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忧思 念长情 记我眼中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咖啡加伴侣
2018-02-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安忧思 念长情

历时近两个月的追剧终于划下句号了,千言万语总结为两个字——不舍!

说实话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制作计划敲定之初,我是带有主观偏见的,原以为不过是借着热度狗尾续貂,很是鄙夷了一阵。播出之初,出于对第一部的喜爱,带着满心质疑开始看剧。庆幸的是,我收获的并不是失望,而是惊喜和打脸之后的羞愧。于是有了这篇剧评。

琅琊榜第一部是正午阳光第一次制作古装题材的电视剧,由于经验不足,团队在摸索转型的过程中对剧情节奏的把控和原著小说的改编上都有着些许不足,这些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有了很大的改善!不变的是作者想表达的家国情怀,依然是那么深入人心!

琅琊榜系列塑造的诸多角色,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不论是正面人物还是反派人物都特别丰满鲜活!下面想谈谈我对剧中的部分角色和一些人物关系的一些感受。

*萧平旌

如果说林殊是琅琊榜1中金陵城里最明亮的少年,那么萧平旌就该是风起长林中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前期剧中的萧平旌有着属于少年的跳脱、张扬、莽撞、热血,虽出身将门但因受教于琅琊阁,于是多了一份江湖人的洒脱!

编剧一手塑造了一个恣意潇洒的少年,然后又硬生生地撕碎了摆在观众面前,试问有谁会不心疼呢。彼时的他,少年心性,看不透朝局中的暗流汹涌,但他并不蠢,甚至异常敏锐,只是不愿身处乱流中徒增自己的烦恼,他曾天真地以为长林府的重担有大哥扛着,自己可以偷个懒,满脑子仗剑江湖,惩恶扬善,活脱脱一个少年侠客!

但正如他父王所说,人事无常,他到底是出生将门,从小看着兵书战法长大的,有些东西是骨子里带的,虽心之向往但终究不是一个逍遥自在的江湖人……他中毒让所有人猝不及防,那个精力好像永远用不完的少年就这么倒下了,一觉醒来许多事已经变了,那个他口中战无不胜的大哥再也醒不过来了,他甚至没能好好地告个别,撩开帐帘,大哥冰冷的身体放在榻上,独留老父身处在光影中……这个羽翼未丰的少年就这么被撕扯着长大了。

看着大嫂在家中睹物思人,看着父亲劳心伤神,得知真相的他不知该如何面对亲人,就像知道大哥并非亲生之后一样,他又逃了,扛过大哥肩上的重担他逃到了边境军中,倔强地让自己变成像大哥那样的人,生怕自己做不好辜负大哥的期望。

少年变得稳重了,直至宁关大捷,本该一战成名的他却要背着抗旨不遵的罪名回京受审。风尘仆仆回到家中,他知道自己此举会给长林王府带来怎样的后果,满腔的委屈在见到父王的一瞬间迸发了,知子莫若父,那一刻萧庭生满心都是对儿子的心疼吧。

萧平旌心里一直绷着的弦在父亲去世时终于绷断了,褫夺朝职,长林军编制被撤,长林王府封府,偌大的金陵城,他,连家都没有了……在灵前的那场戏,平旌终于开口将一直埋在心底的执念宣泄出来,像个孩子一样哭倒在林奚怀里。

平旌身边所有人都曾劝他放下,三年的守孝期,他想明白了许多事,也看明白了自己对林奚的感情,可他真的放下了么?金陵传来消息,萧元启谋反了……长林府一腔碧血,两代忠骨,最后落得这个结局他的心中就不曾有怨有恨么?我相信是有的,但父亲大哥一直以来的教诲让他没有像萧元启一样钻进牛角尖里,而是把时局看得更通透了,在他单凭长林之名起兵勤王时,观众也看明白了,人心所向是一股多么可怕的力量,荀首辅做错了么?也许是吧。

金陵城楼下和萧元启的对峙,萧平旌没有说一句话,所有的气势和压迫感从眼神中传递出来,有着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那一刻观众可以真切地看到了平旌的成长,褪去了少年的影子,他是一个在战场上杀伐决断的将军!此时对这个角色的成长是欣慰还是心痛倒真有点儿说不清楚了。

和萧元启在大殿上对决的那场戏出乎我意料的精彩,并不因为武打戏份酣畅淋漓,其实是因为萧元启说的那番话,能从平旌的表情里看出有些话真的戳中了他的心底,可他依然坚守住了本心,坚守住了自己长久以来所信仰的东西。诛心之论能否蛊惑人心,关键就在于人能不能坚守自己的本心不动摇!

最后在兄长的坟前说完那番话,这一次平旌是真真切切放下了!

*林奚

在非大女主剧里遇到林奚这个角色让我感到十分惊喜,不同于以往言情偶像剧里的女性角色,林奚是一个胸怀大爱的医者,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女性,在她的身上丝毫看不到矫揉造作。

因母亲临终时的一番话林奚原本永远都不会提起那桩旧日婚约,但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她还是和萧平旌相识了。这个看似冷冰冰的姑娘其实外冷内热,在和平旌相处的过程中情愫渐生。

萧平章之死让她和平旌的关系再不复从前,她不难过不心痛麽?不,人都有心,又岂能不伤?但她更懂平旌心里的痛,所以她收拾好行囊去实现自己的神农之志,她选择了最大限度的包容,选择等平旌自己想明白,她说不管何时只要你想说我都会在,光是这份豁达和通透就令人叹服。

她的志向是游历天下,尝遍百草,这一点从未因任何人任何事改变过。即便萧平旌要重返金陵,她依然清楚明白地告知对方这一点,即便将来两人无法携手共度余生也希望对方可以好好照顾自己。她不是在逼他做出决断,而是希望他明白,每个人都有应该做或者想要去做的事。

也许有人会说这个角色未免太不食人间烟火了,我只能说在我心里林奚是一个遵从本心的角色,在自己心意未明时半句都不肯透露婚约的之事,明白自己的心意后便大方地拿出银锁来,和蒙浅雪谈话时举止中透露出女儿家娇羞的情态,表现得恰到好处。

故事的结局林奚站在城外的长亭,既然动了心又岂会真的毫不担忧呢。这一次他们谁都不会放手了!

*萧平章

萧平章首次出场就是在战场上,边境烽烟起,浴血守城,补给断绝,援兵无望,再加上背景音乐的催化,似乎从一开始就奠定了一个悲剧的基调,“长林军旗之下,岂能畏战而逃”也让观众在心中为长林军的形象留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而后他那句铿锵有力的“大梁子民在后,我长林男儿誓死不退”瞬间点燃了观众的热血!

作为有着赫赫威名的长林王府的世子,他身居高位却不倨傲,在家人面前温和平顺,在朝堂上不卑不亢,心思缜密,堪当大任,这是我对这个角色前期的认识。之后剧情的发展,他与萧庭生的父子之情,与萧平旌的兄弟之情,与蒙浅雪的夫妻之情,三条感情线交错着展开,塑造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萧平章!他并非萧庭生亲生,但是和父亲、兄弟的感情却远胜亲生!

在朝堂斗争方面,萧平章其实是十分敏锐的,因为父亲的家训和掌兵之府不参政的先例,他冷眼旁观朝局,对政事洞若观火,只不过他的这份敏锐只是用来保护家人的。他其实和萧庭生一样,就如蔺晨所言“是不愿,非不能也”。

在朝堂上想做到明哲保身,也难,也容易。长林王府有护卫北境之责,保家卫国的理念几乎是根深蒂固的,这份责任和使命让他和父亲终究不能做一个敷衍了事的朝臣,那明哲保身也就是不可能的了。这部剧中的正面人物都有着很高的智商,并不是反派可以随便拿捏的,但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到底还是被弄得伤痕累累,但他们所秉承的理念却实实在在地传递了出去!这也是影视剧可以打动观众的魅力之一!

*萧庭生

萧庭生是除琅琊阁主蔺晨外唯一一个和第一部有直接联系的角色,他是祁王萧景禹的遗腹子,是梅长苏的得意弟子,也是萧景琰的养子。我个人是倾向于萧庭生并不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世的,否则在萧景琰在位时拥护皇权的一派就可能会置他于死地,更别说能让他手握重兵辅佐如今的梁帝了。

这个角色出场时已是花甲之年,身居高位,手握重兵,得陛下宠信,却无意朝堂争斗。这个角色似乎承载了编剧心中最完美的政治人物设定。临终前他说的那番话很全面地总结了他的一生,也更是给小儿子上的一堂最深刻的人生哲理课。“此生有三件事,可谓至幸。其一,得遇先师指导,去除了我心中的怨愤;其二,蒙先皇恩养,历两代明君,未来未曾被人猜忌过;其三,家中和睦,膝下有平章和你这样的好孩子。”他对当下的这个结果是有预见的,他不希望小儿子因为他的死而心生怨愤,更不希望长林二字再束缚平旌,想让他放下心中的执念。为人臣子,他恪尽己责;为军主帅,他身先士卒;为人父母,他以身作则,可以说是个无愧于天地的人物了。最后借平旌之口说出自己的遗愿“衣冠,藏王陵;遗骨,归梅岭”,其中所包含的家国大义怎能不让人动容!

*濮阳缨

在风起长林的反派中濮阳缨的坏和狠应该是最纯粹的,但他却不是一个脸谱化的反派,这让我感到很惊喜。用心如蛇蝎来形容他应该还算贴切,初识这个角色他的着装造型便透着一股阴邪之气,似乎就差把“我是反派”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但随着剧情深入你会发现他的外表他的谈吐他的举手投足都是有迹可循的,都是合情合理的。

濮阳缨心态的扭曲一半来源于他的本性一半则来源于他童年时的经历,他天性中似乎带着点儿自负和野心,幼时被选入夜凌宫修习但是最终没能如愿成为夜凌子让他心生怨愤,而同胞兄弟的成功则更让他妒火中烧,埋下了一颗怨恨的种子。瘟疫蔓延,母亲选择救弟弟而舍弃他应该是把他内心最后一点温情彻底击碎的原因,于是他的心肠变得比常人都要硬,自此他的心中只有恨。

他针对长林王府的种种设计陷害不仅仅出于报复,还有嫉妒。他嫉妒萧平章和萧平旌的兄弟之情,在他看来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弟感情如此亲厚是不符合他的道德认知的,在死亡面前他想拆穿对方的虚伪,他急于证明自己才是对的。可萧平章让他失望了,但同时他又很高兴,因为在他看来毫无用处的亲情让萧平章自己选择了死亡,在他眼中的蠢人最后只有死路一条,他享受那种把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快感。

濮阳缨临死时说“我累了,要休息一会儿”,更多的是一种解脱,他被心魔束缚了太久,而在看过他的回忆之后观众似乎也难以收获大快人心的愉悦。就这样,他把仇恨的种子种在了萧元启心中,这个反派角色好像完成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戏,完美谢幕了。

*荀白水

我对这个角色的感情是十分复杂的,作为内阁首辅和皇帝的外戚,他的首要任务就是维护皇权!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绝对的反派。

自古功高震主的朝臣都不会有好下场,在风起长林中长林王府便是这样的一个存在。长林王府的声望地位让这位老臣惶恐不安,人心所向对于一个掌兵之府来说是很可怕的一股隐形力量,这意味着一旦人心异变那便是国之动荡,他不敢冒险把整个江山都押在长林王的人品上。于是他处心积虑想借各种机会削弱长林王府的兵权。

萧平旌曾说他居庙堂之高,根本不知道百姓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其实他没有说错,荀白水是内阁首辅,他把控的是一个大的局面,他当然也希望国泰民安,但那只是在一个相对的情况下而言。边境每年都会有大小不断的战乱,但只要无伤国之根本那便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国丧期不准大肆兴兵,这是惯例,是对皇家威严的绝对维护,萧平旌并不贪恋军功,他希望可以熄北境烽火,可在荀白水眼里抗旨不遵就是对皇权最大的蔑视,正如之前萧平章曾告诫平旌的,一旦开了先例久而久之谁又能保证不会成为一种特权呢。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这个角色,我觉得应该是“对事不对人”。荀白水给我印象最深的两场戏,第一场是京城爆发瘟疫,他下令封城前去长林府求援,在得到萧平章的支持后走到门口那深深的一揖让我对这位老臣肃然起敬,他和长林王府政见不同,但是在京城存亡之际他心中是有大义的。另一场就是他在得知萧元启有异心决定进宫之前和荀飞盏的那段话,他也许不是一位贤臣,但是对家人他无愧于心,尽管飞盏一直都不认可他的政见,可对他来说飞盏还是那个他一直视如己出的孩子,相信那句“晚上回家吃饺子”让很多观众都泪目了吧。

他针对的不是长林王府,而是所有对皇权有威胁的势力,这一点其实长林王府的父子三人都明白,这也是萧平旌在得知东海真正意图时选择写信告知他的原因,只可惜荀首辅明白得有些太迟了。

*萧元启

萧元启可以说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反派角色,在得知他的身世之后再结合他的家教,这个角色的后期黑化似乎也算合情合理。他的父亲莱阳王是武靖爷的二皇子,也就是第一部中萧景琰的儿子,风起长林中梁帝的胞弟,意图谋反后被先帝赐死,他的母亲是从东海远嫁而来的郡主。因为父亲生前的所作所为,可以说这个角色一出场就带有一些些悲剧色彩。

在前期剧情中,可以看出他认同父亲当年所为是错误的,但是从一些微小的细节可以看出他并不甘于当一个闲散的侯爷,在调查大同府军资沉船案时他心中还有身为皇室宗亲的担当与责任,真正让他内心开始转变的应该是莱阳太夫人之死。

莱阳太夫人表面上希望萧元启可以远离朝堂政事,但内心对大梁皇室和长林王府的怨恨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并没有选择让儿子承袭她的仇恨,而是把一切都藏在了自己心里。也正因为这样她的死给了萧元启太大的打击,因为他没有丝毫的准备,一条又一条的罪名压下来,一瞬间就被砸懵了。

丧母之痛过于沉痛,他没有任何亲人可以帮忙排解,此时萧平旌作为朋友的劝解也无法达到醍醐灌顶的效果,反而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讽刺。他和萧平旌的个性以及童年经历注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永远不可能像林殊和萧景琰一样。相信他曾无数次在心里和萧平旌做过一番比较,他把平旌身上的一些闪光点归结为父兄护持,这个想法平日里或许深深藏在心底,但此时却被挖了出来,甚至被放大了许多倍。

萧元启是个特别识时务的人,墨淄侯同他有杀母之仇,可是在他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和仇人之间的力量差距时他非常识时务地选择了妥协隐忍,他知道濮阳缨不怀好意,但他需要濮阳缨的助力,于是他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努力充实自己的羽翼,以期有一天可以一飞冲天。

萧庭生曾语重心长地和他谈过一次,但是人的欲念啊,一旦发酵就很难回头了,最后他距离皇位确实只有一步之遥了,却是永远都无法迈过去的一步......他的大殿上说的那番话细想到底是诛心之论还是事实如此呢?见仁见智吧……

*萧平章X萧平旌

剧集的开篇就让观众对这条兄弟的感情线有了最初的认识,萧平章疼爱他的幼弟,二人感情亲厚,但同时在弟弟面前又是十分有威严的存在。他可以在父王面前替弟弟打掩护,又会在平旌犯错时严厉地指责,在处理家庭人际关系上萧平章有着自己的一套准则,即便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也没有因此而改变对家人的态度。

他在决定渡血救平旌后留下了一句对不起,让我对这个角色的喜爱又递进了一层!他不是因为对长林府收养的报恩,只因为平旌是他弟弟。一句简简单单的对不起包含了他对弟弟全部的情意!他深知当平旌苏醒后将会面对的是何等残忍的局面,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他要一直背负自责悔恨活下去,而这一切发展萧平旌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的,他只能接受。他宠爱了二十一年的弟弟,他用性命才换回来的弟弟,到最后都舍不得让他受一丝丝委屈。蒙浅雪在琅琊山上对萧平旌说他大哥救他只是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并不是希望他成为第二个萧平章,又从侧面印证了这对兄弟的感情是完完全全纯粹的!

*萧平旌X林奚

人生若只如初见,应该有很多人会对这条感情线生出这样的感叹吧,毕竟他们的相识相知真的给人一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感觉!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告诉我,有一个女孩,对我是与众不同的,是理应我去照顾保护的......我确实想过很多很多次,她会在什么地方,生的什么模样,是个什么性情,我并没有期盼真的要和她在一起,但我真的希望她能平安喜乐,此生有个好的结局。”萧平旌和林奚因为旧时婚约本该是命定的缘分,却阴差阳错走上了一条注定坎坷不平的路。

在一部表现家国情怀的剧里风花雪月注定只能是作为调剂,然而他俩的感情线非常好地融合到了主线中,不喧宾夺主也不矫揉造作。被观众调侃为萧爱国和林济世的两人各自有着自己的责任和理想,没有强加给对方自己的意志,也没想过让对方为了自己做出改变,这可以说是CP界的一股清流了,也是非常理想化的一种相处方式。

前期两人的互动完全是少男少女间朦胧的情动,一颦一笑皆是独属于少年人的美好,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不过如此吧。山间岁月静好应该是所有观众对他俩寄予的期望,可山河飘摇,哪里顾得上你侬我侬呢。

两人情感的转折是由于萧平章的死,林奚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这个角色使得她和萧平旌产生了心结,两人再也无法回到当初那个轻松快乐的状态。她知道平旌宁可自己死也不愿任何人为他牺牲,活下来的人将一辈子活在痛苦自责中,她心疼要承受这些的平旌,所以在明知道他迁怒时林奚还是选择了包容,也许她对平旌的感情远比她想象中来的更深!

反观萧平旌,从他得知大哥去世的真相后他便知道自己对林奚是迁怒,他也并没有隐瞒这点,而是很清楚地告诉了林奚。但是因为萧平章的离世对他而言实在太突然了,真相对于他来说太残忍了,所以明知自己这么做对林奚很不公平,但他还是无法面对林奚。这段感情纠结,剧中的角色累,看剧的观众心也累。导演说,萧平旌这个角色是为国家而生的,不是为林奚而生的,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这个少年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了,当你把整个国家的命运背负在肩上时,是真的轻松不起来的。

佘山重逢的那段戏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甚至比银锁相认更打动我。彼时萧平章已去世一年多,萧平旌还是把自己缩在壳里,他既渴望知道林奚的消息又还是不敢面对旧日伤口,所有矛盾的情感都包含在了重逢时望向林奚的那一眼里。林奚在山涧采药回想起往日种种,先是嘴角微微一扬,那是她和平旌一起度过最快乐的时光,但是联想到二人的近况,瞬间由喜转悲,眼中的笑意被点点泪花取代......

他们的感情并不轰轰烈烈,好像也谈不上多刻骨铭心,在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甚至可以说是平淡如水,但就是一个眼神便能了然的默契和情意一点一点地渗透到了我心里!

*萧平章X蒙浅雪

剧中对蒙浅雪这个角色着墨并不多,她有着蒙家人鲜明的个性特征,大大咧咧的样子像极了她的叔祖父,也就是第一部中的禁军大统领蒙挚。她和萧平章青梅竹马,喜结连理。他俩的感情线戏是本剧的泪点之一,不少观众应该都是连着哭了几集。前期长林府日常经常被大哥大嫂秀一脸恩爱,这恩爱是实实在在的,可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孩子就是两个人埋藏在心里的结,这件事也扯出了一件陈年旧案,间接导致了萧元启后期黑化。

萧平章为了救平旌自己却中了毒,在长林府门前面对蒙浅雪的质问他不敢直视,我相信他是心中有愧的,从夫妻的这个角度来说他的这个举动负了小雪,他们本应携手一起走过的人生也许只剩下短短十几天,而这一切蒙浅雪都是不知情的。这段感情戏的爆发让观众看得既过瘾又心痛!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原本以为可以解开的困局到头来还是一条死胡同。为了可以出征救父,平章最后还是决定换血为平旌解毒,蒙浅雪太了解萧平章了,她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决断,她说“如果我哀求你,求你选自己,你会答应麽”,平章说“会”,她跪下求平章不要丢下她,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让平章陷入那种两难的境地从此悔恨一生,这就是对一个人最深沉的爱了吧,两人深深的一拜真的是让观众的心都碎了......

她随他出征,陪他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自此这条感情线只留在了角色的回忆中,也给观众留下了一想起就会觉得心痛的记忆......

*萧平旌X萧元时

这段兄弟情并不算故事的主线之一,通过为数不多的镜头场景向观众叙述了这位年少登基的皇帝和萧平旌十分亲厚,但是为什么这条感情线前期并没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呢,那是因为当时萧元时的身边有着心胸狭隘的荀皇后和戒备心极强的荀首辅。萧元时年纪尚轻,在他们的掌控下更像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傀儡皇帝。

但他真的如萧元启所说只是一个黄口小儿麽?相信看完整个故事的观众不会如此草率地认同。面对狄明的质疑,面对萧元启的质疑,他心中有过动摇,有过迟疑,有过不安,有过自我怀疑。可他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做一个好皇帝。羽林军重编时他并非全然听信母亲和舅舅的言论,猜忌长林王,而是新皇登基先例如此,那么他已继承大统又有何不可呢?然而他想得太简单了。

萧平旌回京受审,他明白自己的哥哥打了胜仗,于国于民有功无过,可抗旨不遵也是事实,皇家威严受损也是事实。可能会有很多观众觉得他裁撤长林军编制做得太让人寒心了,但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不那么裁断,以平文臣激愤,萧平旌抗旨不遵的罪名又会有多严重呢!从他让萧平旌保留长林军令的那一刻起我便觉得这个小皇帝或许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无能那般无情。

这段感情线自此埋下伏笔,直到萧元启谋反。元时让岳银川带着天子之宝去找长林王,我这才惊觉其实萧元时对萧平旌的信任一直都没变过,只是太隐晦了,直到此时才真正显露出来!一切尘埃落定,元时终于对平旌道出了心中的恐慌,他怕自己真如叛臣所说无法成为一代明君,平旌的话算是让他卸下了登基以来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担子,他在平旌怀中失声痛哭,这应该是他最后的一次依靠他人了。

萧平旌拜别时的场景在我脑海里和先帝临终时的场景重叠了,先帝握着老王爷的手叫了两声哥哥,老王爷回了一句臣在,时空转换,元时再次称呼他为平旌哥哥,望他不要忘记金陵故友,记得捎信回来,平旌郑重地回了一句微臣遵旨!看到这儿我的心情很复杂,无情最是帝王家,但是剧中先帝和老王爷的感情却让人动容,如今变成了元时和平旌,他们既是兄弟又是君臣,为人臣子自当恪守本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自然和寻常人家不同。

平旌的心性注定他不合适朝堂,他太心软,当萧元时下令斩杀萧元启时我知道,这个一直被人护在羽翼下的小皇帝长大了…

*萧家父子

萧氏父子三人之间的感情线无疑也是本剧的一大泪点!父子间的日常被观众戏称看八百集都不会腻。

萧庭生在家中扮演的是一位严父的角色,不过这严厉似乎对次子更为明显,但其中包含的更多的应该是“爱之深、责之切”吧,他深知小儿子的心性,所以即便管教严厉也未曾真正束缚过他的天性。

萧平章是萧庭生挚友之子,幼年被其收养,对这个孩子除了寻常父母应付出的关怀呵护,更多了一份责任与期待。养父养母对他视如己出,他对幼弟平旌也如同亲生兄弟一般。这个角色在家中就像一座沟通的桥梁,或者说是一条纽带,把最亲的家人牢牢地拴在一起,为父分忧,疼爱妻子,呵护幼弟,在家人面前他永远是最温润的,可一旦有人将矛头对准他的至亲,他便会露出最冷酷无情的面容!这也是萧平章这个角色最先吸引我的地方。

前期剧中的萧平旌在长林王府自然是团宠一般的存在,有父兄的护持疼爱他无忧无虑地在琅琊山学艺,脑子里想的是仗剑江湖。可出身将门之府,有些责任是刻在骨子里的,无论他多想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江湖人,可他终究不是,这也为这个角色后期的转变做了铺垫。在和林奚的感情线发展之前,他最在乎的一直都是家人。

萧平章去世的那场戏,老王爷悲痛欲绝的一句“平章”,平旌在榻前的痛哭都赚足了观众的眼泪,长林王府这个大家庭产生了第一道裂痕,足够深也足够痛。后来萧庭生的离世,自此父子三人天人永隔,老王爷临终时说“人事无常,最后竟不得不留下你一个人”这其中包含了多少对平旌的疼惜啊。正是因为父子间浓厚的感情羁绊使得观众真切地体会到了失去至亲的痛,结结实实地把这条感情线扎进了观众的心里!

萧庭生父子三人除夕夜祭拜无字牌位的场景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世间英灵无数,并非人人后世留名,此牌位虽无字,情意却在心,但凡心中想祭之人,或是师长,或是先辈,或是故友,或是大梁战旗下的每一个亡魂,皆可祭拜于此位之前,以安忧思,以念长情。”这句经典的台词让这块无字牌位变成了一个符号,承载着剧中人的家国情义,从琅琊榜第一部一直延伸到风起长林,扎根于每一个喜欢琅琊榜的观众心中!

谨以“安忧思 念长情”为题,记我眼中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