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影像和电影介入的思考

纯肉锅贴
2018-02-05 20:37:14

锡兰喜欢讲自己的故事,《小镇》《五月碧云天》《远方》是一连串一脉相承的故事:《小镇》是锡兰的《童年往事》,其实每个人讲自己的童年都是充满深情的,如何表现才是重点,而透过《小镇》中流动细腻的描绘、带有一些温馨的充满锡兰特色的烤火聊天画面,在凝滞的空间中渗透着每个人的慵懒与活力,而在之中所畅聊的战争、工作、家庭、历史并没有多深刻的意义,重要的是复原一种氛围,与侯孝贤方式都没有区别:纵深镜头、景深镜头与静态长镜头衔接,提供了一个流动、连续的氛围,侯孝贤在台湾的日式住房结构中受到小津的影响,注重室内的构图工整的榻榻米日式装饰品的拜访透露出的东方韵味,锡兰则是拥有者阿巴斯风骨,大量室外全景深镜头,描绘乡村、田野自己所爱的这片土地,他的故乡。

《五月碧云天》中出现了一个想要当导演的穆扎菲,看过《远方》的人一定会想到那个去伊斯坦布尔寻找哥哥的弟弟,而那位哥哥同样也是穆扎菲饰演的,这自然是一脉相承的一段有着联系的故事,并且在《五月碧云天》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在《小镇》之中出现过的画面:阿里与穆扎菲在走路过程中遇到的那只乌龟,天空中飘荡的云,湿冷、悠闲好像又有一些摩擦的家庭

...
显示全文

锡兰喜欢讲自己的故事,《小镇》《五月碧云天》《远方》是一连串一脉相承的故事:《小镇》是锡兰的《童年往事》,其实每个人讲自己的童年都是充满深情的,如何表现才是重点,而透过《小镇》中流动细腻的描绘、带有一些温馨的充满锡兰特色的烤火聊天画面,在凝滞的空间中渗透着每个人的慵懒与活力,而在之中所畅聊的战争、工作、家庭、历史并没有多深刻的意义,重要的是复原一种氛围,与侯孝贤方式都没有区别:纵深镜头、景深镜头与静态长镜头衔接,提供了一个流动、连续的氛围,侯孝贤在台湾的日式住房结构中受到小津的影响,注重室内的构图工整的榻榻米日式装饰品的拜访透露出的东方韵味,锡兰则是拥有者阿巴斯风骨,大量室外全景深镜头,描绘乡村、田野自己所爱的这片土地,他的故乡。

《五月碧云天》中出现了一个想要当导演的穆扎菲,看过《远方》的人一定会想到那个去伊斯坦布尔寻找哥哥的弟弟,而那位哥哥同样也是穆扎菲饰演的,这自然是一脉相承的一段有着联系的故事,并且在《五月碧云天》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在《小镇》之中出现过的画面:阿里与穆扎菲在走路过程中遇到的那只乌龟,天空中飘荡的云,湿冷、悠闲好像又有一些摩擦的家庭环境,不同的是主角是一位成年人,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这就是《小镇》中枕在母亲怀里听家人们争执、扯淡的那位少年。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小镇》《五月碧云天》《远方》形成了微妙的互文关系。

而题材也是疏离二字,家庭成员之间、村落里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忽远忽近,作为摄影师的穆扎菲拍摄的画面中人物的状态都是一种“演”出来的情感,阿里的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在穆扎菲的镜头之中其实并非人物真实的状态,而在关闭摄影机与帕耶伊叔叔交谈的时候,在锡兰的镜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丧到极点但是充满希望的人,但是当穆扎菲的摄影机出现的时候帕耶伊叔叔反而无话可说,我们可以看到人物的不自然,这样一种元电影结构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唯有空镜头能够表现,镜头回来,叔叔又一次尴尬:额,有啥好说的呢。锡兰想要表现的疏离是一种在镜头之下人与镜头之间的疏离,无法打开心扉的交流,不同于《远方》,锡兰表现的是对于电影的思考,巴赞说的是“对现实世界的复原”,复原并非现实,锡兰表现出拙劣的电影人是无法做到复原的,呈现出无比僵硬的状态,其中当然也有锡兰自身的小聪明,说不定他正躲在镜头背后偷笑,呈现出了一种别样的现实世界,在真实之中融入对于影像介入的思考。而随着影片的进行,人物对于镜头有一种回避的态度,直接凝视镜头(穆扎菲的镜头)配合相对来说较明显的推拉效果,说明这是有别于锡兰的影像的穆扎菲的影像,这样的探索特别阿巴斯,配合上锡兰家人在这部电影中的精湛表演这部电影实在是具有非常大的思考空间以及观赏价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五月碧云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五月碧云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