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boss养成计划

林探惜
2018-02-05 11:30:51

  一、英雄之旅的公式

  通常来说,主角的修炼都是有公式可循的。

  按照最著名的好莱坞编剧公式“英雄之旅”来说,主角通常原本是生活在正常世界的平凡人,某天受到一个特殊事件的刺激,踏上了冒险的征程。接着他遇到人生导师,为他指点迷津、开辟道路,通往非凡世界。在途中,他会遇到伙伴、敌人和重重考验,直至收获到这趟旅途的果实。在返回平凡世界的路上,他会遭受一场幻灭的打击,而后重生复活,最终携着整趟旅程的终极答案回归。

  其实不仅正牌男主角的修炼之路是如此,一个靠谱的反派角色,也应当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照这个标准来看,其实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里,更有资格成为男主角的,并不是刘昊然扮演的萧平旌,而是小应勤吴昊宸扮演的萧元启。

  通常来讲,一个故事的主角,理应是最能让观众产生同理心和代入感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部分的偶像剧里,女主角都是先天条件平凡的灰姑娘——因为大多数偶像剧

...
显示全文

  一、英雄之旅的公式

  通常来说,主角的修炼都是有公式可循的。

  按照最著名的好莱坞编剧公式“英雄之旅”来说,主角通常原本是生活在正常世界的平凡人,某天受到一个特殊事件的刺激,踏上了冒险的征程。接着他遇到人生导师,为他指点迷津、开辟道路,通往非凡世界。在途中,他会遇到伙伴、敌人和重重考验,直至收获到这趟旅途的果实。在返回平凡世界的路上,他会遭受一场幻灭的打击,而后重生复活,最终携着整趟旅程的终极答案回归。

  其实不仅正牌男主角的修炼之路是如此,一个靠谱的反派角色,也应当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照这个标准来看,其实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里,更有资格成为男主角的,并不是刘昊然扮演的萧平旌,而是小应勤吴昊宸扮演的萧元启。

  通常来讲,一个故事的主角,理应是最能让观众产生同理心和代入感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部分的偶像剧里,女主角都是先天条件平凡的灰姑娘——因为大多数偶像剧的受众就是这一类女性。同理,大部分以男性为受众的文艺作品,男主角的起点都不会太高,这是为其之后的成长作铺垫。

  二、主角的成长

  同为山影出品的,我最喜欢的国产剧《战长沙》里,由霍建华扮演的男主角顾清明,显然就不符合这个设定。他从一出场就太完美了:高干子弟,胸怀天下,爱情美满,最后在那样的泱泱乱世里尚能全身而退。

  这种人生路径“高开高走”的男主角,让我几乎以为自己在看偶像剧,所幸这部剧的其他元素都表明,这确实是一部正剧。

  在查询了豆瓣之后,我才得到答案:原来《战长沙》的男主角,本应是女主角的弟弟胡小满(原著为兄妹)。原著以胡湘湘和胡小满这对双胞胎的生活展开,描画了生活在抗日时期长沙城的胡氏一族的故事,再由这个小人物的家庭来映射历史。由霍建华扮演的顾清明,不过是胡家的一个姑爷而已,自然算不得胡家这场戏的主角。

  既然只是一个“如意郎君”的角色,顾清明只需人设完美便足矣,不必有什么人格进化。而从真正的男主角胡小满身上,我们则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成长蜕变:开场时他是一个满脑子只有爱情、整天闹着离家出走的顽劣少年,后来他老是闯祸,需要两个姐夫轮流为他收拾烂摊子,直到最后,他终于担起了胡家长子嫡孙的重任。

  由于影视作品的载体所限,如果以一对亲兄妹(亲姐弟)为男女主角,视觉讲述的故事线很容易凌乱,于是导演做了舍弃处理,加重了女主角胡湘湘的戏份,使其人设更为丰满,同时也弱化了胡小满的人性光辉。

  但即便被弱化成了配角,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胡小满这个角色身上,较之男主角顾清明,层次要丰富得多。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去年的现象级网剧《白夜追凶》上面。由潘粤明饰演的双胞胎兄弟关宏峰、关宏宇,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男主角。但相比之下,谁的分量更重呢?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觉得,弟弟关宏宇才是真正的男一号。

  为什么?

  因为哥哥关宏峰从一出场就是心思缜密的神探,而弟弟则经历了假扮哥哥、学习查案、和女性角色们发展感情等一系列的“成长变化”,使观众更容易对这个角色产生亲切感。

  作为一个主角,在故事行进的过程中,一定是要有成长和变化的。如果从开篇到结尾,这个人的人设都始终如一,只能让人觉得这个故事白讲了。这也是为什么,《白夜追凶》的结尾要将哥哥关宏峰拉下神坛——唯有如此清空归零,在第二季的故事里,他才能重新开始“成长”。

  三、主角的人设,配角的命

  回到《琅琊榜》,在第一部里,靖王萧景琰明显是一直在成长的,而躲在暗处的梅长苏则是扮演人生导师的角色,一步步引导他走向他的命运。到结局,靖王夺得王位,开创了一代盛世,却失去了最在乎的人——这非常符合“英雄之旅”的归宿。

  再让我们看看第二部长林王府里的这些人。长林王萧庭生,有才有德,对争权夺利之事“非不能也,是不为也”。长林世子萧平章,作者几乎每段情节都要借他人之口夸他“敏锐周全”,他屡出奇招化险为夷,最后为朝廷尽忠而死。这些都是始终如一的完美人设。

  而我们的男主角萧平旌,在整个故事的过程中,不能说是没有成长,只不过是成长的程度太弱了:哥哥死前,他聪明谨慎,贪恋自由;哥哥死后,他更聪明更谨慎,不过放弃了自由,背负起了原本哥哥所背负的责任——仅此而已。

  但再看看我们的大反派萧元启呢?

  在故事的开头,他是一个寄情山水的闲散小侯爷,因为外出游玩,被卷入了军需粮草的案件。回京之后,他安心在府里侍奉母亲,岂料突遭大变,随后发现残酷的真相:他的父亲竟是以谋逆大罪被赐死,母亲则是处心积虑“复仇”多年,手上沾着不少罪孽——这些,便是他身处“平凡世界”,所受到的的刺激与感召。

  接着,他遇到了一文一武两位人生导师:濮阳缨和墨淄侯。濮阳缨发掘出他心中的嫉妒和不平衡(或可仅仅谓之“野心”),将其教唆至无限大;墨淄侯教他绝世武功,给他作弊的领军战略,助他夺取权位、扬名天下。

  自此,他已完成了蜕变,找到了自己的使命,踏上了一去不返的冒险之旅。

  随后便是过五关斩六将的阶段:在军中培养亲信,在朝堂树立威望,假意顺从骗取外戚荀氏一族的信任,在逐渐升级的过程中,也邂逅了自己的爱情。

  到这里,他的成长之路可谓曲折离奇,终于攀到了巅峰。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回归”了。

  可惜在《琅琊榜》的世界观里,向来只有“赤子之心”和“权谋之术”二元对立。因而,萧元启这样的反派,是无法在这样的体系里安然度日的。若是换了戚其义港剧(或是内地抄袭之作《甄嬛传》)的世界观,“黑化”是主角的必经之路,那么长林王府之流只能作为开场的炮灰,萧元启这样的人才应当是笑到最后的第一主角。

  四、反派的无奈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同样是按照“英雄之旅”的套路来走,为什么萧元启就长成了反派呢?

  要知道,前传里同样起点卑微、赤手空拳打天下的靖王萧景琰,可是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对阴谋手段一概不问不知——所有阴险算计之事,都叫他的谋士(真爱)梅长苏一力承担了。

  要成全光明的一面,便要在黑暗的一面作出等量的牺牲。

  这一部里的男主角萧平旌,作为高开高走的天之骄子,自然也沿袭了前作主角的传统,一路都有“父兄扶持”的光环。像他这样天然杰克苏的人设,即使是想要谋逆,想必也是外挂无数。但起点颇低的萧元启就没这么好运了——他若想要翻身,便只能靠自己在黑暗里一步一步走出来;他若有野心夺得这天下,便只能靠自己手染鲜血打出来。

  其实萧元启的嫉妒之心不难理解:同样是先皇后裔,凭什么人家就能坐拥无数机会还随意浪掷,而自己就只能怀才不遇,若不努力争取,便只剩下“寄情山水”这一种归宿了?

  甚至,他扳倒外戚荀氏,指责小皇帝萧元时“受妇人蛊惑”,其实都是名正言顺。说起来,的确是荀氏强行褫夺长林王府的兵权,才打破了朝堂的制衡,重现了党争的局面,给了萧元启这样的人以可乘之机。自古就有皇帝驾崩、后妃殉葬的传统,为的不过是防止外戚做大,干预朝政。要说这里面荀皇后的愚蠢恶毒,委实可恨,内阁首辅荀白水在打破长林王府的权力制衡之后,也未见得会没有一点私欲膨胀。

  倘若以萧元启为主角,此处便该着重讲述荀氏干预朝政胡作非为,萧元启替天行道、拨乱反正了。

  这部剧让人最不舒服的一点就在于,重点矛盾的对立面始终在不断地流动:明明荀氏对长林王府做得实在过分,而后竟然将权力失衡的朝局一笔带过,却将荀氏刻画成了作风清白的忠臣。到了最后,照理应该冤仇极深的萧平旌,竟与对头荀白水站在了同一立场。而前面数集里,观众对荀氏兄妹积累的愤恨,竟然需要借一个反派之手来宣泄。

  到了这里,作为观众也不知道自己该抱以何种情绪了。

  明明更简单统一的矛盾处理应该是:荀氏斗倒了长林王府,而后权力失衡、外戚祸乱朝纲,独留京城的莱阳侯萧元启卧薪尝胆、步步升级,终于扳倒了荀氏,匡扶社稷!

  至于最后萧元启是要做摄政王还是皇帝,只要名正言顺,其实都无关紧要。闲下来的时候,他还可以去琅琊山寻访旧友,跟幽居自在的萧平旌,聊聊前尘往事,再聊聊各自选择的人生。

  只可惜这里是《琅琊榜》,作者打从一开始就不支持权谋之术,因而给萧元启埋下了“卖国”、“杀人”等致命的污点。于是,虽然走着主角的成长路径,最后强行被彻底黑化的萧元启,也只有陨灭这一种结局了。

  五、大boss的养成

  最后我们来谈一谈,一个反派,到底是如何成长为反派的呢?

  萧庭生老王爷,对萧元启有过这样一番教诲:“如果你觉得这世态炎凉,那是因为你还没经历过真正的地狱。一个人本性若善,纵然是炼狱归来,其赤子之心亦可永生不死。”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所指的原型是谁,自然是猜也不必猜了。

  诚然,前传里的赤焰军少帅林殊,所经历的苦痛,比起这一部里的萧元启和濮阳缨,实在是远远过之而无不及。但为什么梅长苏最后仍是立心纯良、一心渴望朝局清明,而并没有长成濮阳缨这样的变态,也没有黑化成萧元启呢?

  在这里作者简单把原因归结成了“本性善良”。而一个人的本性又是怎么来的呢?

  即便林殊后来经历了炼狱重生的痛苦,也并不会改变,他曾是“长安城里最明亮的少年”,是众人眼里的天命之子。时隔多年,犹有那么多人惦记着他,愿意为他效命。

  而濮阳缨呢?早年在夜秦宫学里,被师父认为“性格有缺”,即使和他人一样聪颖刻苦,却惨遭淘汰;在家里,瘟疫横行之时,母亲把仅有的一颗救命的药丸留给了他弟弟,任由他自生自灭——这对任何人而言,都可以说是极大的阴影和打击。

  再来看看萧元启。他是一个谋逆王爷的后代,全靠当今圣上网开一面才得以存活,因此自小就被教导“不要引起注意”。在他黑化之前,从未有人主动给过他任何崭露头角的机会,大家都默认他和那些“京中闲散子弟”一样,可以满足于喝茶闲逛的日子。在父母的过往被揭开之后,他更是活在了阴影之下——若是不自己变强,根本不会有人正视他的诉求,他余生便要在众人的怜悯中度过了。

  在此时,有人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给了他升级的外挂,这让他如何忍得住不动心?即使是再来一次,在“庸碌一生”和“辉煌陨灭”之间,恐怕萧元启还是会毅然选择后者吧。

  要造就一个人的“本性”,他的少年成长经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所谓的“恶人基因”,也并非是埋藏在血脉里的必然,而只是一桩桩事件所导致的结果罢了。

  我的朋友小张痴迷于《哈利波特》原著所构建的纷繁瑰丽的世界。她曾跟我说起,其实哈利波特和伏地魔,在成长的过程中,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这两个人都是天赋很高的魔法师,都是出生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只不过,假如人生是一个拆礼物的过程,在探寻身世之谜的路上,哈利波特每拆开一层都发现了惊喜,而伏地魔每拆开一层,都是失望和幻灭。

  小张认为:最后好人之所以成为好人,恶人之所以成为恶人,不过是时运的造化,个人的努力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十分有限。

  很小的时候,我们人人都有过自己是“天选之子”的错觉。近年来我每每感到忧虑的时候,都是在想:好像我的天赋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高,也许我也只不过是个配角的命格罢了?

  而现实世界,比《琅琊榜》的世界观有意思得多:主角配角、正面反面,都没有一个二元对立的统一标准。我们在某个领域里只有配角的能力,也可以在另一个领域里成为主角。正是我们走过的弯路、经历过的一次次看似无意义的挣扎,正是我们所花掉的那些时间,造就了今时今日的我们自己。也正是我们当下的每一个选择,造就了日后人生的走向。

  在虚拟世界里,要造就一个“英雄”,不外乎是用“使命感召、传道受业、幻灭涅槃”这三个大步骤。若是要造就一个“大boss”,只需在这个教化的过程里,多给他增添一些幻灭感和无力感便可。

  所幸现实世界纷繁复杂,在面临更多的幻灭和无力时,我们永远都有选择命运的自由。即使是擅长黑化主角的港剧金牌监制戚其义,也曾在其经典剧作《火舞黄沙》里留下这样的话:“福祸由天不由我,我命由我不由天。”

微信订阅号:misslintanxi

12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