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 7.6分

理想主义的四幕颂歌

弘仁院
2018-02-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理想主义的四幕颂歌 2018-2-4 8:29:53 人的一生如何度过?这是一个恒久长远的回荡在我们心中的“大问题”。大约,每个人对此,都有自己的答案,或潜在,或深隐,或复杂,或简单,这答案的展开,就构成了人生的道路。于是,如克尔凯廓尔所言:你怎样思想,你就怎样生活。然而人既生于斯世,不免受身心之拘,时势之束,于是,生命的自然流淌,每每被外在的突发事件所打断,这是人生的无奈,智者能观察到此无奈,而高贵者则不仅能看到此无奈,而且于无奈之中,义无反顾地建立起自我——用我导师的话,就是要对自己的生命有一个整全的承担。在我看来,这就是终极意义上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内涵所在,从这个角度看,《无问西东》,实是一曲理想主义的颂歌——是黄钟大吕之音,间杂着清角悲絃之哀。但总的来说,不是挽歌,而是颂歌。 这电影中有四个主导的故事,如草蛇灰线,相续而勾连,其结构布局,皆似2012年的《云图》,而主题立意,亦有相似相通之处。吴岭澜是沈光耀的导师,沈光耀(王力宏)是陈鹏(黄晓明)或许还有王敏佳(章子怡)的搭救者,陈鹏的朋友李想为援救张果果的父母而献身。张果果则救了四个孩子。智慧的火种在传递,仁爱的亮色在交互,以心传心,乃是因为人心相通,人性不改。即使充满了各种考验,有心之人,也定然会通过这些考验,或者,在激烈的碰撞中,激出灿然的火花,即使身躯不在,粉骨碎身,而精神可以长存,浩气卓然千古。此即孟子所言之“天爵”,文天祥所说之“正气”,陈寅恪所标举之“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与天壤而同在,共三光而永光”。 老清华的1923,那一幕中辉耀着的,是梅贻琦大师的身影。人生之道,在于找到自己的真实。“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不懊悔,也不羞耻,有一种从内心深处满溢出来的平和与喜悦……”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蔼然长者之言,接下来,吴岭澜真的听了梅先生之言,去国学院听老先生讲授《礼记》,所讲授的,恰是我最喜欢的《儒行篇》,“儒有闻善以相告也,见善以相示也;爵位相先也,患难相死也;久相待也,远相致也。其任举有如此者”(这一段,老先生没有全读,实则佳句迭出,深意曲尽,例如“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其居处不淫,其饮食不溽;其过失可微辨而不可面数也。其刚毅有如此者。”“儒有忠信以为甲胄,礼义以为干橹;戴仁而行,抱义而处;虽有暴政,不更其所。其自立有如此者。”《儒行篇》展示出先秦儒者上下与天地同流,以礼乐修身之道而担当人类苦难的刚毅正大之精神——今之屈身姿媚之伪儒,灌输麻醉鸡汤的国学家们,可以望其项背吗??)。如果说梅先生的谈话,老先生的国学,只是一种点醒和启沃的话,泰戈尔的演讲,则进一步地使吴岭澜坚定了心志。选择专业,其实等于是选择了一半的人生——古人说择术不可以不慎,吴岭澜终于从物理改宗外文,而授泰戈尔之诗词。泰戈尔,恰是努斯鲍姆《政治情感》中浓墨重彩所写的最重要的政治哲学家——本不以政治哲学闻名的哲学家——爱的哲学家,今之印度、孟加拉两国国歌,均为泰戈尔所作,为世界所仅有。吴岭澜教授了泰戈尔,也同样在阐发着爱的理想与心志,这一理想与心志的接续者,即是第二幕的沈光耀。 西南联大无疑是此片的中心亮彩所在,那种虽在艰危之境,依然不废弦歌的精神,是国族意识的迸发(经由日人之侵略与残暴,激发起同仇敌忾之情),亦同时是自由之花的绽放(经由清华、北大、南开三校数十年之菁华蕴蓄,特别是“五四”一代的勃发生机,与当时相对开明的政治环境),事实说明,人的创造力如同种子,只要不覆盖上大石头,只要泥土不是坚硬的混凝土,它就总是能如青青的野草,少沾雨露,春风吹过,就可以丰沛而出。读过汪曾祺先生《跑警报》的,都不会忘记那个每到跑警报,就在锅上做一碗银耳冰糖莲子粥的“生活家”,这一幕,居然也搬上了银屏(没搬上银屏的是那个一听到警报声就去浴室尽情洗头的女孩子)!于是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闻一多、陈寅恪、贺麟等人的山头讲课的那些情节(我个人认为那些情节是败笔,尤其是黑板,写的过于工整,并且是整段的抄写内容,老师的讲课除了诵读原文,几乎是照本宣科,完全没有顶尖大学的水平),而且还有生活的原貌——王力宏饰演的沈光耀,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有忠孝不能两全的艰难选择,也有捉蛇的调皮,分食物的慷慨。最难得的是,编剧兼导演的李芳芳,塑造了一个理想的“全人”,全没有当今电影小说里的大俗套,世俗化的一个糟糕的后果,就是全盘的庸俗化,于是,当今的电影里,凡是好人,都要刻画其缺点,凡是正面人物的主角,都要有不足,让他们说上几句痞话流氓话轻薄话,仿佛不这么做,塑造出的人物就是平面化的,不真实的。而李芳芳塑造的沈光耀,高大、挺拔、帅气,文能提笔安天下(还会画精彩的素描),武能上马定乾坤(还会开飞机),带孩子捉蛇也不含糊,家庭为三代五将的华门世族。沈光耀这个人,就是古之君子,今之绅士。他的选择,是干净而明断的,虽然有过犹豫,但那只是表层,实则以他的仁爱与高贵,他必走上这条为国献身之路,而这种献身,又不是毫无意义的伪献身,他之国,乃是孤儿离散哀鸿遍野的国,他之为国,实乃为民,为一个个有意义的未来而献身,于是,求仁得仁又何怨?这部电影中,惟有他,是真正实现了理想的,而他所援救的,即是第三幕的陈鹏。 陈鹏、李想与王敏佳的故事,让人慨叹世事之易变,人心之沧桑。千百人为之努力奋斗的理想,破灭之,颠覆之,只在翻云覆手之间。而人变为工具,人变为雠仇,人变为鬼魅,人变为野兽,亦只在一念之间。向上的路如是之难,向下的堕落则实在太易。许伯常的故事,则反映出当时社会难脱的牢笼,教师本应为人师表,而他的为人师表只是虚有其表,李淑芬本应有自己的幸福,然而她最终坠井轻生——猜疑、恐惧与嫉妒带来了无尽的暴力,毁灭了自身也毁灭了他人,文化的大树,深根既已被无情地掘断,一枝一叶也复不能保全,即使荒郊野外的乡村,原本能唱出如是优美旋律的族人,亦是花果飘零,而为粗鄙与暴力所掩埋。然而在此乱世,依然有人性的闪亮——蒋南翔说,“他说的也是真实的情况,我们应当理解”,这位马克思主义教育家,仍然表现出那个时代难得的宽容。这个故事没有真正的结局——因为结局令人不忍看,而编剧亦不敢写,不忍写。这颠倒的岁月,断不能任之再来,所能回忆的,虽有温情,亦多苦涩。陈鹏为王敏佳刻制的印章,被百人踏,千人踢,万人磨,最后,陈鹏一把抓住,小心拾起,将这边缘破碎而中心依然未折未损的印章,递给王敏佳的时候,这真是预示了未来他们的命运。在这个故事中,惟有李想,相对而言,是实现了理想的——他也有过歧路,有过彷徨,有过丧失自我而主动物化的迷茫,但是他终究是奋迅而出,他丧失了王敏佳,而将自己献身于拯救苍生的大爱,最终于雪原中牺牲生命——任他中途有污泥,质本洁来还洁去。而他所于冰天雪地中救助的夫妇,则是第四幕中主角张果果的双亲。 最后的一幕,也是充满着失望与希望的一幕,移到了我们现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物质极大丰裕的时代,又是贫富差距凛若天渊的时代,这是人心猜疑、互不信任的时代,也是科技进步、文化发达的时代;这是尔虞我诈、陷害成风的时代,又是人性的光辉于废墟之下复苏的时代,是教育——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教育——在不断进步中不断遭受考验的时代。清华依然是名校,医生仍然让人尊敬,穷人却未必都善良,也未必都不善良。富人未必都优秀,也未必都为富不仁。这是个充满机会又充满歧路的时代,站在风口浪尖之上,我们不得不做出自己的选择。相比于沈光耀,同样是高富帅的张果果,却少了些坚决与明澈,多了些沉郁与躁动,但最终,他也算是脱身而出,投入理想了……这一幕还没有结局,理想,仍是在实现的过程之中。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思考一个问题:何谓理想?何谓理想主义?理想之最高者,莫过于康德-牟宗三所称的“圆善”,亦即至德与至福的一致,但是,这个理想太高远了,即使我们降格以求,也很难回答杨绛先生在《〈傅译传记五种〉序言》结末所提的几个辛辣的问题——“智慧和信念所点燃的一点光明,敌得过愚昧、偏狭所孕育的黑暗吗?对人类的爱,敌得过人间的仇恨吗?向往真理、正义的理想,敌得过争夺名位权力的现实吗?为善的心愿,敌得过作恶的力量吗?”对这些问题的解答,决不仅仅是浅薄的理论理性和逻辑思辨的问题,更多的,是实践理性的呐喊,是自由意志的命令,是有无决断,是否勇毅,能否坚强,能不能够真实地直面自我,直面内心,做出抉择的问题。伟大的哲人黑格尔说:“精神生活不是害怕死亡而幸免于蹂躏的生活,而是敢于承当死亡并在死亡中永恒自存的生活。精神只有当它在绝对的支离破碎中能保全自身时才赢得它的真实性。……精神之所以是这种力量,乃是因为它敢于面对面地正视否定的东西并停留在那里。”这就是神圣的精神生活,绝对自由的意志——人类的尊严所在,如邓晓芒先生的解读,“精神之所以具有生存的力量,在于它敢于面对否定的东西,正视一切人间的罪恶,正视一切消极腐败的东西,并把否定的东西化作自己的力量。”我们可能无法在一片废墟面前毅然决然地做一个战士,但正如鲁迅所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看似完全相反,但若仔细思之,则真正的现实主义者,恰恰就是那些“咬定青山不放松”似的追求理想的人,生命的道路恰恰是一条始终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黑夜中寻找光明的求索之路、真爱之路,一如片尾的旁白所说:“看到的和听到的,经常会令我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我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于是,这部片子的结局,是对着每个观众开放的,对理想的追求,或许,将会延伸到我们那看上去有些平凡而庸常的日常生活之中。 四幕已尽,曲终而人未散。我观剧的影院中,大部分观众,是走到了门口,才注意到片尾对清华历年来大师们的介绍,但他们都默默驻足,站立着,看完了全片(或许,这也是不期然地为大师们致敬),直到最后,“谨以此片献给珍贵的你”而为止。是的,我们自己是最珍贵的,只有我们自己,负担着作为整全的生命。正如《战争与和平》中的皮埃尔,在最后的一章中,他所思考的,是人类的自由意志和历史发展的问题,他得出的结论是——人类既没有自由意志,又存在自由意志,历史发展的每个波澜,都影响着我们的人生,而我们,又何尝不能以自己的微末之力影响历史?鲁酒薄而邯郸围,蝶振翼而飓风起,然而最终极的标准,仍在于扣问自己的内心,是否无愧,是否无悔?所谓“立德立言,无问西东”者,亦在于珍视生命,珍视自我,方能在历史的变幻之中,默默负起历史使命而行。 补充:此剧中的沈光耀和李想,都可以说是实现了理想的,但他们实现的层次和程度,有所不同。佛家所说有满证,有分证,满证菩提者,智慧具足,真如圆满;分证菩提者,努力行善,解悟菩提。此剧虽非宣扬佛法,但亦可以做如是之类比。沈光耀近于满证,福德具足,知识与心性都大中至正,粹然完美,如吾友Irene所说,集真善美于一身,此等人,在儒家谓之贤人,在佛家谓之菩萨,在西方文艺复兴的理想中则称为“全人”,譬如人中芬陀利华,万亿中难遇。李想则限于自身与时势的拘束,因为一念之不仁(不仁者,麻木之谓、懈怠之谓、随波逐流之谓,非本质之恶),终至“生离死别”,其人生远非完美。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他经历了考验,而且是最艰险的磨难,而终究无负于人生,生有善行,死存芳烈,也可说是难能可贵的了。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无问西东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问西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