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年夏天,我再也拨不通那个电话

Citrus
2018-02-05 21:47:49
母亲过世之后,我感觉自己失去了快乐和悲伤的按钮。我很想她,委屈的时候,感觉不到被爱的时候,但是哭不出来,木然地坐在长椅上望着别人的家庭,别人的幸福。

家里的亲戚们嘴上说着很爱我,纵容我,但是却没有一个能带我走。仿佛从孤身一人开始,我就是那个谁也不想沾惹的拖油瓶。我还没有学会面对突如其来的悲伤,就要提前学着如何悦纳新的妹妹。有时我很坏,我炫耀、争宠、妒嫉、放任她不管还弄断了胳膊;有时我试着探出身来融入新的生活,跟妈妈分享一根雪糕、跟爸爸学拆脚踏车零件。

时间过的很快,当我以为我也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可以肆无忌惮在父母床上蹦来蹦去时,妹妹差点因为我的玩笑溺在河里。父亲脱口而出的话显然无心,怪我太敏感,听出了长久以来的积怨和不信任。

成人世界的爱伪装得太好,如果不是意外发生,险些被骗过了。

谁也没有打破这样的沉默,谁也没有主动询问我快不快乐,是不是感受到爱。就像身体过敏一直痒,母亲说的那句,你不说出来没有人能帮你。可是能怎么办,我说不出口。没有人能体会到拨出去一个号码,再也没有回音的失落和难过,也没有人能体会成为一个幸福家庭的旁观者有多么悲哀。灯泡熄灭时我躲在角落看着







...
显示全文
母亲过世之后,我感觉自己失去了快乐和悲伤的按钮。我很想她,委屈的时候,感觉不到被爱的时候,但是哭不出来,木然地坐在长椅上望着别人的家庭,别人的幸福。

家里的亲戚们嘴上说着很爱我,纵容我,但是却没有一个能带我走。仿佛从孤身一人开始,我就是那个谁也不想沾惹的拖油瓶。我还没有学会面对突如其来的悲伤,就要提前学着如何悦纳新的妹妹。有时我很坏,我炫耀、争宠、妒嫉、放任她不管还弄断了胳膊;有时我试着探出身来融入新的生活,跟妈妈分享一根雪糕、跟爸爸学拆脚踏车零件。

时间过的很快,当我以为我也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可以肆无忌惮在父母床上蹦来蹦去时,妹妹差点因为我的玩笑溺在河里。父亲脱口而出的话显然无心,怪我太敏感,听出了长久以来的积怨和不信任。

成人世界的爱伪装得太好,如果不是意外发生,险些被骗过了。

谁也没有打破这样的沉默,谁也没有主动询问我快不快乐,是不是感受到爱。就像身体过敏一直痒,母亲说的那句,你不说出来没有人能帮你。可是能怎么办,我说不出口。没有人能体会到拨出去一个号码,再也没有回音的失落和难过,也没有人能体会成为一个幸福家庭的旁观者有多么悲哀。灯泡熄灭时我躲在角落看着母亲哄妹妹,洗澡时我躲在浴缸的水里看着父亲哄妹妹,广场放起歌时我看着妹妹抱紧爸爸的腿他们三个晃啊晃。长椅的空白根本填不满。

似乎没有留下的理由,似乎没有索爱的借口,似乎局外人终归是局外人。

那一夜,塞满书包准备一场奔逃。

这个家里没有人爱我。我爱你,她说。于是我把最珍视的娃娃送给妹妹,以为自己还清了债终于离家,却还是因为太渴望一份温暖,太畏惧外面黑暗的世界而迈不出脚步。

也许,有一个人说过爱我,总好过独自流浪。

离家复返的深夜,我睁着两只眼睛等待着什么、又或者拒绝着什么,母亲走进来,躺在身后抱紧我。她亲了我的额头,两个人无话。我不知道失去亲人的这个夏天我是否需要有人可以谈谈,哪怕只是简单的对话。或许,我只是需要一个长久大力地拥抱,以便治好身体里的开关。

九三年的夏天很长,足够我一点点打开心扉,从被拥抱着入眠那一刻开始。

后来,我又能在父母的床上蹦跳,享受着爸爸用毛巾给擦干,给换好看的衣服,陪着我嬉闹,像当初对妹妹一样。脸埋进床被里时,身体中的开关忽然好了,眼泪和哭号一并涌了出来,充斥在前一秒还欢声笑语的房间里。

我止不住哭喊,像麻醉剂过了才感受疼痛,像死亡的阴影刚擦身而过,像拨不通电话号码的一瞬间。

那一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但我知道我终于能哭了,就像我终于感受到被爱一样。
19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九三年夏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九三年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