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部四小时的“小津”

阿明
2018-02-05 看过

杨导应该是小津的忠实粉丝,要忍受4个小时的固定镜头实属不易,能够驾驭这种镜头的要么剧本无敌,要么表演无敌,显然这部电影是前者。

在长达4小时的沉闷镜头下,我又有哪些惊喜和收获呢?其中怼门听对白的镜头;小四儿跑去找小明的镜头,这也是本片唯一的运动镜;坦克车前景的对白镜头;小马家门庭故意对焦小马一个人的镜头;小明开枪的剪辑镜头,这几处精彩的镜头都是人物关系发生转变的镜头,杨导用这种简约的方式呈现着实厉害。

电影没有配乐,寥寥几首乐音还是剧中人的哼唱,也正是这种记录式镜头极大限制了演员表演对剧情的帮助,或许这也是电影这么长的一个原因,毕竟要平衡参差不齐的一帮人的演技不容易,这也侧面说明这部电影的剧本有多吊,其中精彩的对白也被大家所津津乐道,就不赘述。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杨导确定要放弃戏剧性的表达吗?如果这样的话那标题怎么处理?什么时候杀人?于是什么时候杀人也成了我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

这部记录式的叙事电影的意义更多的应该是能唤起更多人的共鸣,毕竟摄影机如人眼似的盯着这一切,难免会让观众心潮澎湃。这部电影的记录性价值感觉要大于其形式价值,毕竟这种形式小津是先祖,杨导做了创新。其记录下那段峥嵘岁月后台湾的人情世故,情怀的东西是最打动人的,我本身喜欢上世纪8、90年代的电影也是因为情怀的东西,那些老房子那些老衣服老物件都能很好的让人融入到电影中也更能体会当事人的感受,也更能发挥电影对我的价值。

一些愚见,不喜勿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更多影评

推荐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