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浮生 鬼魅浮生 7.5分

鬼魅浮生

Vaho
2018-02-05 23:42: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下是2018年2月5日夜,我在省图书馆迫不及待码下这些字。距离首刷这部电影已经过去了32个小时,激动之情却没有因此有丝毫的减少,反而随着诸多疑团拨云见雾后持续升温。最终在证实了这些情绪并非我一厢情愿的过度解读后,强烈的喜悦感蔓延开来。

这部电影我一共看了3遍,从2月4号下午同朋友首刷完毕,至今天晚上,除去睡觉时间,甚至是半夜里醒来混沌状态下的2个多小时,脑海里全是这部电影。这样的观影体验,在我成为影迷的2年多时间里,绝无仅有。

带着对这种异常行为现象的疑惑,2月5号的二刷三刷来得非常理所应当。纸条上写的是什么?跳楼以后是回到过去还是穿越未来?彩色光晕是什么东西?各种灵异现象象征着什么……

各式各样诸如此类的问题不断浮现,坦白说一刷过后我几乎认定了这是一部“纯抽象派”的电影,只需意会导演透过复古的4:3比例银幕上传递出来的感觉即可,深究其具象结构无异于徒添烦恼,可就是有那一丝微妙的不甘阻止我在豆瓣条目上简单地打个标记,草草完事。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我对这部电影的喜欢,甚至超越了目前仍在个人影史十佳榜单(包括候补)上的部分电影,但是思索再三还是没有将其归入其中,因为影史十佳必须是好片,从各个方面来看都得是好片,而《鬼魅浮生》并不是,至于为什么,我会在后面详细阐述,但是毫无疑问,它是我目前个人喜爱top10(这个榜单挺有意思,有机会的话会补全)。

接下来的内容包含严重剧透,强烈建议观影后再阅读!!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
鬼之畏聻,犹人之畏鬼也。
——《聊斋志异·章阿端》

鬼C坠楼后变作魙

要谈论《鬼魅浮生》,不可避免的会涉及牛鬼蛇神等话题,对此心怀芥蒂者,请弃之。


时间

我曾在几天前和朋友就“时间”展开过激烈的探讨,本质上“时间”只是空间扩张而产生的一个概念而已,它应该是和这个四维空间里其他三个维度等同的一个维度,可是为什么人类会赋予时间如此深刻的意义?因为它承载了我们所有的情感,由于它之于人类的不可逆性,这些情感都被留在了过去。出生与死亡之间,相聚到别离之间,我们也许什么都带不走。

这是一部非常“漫长”的电影,这种“漫长”并非来自三刷或是四刷单纯时间的叠加,也不是来自其声名昭著(或者声名狼藉?)的多个固定、静止却一点都不乏味的长镜头,而是来自其跨越上万年的情感积累。可是事实上,它仅仅是一部92分钟的电影,而这就是光影艺术最大的魅力。

许多人一刷过后会把它简单地划入到“循环”类电影中去,例如《恐怖游轮》、《蝴蝶效应》和《记忆碎片》,我几乎翻遍了所有与这部电影有关的评论,也多是大同小异。诸多对这部电影扭曲化、刻意复杂化的解读也是我写下这篇影评的一大动机。

在这里有必要给两个概念下个定义。

“循环”是闭合的,重复的,在自知或者是不自知的前提下,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是一个完美的圆,圆内是深深的无力感; “轮回”虽包含了生与死,也有着既定的轨迹,却并非毫无出路,一切结果都具备自主选择性。

我猜想编剧也是按照“循环”的模式进行改编的,直到影片结束前一刻也都完美契合这一设定,但是一切从纸片被取出来开始,都走向新的轨迹了,所以“某一个轮回”似乎更贴切这个故事。

魙C看着鬼C


存在

这是一部2017年的电影,其实2017年有不少优秀电影包含这个讨论,其中我喜欢的有《Coco》(不支持其中文译名)、《银翼杀手2049》以及这部《鬼魅浮生》。

《Coco》中,逝者会存在于一个世界,凡世间人们对逝者的思念是连接两个世界的桥梁,换言之,只要现世中还有人记得逝者,那么他就会在另一个世界不伤不灭(羡慕牛顿、爱因斯坦等人)。

《Coco》里连接两个世界的桥梁

这个设定其实与《龙族》里的某个片段有异曲同工之处。

可人不是断气的时候才真的死了。
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
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
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
——《龙族》

而《银翼杀手2049》里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则倾向开放性,高司令负伤仰面躺在石阶上,电影结束于纷纷飘落的皑皑大雪里。导演做好了所有的引导,然后把这一思考留给了高司令,也留给了观众。

《银翼杀手2049》片尾里高司令躺在雪阶上

可以发现,人们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地对“存在”展开探讨,而其中最深得我心的当属这部《鬼魅浮生》。《鬼魅浮生》里首先肯定了人们之间存在联系,亲人、情人、朋友甚至陌生人,正是这些关系将每个人紧密联系到一起。但是《Coco》与《银翼杀手2049》中的存在都相对被动,而《鬼魅浮生》与前两者最大的不同,是我们可以独立于他人而存在。事实上,他人只是我们情感的一种寄托,如果他人消失了,只要这份情感还在,就足以支撑这种存在。

因为有期待。因为有不舍。

那么,在这种设定下,怎么才能真正的消失呢? 答案是断念(想到这,似乎也没那么羡慕牛顿等人了)。

本片中一共出现2次消散。

一次是花被单鬼放弃继续等下去的念头; 另一次是魙C打开了追寻上万年的纸条。

花被鬼消失前

C消失前

花被鬼一共出现了3次,每一次的出现都让人心疼。第一次出现时,他已经忘了在等谁,但是他还记得自己忘记了。至于他已经等了多久,我不知道,也害怕知道。其实首刷看到这,我就已经泪眼婆娑了。

花被鬼第一次出现

第二次出现,他还在等待,而且可以看出比上次更加渴望。

花被鬼第二次出现

花被鬼第三次出现时,房子已经被拆了,他知道他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然后就消失了。

花被鬼消失

透过两者的这3次见面,不难发现这其实是每个人正在经历的过程,从记得记得,到记得忘记,终忘记忘记。只是每个人经历这一过程所花时间不同,我不知道花被鬼用了多久,但是C足足花了上万年。

M:小时候我们经常搬家,我会写纸条,把它们叠得非常小,然后藏在各个角落里,所以如果有一天我想回去的话,那里会有一部分曾经的我在等着。
C:你回去过吗?
M:没有。我没有理由回去。
C:里面都写的什么?
M:就只是些古老的韵文和诗歌之类的。或者我想要记住的,生活在那间房子里的日常和我喜欢它的地方。
C:你们为什么搬家?为什么离开那些房子?
M:因为我别无选择。

这是影片开头的一段对话,作为一部对白极少(除开那段无厘头的高谈阔论外,后面再谈)的“准意识流”电影,料想到每一段对白必定都是重中之重,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想到就是这段再普通不过的情侣间日常对话,支撑了C熬过,重新经历人类文明的忍耐与等待。

鬼C没有进入转世光墙而是选择回到生前的家

M以前从没回去过,因为她找不到回去的理由; M以后可能会回去,因为C也许是她的回去的理由。

C一共抠过4次纸条,3次发生在鬼C身上,1次发生在魙C上。

每一次抠纸条,都发生在否定与失落过后。第一次是在M搬走以后,他想起了纸条。

M搬走后,鬼C第一次抠纸,然后被小孩吸引

第二次发生在他赶走了小孩单亲一家后,他想起了纸条。

吓走小孩单亲一家后,他第二次抠纸,这次被花被鬼吸引

第三次扣纸条发生在他赶走喧嚣的派对后,这次他几乎就要拿出纸条了,可是房子被拆了。

第三次纸条几乎要拿出来了,房子在这个时候被拆了

直到房子没了M也没有回来,纸条也被淹没在废墟里再也找不到。

他不是没想过要像M或者像所有其他人一样,在新的生活里找到寄托,否则也不会一次次被其他事物所吸引而停止扣纸条,只是一次次的尝试都以失望告终,无论是单亲家庭还是喧嚣派对都只是哺喂了他无止境的孤独。

纸条和M,他存在的理由,现在都没了。

人在万念俱灰的时候会选择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鬼也一样,可是他的执念还在,就不会消失,只是换了个形式存在而已(魙)。

经历过一次错失(快拿出来房子塌了)带来的无限遗憾、写满孤独的百年游荡、对命运走向无可改变的彻底失落(撞琴的情节)后,这一次,它决定在M离去时就把纸条抠出。与此同时,门又一次被打开,而它虽然再次报以回首,却对继续打开纸条没有丝毫犹豫——

魙C第4次抠纸条,这次没有因为开门而被打断

C打开纸条后消失

至此,念断,魂灭。

影片结束


鬼屋

人们总是把无法理解的东西归咎到玄学范畴,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越来越多的现象得到了解释,而有一现象,始终在其中占据一席——鬼屋。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有时候,艺术可以。而这次,我在《鬼魅浮生》里,找到了可能是迄今为止关于“鬼屋”最美的解释。

闹鬼过后

单亲家庭在晚餐时候发生的灵异现象

这分明就是鬼C在撒娇闹脾气啊!!!

作为一个极度怕鬼的人,在独自走过幽寂的深巷时都要一路小跑。但是这一场戏里的闹鬼,非但没有让我感到恐惧,反而产生一丝温暖。这一刻,我大概会忘记了逃跑,只想静静陪着他发脾气,宣泄出内心的失望、孤独与不甘。

这一片段,也成为我在此片中的最爱。


杂谈

1、我眼中的不足

其实一部影片能在感受层面上如此直击内心,再谈任何的缺陷都是吹毛求疵。与其说是不足,不如说是观影过程中曾引起我不适的点。其实一直到影片58分钟左右以前,我都被它这种默片时代特有的极简主义迷人气质深深吸引,其信息量之大、渗透度之深完全不受其零星的对白所影响。可是接下来这段长达6分钟的无厘头的高谈阔论硬生生将我拉回现实来。

自我解读意愿强烈的高谈阔论

打个比方,这个感觉就像是在一张设计得精妙绝伦的试卷结尾附上答案,实属多余。当然,这种多余也并非单纯地删减或是替换可以解决的,因为任一部分的改变都可能带来整体质感的颠覆,唯有感叹一句可惜。

另一处引发我类似感受的地方发生在39分钟处,C与M的感情处在弥留之际时,几本书掉落下来。这些书可不是随意摆放的,每一本导演都蕴含深意,分别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以及翻开着的《鬼屋》。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马尔克斯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在这里出现这本与其《百年孤独》齐名的代表作《霍乱时期的爱情》,导演的意图昭然若揭:一切都暗示了C对这段感情走向灭亡深深的不甘与抗拒。

几本伟大的小说掉落在地

结合这两处可以体会导演的纠结:嘿,哥们,我在这部电影里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思考要表达,但是我担心你们看不懂,所以就给你们点提示吧!

其实导演的担心没有问题,这些片段确实很大程度上替导演发声,但是以牺牲影片整体质感为代价的尝试,是否值得,我觉得仍值得商榷。

2、视听

阅读至此的朋友们,应该会发现我对技术层面的东西几乎完全避而不谈,并不是因为这部电影在这方面不突出 ,相反,本片导演大卫·洛维在当导演前从事的是剪辑师的工作,《鬼魅浮生》中光是讲镜头也有许多值得分析学习的点。根本原因是因为我不是个“技术迷”,面对许多名垂青史的视听语言,我也仅止于拍手叫绝,真正打动我的永远都是其背后蕴含的思考。

长达5分钟的M吃派固定镜头

本片前段是出了名的慢节奏,尤其以27分钟开始的长达5分钟之久的女主M吃派的固定镜头。对这部片最多的评价也是来源于此,说法则褒贬不一。一刷和朋友一起看到这时,朋友表示他都快要睡着了。

不过若是能够沉浸其中又会是另一番情形。此时的M,面对着C的死讯,朋友的关心,游离在美好的过去与未知的将来之间,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承受。其实M是在和过去道别。而站在角落的C,看着眼前的M的饱受煎熬,不能安慰,也不能陪伴,甚至不能有表情。一个只能发呆,一个只能吃派。

而如此种种,都被框在这个镜头里面,面对情感密度如此之大的一场戏,任何的视听语言都是多余的。我们能做的,也只是跟着导演,在这个5分钟的固定镜头下,迅速积累情绪。

感谢阅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魅浮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魅浮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