。

沈炼决定告诉她真相。是路文昭让我去杀北斋的。虽然你不认识路文昭,但是他是你相好的手下。

路文昭就是你相好的手下,所以你的那个相好并不靠谱。

这边说着正经话,裴纶又再一次懵圈了。。

八卦体裴纶os: 我没听错吧,相好?沈炼你是秉着被绿的心去救人家姑娘的吗。。太伟大了。。。

沈炼直截了当告诉她,你还信不信你用生命捍卫的那个人?你还去找他吗?

北斋表示她信这世道终会过去。

也就是说,她投靠逆党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台词有点过于含蓄。。😒

北斋这句话彻底点醒了沈炼。。

这些逆党其实目的是推翻阉党,而不是皇权,那么谁能用皇权推到阉党?

就是那个人,虽然北斋还是不肯说,答案却呼之欲出。

沈炼知道了幕后boss,准备为他们三个博一条出路。表示我去。

被蒙着眼睛的沈炼应该是来到了东厂。

明人不说暗话,沈炼道出对方身份,逆党的boss,就是朱由检。

这是他自己推测,北斋没有背叛。

那边在谈判。。北斋在这边确实坐立不安,时刻观察动向。。。

雷佳音看着北斋坐立不安的样子,把她拉过来,告诉她说好的半小时的期限,你不要出什么纰漏。

北斋再怎么样也是女孩,被拉的东倒西歪,但是语气却异常坚定。

半小时,沈炼还不出来,我们就进东厂救人!

这边沈炼表示我们求的不过就是一条生路。但是你手下却要加害北斋。

白樱有点天真的表示不可能,师兄怎么都不敢不会没必要加害北斋。

白樱在沈炼这吃了不少哑巴亏,并表示这个这个人很凶险,不要和他废话。

信王朱由检明显知道这个事,知道张怿对北斋有一定的危险。。并叫白樱去出去。

白樱是个地地道道的杀手。出去了。。。

等待是磨人的,北斋相信他一定会回来。

裴纶看着他们这样为对方冒险,表面却看不出来啥,便猜:你们睡了?

北斋无语。。😒直接回他:龌龊,你才睡了。

裴纶就更加不解了,那你就这么对他?他就这么对你? 这不科学!

裴纶os:把册子还给了沈炼还想进东厂救他;沈炼救了她放走她给她册子,还给她去谈判。这两人可以的。。。

给裴纶同学撒🌸..助攻👌

这边,面对信王的盘问,沈炼表示就想来看看北斋以死相护的人。

信王可不傻,直接拆穿他。所以信王对形势非常清楚,也知道张怿对北斋的威胁。

反问他: 你三番两次救她,她喜欢你?

并把在北斋那获取的信息告诉沈炼,问他,为什么会动手救北斋?

这种谈判某种程度一定要坦诚,沈炼不避讳告诉信王: 喜欢她的画。

信王表示他也喜欢,她的画就像她的人。

信王给了沈炼可以出逃的信物,条件却是,杀了北斋。

沈炼表示我来并不是她透露的,她不会成为你的后顾之忧,我会带她跑的很远,她不可能背叛你。

信王面对沈炼的反驳,拿着刀威胁沈炼,沈炼强回自己的刀,表示不会杀信王,因为北斋不会想看到。。。😒

打更的声音响起,惊动了沈炼,他和北斋有约定,怕她担心出事赶紧溜回去😓

约定时间到了,可是沈炼还没回来。北斋很是担忧。

这边师妹看着师兄唱念做打让信王狠心杀掉北斋的样子。

信王一脸好不为难,最后同意了。

两个听话的属下出去了,貌似孱弱的信王露出另一幅面孔。

沈炼疾行到他们约定处,却并未发现北斋他们,难道他们被抓了?

东厂门口重兵把守,顾不上那么多,沈炼拔出绣春刀准备冲进去救人。。。

就在冲出去的一刹那,一声熟悉的,沈炼!

北斋好好的呢!还笑看着自己!

还好你没事!让我担心死我了。。

欲闯东厂禁地也成了热门。。裴纶表示又被冷冷拍了一把狗粮。。。

这边。。沈炼:让你担忧了,我回来了😳嘿嘿

----------------

开阔的湖面,清风拂面,烟波画船。几只荡漾的小船飘向城外。

画面一转,沈炼正扮作士兵摇着浆,一旁的北斋竖着萌萌哒丫髻。

沈炼没把真相告诉北斋,北斋天真的问他:他会来接我的,是吗?😱

沈炼非常肯定的和她保证,他会的!

沈炼这话太假,要把北斋拐到哪里去,撒这样的谎有什么意义😂沈炼os:就是不想让她失望啊

还特别画蛇添足的对北斋说:他让你自在画画,想画什么就画什么!

妹纸们,遇到一个能让你做想做的事情,即使会引来风雨侵袭,也为你遮风挡雨的男人就嫁了吧!😂

北斋听了这话,脸色却变了。

北斋此时知道沈炼在骗她,信王真的是要把自己灭口。。

北斋告诉沈炼,信王最不喜欢她画画,就是因为怕惹事。

所以北斋离开信王,独自卖画为生的原因就这了。

北斋接受了这个悲伤事实,笑中带泪,也感谢他的安慰。

这边裴纶把生死簿扔进湖里,和过去做了个告别。

夜深,岸边停泊这小船。他们商量着接下来的逃亡路线。

裴纶认为水路太招摇了。

沈炼却看着北斋。走陆路怕她吃不消,又怕遇到袭击惹她担惊受怕。

裴纶表示你果然连追兵也瞒着她。。。北斋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一行人改骑马,长途跋涉,北斋支撑着气色却越来越差。

路有尸骸,四处都是凋败的气象。北斋坚持不住从马上摔下来昏过去了。

画面一转,一间破屋,沈炼睡的很浅。

北斋有响动,他急忙查看。

原来北斋睡着身体睡歪倒了,他赶紧给扶起来又拿手帕给她擦擦脸。。这波操作6666

屋子里烤着火,北斋吐槽,热死了。。。😂😂

沈炼安慰她,这么旺的火堆是为了出汗,出了汗就不热了宝宝。😓

北斋继续控诉,被你灌了四碗特别烫的热水,还烤着火!能不热吗?

沈炼被北斋这一连串的吐槽问的急了,张口就来:不可能,水是我吹温过的,温度我清楚,哪里还会烫? 😢

北斋听着他急切的样子,不说话,一双眼睛把他望着。

轮到沈炼不好意思了。两人谁都不说话。😂

北斋是主动的性格,于是北斋主动问他,你要去哪?l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